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豪门事件解决(2/2)

加入书签

68;里有蹦出了杀会长和共犯两个词让目暮一下就紧张了起来,如果在这之后长门会长也遇到了危险,不止长门一家会瞬间倒台,就连他自己也会因为这次办案不利遭到严重的处罚的。

  “啊,当时在光明先生的口袋里发现的风筝线,就是用来勒死会长的。因为当时那名共犯已经让会长在房间里睡着了。在共犯将众人引下楼的同时,他在上来利用风筝线杀害会长,然后再回到那个房间换装。可他自己没想到,他自己会被那名共犯反水杀害了。而那个共犯,就是当时跟会长独处在一个房间里的,日向小姐,就是你没错吧!”随着服部的喊声,众人也将目光转移到了站在最后的日向幸的身上。微微抬头看了看现在的日向幸,只见她的目光已经失去了聚焦,心跳也开始加快了起来,是啊,被人发现了罪行,不论怎么伪装。心跳也会因为紧张和恐惧而变快的。

  “或许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本应该下去帮忙做引导工作的日向小姐会出现在会长的阳台前,还把他推了下去。”服部蹙眉道。

  “可是,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绳钩的问题又如何解释?”目暮再次发问。

  “那个啊,只要在将光明先生推下去之后。将绳钩拉上来,在反向钩在二层的阳台上,绳子的末端绑上重物,利用抛物线和向心力的原理,钩子会贴着扶手画一个超过180度的半圆,最后低端的重物会与二楼的底端碰撞减小动力,绳钩自然而然地就会挂在二楼的扶手上。”服部一边解释,一边行动,按照刚刚的说法。绳钩很顺利的就挂在了二楼的阳台扶手上。“这样一来不在场证明就完成了,如果去检查的话,相信犯案时的扶手上应该会有浅浅的划痕才对。而阳台的底端也应该有被重物碰撞后留下的痕迹才对。”

  “原来是这样,这样一来就可以为自己创造充分的不在场证明了。”目暮警官恍然道。

  “啊,长门会长在把我们请来这里的原因就是想请我们调查为什么前天自己在家里会听到奇怪的声响,和走廊处奔跑的声音,我想那应该是日向小姐在测量大家跑到楼下后,从仓库里取得钥匙在到打开房门的时间吧。”服部解释道。

  “换句话说。日向小姐应该是从前天就开始计划这次杀人了。”柯南用老爸的声音接过了话题。

  “前天?你的意思是秀臣先生也是被日向小姐所杀了?”目暮问道。

  “不,日向小姐的目标从一开始就只有光明先生。”柯南继续道。“在秀臣先生口袋里面找到的遗书应该在案发的前一天。秀臣先生自杀的时候就留给日向小姐的。”

  “自杀?案发前一天?”目暮不解。

  “啊。根据我的判断,日向小姐就是因为发现了自杀的秀臣先生后,才策划出这次的杀人计划的。”

  “可是啊,毛利老弟。关于秀臣先生的死亡时间,检查官可是确定过的诶。”目暮警官有些为难的说道。

  “那是因为土的关系。”服部解释道。“如果将尸体埋在土里,不与空气接触的话。那么尸体腐烂的速度就会比正常情况下降低大概八倍的速度。我想应该是发现秀臣先生死后,日向小姐请光明先生两个人一起用被单将死去的秀臣先生裹起来后埋到了水池边。因为水池边有很多因为种树而挖开的洞,所以就算多出一个也不会有人察觉的。”

  “但是,又是谁把他丢在水池里的呢?”

