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这是我最幸福的时刻(1/2)

加入书签

  第三百二十五章这是我最幸福的时刻

  感谢陌离看官的1w打赏,万字章,三合一,目前记录30/3

  “赤井,带你的人上顶楼准备狙击外面入侵的敌人”路易斯和各个部长摸着黑来到了光线还算充足的一层大厅,这个大厅其实是打通了三层楼的高度,制造的一个超大的空间,一面墙上下一共九个窗户,当然,外面是封着铁栏的。中间靠着四根巨大的圆柱支撑着。不过就是这样的一个空间在白天时还是十分明亮的。而在fbi本部的大约两百人都集中在了这里。“朱蒂,带着人去南面支援。”

  “是。”

  “是。”赤井和朱蒂同时回答道,然后带人匆匆离开了。

  “b组其余人手保护总部。去找照明设备!”路易斯一声令下,所有集结的fbi探员们全都动了起来。“注意敌人现在在地下,在他们逃掉之前要把他们抓出来!”

  “哈哈哈,不用麻烦了,我们已经上来了。”就在fbi还在紧张的完成命令时,在这个巨大的大厅四面突然响起了一个少年爽朗的笑声。“听说你们在找我?”

  巨大的声音在大厅回荡,可却让人听不出声源在何处。

  “这是。。音响的效果?”路易斯老眼一缩。电子设备?怎么可能?

  “别惊讶了,老头。”声音再起,不过这一次却让所有人发现了声源的存在。在左侧的距离地面约两米的窗户前,一个修长的身影站在那手掌宽的窗沿处。手里拿着枪俯视着下方的fbi们。只是因为背光,这帮fbi并不能看清来人的模样。“今天,就是你们fbi最颜面扫地的日子。”

  砰砰砰砰砰!!!!

  连续的枪声打破了少年的话语,站在二楼窗户处的人影也瞬间被打的千疮百孔。

  “停手!”路易斯发觉有些不对劲,因为向那边打去的子弹少说也有上百了,可是那个身影却纹丝不动。只有一个个弹孔落在眼里。

  “哈哈哈哈,我就说吧,恶魔先生,这些老狗是不会让你把话说完的。”一个清脆的女声响了起来,与此同时,右侧的窗台上同样出现了一道人影,fbi们二话不说的就是抬枪扫去。

  “我说都停手!注意警戒!”路易斯吼道。

  轰!!!!

  巨大的爆破声陡然响起。连接大厅的几个走廊被轰然炸翻。烟尘和气浪扑面而来,随时瓦砾也埋没了这些探员们的去路。所有的人都下意识的向中间聚拢,更有几人开始围着中央的巨大圆柱寻找掩护。

  “哈哈,看来你比我更惨,天使小姐。至少我说了好几句台词。”那个少年男声再度响起。“好了,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这群老杂毛已经没有活着的意义了。”

  “好的,恶魔先生。那。。。我开始了哦。”

  话音落下,一段悠然的音乐响彻在大厅。所有人都被突然响起的音乐吓慌了神。没有几秒钟,数十团刺眼的光芒就晃瞎了所有人的眼睛。是闪光弹和震撼弹。强烈的嗡鸣让所有人都头痛欲裂起来。然而,还没等他们缓过神。唯美的歌声便响在了他们耳边,当然,不止是歌声,还有一阵阵的惨叫声刺激着人们的耳膜和神经。

  嗖。。

  一轮银月闪过,一颗头颅便仰天而飞,还没等周围的人反应过来。银月再闪,开始在人群间收割生命。

  i know i know i've let you down,

  i've been a foolyself。。。

  战镰的舞动配合着音乐在人群中穿梭,巨大的音乐声音犹如精神污染一般刺激着人的大脑。虽然音乐很好听,但是在震撼弹的洗礼后,那声音却是引起了简直令人发狂的恐惧。正如音乐中歌词那般,tublg down。仿若催眠般让一个个的探员失去了应有的冷静。银月还在肢体与头颅间翻转,那些缓过神的fbi试图抬枪抵挡那把犹如收割机般的战镰,可是还没等他们举起枪,自己的额头处就会出现一个血红的弹孔。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

  一时间,血液纷飞,哀嚎遍野,纷飞的残肢与瘫倒的尸体仿佛就着音乐,跳起了血腥的舞蹈。

  呜!啊!!!

