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回忆逃离(2/2)

加入书签

等我。”贝尔摩德甩给我最后一句话语,而后便离开了。对于贝尔摩德的态度,看来冰是真的死在了她的手中。但是信中冰却告诉我说,只要收到他死亡的消息,就证明他逃脱了,但是从贝尔摩德的眼皮下。。。冰,希望你真的还活着。心中一念,我便前往了新的临时研究所。那里还有太多的事情等着我去做。

  转过来的第二天,玛丽留给了我一封信纸,告诉我说她被贝尔摩德调到了外围,包括远在美国的太一也被调到了一个美国的企业。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贝尔摩德应该是将他们两个人完全调离了组织,是想给他们自由吗?我不知道。不过他们能够远离组织,也是一件好事。具体细节玛丽没有提起。不过知道他们能够安安全全的,我也就放心了。而在组织这边,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等,等到那个所谓的大事发生。然后亲自去感受,冰所谓的大事到底是什么。

  时间飞逝,转眼间一个月就过去了。有了贝尔摩德的保护,每次从组织中看到n的时候,他都是冷冷的瞪我一眼,然后就离开了,在他的脸上,我看到了一道刀伤的疤痕。或许是拜冰所赐的吧。不过这样一来,我也就不用再担心他有什么想法了。

  组织为了确保安全,将我们所有人都调离到了新的基地。备用的研究所也已经走到了正轨。期间,唯一让我高兴的就是姐姐的任务基本完成了,最多两周,就可以结束所有的工作,回来我身边。就在昨天,她就已经提前回来看我了。我们聊了很多。尤其是,关于冰的事情,当然,我也没有告诉姐姐关于冰的计划,只是告诉她,冰死了这件事。得知了冰的死,姐姐的眼中也泛起了泪花,但是她并没有哭出声,毕竟在她的身边,那个早该哭出来的人儿都没有哭泣,她这个做姐姐的,又怎么能比mèi mèi更脆弱?虽然她不断的安慰我,但是从她的眼中,我也能读到那暗藏在眼眸中的悲伤。

  很快的,姐姐就离开了,因为她要把最后的任务完成。但是,当她回去的第二天,我却收到了她的通知,她的任务,将会延迟半个月。得知这个消息后,我微微愣了愣神。看了看时间,半个月后,基本就要到了冰所说的时间了。冰说的那个大事情。会牵扯到姐姐吗?我心里有一些担忧。祈祷着冰所说的大事件,不要和姐姐有关。但是。。。半个月后,本应找我报道的姐姐却没有回来,回来的,只有n的手里,那一串我送给姐姐的钻石手链。

  当n将那串手链丢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整个人魂都丢了。呵呵,确实是大事件,大到我都失去姐姐了!而杀姐姐的罪魁祸首,正是我面前的n。我怒吼的质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却冷声的对我说道。

  “你姐姐想用抢劫银行的方式,用十亿的黑钱来买你们姐妹俩脱离组织。”

  “什么?”听到了n的话语,我不愣住了,姐姐不知道冰的事,所以才会想出这样的方式,希望我能远离组织吗?姐姐,你为什么那么傻!为什么不提前跟我商量一下呢!眼泪无声的滑落。此时此刻,我连最后一位陪伴我的亲人都失去了。

  “本来这个计划很好,可惜你姐姐的行动被警方发现了,所以我只能杀掉她灭口。”n继续说着。

  “你住口!”我愤怒地向他喊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故意的,你这个混蛋!”听了我的话,n的表情也变得狰狞起来。却发现此时贝尔摩德已经站在了他的身边,这才收敛了一些,怒视我冰冷道。“哼,你姐姐的行为已经威胁到了组织的安全,理论上你这个协助者也应该处死的,但是你的身份特殊,所以放你一条生路。”

  “休想!你休想再让我为组织工作!”我怒声喊道。

  “哼,那可由不得你。”不在多说n离开了我的研究室。而贝尔摩德看到n离开后,也微微叹息,转身对我说道。“rr,你最好还是服从命令,否则,我也保不了你。”

  “我不用你管!”甩给了贝尔摩德这样的一句话,我转身跑出了研究室。

  第二天,因为我的抗议,bss下令将我关了起来,等候处理决定。而将我关押的人,正是n

  “就先关在这里吧。”n找了一间不大的房间,让将我推了进去,并用shǒu kào将我所在了贴墙的水管上。“rr,不听从组织的命令,这次连贝尔摩德也救不了你了吧。”n冷笑着。

  “你想干什么!”我冷眼看着他。

  “我和那小子曾经斗过一场,我输了。可惜,这份耻辱我已经没地方去洗刷了。但是我的尊严还不容践踏,所以,对于你。。。哼。”说着,n将那串钻石项链丢给了我。“你的发落将会在两天后下达。这两天,你就在这里给我老老实实的待着。如果你没有撑过来。到了地狱,别忘了告诉那小子,欠他的东西,我还清了!”

  砰!

