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回忆中的那些年(1/2)

加入书签

  第二百一十三章回忆中的那些年

  自从冰受伤住院后,我已经有两个月没有见到他了。他还活着,这是我听静流姐姐亲口说的。所以他一定还活着,只是一直在养伤罢了。伤筋动骨一百天,以冰受伤的情况看来,短时间我想我是见不到他了。于是,我也就将心思收了回来,全心全意地投入到了自己的各项学习当中去。而另一边,我自己的学习成绩也一直没有落下,而且进度还在不断加快着,经过这两年多的时间,中学的知识我已经尽数掌握。包括一些基本的常识和艺术。比如说厨艺,绘画,音乐,舞蹈。以及基本的交通工具的应用。qì chē,摩托,小型游艇等等。而且再过几天,就是我考察高中成绩的时候了。如果kǎo shì通过,我就会升到高中部门去学习。相对的,我可能就要和冰分开了。虽然很想与他一起考入高中部,但是我却没有太多时间等他。因为我要尽自己最大,也是最快的速度。将所有知识学到手。然后尽快加入组织的研究部门。提高自己的地位。让冰和静流姐姐能尽快地调到我的身边。这样才能保证他们不会再受到伤害。当然,还有明美姐姐。只要我的地位足够高,就算把姐姐调回来想来也不会是太难做的事了。

  两个月后的某一晚,我在自己的房间翻动着最后kǎo shì的复习内容。多一点准备以应付接下来的kǎo shì。由于在自己的房间,总会碰上手头题库不够,或者资料不足的时候,这个时候我就需要去组织的资料库拿去一些新的资料应用了。和往常一样,在总结出自己所需数据资料后,我便迈步走出了自己房间的大门,但不同往日,今天我却在出门的时候听到了一阵悦耳的口琴声。在我所住的这个小走廊内,唯一的口琴声,就只有从冰的房间里传来过。而今天。。。

  是他吗!他回来了?!一瞬间,学习,取资料这种事情早已被我抛在了脑后。急忙跑过去他的门口,敲响了他的房门。很快的门就被打开了,而站在我眼前的。。是他。虽然消瘦了不少。但是。是他!

  “冰。。是你吗。。”我不敢确信的问道。似乎只有听到他亲口承认,我才能放心。

  “呵呵。你在说什么傻话啊。当然是我。。诶?”话未落,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直接扑了上去。只是轻轻的一个拥抱。心里的那种落实感与安全感便瞬间涌上了心头。如果允许,我真的就想这样永远抱住他,永远将他拴在我身边。

  “太好了。你回来了。我好怕你会丢下我。真的太好了。”喜极而泣,我想这就是我现在的情绪了吧。

  “傻瓜。我怎么舍得让你一个人。”一句轻声的回应。打碎了我内心中的迷茫。这一刻,我也确认了我对冰的感情。喜欢,不足以描绘。迷恋,不足以形容。依赖,不足以表现。习惯,早已成自然。

  跟着冰走进了他的房间,坐在他的身边,听他描述了为什么自己会受那么重的伤。原来,这一次出的任务被组织里的卧底得知了,于是冰和贝尔摩德就中了他们的陷阱。好在两个人的意识足够强,才能够死里逃生。对于冰的任务,我用很强硬的态度告诉他,以后不管什么任务,一定要先告诉自己,虽然这是一个非常自私的请求,但是冰还是答应了我。同时我也知道了在n回来后给予了他考核。在那之后,冰的从属已经转到了贝尔摩德的手里。

  了解了一些他发生的事,我也和他商量了关于课程方面的事情。虽然他认为这两个月的课程可以不用担心,但是为了保证他能够通过,于是我就准备给他一次突击性的补习。在之后,我们简单聊了几句,然后我就离开了。一个是为了要去为冰准备突击的资料,另一方面,我也知道,现阶段的冰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组织才出了内鬼,险些要了贝尔摩德的命,所以那个女人不可能就这么善罢甘休。至于冰,也应该是贝尔摩德对fù chóu计划的一部分,所以,而我为了能不给他添麻烦,也为了能够更早的帮助他,就继续去了资料库。我没有冰那样的实力,只能依靠自己的头脑,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提升自己。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p;天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时间转瞬。一晃。我们已经十四岁了。三年来,我的学业成绩已经突破到了大学,甚至在化学方面也已经发表了两篇论文。而另一边,冰也同样的大学毕业。不同的是,他学习的是机械工程。说是机械工程,也只不过是为了更加方便的拆除炸弹和才去学习的。毕竟他是shā shǒu。shā rén才是他的工作。其实冰曾经也问过我。他这样的职业会不会让我感到害怕。但是对于这个问题,我也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身在这样一个组织。能够活下去的人都是不择手段。再以shā rén奉行的组织里。冰的行为并不会让我感到厌恶。相反,因为他的能力越大,我也才能越安全。修习完大学的知识之后,我也得到了组织命令,前往美国进行化学和生物学的研究性学习。同时加入了组织的科研部门。不过也仅仅是挂个名而已,真正的实操要等我毕业才行。

  在要提的是,三年中,我和冰也已经确立了情侣的关系。那是第一次冰单独的任务归来。同时,他也为我带回了定情信物。那是一串由钻石和宝石打造的手链,其价值折合日元的话,应该不止几亿那么简单的。不过三年内,我也跟着冰学习了枪术,以及简单的擒拿。所以即使是带着这串手链,在组织严格监视的环境中,我也不会遇到什么抢劫等危险的事。与手链一同送出的,还有一封表白信以及一条与冰脖子上相同配对的羽翼项链。也不知道冰是从什么地方弄到这条项链的。眼看上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