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出战若败(1/2)

加入书签

  第二百六十七章出战若败

  “撒。。主角也已经登场了。接下来,就让我看看你要怎么解决眼前的这个问题吧。。。icewine!”

  “!!!”gin的话让我的心头一紧,icewine?什么意思,gin发现了我的身份?不可能,要是我暴露的话先死的肯定是贝尔摩德。gin是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的。但是,此时此刻gin说的icewine又是什么意思?试探?口误?还是别的?

  大脑中闪过的各种可能都被自己一一否决,不过这一切都没有被我显现在脸上,但是,我能够保持镇定,不代表我身后的志保也可以。就在她听到gin的话语后,一副震惊的样子即刻浮现在她的脸上,下意识的,志保张开了自己的小嘴。但是志保的反应也不慢,也就是一瞬间,就将自己的惊讶收了起来,然后再次冷眼看向了gin,然而,就是那一瞬间的惊讶,却被gin和贝尔摩德收进了眼中。不过不同的是,gin脸上浮现的是狰狞,而贝尔摩德脸上出现的则是得意。

  “嘿嘿嘿嘿,很惊讶吧,sherry。”站在gin身边的vodka同样将志保的惊讶收在了眼里,于是他不在控制脸上的兴奋而直言道。“如何?组织的这个安排,让icewine这个名字再次重现人间了。不同的是,上一次icewine是你的小qíng rén,而这一次,却变成了要杀你的人!没错吧?icewine。。。大姐!”

  呼。。。踏。。踏。。踏。。

  vodka的话落,只见玲从高台处高高跃起,却轻盈的落在了雪地上,地上的积雪丝毫没有影响她的平衡,落稳后,黑红相间的月镰在玲的手里优雅地旋转了一周,跟随她的主人一步一步地向前走来,走到了人群的最前面后,随着玲手腕的转动,那抹寒月便伫立在了我和志保的面前。

  “玲。。。你继承了冰的代号吗?”通过vodka的话,志保了解了眼前的事情,所谓的icewine并不是在说冰,而是玲,玲继承了icewine的代号,并且。。。成为了金牌。

  “。。。gin,vodka,vermouth。”站定的玲语言中不带丝毫感情。只是带着冷冷的眼神回过头对三人轻轻的一瞥。“你们离开吧,这是我和sherry的私事。别插手。”

  “嗯?”vodka一愣。急忙说道。“可是,icewine大姐,这个女人是组织的叛徒,我们不能留着她。”

  “我说了。。。离开这里。”玲没有理会vodka的话语,只是轻声再次重复了一次。

  “走吧,gin。”贝尔摩德倒是非常随意的耸了耸肩,掉头向后走去。“icewine说的没错,这是她跟sherry之间的恩怨。我们没必要插手。”

  “。。。真遗憾呐。”gin狞笑着。“不能看到叛徒死时恐惧的嘴脸。”话后,gin跟着贝尔摩德一同离开了,vodka看了看自己大哥离开的身影,又回头看了看正在与sherry对视的新晋级金牌大姐icewine。想了想,还是跟上了自家大哥的脚步。

  “大哥,那小妞儿她。。。”

  “交给她吧。”gin淡然道。“这也是考验她对组织忠诚的一个好机会。”

  “没用的。”贝尔摩德点燃了一根女士特有的细长香烟。同时手里的手机也在不停地点着按键。“玲这次一定会放sherry走的。”

  “什么!”gin的眼睛陡然瞪大,其中满含怒意。“是那位先生的指示吗?”

  “并不是哦,只是。。。啊,现在是了。”在手机滴答一声响后,贝尔摩德将手机屏幕转向gin,上面的一行字顷刻间就映入了gin的眼帘。

  “哼!”一声冷哼后,gin加快了步伐,离开了这里。毕竟jǐng chá就在下面的饭店里,在此停留并不是权宜之计。

  “呵呵,真是可怜的家伙。”贝尔摩德见快步离开的gin和vodka不由得咋舌。“那么,上面又会发生什么呢?”下意识的,贝尔摩德将头回向上方,玲他们所在的方向,嘴角扬起一抹不为人知的笑容,而后继续向着门外走去。然而,或许正如贝尔摩德猜测的那样。在楼上的顶层处,正发生着这样的一幕。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天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雪莉,给我个解释吧。”玲的语言中不带一丝情感。

  “玲。。。冰他。”志保支吾道。

  “你还敢说他的名字!”仅仅是一个冰字,就彻底点燃了玲压在内心已久的怒火。“为什么!冰明明那么喜欢你!为什么你要背叛他!”

  “诶?”志保微微一愣。

  “不是吗!”玲淡紫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泪光。“为了你自己能够逃出来,让冰故意去背叛组织,为了你的安全,冰还特意去找了贝尔摩德,让她保你两个月不死,呵呵,冰真是个大傻瓜,他怎么会看上你这样的女人!”

  “玲。。。”志保黛眉紧蹙,她知道是组织的人向她传递了假的信息,让她将仇恨全部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上。但是对于此时的情景,就算是聪明如志保,也是百口难辩,“玲,其实冰他。。”就在志保想要将事实全盘托出的时候,一个身影挡住了她,而那个人自然是我。

  “。。。薰。”志保小声在我耳边说道。

  “icewine是吧?”我没有理会志保的话语,而是冷眼看着玲。“听雪莉说你是前icewine的人?”

  “你又是谁?”玲冷眼看着我问道,同时袭来的还有玲那冰冷的杀气。“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随着暴怒的语气,玲将手里的战镰毫无顾忌的向我甩了过来。

  铛!!!

  金属碰撞声震慑了着耳膜,一道紫色的闪电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将飞来的战镰招架而出。是的,此时为了保护身后的志保,我不能选择闪躲,只能选择将飞来的战镰招架开来。而失去冲力的战镰也在一个旋转后,精准地插在了雪里,镰刃的尖部也钉在了沥青灌注而成的顶层地面上。

  “那把bǐ shǒu。。”玲的目光中闪过一丝惊讶,然后就是暴怒。“雪莉!你竟然把冰送给你的bǐ shǒu转送给了这个家伙!难道你已经把冰忘得一干二净了吗!”澎湃的杀气陡然喷发,仿佛地上的积雪都被其震散了一般。下一秒,一把闪着银光的shǒu qiāng落在了我的眼里,玲,拔枪了。

  没错,虽然玲是作为近战shā shǒu,但是枪械一样不能落下,这是我对玲的要求。而玲的枪法,在我最后一次训练她时,她已经达到了我要求的合格水平,不知道一别几个月,现在的玲身手如何了。

  迅速推开志保,同时我自己也借力向另一边闪过去,手里也拔出了瘦狼为我特质的shǒu qiāng。

  砰!砰!

  两声枪响一前一后,第一响是玲射向志保的子弹,而我也同一时间将志保推开,躲开了这致命的一击,而第二声则是我向玲射出的子弹,这枚子弹是瞄准她手中的枪的果然,在不明我的实力之前,玲因为愤怒而在这里吃了暗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