  “是光明先生,当天只有光明先生走出过大门。是他在案发之前将秀臣先生挖了出来,投进了水池。就是他谎称去找秀臣先生的时候。”

  “可是案发当天秀臣先生明明就在屋子里的。”老管家提示道。

  “不,我们看到的只是脸上包着绷带的人而已。而那个人,就是日向是去回了公司处理事务,但是实际上则是假扮了秀臣先生过来这里演的一出戏罢了,所以当光明先生拍了他的肩膀后,连话都没说他就很生气的离开了。而刚我们也去了秀臣先生的房间,查看了他的电话答录机。发现了他其实在案发的前一天就已经死了。”

  “那又是因为什么,光明先生要按照日向小姐的话去做事呢。”

  “因为那样做的话,就可以将所有的罪名嫁祸给秀臣先生了。”柯南继续用老爸的声音解释着。“这两天的时间,我对长门会长的公司做了一些调查,经过多种迹象表明,光明先生对长门企业的会长宝座从很久以前就垂涎三尺。有这样的一个机会摆在他的面前,他自然会把握住的。”

  “这不可能!”听到了这样的推理,小兰的眼中已经是泛出了泪花,连续两个晚上,小兰都是和日向小姐睡在一起,两个人自然也会在晚上一起聊一聊身边的事情,然而这样一个温柔,善解人意的女性竟然是杀人凶手,这让小兰很难以接受这个事实。“日向小姐可是被秀臣先生从火海里面救出来的。她怎么可能让救命恩人背负这种罪名!你们又没有证据,就不要乱说好不好!”小兰很生气,生气为什么凶手这样的罪名会指向日向小姐。然而。。。

  “日向小姐。你的手表到哪里去了。”

  “诶?!”日向的心跳明显又加快了几分。“手表。。我今天把它拿掉了。”

  “或者说是因为表带坏掉了而不得不拿掉吧?”柯南一语中的。“当时在你把光明先生推下阳台的时候。曾经被他抓到了表带,没错吧?我猜应该是你害怕你的手表被拉掉就会被当做证据,所以情急之下,你就用身上唯一的一件利器,刺向了光明先生的手背,对吗。”“唯一的利器。。难道说是哪支钢笔!”目暮警官反应过来。向着日向小姐看去。

  “没错,就是那支钢笔。她在情急之下用嘴巴拔掉了笔帽,对准了光明先生的手背狠狠地刺了下去。”服部解释着。“因为曾经我们拔起过那个笔帽,发现那支笔的笔尖已经严重开叉了,就算它是从火场中带出来的,也不该开叉的那么严重,而事实就是那支笔曾经刺伤了光明先生,我想如果做血液检测的话应该会有光明先生的血液反应才对。”

  “但是,日向小姐为什么要这么做。”小兰依旧不甘地问着。

  “因为。二十年前的那场大火,恐怕就是秀臣先生和光明先生所为。”

  “什。。什么。”

  “啊,秀臣先生之所以一直没有治疗脸上的伤疤,也许就是在忏悔当年自己犯下的罪过。当时那封遗书应该还有下文,如果他有写下来的话,那么这一切就都说得通了。”柯南继续推理着。

  “原来如此,如果是为了当年因为火灾而丧生的父母报仇的话,就有足够的动机了。”目暮警官拖着下巴思考着。

  “但是有一点我并不明白。”服部将目光看向了日向幸。“为什么你要故意惹信子小姐发脾气。让警方发现秀臣先生的尸体在水池里呢?将钢笔掉进水池应该是你故意的吧?”听了服部的话,一直靠在门旁。做为一个合格的倾听者的我终于睁开了双眼,不带任何表情地,我看向了身体一直处于颤抖的日向幸。

  “因为,我不希望让他就那样泡在冰冷的池水里面!”话语落下,日向的眼中落下了泪水,双拳紧握。日向幸跑到了房间的角落。顺手抄起了一直放在桌子上的电饭锅。“都不要过来!这里面已经装满了汽油!”说着,日向还从兜里面拿出了打火机点燃了火。

