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回忆中最后的任务(1/2)

加入书签

  第二百一十六章回忆中最后的任务

  当天,我早早推却了研究所的工作,赶在晚上回到了组织的基地。我知道,不论冰是否能完成任务,他都需要我陪在他的身边。入夜,我在门口眺望着。希望,又不希望他的出现。心中的那种纠结,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一小时,两小时。一点钟,两点钟。很晚很晚,接近凌晨三点的时候,在走廊处,我听到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那是冰的脚步。很快的,冰就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中。然而,此时的冰浑身都是血渍,左手也出现了一个伤口。虽然已经做过应急处理。但是依旧能看到猩红的血液浸透了外面包裹的绷带。而在他的身边,那个与他一起出去的人儿并没有回来。

  “冰。。。”我轻声呼唤着他,我也知道此时他的心情非常不好。所以没有在多说些什么。

  “志保吗?”冰淡淡的开口。“抱歉。麻烦你叫玛丽来我的房间。”对于他的话,我没有否定,点了点头,便走向了隔壁的房间。因为玛丽现在住在这里。紧接着,我就和玛丽一起去了冰的房间,因为此时的玛丽要给冰治疗,而冰也以需要安静的休息为由暂时让我离开。说两个小时后再来找他。看了看时间,已经三点了。对此,我也点了点头,先回去自己的房间休息。两个小时后再过来看他。

  虽说是回去休息,也早早的上好了闹钟。可是,静坐在床上,我却没有入眠。就是那样双手环膝的坐着。心里不知道应该想什么。脑海里也不知道该思考什么。直到闹钟响起,我才发现,自己在这里发呆了整整两个小时。

  迈步走到冰的房间外,却看到了贝尔摩德刚从里面走出来。应该是跟冰了解任务流程的吧。她蹙眉地看了我一眼,而后便离开了。而我也与她擦肩而过,走进了冰的房间。

  “志保吗?”听到脚步声,冰向着门口问来。

  “嗯。”我轻声应答着。

  “呵呵。过来坐吧。不过请你不要开灯。我想安静一会儿。”听了冰的话,我缓步走到了他床边。此时冰正躺在床上。受伤的左手平摊在床沿。右手已经搭在了额头,遮住了自己的眼睛。似乎是不想让我看到他难过的样子。

  我轻坐在床边,伸手拉开了他搭在额头的手,挽在怀里躺了下去。希望以此来打消他的难过。

  “静流姐姐就是这么抱着你睡的吗?”我轻柔道。

  “不。她更喜欢双手穿过我的脖子然后挂在我身上。”冰的嘴角微微上扬,不知是对我的举动,还是对静流姐姐的怀念。至少,那是笑容。

  “。。。这样?”说话间,我伸手环过了他的脖子。轻轻靠在了他的胸膛上,原本希望以这样的方式来给予他一些安慰,却不曾想,这样靠在他胸膛上的感觉,竟是那样的舒适。

  “呵呵。怪不得静流姐姐喜欢这么抱你睡。”我轻轻笑笑。

  “嗯?你发现了什么吗?”冰问着。

  “嗯。这样的姿势不仅舒服,而且能闻到你身上淡淡的薰衣草的味道。很舒服,很温暖呢。”

  “呵呵,是吗?”冰轻轻环抱了一下我的身子。

  “冰,和我讲讲今天你和静流姐姐都做了什么好吗?”

  “你要听?”

  “嗯。我想知道。如此艰难的选择你要如何做出来。”

  “好。”说话间,冰打开了床头的星光灯,接住那微弱的灯光。冰拿出了一个崭新的相册,开始为我讲述了今天的整个任务。那是他和静流姐姐在游乐场拍的zhào piàn。从带着静流姐姐出门,到大街小巷,再到游乐场,最后到了海边,以及。。。最后动手的时候说过的话语。看着那一张张欢快的笑脸。不知为什么,他每指一张zhào piàn,我的心也会跟着加速一分,鼻子也会酸涩一分。不知不觉间,当冰讲述完整个流程之后,我的泪水也早已打湿了他的胸膛。

  “大概。。就是这样了。最后,我没有选择用枪,而是用了bǐ shǒu。我不想让枪声玷污了当时那宁静的气息。”随着冰哽咽的话语结束,这次的任务也到了尾声。

  “冰,对不起。”此时此刻,除了道歉,我不知道应该再说什么。而我的道歉,也不知是因为昨晚对冰发脾气。还是因为自己在这件事情上没有帮上忙。本以为,现在我的地位可以保全一切。可不曾想过,最后的发展竟是这样的结局。

  “志保,你相信我吗?”突然间,冰向我询问来。

  “当然。”我给予了他这样一个回答。

  “还记得四年前我给你的那封信吗?”

  “嗯。”

  “只要你愿意相信。总有一天,我会带你飞出这个地狱的。”

  “你想背叛组织逃出去?”我对这个想法微微惊讶。但是细想,这也在情理之中,这样的组织,不待下去也罢。只是。。。

  “我可没这么说过哦。”冰轻然一笑。

  “可是。。。难道是因为静流姐姐吗?”我询问着。

  “志保。不要再问了。只要你愿意相信我。总有一天,你会知道一切。”

  “冰。。。我不要你再冒险了。我只要你能平平安安的陪在我的身边。明美姐姐走了。静流姐姐也。。。我不想再失去了。”我抓着冰的衣服,紧紧地靠在他的怀里。

  “傻瓜。。。”不再多说。冰留给了我这样的一个评价。然后轻轻的合上了眼。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p;天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冰已经不再房间了。只是留下一纸字条,上面写着冰要出门做任务,大概要花上一段时间。也不知道此时他的心情如何,不过既然他不在了,我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义,于是便赶回了研究所工作,打算晚上再回来一趟。

  回到研究所,我再次拿出了一直都在研究的药物资料。药物已经进入了**实验的阶段了,但是就在前段日子,组织里给三位金牌下发的毒药里面,有一批药物出了问题。冰这一段时间都在养伤,贝尔摩德也不屑于用那个东西,唯一用过的,只有n而已。而众多的被害者都死了,只有一个目前还下落不明,那是一个叫做工藤新一的高中生。说到这个人,他还是挺有名的,被誉为关东的高中生侦探,而且屡次出现在报纸上,说是帮助警方解决了很多案件,不过在我看来,他只是一个靠着侦探手段出风头的小孩子罢了。那么招摇,终于还是被n盯上并除掉了。不过,目前为止新闻报纸都没有报道过工藤新一的死亡。为此,上个月我还跟随过组织的成员们一起搜索过他的公寓。但是却没有丝毫看到有人居住的痕迹。于是对此,我产生了疑惑,因为在前段时间动物实验的阶段,曾经有一只小白鼠,除了神经外,其它特征完全退化成了幼鼠的形态,这样的实验结果让我惊讶不已,同时,我也将这份资料和同一批药物保留了起来,发放的药物也都已经回收,幼鼠也被我秘密的处理掉了。这样的数据,在没有得到结论之前,我认为还不能够被其他人知道。

  回到组织的基地,却发现冰还没有回来,大概是任务原因吧,不过在门口我倒是碰到了玛丽,经过了解后才知道,玛丽今天听了冰的命令到组织外面去找了一份掩饰身份的工作,才刚刚回来而已。想了想,我觉得工藤新一的事情不能再拖延。需要尽快解决,否则这会影响我在研究所的权利。不过毕竟冰房间门口的名字现在已经成为了金牌。这意味着就算是我有意,也不能左右冰的事情了。所以便询问了玛丽,是否能陪我再走一趟工藤新一的家。而玛丽也欣然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