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柯南不在还想死人(2/2)

加入书签

建议道。

  “诶?说的有道理啊。”荒先生同意了这个建议。

  “dài lǐ室长?我可不想做。”黑田xiǎo jiě似乎不喜欢太费脑筋。

  “那么,我们用猜拳来决定?”快斗,哦不,土井塔克树建议道。

  “嘛。。。怎么说我们也是魔术爱好者嘛。怎么能随便决定呢。这种事情当然要用魔术来决定了。”滨野先生笑道。“那么,园子xiǎo jiě,你愿意帮我的忙吗?”

  “诶诶?我?”园子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

  “是的,先,我们要先把园子xiǎo jiě这双漂亮的大眼睛蒙起来。”说着,滨野从怀里拉出一条白色的丝带,蒙住了园子的眼睛。“接下来,有没有人带了纸和笔?”

  “阿拉,这里有哦,用这个可以吗?魔术师?”田中xiǎo jiě回头看到了diàn huà旁的纸笔。

  “嗯,可以,接下来,请你在每张便签纸上写上所有人的名字。”滨野说道。于是,田中xiǎo jiě就按照滨野的话,开始在便签纸上写下了所有人的名字。

  “然后呢,请你将这些名字翻面朝上交给园子xiǎo jiě,哦,也将笔交给她。”

  “嗨请拿好。”田中xiǎo jiě将纸笔都交给了园子。但是就在她将纸笔交给园子的刹那,我明显看到了她的手指抽动,将三张姓名卡调换了。

  “暗桩。。。”

  “暗桩。。。”我和快斗同时现了田中手上的动作。彼此对视了一眼,却什么都没有说。

  “好啦,现在由园子在纸上随便哪一张,分别花上圆圈,叉,以及三角。”滨野继续说道。

  “圆圈,叉,和三角?”园子重复了一遍。

  “没错,圆圈就是我们的dài lǐ室长,叉则是今晚余兴节目的负责人。至于三角。。。嗯,我们就让他负责烧热水好了。”

  “那个,烧热水的工作由我来做就可以了。”一直在人群后,一言不的须镰沉声道。

  “啊不,我们只是为了让魔术变得更加有趣才加这个略带惩罚性的条件。不用在意的。”滨野说道。

  “嗨我写好了。”园子示意,紧接着,所有的卡片又都被摆在了桌子上,而上面有三张卡片分别画着圆圈,叉和三角。

  “嗯,接下来,我要用我的第六感来预言一下。”说着,滨野装作一副冥想的样子。“嗯,黑田xiǎo jiě,dài lǐ室长应该就是你了。”不一会儿,滨野就指向了站在一旁最不想做dài lǐ室长的黑田。

  “诶?怎么会呢。”黑田xiǎo jiě并不相信,于是自己去翻了那个画友圆圈的纸张,反过来一看,果然是自己的名字。“真的耶。。”黑田xiǎo jiě一脸不爽,好吧,我去准备就是了。话后,她就自己一个人走上了楼

  “嗯。。接下来,负责烧热水的,应该是你,田中xiǎo jiě。”

  “诶?不会吧?”田中也去翻了画三角的纸张,后面确实是自己的名字。“我说,你该不会是在什么地方把他掉包了吧。”田中一脸不爽的说道。

  “怎么会呢,我可是全程连碰都没碰过的呀。”滨野赶紧摊手示意自己的清白。“就连纸张上的符号也都是蒙着眼的园子写的哦。”

  “诶嘿嘿。。”园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好吧,我知道了,我去就是了。”田中xiǎo jiě叹了一口气,然后就走向了房门外。

  “那个,你知道柴火放在什么地方吗?”须镰好心提醒道。

  “嗯,放心吧,我在这里的时候,已经把这里整个都观看了一个遍呢。”田中笑了笑,然后就离开了。

  “那么最后,负责余兴节目的人是。。。就是你啦,土井塔克树!”

  “诶?我?这样就惨了诶。。”快斗指了指自己,一副苦相道。然后就走到了桌子前,拿起了最后画叉的那张纸,可是。。

  “诶?负责余兴节目的人。是你自己诶,滨野先生。”快斗拿着纸张对滨野说道。

  “哈啊?”滨野一脸懵逼。“这就奇怪了。”

  “嘛,那你就快回房间去想想节目吧。”园子凑热闹道。

  “这次可别再出错了哦。”土井塔克树同样说着。

  “真是伤脑筋。”虽然抱怨,但是滨野还是去了自己的卧室。而众人则是各自找着聊天的话题。谈开了。

  “快斗,过来一下。”我走到土井塔克树的身边小声道。

  “怎么?”来到房间的一角,快斗蹲下身子对我说道。

  “你调换了那张纸?”

  “没有啊,那张纸确实是滨野。”快斗说道。

  “但是,最后滨野那奇怪的样子又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理论上来说,做暗桩的田中xiǎo jiě,没必要将这样的魔术更改吧?”快斗分析着。“就算是想让他出丑,但是那样的话,自己又何必去将自己写上烧水呢?”

  “除非她有目的。”我冷声道。

  “你想太多了吧?”快斗姗姗说着。

  “不,如果没有目的,她就不会盗用欺骗童子的名字来参加这个聚会,也不会特意更改了魔术的暗桩。而更重要的。。。”我沉声说道。“刚刚的话说了一半,在我来的时候,经过吊桥的时,我闻到了很浓的汽油味。”

  “汽油?那座麻绳和木质闻到吊桥?”快斗惊讶。

  “是的,如果想要封锁我们下去的路的话,点了那座桥,就够了。”我冷言道。“我们换个角度分析。如果说这个暗桩是田中xiǎo jiě故意做的。那么他的目的,应该和这次聊天室的某人有关。或许,是在聊天时生了什么口角,所以田中想趁着这次的聚会做些什么呢?”

  “你的意思。。。”快斗似乎明白了我的话。

  “不管怎么说,我不希望小兰和园子的旅行出什么意外。”我沉声道。“所以,我们接下来就去盯着那两个人吧。希望田中xiǎo jiě不要做出什么才好。”

  “嗯,那么,我去滨野那边吧。”快斗说道。

  “不,你去黑田xiǎo jiě那边。”我打断道。“我去滨野那边。我怀疑田中有可能会对滨野下手,而你一旦阻拦,就会暴露你基德的身份。所以我去吧。实在不行,我也有把握在不被现的前提下,第一时间把滨野和田中两个人都打晕。”

  “好吧,那你自己小心。”话后,快斗站起了身。向着黑田xiǎo jiě的房间走去。而我则是跟上了楼,向着滨野的屋子走去。

  “呵,我什么时候开始救人了?还是陌生人?”我的嘴角露出了一抹自嘲。敲响了滨野屋子的大门。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