第三百三十二章 瞳孔中的暗杀者(1/2)

加入书签

  第三百三十二章瞳孔中的暗杀者

  开了新书征文轨迹系列之平凡的轨迹各位大佬请动动手指,点个收藏投个推荐,支持一下~小风拜谢。

  差23。昨天有书友私我说不知道我在写哪儿。好像我没写名头大家都不知道我写哪儿的剧情呢,好吧好吧。来,背景音乐。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我是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再一次游乐园和我的青梅竹马小兰一起游玩时目击了黑衣男子的可疑交易,专注偷看交易的我却忽略了背后偷袭的敌人。我被那个人灌下毒药,当我醒来时,却发现身体变小了。如果让那群家伙知道工藤新一还活着,那么我和我身边的人都会有危险,于是我便化名为江户川柯南,并寄宿在了小兰的父亲,毛利小五郎侦探的家里。知道我身体变小的人有我的好朋友阿笠博士,关西的高中生侦探服部平次。还有我的同学明雅薰,灰原哀。他们两个原本是黑衣人的同伙,在逃出组织的时候服下了和我同样的药,导致身体也因此缩小了。目前,我们已经与黑衣组织有过一次交锋,但他们的背后仍旧是个谜团。若不将这个组织击垮,我也永远无法回到小兰身边。而现在,在我和小兰之间又出现了一个可怕的屏障。因为一次枪击案件,小兰产生了逆向健忘。忘却了我们所有的人。这一次,我们又要怎样面对这可怕的案件?

  身体虽然变小,头脑却依旧灵活。无所不知的名侦探,真相永远只有一个!

  柯南:谢谢作者又给我一个单独出场的机会。

  作者:没事,你也就活在op里了。

  名侦探柯南剧场版四&瞳孔中的暗杀者

  当天晚上,药师野医院的心疗科医生风户京介为小兰做了诊断,确定了小兰真的是产生了逆向健忘,说道这个风户京介医生还是白鸟警官的心理医师,在白天的宴会上我也有见过他,不过当时我正忙于和志保一起面对我老妈,所以就没在意,现在他的出现我才想起这么个人来。

  “根据令媛的状况来看,恐怕是她亲眼目睹了佐藤警官中枪,精神上受到了过大的冲击所致。”病房外的会谈室中,风户医生正在和爸爸妈妈说明小兰现在的状况,而我和志保则是在一旁听着,心中的猜测也和医生说的不离十。

  “那,小女的记忆能够恢复吗?”老爸紧张的问道。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我很难下定论。但是日常起居生活应该不是问题。”

  “这么说,她还是可以照常生活的对吗?”老妈看到了希望。

  “没错,但是我认为还是留在医院观察几天比较好。”风户医生建议道。“那么,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如果有什么需要,请随时打我的电话。”

  “好的,医生,谢谢你。”老爸点头致意。

  在风户医生离开后。在门外守候的千叶警官和高木警官也走了进来,同时过来的,还有换下手术服的玛丽。

  “玛丽莎医生,手术的情况。。。”见到主刀医生前来,目暮警官急忙问道。

  “手术很成功。”玛丽轻声的回复道,当然,这句话主要还是为了给我听的。虽然她并没有看向我。“子弹已经成功取出来了。只是病人失血过多,需要休养一段时间。”

  “这样吗?”目暮警官松了口气。“那,那就好。活着就好。谢谢您,玛丽莎医生。”

  “没关系,我也是受人之托罢了。”玛丽轻轻摇摇头。“那,我就先不打扰各位了,有事情的话请随时联系我。”

  “好的,再次感谢您,玛丽莎医生。”目暮警官站直鞠躬道。“也谢谢您身后那名愿意帮助我们的人。”

  “嗯,那么我告辞了。”说着,玛丽对着众人微微致意。

  “叔叔,时间也不早了,我想送小哀先回去。”

  “嗯?”老爸不知道我突然这是唱哪出。而老妈却反映极快,提前说道。“小薰,你先去送她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如果不嫌弃的话,我是开车来的。我可以送你们一程。”准备离开的玛丽听到我的话,即刻回应过来。

  “这样吗?那便麻烦了。”老妈抢在老爸前说道。虽然目暮警官表示可以派警车送我,不过却被玛丽拦了下来。最后还是由玛丽送我们离开。

  “冰大哥。我们去哪儿?”出了医院大门,玛丽自然恢复了我属下的身份开口问道。

  “先上车,我们回别墅,说说关于玲的事情。”我开口道。“志保,给博士打个电话吧,今晚你在这里住,让博士帮忙瞒一下。”

  “好。”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天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回到自己的别墅。在短暂的休息后,我们坐在了一起说起了关于玲的事情。

  “玲是在上周回去的组织。期间一个月,玲一直在四处打探雪莉大姐的下落。”玛丽想了想,将最近两个月的事情都简要的说了一番。原来玲一直都在找寻志保,不过她找的方向不对。根据我对她的教学,她的第一反应是找了整个东京有关化学生物方面的研究所,药厂等地方。毕竟那是志保的领域,可是她却想不到,我们现在仅仅是小学生而已。

  “我没有把冰大哥还活着的事情告诉她。不过冰大哥,为什么不告诉玲呢?你不知道,那天我和玲见面时,她。。。”玛丽担心道。

  “我知道啊。”我揉了揉太阳穴发愁道。“玲和你与太一不同,你们在经过我的诱导之后被贝尔摩德发到了外围,所以你们才能有机会和我碰面。而玲呢?”我解释道。“玲虽然现在已经是金牌,但是说白了她还是贝尔摩德手下的人。虽然任务不受限制,但终归有组织对她的监管,你要知道,志保的逃离在组织已经不是秘密,如果告诉玲我还活着,你认为玲会怎么想?肯定会第一时间来找我的。那么组织不可能不发现玲的动作。这样我们就会过早的暴露。”

  “可是。。。”玛丽欲言又止。

  “我知道这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