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那一年的枪击事件(1/2)

加入书签

  第一百九十一章那一年的枪击事件

  “纳尼?!阿笠博士也被袭击了!?”在妈妈那里,我并没有停留太长时间,主要是因为那里的气氛实在过于沉重,就在妈妈伤心落泪之后,小兰便走进了房间,见到妈妈哭泣,就急忙上前安慰与询问,而妈妈则是已想念她的哥哥为由搪塞了过去。于是,原本就有些尴尬的气氛因为小兰那逐渐暗淡的目光而再次变得浓重了几分,于是,在妈妈吃过小兰煮的粥后,我和小兰就离开了,但是还没等我们走到家,小兰就接到了柯南的diàn huà,这时我们才得知,仅仅时隔一天,阿笠博士也遭到了犯人的毒手。

  “爸爸,我们来了。”十几分钟后,我和小兰一起出现在了阿笠博士的病房,而爸爸,柯南,还有白鸟警官已经来到了这里,阿笠博士则是穿着自己的睡衣,趴在病床上,不过看他的精神状态倒是还不错,应该没有伤到要害。

  “啊,辛苦你们了。”老爸见我和小兰过来,也是点了点头。

  “阿笠博士,你还好吧?”我走到阿笠博士身边问道。

  “啊啊,还好,被犯人用十字弩射到了屁股,只是皮肉伤,没什么大碍的。”博士趴在床上苦苦的笑着。

  “什么啊,如果不是刚好我叫住你,那根弩箭可是要射穿你的胃了呢。”柯南不禁吐槽。

  “具体情况呢?”我的眉头微微一簇,转向了柯南。

  “嗯,刚刚柯南已经跟我们说过他灵光一现的想法了,现在让他再说一遍吧。”老爸想了想,然后对我们说道,毕竟这次的事件的受害者都是我和小兰的熟人,所以我们也应该有知情权。

  “恩。”柯南点头应道,而后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像莫比乌斯环似的纸质道具。“这个是在博士被袭击后,在他家的庭院里捡到的。我想这跟袭击目暮警官和英理阿姨应该是同一人所为。”

  我定睛看了看柯南手里的东西,眉头一蹙,似乎捕捉到了什么,见到我有疑惑,柯南也就没有在卖关子,于是继续道。

  “这三个道具,让我想到在玩pū kè牌的时候。黑桃花色的pū kè。”说着,柯南掏出了几张zhào piàn。“第一个被袭击的人,目暮警官的名字是目暮十三,十三,也就是k,而k里面的国王,手里拿着的剑,你们看,不是和现场留下的纸剑很像吗?”

  看着柯南手里的zhào piàn,我的脑海中瞬间就捕捉到了重点,原来,下手的顺序,就是按照pū kè牌来的。

  “同理,英理阿姨的姓氏是妃也就是queen。即黑桃q,也就是十二。而留在巧克力包装里的纸花也和黑桃q上的花一样。至于阿笠博士,阿笠博士的‘士’拆开看的话,就是十一,也就是说黑桃j中的骑士,手里拿着的这个貌似剑的东西,也跟我在博士家捡到的一模一样,所以我认为,犯人的作案顺序应该是从黑桃k到黑桃a的顺序。”

  “可是,为什么是黑桃呢?”小兰不解。

  “黑桃代表死亡。”白鸟警官解释道。“同样的,红桃代表爱,方片代表金钱,梅花代表幸福。”

  “然而最关键的。。。”我眉头紧蹙,“这所有的受害者,都是我们认识的人。”

  “准确来说,都是叔叔所认识的人。”柯南严肃道。

  “嗯?”我挑了挑眉。

  “嗯,虽然现如今受害的都是我们认识的人,但是其中联系最多的,应该都是叔叔。”柯南分析道。“小兰姐姐心地善良,而且也未曾走进社会,应该没有人会选择她去报复,而你和我又都是小学生,就更不用说了。英理阿姨虽然是律师,避免不了会因为官司而得罪人,但是相对于叔叔来说,目暮警官的受害应该和叔叔的直接关系更大。”

  “嗯。。。老爸的话,是五吗?”我看了看还在思索的老爸,不由得面色变得冷峻了一分。

  ———————————名侦探柯南剧场版之第十四个目标—————————————

  “毛利老弟。”就在众人思考间,目暮警官已经赶来了这里。

  “目暮警官?您怎么来了?伤口不要紧吗?”老爸惊讶道。

  “啊,已经缝合了,所以没什么大碍。”目暮警官轻轻一笑,面对这连环的犯罪,目暮警官此时可没有心情安心的躺在医院休息。“案情我已经大致了解了,犯人极有可能是村上丈。”

  “村上丈?”大家都表示疑惑。

  “啊,村上丈是一个赌场的发牌师,十年前因为shā rén事件而被捕,上个星期才刚刚假释出狱,这个zhào piàn就是他十年前的样子。”说着,目暮警官从衣服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略显旧的zhào piàn,zhào piàn里,一个留着中分头的男人正带着一抹职业的笑容在桌子上默默的发着牌,那笑容,仿佛看穿了桌上的一切。

  “村上么?”老爸的面容凝固了一下。“如果是他的话,确实是有恨我的理由。”

  “为什么?”柯南问道。

  “因为十年前,正是我逮捕的他。”

  “这么一说的话,我倒是对这件事有些印象。”白鸟在一旁回想了一下说道。“我记得,在那个男人被带到警局后。。。”

  “白鸟!不要再提那件事了!”话刚说一半,目暮警官就严厉的喝止了白鸟的话语。弄得大家一头雾水。

  “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