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回忆逃离(1/2)

加入书签

  第二百一十七章回忆,逃离!

  “雪莉!”

  一道惊雷般的声音灌入了我的耳朵,让我猛然一惊。回过神来才发现外出调查的冰已经回到了咖啡馆内。

  “干嘛那么大声!”我不悦的说道。

  “额。。我都已经叫你半天了。”冰挠了挠头有些无奈的说道。“怎么了志保,我可是很少见你发呆到我叫你都听不见的。”

  “嗯。。我在想一些事情。”说着,我举起一旁的咖啡杯,轻抿一口,才发现里面的咖啡早已经凉透了。

  “在想什么?”

  “我在想你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我给了冰一个幽怨的眼神。“从你离开到现在已经将近三个小时了,你调查一个人需要那么久吗?”

  “嘿嘿,抱歉抱歉。那我们回去吧。”冰歉意道。似乎是刚刚的大喊,此时我的心情并不是很好,再加上冰今天诡异的状态。一切的一切都让我猜不透。但是,不管怎么说,我们要先回去才行,毕竟调查已经有了结果。

  一路回到基地,我已经有些疲倦了。连续两天的日夜颠倒让我的精神状况不是很好。回到自己的房间,冰在与我分别时,给了我他的房卡。而我只是白了他一眼,变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在一番晚间的洗漱后,想了想,我还是拿着房卡,打开了他的房门,走进卧室,躺在了他的身边。

  “啊拉,女王大人不是说今天不会来吗?”冰感觉到了我的到来,一副轻松的说道。

  “我是来看看你这个色狼睡着了没有,要是睡着了的话就一刀捅死你。”我恨恨的说道。

  “我说亲爱的,你真的舍得一刀捅死我吗?”冰调笑着。

  “谁是你亲爱的。sè láng。别碰我。”我打掉了他打算环过我腰间的手。然后与他打闹在一起,一天的紧张,也只能在此时此刻放松一下了。

  “冰,明天你会告诉我一切的吧?”一番打闹后,我依偎在他的身边轻声问道。

  “嗯,不过在那之前,我需要你帮我做一些事情。但是明天再说吧,该睡了。”不在理会我,冰率先闭上了眼。看到他疲惫的样子,我也不忍心再纠缠下去,在他的臂弯间蹭了蹭。而后闭上眼睛,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冰并不在我身边,走出房门,正看到冰正一副没心没肺地吃着饭,同时还向我打趣了过来。看上去他并没有被昨天的事情干扰到。

  “那么,你想让我做什么?”一边吃着冰带回来的食物。我一边询问着他。

  “嗯。你听好,接下来我说的事情,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哪怕是明美姐姐也不行,明白吗?”冰想了想,对我说道。

  “嗯。”虽然有些疑惑,但是我还是答应了他。

  “那,第一件事情,我想问你,工藤新一的资料现在记录的还是“不明”对吗?”

  “没错。怎么了?”

  “嗯,这就是我要你做的第一件事,将他的信息改为“死亡”。而且最好不要被其他人发现。”

  “为什么?”

  “呵呵。我有我的理由,而且你不是也对他很感兴趣吗?”

  “确实。。。好吧。我答应你。”工藤新一的这个特例,如果被确认的话,那么这个shā rén的毒药也许会打开一个新的大门,前提是,这样的特例是我们能够掌控的。

  “第二。关于那个细胞退化的小白鼠实验案例,有多少人知道?”冰继续说道。

  “应该没有,当天这个实验案例出现时只有我一个人在场,而且出于好奇,我也仅仅是将这个资料记录在了我个人的资料档案里。”

  “呵呵。志保,你真是我的好志保”冰笑道。

  “那么,你要我做什么?”看着冰笑的样子,不由得我有些无奈。总是这么嬉皮笑脸的。

  “嘻嘻。将这份资料抹掉,你可以做到吧?”

  “当然。不过这么重要的资料。。。”

  “不要惋惜了,抹掉就是了。”

  “。。。好吧。不过你到底要做什么?”

  “等你回来就告诉你。最后一件。和工藤新一同期制作的药还有吗?”冰没有给我问问题的机会,继续说道。

  “应该还有,就在我的实验室里。因为组织擅自做主用了那个药让我很反感,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已经将剩余的药收回了。你问这个干什么?”我似乎猜到了冰要做什么了。但是。。这也太扯了吧?

