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压力(1/2)

加入书签

  第三百零三章压力

  目前记录(46/18)

  委屈,这是我现在唯一的心情。这次的荒野求生绝对是失败的。我们坚持了两天都白费了。原因就是我对食物的处理不当,导致了被鬣狗的围攻。当冰向我投来失望的眼神时,我感觉整个天空的灰暗了。这是我第一次在冰的面前失败的如此彻底,这一刻,我有些害怕了。。害怕下一次若是在出现这样的失误,冰会毫不犹豫的将我抛弃。

  ——歼灭天使·玲

  这次的荒野求生提前结束了,没有十分钟,giffard派遣的救援机就赶到了我们所在的地方。玲和孩子们也被抬上担架,接受了治疗并打了疫苗和血清。登上飞机,我接过一**医护人员递来的营养液,就坐在了窗旁看着外面草原的风景。而孩子们不时的望向我,眼里却都透露着委屈与心伤。

  是的,这次的荒野训练失败了,如果我不开那一枪,估计那只首领鬣狗会直接冲破太一和玛丽的防守,一口气将玲的身体撕得粉碎,那可不是我愿意看到的。所以最后关头我出了手,不过这也意味着孩子们失去了这次训练的资格。其实孩子们的表现还算不错,玲最后决定的处理方法也是恰当的。只是他们漏算了自己的体力以及当时的情况。在一夜的行进后,孩子们的体能都已经被消耗到了一个可怕的地步,虽然吃过食物。但是这个过程时间太长了,从烤肉吃饭,到晒肉干,这么久的进食不可能不引起其它生物的注意。而在事后孩子们没有第一时间离开,这就是导致他们被围攻的最主要原因。如果说他们体力处于一个良好的状态,相信那一战孩子们不会费太大的劲就能结束战斗。可惜。。。

  “唉。。。”靠近窗边的一声叹息成为了打破孩子们心里防线的最后一道冲击。太一默不作声的用毯子盖住了头自顾自的喝着水。玛丽靠在一旁眼泪无声落下,仿佛胳膊上的伤都没有现在的心痛厉害。而玲因为腿的伤痛躺在行军床上,直接用手遮住了自己那双淡紫色的眼睛,晶莹的液体顺着眼眶滴落在了洁白的床单上。

  玲的伤少说也要一个半月才能完全恢复,所以这段时间我只能带着她们返回日本的基地养伤。同时跟贝尔摩德汇报了现在的情况。当然,在贝尔摩德那边我不能直接说训练失败,而是说遇到了意外,导致孩子们被鬣狗围攻,之后才负伤回归。两个月后我会再继续申请下一次的求生挑战。挑战的内容依旧是这个大草原,并保证下次不刷通关这个大草原就不会进行下一个项目训练。

  对于我的请示,贝尔摩德表示允许,毕竟每个孩子的训练期都有八年之久,而作为我个人来说,仅仅用了不到三年就已经完成了绝大部分训练,孩子们也在这三年里完成了至少一半以上的训练,所以贝尔摩德可以给我更多的时间做我想做的训练,不过接下来的这一个多月她可不会让我再闲下来的。自从上次fbi事件后,贝尔摩德就告诉了我她已经对外界创造了我的杀手代号,名为冰之恶魔。并要求我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必须完成三次任务,其中一次必须达到b级以上才行。她需要在短时间内让我的代号响彻日本的黑色世界。这两个月便是成名的契机。至于为什么要如此?是因为她要让我尽快的成长起来,这样她才有把握在未来的某一天中。一但玛格丽特向她要人,她也可以从中安排,尽可能的给我更多安全的任务,现在趁着玛格丽特还没开口,贝尔摩德就必须让我以极快的速度将任务刷起来。为将来打好基础。

  金牌的晋级是要靠任务的积累,以及难度的选择。同时这也是贝尔摩德向b做给我开绿灯交代的最好方式。所以我没有拒绝她的要求,同时外界方面我还挂着一个流风的代号,这也是给我自己积累财富的好机会。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天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那,就这三个任务吧。我会在两个月内完成的。”第二天一大早,我跟着贝尔摩德来到了咖啡厅,领取了三个不同等级的任务,一个d级,是暗杀一个普通的人,是最常见的复仇任务。一个c级,暗杀政府官员。这种任务一般都会遇到成群的保镖和警察的追捕,需要良好的潜入能力。最后一个b级,是要潜入日本自卫队盗取一份重要的军事资料。而这份资料掌管在一个军队中非常有地位的军官手里,一但出现意外,那就是被整个军队追杀的命运。不过还好的是这个军官的一些行程安排我们都能够弄到手,这就大大降低了任务的难度,这也是为什么贝尔摩德会把这种半潜入的任务交给我的原因。

  选好了任务,我便回去收拾行装整理武器准备出发。回到房间,静流已经起了床正在收拾房间。

  “冰,今天怎么起这么早?”静流看到从外面回来的我询问道。“今天有训练吗?明明昨天才回来的。”

  “不是,我刚刚去找贝尔摩德汇报了一下玲他们的训练情况,然后接了几个任务,还记得我在贝尔摩德那边向b保证的事项吗?我得去完成了。”

  “你这就要去做任务了?这么急吗?”静流惊讶。“可是你才刚刚回来,孩子们。。。”静流也从昨晚的谈话中得知了孩子们训练的情况。

  “养伤这种事情我也不能帮上什么忙。所以得出去完成自己的任务了。”我淡淡道。

  “冰。。”静流放下手头的工作,坐到了我的身边。“怎么感觉你的心情似乎不是太好呢?”静流伸手捧起我的脸颊问道。

  “嗯?有吗?”我看向静流那双充斥着担心的眼睛。“没有啦,只是对今后的任务和玲他们的训练做一下规划。”

  “这次的训练,你似乎很不满意呢。”静流开始为孩子们说起话来。“不要生他们的气嘛,他们已经很努力了。”

  “生气到没有,只是这个样子必须要做给他们看啊。”我解释道。“这样一次,下次他们就不会在同一个地方摔两次跟头了。”

  “噗嗤。。所以你这是在假装对他们生气吗?”静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