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夜空之下(1/2)

加入书签

  推荐一个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省不少辛苦钱。

  第三百零六章夜空之下

  感谢各位近期的订阅,已过千,推荐也过了五百,再次加更,目前记录(45/16)

  各位打赏月票推荐订阅还能走一波吗?我。。应该还能肝。不出意外的话,18号之后可以蓄力一波。大家一起加油,我能不能成为职业写手就靠大家了!

  耶~复仇成功~哈哈,天知道为什么我会这么突发奇想的攻击,嘻嘻,虽然回去后冰责骂了我一顿,但是他说我和他越来越像了,这是我进步了吗?诶呀,不管了。总之一切都很顺利就是了。冰,我会一点点像你靠近的!

  歼灭天使玲

  水潭的另一侧,狮群们开始对鬣狗发动了攻击,而鬣狗们也因为血液而红了眼,团团围住了那只被淋了一头血的母狮,不要命的扑了上去。很快那只母狮就被撕咬了大片的皮肉,发出了一阵阵痛苦的哀鸣。

  吼!!!!

  成年公狮愤怒了,他带领着其它母狮向鬣狗们发动了疯狂的反击。几只鬣狗顿时就被拍在了狮爪之下。但是血液的吸引让它们暂时忘记了恐惧,就算被拍飞,它们也会掉头向狮子们咬来。这是一场并不平等的战役,但是双方却都发出了视死如归般的攻击。数十分钟,鬣狗被狮群打的支离破碎。是的,就是支离破碎,它们的爪子,头,身躯都有被撕成碎片的。只有两三只还保持着完身,可惜却已是鲜血淋漓。而反观狮群,除了被淋了一头血的狮子被咬成重伤,剩下的基本没有太大的伤亡。这一次血战,狮子再一次宣布了自己在草原上不可被剥夺的王者尊严,鬣狗们只得灰溜溜的逃走。而成为这次战役发起的始作俑者,早已灌满了自己的水壶逃之夭夭了。

  “你这丫头,什么时候这么大胆了?”见到玲回来,我收起了**,同时伸手在玲的脸颊上狠狠地捏了一下。“这要是引起了一只狮子的注意,你就没命回来了。”

  “嘿嘿,富贵险中求嘛。”玲晃了晃手中装满水的水**。“满满的三**水,应该够我们喝一天了。”

  “唉。。下次这种行动还是提前先跟我说一下吧。”我摇了摇头无奈道。“也幸亏这是我有**,否则我还真不敢就这么放你去做。还富贵险中求,你倒是真的越来越有我的风格了。”

  “嘻嘻。”玲嘻嘻一笑,“这次我是队长,所以,你这个病号坐享其成就好。”说着玲丢了一**水给我。“可惜我们没有铁罐,否则就可以把水煮沸再喝了。这样子直接喝多少回有寄生虫的。”

  “呵,可以啊丫头,你的大脑思维越来越活跃了。”我夸赞了一句。“没关系,总比没得喝要好,而且马上就要中午了,我们可以把水放在阳光下晒晒。”

  “不知道鬣狗肉的味道如何?”看着下面水潭的一片狼藉,玲又有了新的想法。

  “很难吃,而且寄生虫特别多,还是别想了。”我打断了玲的思考道。“这里已经没什么值得我们停留的资源了,离开吧。”

  “嗯,那我们就走吧,在正午之前我们要找到下一个休憩点。”玲命令道。于是,孩子们再次将我抬了起来,虽然我已经可以自由活动了。但是玲还是决定将我埋在草汁和粪土中,似乎是对我的惩戒一般。于是乎,我再一次钻进了衣服里。对于这种报复式的命令,我只能无奈的选择接受。

  路程行进了大约一小时,玲让我们停下脚步,因为她发现了一片树荫,虽然是草原上少有的树木。但是却可以成为我们躲过晌午酷热的最好地带,没办法,现在视野所能见到的唯一阴凉就是那里,若是不去那儿躲一躲,正午的暴晒会让我们在四个小时内脱水的。但是在那之前,我们必须先想办法赶走匍匐在那里休息的两头犀牛。

  “犀牛一般是独居生物。这里出现两头,大概是一对吧。”玲辨别道。“我记得犀牛应该是很不愿意与人类接触的,甚至会主动避开人类。”

  “只要不是发情期就行。”太一抹了一把汗水补充道。“那个时间段,犀牛可是见谁撞谁。”

  “那怎么办?我可不推荐直接跑过去试试。”玛丽接话道。

  “嗯。。。”玲想了想。“我去试试吧。玛丽,匕首给我。”

  “喂,丫头。”我喊停了玲。“冒险玩一次不够你还上瘾了啊。”

  “嗯?你能判定那是发情期的犀牛吗?”玲回头看向我。

  “身上站了不少牛椋鸟,应该不是发情期吧。”我回答道。“要不然犀牛早就把他们赶跑了。”

  “那不就行了?我去试试,万一有危险,我想在这么开阔的地带我也能跑掉。”

  “你真是。。唉,去吧去吧。”我翻了翻白眼。对玲放行道。“自己小心。”我这次没有拦着玲,因为一旦犀牛做出攻击的举动,它们会站起身来并开始刨蹄。这么明显的特征玲不可能看不出来。就让她去试试吧。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天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而事实上,当我从瞄准镜看到玲一步步接触到犀牛时,就知道自己可以放心了。犀牛是还算温顺的动物,而且视力不佳,穿着迷彩的玲在接近犀牛十几米时才被看到。而且先入眼的,是玲手里拿一捧绿油油的鲜草。

  “喂食。。。也算是个大胆的想法了。”远远的看着玲的举动,我点了点头。虽然危险,但是看着犀牛卧在地上贪婪吃着鲜草的样子,应该是安全的吧。

  喂食结束,玲走到树荫的另一端对我们挥了挥手。孩子们也慢慢的靠了过去。而享受美食之后的犀牛就那样懒洋洋的躺在了树荫下眼睛似乎都闭上了。

  “嘻嘻,怎么样冰,这个方法厉害吧。”玲邀功般的对我嬉笑道。而我则是二话不说的在她的额头弹了一下,惹得玲一阵不满。

  “还不错,这次处理的还算正确,虽然也很冒险。”我说道。

  “那如果是你的话,你会用什么方法呢?”玲反问了过来。

  “呵?还懂得反将一军了?”我轻笑道。“我的话,应该会绕到它们身后,然后借机上树,从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