  惨叫声连绵不绝,已经开始屠戮模式的玲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手中战镰抡圆,纵劈,便是一条胳膊离体而去,借力扭腰横扫。就是一颗头颅冲天而起。而那些失去战斗力,却还没丧命的人,不出三秒,他们的额头或心脏处就会出现一个黑红的血洞,逃过天使裁决的人,最终却还是没能逃过恶魔的审判。

  “撤退,撤退!!!掩护!!!”老路易斯用尽气力大声喊着,可惜,他的喊声连他自己都听不见,双耳的嗡鸣很快就被音乐所取代。若是平时,他这个时间或许会坐在自己的真皮沙发上,手里端着一杯热乎乎的红茶,享受着音乐带给他的下午悠闲时光,然而现在,那充斥着“倒下”一词的音乐却像是索命魔咒般刺激着他的头皮,站起身,他不顾眼睛的失明,跌跌撞撞的凭借自己的意识向门外跑去。可是还没跑到门口,他就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那个人也急忙扶起了他。老路易斯连忙抓住他的胳膊,闭着眼睛嘴里念叨着。“告诉所有人撤退,都撤到外面去,国防部的空中支援马上到。”

  “抱歉,可能你没有这个机会看到支援了。”我在他耳边大声的喊了一句。然后将枪塞进了他张大的嘴中,扣动了扳机。

  砰!

  子弹打穿了他的后脑,一捧血花怦然炸开。这位年迈的局长就此陨落。

  “啧啧。。空中支援吗?”我砸了咂舌,加快了手中开枪的速度。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天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七分钟的音乐,当音乐结束的时候,场上基本已经没有活人了。数十名fbi在短短的七分钟内被屠戮殆尽。倒不是说fbi太废柴,而是开场的震撼弹作用太大了。空旷的大厅,十余颗震撼弹的效果几乎可以放大数十倍。若不是我和玲都塞着耳机带着眼镜,就连我们都会中招。

  震撼弹的效果之后闪光弹再次补了刀,这让在场的探员们几乎全员都到了冲击。强烈的致盲与眩晕,让他们在短时间内根本没办法恢复。于是,屠杀就此开幕。

  “撤吧,差不多了。”一番屠杀后,我和玲汇合,然后顶着其他赶来的fbi的火力下撤出了大门。外面的fbi更多,不过没关系,在出了大门之后,我从项链中划出一辆车子,带着玲开着车就跑。也不管是不是路,一头就扎进了湿地草丛中。踩足了油门使劲往前冲。同时也拿出了电话拨给了贝尔摩德。

  “出来了?”贝尔摩德接起电话。

  “有空军支援,快撤!”来不及多说,我挂掉电话继续逃跑。虽然我逃跑的速度已经很快了,但是却还是没有逃过站在高处,赤井的一发rpg轰来。

  “冰!是rpg!”玲从后座上看去。急忙对我说道。

  “坐稳了!”油门再踩,车子仿佛像飞起来一般的又提高了一个档速,紧接着一个向左的急转弯,我将车子绕到了一颗树的后面。堪堪抵挡住了rpg的轰炸,不过相对的,车子也被强烈的暴风掀翻了。毕竟是转弯。稍微有点风压就会把车子掀飞。还好现在是草地,否则车子都有可能当场爆炸了。

  “玲!没事吧!”车子停稳,不过却已经翻了个身四轮朝天了。我踹碎窗子,艰难的爬了出来,得赶在第二发火箭弹来之前逃离这里。

  “冰,我的腿。。。”后座上,玲一脸痛苦的拉扯着自己的左腿。刚刚车子的翻腾让后备箱因挤压而变了形,一直向内反折过来,而玲的腿正好被卡在了中间,根本动弹不得。

  “狗日的fbi !”见到玲受伤,我心中的怒火蹭一下就冒了起来。可还没等我有动作,只听一声金属被穿透的声音响起。

  当!!

  下意识的低下头躲了一下,不用想也知道是狙击枪的问候了。

  “td!”我暗骂了一声,躲在了车后方,拿出狙击镜向大楼看了过去,只是一眼,我就扫到了赤井秀一正端着狙击步枪向我瞄准,心里突生警兆,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一颗子弹擦着我的脚边钉进了草地中。

  “狙击?呵呵,行!那就送你个大礼!”无视赤井秀一的狙击压制,我从项链中划出引爆器,按动了炸弹的开关。

  轰!!!!!

  整个大楼都发出了巨大的晃动,一层一层的爆风裹挟着烟尘从大楼底部向上冒出,不就是狙击吗?哼,我让你站都站不稳!只可惜炸弹的威力不足以完全破坏大楼的地基,否则这栋大楼应该就此倒塌,成为一段历时最短的总部!

