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月下之玲(1/2)

加入书签

  第二百六十六章月下之玲

  轰!!!!

  很快地,就在我和志保窜烟囱没多久,房间里就传来了一声巨大的爆破声。同一时间,我单手加双脚撑住了正在向爬行的动作,留出一只手将志保按在了怀里。手雷的爆炸范围并不大,但是其周围的烈酒在燃烧的一瞬间会产生巨大的气浪。这混合着高温的气浪直逼烟囱,让我不得不停下步伐护住志保。

  “冰。。他们。”

  “嘘。。。”我打断了志保的话语。然后用极轻的声音在她耳边说道。“抓紧我,将呼吸稳住。”

  “嗯。”志保轻声回应,而后就牢牢地抓住了我,挂在了我的身。腾出了一只手,我也从项链里拿出了枪,向下瞄准,只要下面有任何的动作,我绝对会丝毫不犹豫地一枪打出去。只要。。那个人不是玲。

  嗤嗤。。嗤。。。

  “咳咳咳。。大哥。isco死了!”很快的在一阵灭火器的声响后,顺着烟囱,我听到了一个粗野的声音。那是odka的声音,他会这么说,就证明in此时也在这里了。

  “哼,这个老东西,竟然被干掉了。”在odka话落之后,in那冰冷的声音便传了过来。“看来,那个女人是有备而来了。喂,你确定是那个女人么?”

  “呵呵,先不问我确不确定。先问你会信吗?”一个充满妩媚气息的女声传了过来。

  “哼。”in的一声冷哼后便下达了命令。“撤吧,这么大的爆炸声,jǐng chá马就要来了。你处理isco的尸体。”话后,仅仅是一阵脚步声,而后房间便安静了下来。

  “贝姐姐。。。”我的眉头紧锁,从她刚刚的话语来看,志保很有可能已经暴露了。若真是那样的话。。。不管了,先离开这里再说。手雷的爆炸势必会引来jǐng chá,此时我们也不能和jǐng chá碰面。于是在壁炉内等待了约三分钟左右,我便继续向爬去。

  “冰。。。我是不是暴露了?”志保见我有了动作,于是开口担心地向我问道。

  “不知道,这得看贝尔摩德的神秘主义是不是还能继续保持下去了。”我给了志保一个模棱两可的dá àn。“不管怎么说,尽人事,听天命吧。实在不行。。。我就。”

  “那玲怎么办?”志保直接问道了我的心坎。

  “唉。。。如果能在击杀in等人的情况下把玲保下来,那么告诉她实情也无妨。可问题在于。我们不能暴露行踪给其他人。否则不论遭遇了谁,在场的人必须都全杀。”

  “in,odka,ermouth。加玲。。。若是我真的暴露了。你可要同时面对这四个敌人啊,还不算其他手下参与的情况下。”志保担心道。“冰,若是真的有这样的情况,你就丢下我逃吧。逃得越远越好,至少你还能。。。唔。。。你干什么!很痛的!”志保的话还未说完,我就已经张嘴在她的唇瓣轻轻的咬了下去。

  “把你要说的话咬掉,省的你说多余的话。”我舔了舔嘴唇。“走吧。至少现在我们是安全的。若是真的暴露了,哪怕是用掉我全部的底牌,我也要和组织拼个鱼死网破。别忘了,我可是那个曾经在组织里排名数一数二的冰之恶魔,就算是身体变小了,我也依旧是那个任务成功率百分百的ceine!”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天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嘭。。嘭!!!

  一阵剧烈的声响后,烟囱的顶盖被我掀翻,我和志保一前一后的爬出了烟囱。映入我眼帘的是一片雪白,以及漫天的飞雪。应该是旧馆的顶层了。

  “呼。。。呼。。。冰,我。。。”

  “嘘。。。”志保的气息还未喘匀。我就伸出手指按在了她的嘴唇。“他们来了。”借着顶层高台处微弱的灯光,我用唇语轻轻向志保读着。话后,我将志保揽在身后,同时shǒu qiāng堂。压低了自己的声音,让别人无法辨别出来。“出来吧!我知道你们在这里!”

  然而,我得到的是一片寂静。并没有任何人的回答。

  “从现在开始,不要喊我的名字。”我用唇语继续对志保说道。而后将项链藏进衣服里,并从里面拽出了一颗烟雾弹,对着正前方扔了出去。

  砰!叮!

  烟雾弹刚刚落地还未炸开,一颗由消声器shǒu qiāng打出的子弹就准确地将其命中,一瞬间,整个烟雾弹便爆炸开来。在大雪的影响下,不足半分钟,烟雾便逐渐散去。而在烟雾散去的瞬间。旧馆顶层的门口处便出现了数个人影。下一秒,无边的杀气便向我笼罩过来。同时传来的,还有那冰冷的笑声。

  “哼哼哼哼哼。。。好久不见了啊,herry!”

  “in。。。”志保盯着对面的人,目光冰冷。下意识地抓住了我的衣衫。

  “没想到吧,我们会在这里见面!”in的面容狰狞。“一次放过你,算是我还了那小子的人情,这一次。哼哼哼。。。”

  “呵呵,下面的炸弹没有把你炸死,真是可惜了。”志保冷言相向。“不过你们还真是厉害啊,能猜到我是从这里逃出来的。”

  “哼,你不要太小看组织的金牌了。”in狰狞道。“正好,趁你的嘴巴还能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