  大门死死的关闭,整个房间,就只剩下我一个人。我尝试着挣脱shǒu kào,可惜无果。坐在冰冷的地板上,我的脑海里混乱不堪,姐姐死了,冰也不知所踪,这所谓的大事件,呵,我想是我的选择错误,才导致了现在的后果吧。思想间,我露出了一抹悲哀的笑容。明明已经走到了这个地步,为什么上天要让我有这样的变故?冰,我该怎么做?如今,我能做的,就只有回想着他们的面容,然后静静的在这里等死。

  回想着从七岁那年我们初遇,看着他一路风风火火的走到了金牌,然后却带着一颗极有可能要他命的药冒死逃了出去。冰,你为什么那么傻?和我一起在组织里活着难道不可以吗?你又何曾知道,我只想和你在一起,一起活下去。这就够了。为什么非要理想化所谓的自由?对不起,冰,我想我撑不下去了。

  伸手拂过胸前的项链,眼泪无声滑落,心里也有着说不出的难过,可就在我将项链从衣服中抽出的时候,一粒红白相间的胶囊掉在了地上,落入了我的眼中。

  这个胶囊你一定要一直贴身藏在自己身上。但是请你不要轻易的吃下去,那是最后的办法。猛然间!我想到了冰在信中说的话。对了,这个药!那不足百分之一的概率!

  盯着眼前的胶囊,我的思绪突然一下子清晰了起来。组织的大事件,陷入死局的我,**被关押的房间。只要能从这个shǒu kào逃脱的话。。。

  “冰,你会保护我的,对吧?”看着手中的胶囊,同时也轻抚了胸前的项链。低声的一句呢喃后,我仰头将那个胶囊吞了下去。

  “呵呵,是死,还是活?冰,那不足百分之一的概率。。。你真的。。。唔!”话未说完,我的心脏突然猛烈的颤动了起来,身体也开始逐渐发热,感觉骨头都要融化了一般!

  “呵,原来,这就是我发明的毒药吗?看来上天没有眷顾我啊。”一个极为难看的自嘲后,我在剧痛中失去了最后的意识。死局,已定。。。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p;p;p;天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冰冷,冰冷的地板。我能感受到那份冰冷。我死了吗?嗯,应该是吧。但是,这抹意识又是怎么回事?

  “啊!!!!”我猛然睁开了双眼。我没死?!看着这个熟悉的房间,却是陌生的角度,我努力思考着,侧过头看去,水管上还挂着那个shǒu kào,而我的手,却已经从上面脱离了,为什么?

  “诶?”我看了看自己的手腕,纤细而稚嫩。“我。。。真的变小了?”站起身,我向着自己看去。原来合身的白色大褂如今已经大的不成样子,穿在里面的衣服也拖拖拉拉的。

  “冰。。。不会吧?你真的能赌对那不足百分之一的概率?!”我惊讶的自问着,但却很快将意识转到了现在所面临的情况上。逃!离开这里!我脱掉自己拖拉的裤子。只让自己的上衣穿在身上,这已经盖到了我的膝盖了。披上白色的大褂,我找到了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将自己的衣服还有在这个房间的一些布料,碎纸一股脑的装了进去,然后自己也钻了进去。一点点地,挪到了垃圾的丢弃通道处,跳了下去。很快,我就顺着通道滑到了组织专门清理衣服的回收车中,但是我不敢动,只是静静的等着。没过多久,车子开动了。很快就离开了基地,向着城市开去。

  哗哗哗。。。。

  在车里,我已经能够听到了外面哗哗的下雨声。莫约半小时,车子停了下来。并将垃圾倾倒了出去。然后车子便扬长而去。一分钟,两分钟,一小时,两小时,周围安静的可怕,我伸手戳破了黑色塑料袋,露出了一个洞,向外看去。眼前除了垃圾,就是垃圾。但是,却一个人都没有。撕破塑料袋,我小心翼翼的走出了这个垃圾场。周围,依旧一个人都没有。

  跑!

  我没有犹豫,没有停留。只是不停地跑着,在大雨中,不理会任何事物,使劲地向着城市跑去!向着自由跑去!

  “呼。。。呼。。。”不知跑了多久。我跑到了一个公园里。在这里,我看到了人。一群打着伞在公园里或漫步,或疾跑的人。是人!而且不是组织的人!我逃出来了,真的逃出来了!

  眼泪,在这一刻混合着雨水落下。自由!是多么的令人向往!但是,我没有敢过多停留,抹了抹脸上的泪水,继续向着公园里跑去。

  在公园里,应该有着流浪汉存在,他们将天当被地当床,每当下雨的时候,他们就会回到自己在公园搭建的小破木屋里。而我的目标,就是那里。果然,一番寻找后,我找到了一个木屋。两只肮脏的大脚正落在外面。那个流浪汉正身子挤在破木屋里酣睡着,而在小屋的旁边,一个小碗,里面有着几个yìng bì,和几张纸币,rì běn人给予流浪汉的施舍,是不会被偷走的,所以,这些流浪汉们很放心自己的财产不会被偷。那对小偷来说都是一种耻辱。然而现在,我顾不了所谓的信誉,尊严。现在,我需要这些钱。悄声的摸到小木屋的旁边,我轻手轻脚的从碗里拿走了所有的纸币,对着房屋微微鞠躬,然后迅速的跑开了。

  紧接着,城铁,东京,米花市!工藤新一的家!如果冰还活着的话,那里,冰一定会去那里!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