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柯南不在还想死人(1/2)

加入书签

  第二百三十一章柯南不在还想死人?

  “嗯,现在还没有到这里的,只有聊天室的室长逃生大王以及影法师了。”在我们来到房间,老爸回去之后,临近傍晚,大家一起来到了客厅的餐桌前清点人数。

  “诶?影法师也会来?”园子大xiǎo jiě突然惊讶的喊了起来。

  “怎么了园子?”小兰向着。

  “因为这个人每次都会写一些很奇怪的话语。比如,我要飞到天上去了,或是,我随时都可以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些令人毛骨悚然的话语。”园子皱眉道。

  “嗯,但是现在聊天室的室长还没有来。”

  “那我给他打个diàn huà好了。”荒先生示意大家,但是播出的diàn huà却转了自动录音。并没有人接听。“没有人接听啊。”荒先生说道。“既然如此,大家就在他来之前自己玩好了。我和须镰就一起去准备晚餐,各位就先到自己的房间去换一下床单吧。”

  “嗨”

  “嗨”

  “嗨”大伙齐声应着。

  “呜哇好宽广的后院啊。雪天果然很美。”房间内,园子推开窗子,走进阳台感慨着。

  “就是说啊。”小兰也应和着。“我们真是来对了。”

  “唉。。要是土井塔跟我想象的一样,那我就真的一点怨言都没有了。”园子手肘在阳台上托腮无奈道。

  “不要这么说嘛,土井塔先生人也很好啊。”小兰微笑着。

  “算了算了,我还是去培养小薰吧,那小子再有个几年一定会帅的一塌糊涂的。”园子想了想转移了战火。回过身就想找我。却现房间里早已是空空的了“啊嘞?那个孩子呢?”

  另一边。我趁着小兰和园子不注意偷偷的溜出了房间,去往了土井塔克树的房间。

  咚咚咚。

  “来啦。”土井塔克树憨厚的声音从房门内传了出来。“哦?小弟弟,是你啊,有什么事吗?”

  “你不是最怕鱼吗?怎么会起一个红色鲱鱼的网名?”我没有理会土井塔克树的话语,丝毫不客气地走进了他的房间,坐在了他的床上。

  “诶?最怕鱼?小弟弟你在说什么啊?”土井塔克树不解。

  “行了,别装了。”我眯着半月眼道。“你颠倒顺序的名字也就骗骗园子那种无知的少女。还想骗我?你不是忙着弄那个什么复活节的彩蛋么。怎么有空来这里了?”

  “唉。。。为什么我的wěi zhuāng就从来没瞒过你的眼睛呢?”土井塔克树。。不,快斗摘下了自己的miàn jù无力的对我说道。“本来是一直在收集那个彩蛋的资料的。可是在网络上聊天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了本来早已死亡的欺骗童子又在度复活了。所以才想来一探究竟。”

  “欺骗童子?”我疑惑。“什么意思?”

  “是这样的。”快斗关好门,坐到我的身边对我说道。“你知道春井风传吗?”

  “。。不知道。”我摇了摇头。“魔术师?”

  “是的。是一位魔术界的泰斗。可惜年事已高,再一次逃生魔术中不幸丧亡了。”快斗一副遗憾的说道。“但是前不久,我在聊天的时候再次现了欺骗童子又继续开始通信。所以就想来一探究竟,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你。”

  “这样啊。”我点了点头。“那么你看出了什么了吗?”

  “啊,那个假冒的欺骗童子,田中喜久惠,她其实是春井风传的外孙女。”

  “嗯。。。那她的目的呢?为什么要假冒他外公继续通信?”

  “不清楚,我也是因为这个才来的。”快斗问道。

  “这样啊。。”我想了想。“哦对了,今天我们在来的时候,路过那个吊桥。。。。”

  “小薰,你跑到哪里去了?”话刚说到一半,我就听到了小兰在房门外的呼喊。

  “我在这里,小兰姐姐。”我打开房门,然后对着小兰招招手。

  “真是的,你怎么总是乱跑啊。”小兰不开心的对我教训道。“啊,真是不好意思土井塔先生,给您添麻烦了。”小兰对着已经变装完的快斗微微鞠躬。

  “哈哈,您客气了小兰xiǎo jiě。”快斗变回了那个土井塔克树的声音。“这个孩子貌似很有魔术天赋哦。刚刚他在跟我探讨有关魔术的话题呢。”快斗为我打着掩护。

  “嘿诶,是这样吗?”小兰信以为真。在简单的聊了几句之后,我们也被再次召集到楼下进行晚餐。

  “诶?你们说最喜欢的rì běn的魔术师?”餐桌前,大家聊起了这个话题。荒先生率先说道。“我最喜欢的,应该是黑羽盗一了吧。他的舞台表演可以说是出神入化的。”

  “嗯,我也是。”

  “没错,我也是。”两个声音同时响了起来,一个来源于快斗,另一个自然来源于我。

  “嗯,那我的话,应该是年纪轻轻,二十岁就集所有头衔于一身的木之下吉郎吧。”田中xiǎo jiě话道。

  “我的话呢,最崇拜的应该是九十九元康了。”滨野先生插话道。

  “怎么你们喜欢的都是已故的人啊。”黑田xiǎo jiě无奈道。“我的话呢,应该是当下人气的魔术师,真田一三了。对了,园子和小兰呢?”

  “诶?我的话,应该是九十九先生吧。因为小的时候我曾经与他见过面,也看过他的表演。。”小兰想了想道。

  “哼,我最喜欢的魔术师,当然是怪盗基德了!”园子一脸认真道。

  “呵,呵呵呵。”我嘴角抽搐,而快斗那边则是一脸无奈的笑容。

  “怪盗基德?”荒先生尴尬道。“可他不是个小偷吗?”

  “但是,没有谁能比得上怪盗基德。”园子依旧认真道。

  “呵呵,我看你还是快从了她吧。”我用手肘戳了戳身旁的土井塔克树用只有我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道。“嫁给园子大xiǎo jiě你就一辈子不愁吃穿了。”

  “哈,哈哈哈。”快斗尴尬的笑了笑。对此,他略表无语。

  接下来的时间,大家一边进行着晚饭,一边聊着自己对魔术的见解与知名魔术师的讨论。都聊得十分开心。但是唯一的遗憾,就是荒先生已经给聊天室的室长打了无数个diàn huà了,却都没有人接,到最后,连diàn huà线都断掉了。

  “啊嘞?为什么diàn huà没有声音?”荒先生奇怪道。

  “会不会是diàn huà线哪里断掉了断了?”黑田xiǎo jiě问道。

  “啊。。。这就伤脑筋了。今晚上的节目程序可是由室长来决定的。”

  “那就这样好了,我们来找个dài lǐ室长。”田中xiǎo ji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