  “玲,我数一二三你就往后退!把腿拔出来!”在大楼稳定前,我必须快速将玲救出来,否则一旦赤井秀一稳住脚步,有了狙击枪的压制,下一颗rpg就会送我们上天了。

  “冰,我动不了!”玲急出了眼泪。“你走吧,不要管我了,你一个人根本没办法把我弄出来!”

  “少废话!我什么时候放弃过你!”我冷冷的横了玲一眼。“我们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做,你不能就这么死在这里!”说话间,我已经拉开了后车门,双手撑着车底,希望借力把车厢拉开,让玲能够钻出去。不过车子的硬度太强,就算我力量很大,也不可能将它拉开。费了半天力,最终却只是徒劳。

  “冰,你走吧!来不及了,他们很快就会再发射火箭弹了!”玲将我推开。“足够了!虽然只有八年,但是这是我生命中最快乐的八年!你走吧!雪莉和静流姐姐她们不能没有你!”

  “闭嘴!给我努力爬出来!”我没有理会玲的话语一边继续推着一边说道。“我同样也不能失去你!明白吗!”

  “这不一样!我只是。。。”

  “没他妈什么不一样!你也是我的家人!我说不许你死,你就得给我好好活着!”说话间,我放弃了继续推车底,钻出了车外,拿出了81发射器,上了一发烟雾弹,对着大楼的方向就放了出去。

  砰的一声。巨大的烟雾散开遮挡了大楼对我们的视野。完成之后,我再次回到车厢。一个滑步倒在了玲的身边。

  “玲,听好,我现在要把你弄出来,但是过程可能会很疼,你也有可能会失去一条腿,但是只是有可能。明白吗?”

  “冰。。。”玲的眼中满是泪水。“我知道了,我不会死,我不怕疼,我要活着!我想要活在你身边!”

  “这就对了,我一定会让你活下去的。。”我伸手搂住玲的头。“这是给你完成任务的奖励。”说着,我低下了头,深深的吻住了玲的嘴唇。玲被我突入其来的动作吓得一惊,却没有反抗,只是轻轻的闭上了眼。或许在她看来,这是我们最后的一吻了吧。也许就在数秒之后,我们就会被rpg炸个粉碎。

  不过很显然,玲想错了。在玲闭上眼的瞬间,我将玲的头按在了怀中,另一只手按在了车顶,只见胸前的项链猛地一闪,整辆车子都被收进了项链。因为项链不能承载活物,而且玲又被我抱在了怀里。这样的一瞬间,玲的腿咻地就被抽了出来。尽管我们被那瞬间的吸力带起,但是却没有丝毫的损伤,只有玲的左腿,被深深的划出一道血痕。

  下一秒,我和玲同时落地,我也将车子从项链里解放出来,落在了我们身后。

  “走!”放开玲的头,我翻身站起,将玲的一只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将她架起,可还没走几步,身后的巨大爆炸产生的暴风就将我们掀飞了。不过还好,我们已经离开了车子,且火箭弹没有命中车子,其爆炸也被车子挡住了一部分,暴风对我们的冲撞和被炸成粉碎相比简直是可以忽略不计了。

  “赤井秀一!我草n妈!”再次站起身,我将已经被爆风冲的昏迷的玲抱了起来,躲在了一颗树后,然后从项链中拿出狙击枪,重新瞄准了大楼。

  刚刚的一颗rpg火箭弹,定然是赤井凭感觉发射的,因为隔着烟雾,他根本看不见,不过暴风一出,烟雾已经被吹飞了。正好视野也清晰了起来。我从狙击镜中,也看到了赤井正在向我瞄准。

  砰!

  先发制人,我连想都不想的就扣动了扳机。然后丢下了一颗烟雾弹就抱着玲跑了,不论那颗子弹那没打中,赤井已经失去了继续狙击我们的机会了。因为面对能力比他还强的狙击手,这一颗子弹他定然会躲,而那几秒钟的时间里,我就可以借助爆炸的烟尘和丢出的烟雾弹从他的视线中彻底消失。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天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离开了危险区域,我从项链中划出了一辆越野摩托,带着玲一路扬长而去。大约半小时,我将车子停在了一处郊外的小木屋旁,收起车子,掀开了木屋的地窖,我带着玲跳了下去。这是我在任务前自己寻觅到的一个荒废建筑,经过了一番打扫,我将项链里的各种物资装备,药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