  “嗯。一会儿你就去实验室,将我刚刚说的两件事做到。然后将和工藤同期的药物偷偷带出来,如果没有剩余的,那就把在和那次药物近期的药带出来。”

  “带出来。。。难道你想。。。”志保灵敏的感觉仿佛嗅到了我的想法。

  “志保。我知道你有很多东西想问。但是先不要问好吗?请你相信我。”我抓住志保的双肩,十分严肃的看着她。

  “。。。我知道了,我马上去办,但是。冰。。。你要答应我,不要做危险的事情。。。”基本上,此时此刻我已经确定了冰想要做的事情。那个药,应该是他要施行计划的最后一个保障。于是,不在多想,我前往了组织的研究所。在躲开所有人的视线后,来到了资料室,拿出了自己的个人数据档案,将两页资料纸丢入了碎纸机,同时在电脑和死亡记录处修改了工藤新一的选项,最后找到了那批有问题的药。一共四颗,但是,如果全部拿走的话,会被人发现的。所以,我只从中拿了两颗。做完这一切,我也听从冰的吩咐,开始清理我自己的操作痕迹。等一切结束的时候,又已经到了晚上。我急急忙忙的赶回了冰的住所。只见冰正一脸淡然的坐在房间里等我。

  “欢迎回来志保。”他笑着对我说“东西带来了?”

  “嗯。”我将口袋里的小盒子交在了冰的手里。“嗯,和工藤新一所吃下同期的药还剩下两颗,这够吗?”

  “足够了。”冰确定到,而后便一把将我抱起,拉到了他的卧室。之后,便向我诉说了他心里想的那些事情。他,要逃离组织。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p;p;p;天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不可以!”在听过他的想法后,我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对。“你是组织里的金牌,你应该知道的。要想脱离组织,唯一的方法就是死,否则不论你逃到天涯海角,组织都会一直追杀你的!”

  “嗯,所以我才让你帮我做这些事情。”冰淡定道。

  “你,你真的想。。。”对于冰的想法,我只能认为他疯了,他想靠那个特例来让自己逃离组织的追杀。毕竟没有人会想到让一个成年人变回成小孩子。而且见过冰小时后样子的人并不多。如果说冰真的能变回小时后,那么只要在小心一点,被组织发现的几率就几乎为零,但是,这一切都要建立在那样的特例时间会出现在他身上才行,被组织用4869毒死的人早已超过了百数。工藤新一那样的例子连百分之一都不到,这太冒险了。

  “呵呵。志保,最一开始我也不想这么做。但是。。。我现在有必须这么做的理由。”冰伸手穿过我的脖子,用头顶到我的额头。轻声说着。“志保。我现在只想对你说一句话。你要记住,我一直都深深的爱着你。”

  嘭!

  话落,我只感觉到脖颈处一阵剧痛,转瞬间便失去了意识。在我脑海里最后一个画面,便是冰满脸的温柔,却带着惜别。紧接着,我的眼前便是一黑,倒了下去。

  当我再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在我身边的也已经不是冰,而是玛丽。听玛丽说,是冰给了玛丽命令,令她马上回来照顾我。换句话说,现在这个时间,冰,已经离开了。而他的告别方式,是一纸离别的书信。一朵玫瑰,一把曾经送给我,却被n损坏后在修复的小型马格纳姆。还有,一个精致的小盒子。书信中描写了冰的所有计划。别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信里面给予的信息量非常的大。首先,他逃离了组织,以炸毁研究所,而后假死的方式,而那个药只是他最后的手段。其次,他说道了一到两个月内,组织会有大事发生,虽然不知道他在密谋着什么,但是如果他真的有把握去操控一个月以后的事情,那么我并不认为,这一次的计划是他临时的起意。再之后,他让我把剩余的一颗药贴身藏好,这就意味着这个药或许能够帮到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那么相信这个药,但是,既然他说了,我就照做。事情已经发展到如此,已经无力回天了。

  而剩下的,是冰对我的一段告白,以及一枚闪亮的戒指。rr呵,如果真的能够逃出这个鬼地方,这又有何妨?只是。。。接下来的一个月,会变成什么样呢?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p;p;p;天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rr。”事发的第二天,贝尔摩德找上了我。“事情听说了么。”

  “你是指研究所被炸,还是冰被你杀了这件事?”依照冰的话语,我要当做一切都不知道的去面对组织里的所有人,包括姐姐在内。所以现在面对贝尔摩德,我的语气中只有冰冷,丝毫不带感情。

  “。。。他在死前让我帮他完成遗愿。”贝尔摩德少见的没有恶言相对。

  “你连他的名字都不敢喊了吗?”我怒视着贝尔摩德,而她则是蹙眉的看着我。没有理会我的话语,自顾自的往下说着。“他说,接下来的两个月内,让我负责你的安全。”

  “那是什么意思。”我平静的说着,眉目间也没有做出任何让贝尔摩德看出破绽的表情。但是心里却暗暗猜测,两个月,正好是冰说的要发生大事件的时间,难道他真的将两个月后的知识算好了?

  “意思是,从今天开始,不论什么发生了什么事情,打我的diàn huà。”说着,贝尔摩德丢给我一个新的手机,应该是专门与她联络用的。

  “还有事情吗?没别的事情我要去工作了,研究所被毁,资料丢失,我可没有太多时间陪你耗下去。”我接过手机,却还是对她冷言相对。

  “告诉玛丽莎,让她到人事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