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任务端倪(1/2)

加入书签

  第二百八十八章任务端倪

  目前记录(47/28)

  对于杀人这种事情,在组织里的时候我从不认为杀掉组织成员,踩着他们上位是一件令我感到难受的事,甚至在考核时我干掉马爵仕的时候我还会为此感到兴奋,因为这样,我距离冰就可以又进了一步,但是,当冰把我们带到那个富商面前时,我发现我错了。。。我第一次感觉到杀人时原来竟是需要承受如此大的压力。冰,你到底是怎么扛到现在的?

  ——歼灭天使·玲

  夜幕逐渐降临,孩子们的讨论也到了一个尾声,在不考虑我在的因素下,他们能够想到的方法是:兵分三路。

  趁着夜幕降临,对自己进行伪装。一人在距离小镇不远处的发电厂的变压器上装上炸弹,引爆制造混乱后便逃离,并准备车辆,随时撤退。同一时间向前往酒店的二人报告,在公路的交通瘫痪时另外两人就可以无视毁坏的摄像头,趁乱潜入进酒店,再次兵分两路。一人找到酒店的监控室,将其监控设施关闭,并回收当前录制的监控视频。而最后一人则是直接前往目标所在,将目标干掉,或者在目标的食物和水中下毒。之后便乘坐第一人准备的车辆,完成扫尾工作后就快速地离开小镇。

  事实上,在我不参与的情况下,玲他们的这一套方案是绝对可行的。而且是在短短一晚的时间里完成所有的事项计划,不得不佩服他们的想法。对于他们的讨论,我也是毫不吝啬的赞许了一番,虽然其中还有不少的漏洞,但是却丝毫不影响行动。毕竟现在他们三个还都是年岁不过15的孩子,就算警察在调查时感受到其中的端倪,但很难将这一切都与几个孩子联系在一起,这小镇的陌生游客每天就有三位数,再怎么猜也不会猜到孩子身上,这便是孩子们最好的保护伞。更何况事成之后没孩子们也会马上离开了,就算想找也是无迹可寻。

  “很好,你们在团队合作上已经有了初步的规模计划,希望以后就算我不参与,你们也可以将计划定的十分周密。”在路上,我夸赞着三个孩子。“不过这一次是我带队的,所以一切责任我负,走吧,我带你们去完成你们的第一个任务。”

  话落,我明显看到孩子们那因为紧张而有些许兴奋的模样。希望他们在完成任务之后还可以保持样子。

  来到目标所在的酒店,我们再次以预约过的成人身份租了两间房,之前的那家旅馆也已经在我们离开的时候退掉了,毕竟观光客原本就是走到哪,住到哪。

  在酒店定好房间,孩子们将自己购物好的东西都放在了房间里。凌晨两点半,我带着孩子们摸向了目标的房间。

  “在昨晚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把这家酒店的摄像头做了手脚,监控人员我也用电脑入侵了他的电话,发了一封急件就给他支走了。三天之内那个监控人员都不会回来。”走到目标房间门前,我悄声向三个因紧张而左顾右盼的孩子们解释道。“除了现在目标的房间,我又预定了其它几个房间,还挂了几个维修的牌子,现在的情况来说,上一层,下一层,以及左邻右舍基本都没人住了,零散的几个有人的房间和执勤的领班我也在刚刚丢了深度催眠瓦斯。哦对了,还有斜下方的一个房间里,一对情侣正在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所以我们就不用管他们了。他们屋里的音乐声和其他旖旎之声足以掩盖一切了。”

  听了我的话,三个孩子的表情不由得放松了一些,刚刚的紧张也消逝了不少。

  “走吧,我们进去。”说着,我将房门上的请勿打扰标示摘下,并用早就准备好的钥匙打开了房门。

  “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进去?”玲压低了声音一副紧张的样子说道。

  “你以为我昨天花了一个晚上是在做什么?”我在玲的额头轻轻一弹。“走吧,所有事情都做完了。你们只要接受这一次的收尾就好。”

  走进房间,里面空无一人,但是在三个孩子的注视下,我打开了在床边不远的衣柜。很快的,以个人影便从里面跌了出来。正是我昨夜就已经绑好的目标富商,此时他的身上除了一个遮羞的裤头外就再无遮掩,那一身臃肿的肥肉就这么明晃晃的出现在孩子们眼前,身上青一块中一块,那地中海式的秃头上也有被重器砸过的血痕。或许是一天没有吃饭喝水,此时跌倒在地的他除了重重的喘息声外就不在有任何别的动作。也或许是他嘴上封住的胶带让他根本无法出声,而手脚上的尼龙扎带也让他的手脚被勒的一片苍白,早就失去了应有的血液流通。反正此时的他就像一只肥胖的死猪一般倒在地上。除了腹部夸张的起伏外并没有别的举动。

  没有停下脚步,我再次走到一个箱子旁,拉开箱子,一个形体走样的女人正赤裸全身的躺在里面。她的情况不比那个男人好到哪儿去。不过她到没有受太多的伤,只是额头的一处淤青,被束缚的手脚而已,真正导致她虚弱的,是因为被装在箱子里的长期缺氧,因为在锁住这个箱子后,我只给她留了一个匕首戳穿的出气口而已。因为狭小的空间和一天一夜的禁锢,此时的箱子里满是她排泄物的腥臊味道。

  最后,我从一个货箱里拎出了一个约七八岁大的胖小子。情况和那二人无他,这就是逃跑的富商一家,也就是我们的任务目标。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天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冰。。这是。。。”看着三个早已绑好的人,三个孩子脸上的兴奋已经消失了。有的只是一股复杂的情绪涌上心头。

  “你们的任务目标,昨晚就已经让我打残了,给他们留口气,就是让你们补最后一刀。”我解释道。“这是你们的一个次任务,也是第一次真正名义上的外出杀人。而这一课,我要你们锻炼的是心理的承受能力。”不在给孩子们说话的机会,我将富商一家拖到了客厅中。撕开他们嘴上的胶带。分别打开一瓶水,泼了上去。

  一天一夜食水未尽。这一家人早已是疲惫不已,感受到了水的滋润,三个人都费力的张开嘴,希望吸允一些水分。也就是在淋过这一瓶水后,一家三人也就从半昏迷中醒了过来。

  “你。。你到底是谁。”才清醒过来的富商已经没有了呼救的心思,因为昨晚他已经做过了这毫无收益的举措,与其胡吼乱叫,不如仔细谈论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