  “喂!日向小姐请你不要乱来。”听到日向的威胁,目暮警官急忙劝阻道。

  “我是认真的!不要过来!”日向大声喊道。而大家也因为日向的话逗纷纷的向后退了一步。“侦探先生说的没错,遗书里面的确是把火灾的事情写了出来。所以,所以我才不能原谅他们做出了那样的事!不能原谅秀臣先生一直没有把这件事告诉我。不能原谅光明先生还能这样无耻地活在这个世上!”日向的眼中充满了愤怒,同时也带有着些许的凄凉。“可是。。。当我知道这一切之后,我才发现了我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了秀臣先生。从那次火灾之后,都是他在我的身边默默的鼓励着我,而且他还答应了我们的婚事。本来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可谁想得到。。。”眼泪,悄然的话落了这个女人的眼角,所有人都因为她的话语而模糊了双眼。“现在他也死了,我又成了孤单一人。所以,我得赶快到秀臣先生那边才行。”话落,日向小姐就打开了自己身边的电饭锅,可是打开之后,她那双早已被泪水沁透的双眼不由的收缩了起来,因为,那曾经满罐的汽油,早已变成了一泼清水。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水?”日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大家来到这个房间之前,我就已经把里面的汽油换掉了。”服部站了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得到解释的日向撕心裂肺地喊着,手里的打火机不停地颤抖,望着那微弱的火焰,日向的眼泪不住地流着。可她却什么都做不了。“为什么他们点火就那么容易!为什么我就不可以!为什么。。为什么连死的权利都不给我!为什么啊!!!!!!”日向的声音几乎被撕裂,那份不甘与悲伤映入了在场所有人的眼帘。

  哒,哒。哒。

  一个轻微的脚步声,缓缓地向着日向走去。众人都将目光移向了那个脚步的主人。最终,脚步声的主人走到日向幸的面前,日向抬起头,看到的是抹淡淡的苍金色。以及一张温柔的笑脸。

  “不可以哦,日向姐姐。”我稚嫩的声音响在了日向的耳畔。“你这样做。秀臣先生可是不会原谅你的。”

  “小薰。。。”

  “用自己的死来弥补对你的过失,如果你真的能够感受到秀臣先生的用心的话,就请你好好的活下去吧。”我合上了打火机的盖,拿过了那个打火机。“火的牵绊不是很久以前就已经把你们绑在一起了吗?所以,为了秀臣先生,也为了你自己,请你好好的活下去吧。”我冲着日向呲着牙微笑着。“要记住我说的话哦,如果日向姐姐要是有了什么困难或者烦恼,可以随时打电话给我哦。”

  “小薰。。呜哇啊啊啊啊啊!!”日向的目光波动。然后再一次的将我抱在了怀里。眼泪也再一次打湿了我的衣衫。

  没有人劝慰。警察也没有阻止,所有人都看着眼前的日向幸趴在一个小孩子的肩头放声痛哭着,哀伤,凄凉,瞬间爬上了每一个人的心头。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天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最终,日向幸还是被警察带走了。连续三天的案件也终于得到了解决,晚上九点,虽然时间已经很晚了。但是我们还是准备告别长门会长开车回去了。毕竟托柯南的福,老爸可是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现在可是精神的很呢。

  “呐,工藤,毛利。”临走之前,服部把我跟柯南叫住了。“从刚刚开始我就一直在想,如果刚刚让日向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吧?”

  “笨蛋。你在胡说什么呢。”柯南微微蹙眉。“侦探把凶手逼到尽头,如果最后他们自我了结的话,那我们跟杀人犯又有什么两样。”

  “呼呀呼呀,这话听着可真是如雷贯耳啊,我想也就只有你这种完美主义的人才能说出来了。不过我怎么感觉那么有针对性呢。”服部掏了掏耳朵,然后带着嘲笑的目光看向了我。却被柯南硬生生的打断了。

  “什么完美主义,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人是完美的。”柯南无奈地笑了。带着一股自嘲的味道。

  “诶?”服部惊讶。

  “曾经,我也杀过一个人。在月影岛,我将那个罪犯逼到尽头后,却没有能将她救下来,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眼前的大火烧死。。。”柯南的目光中流露出了无尽的失落。

  “麻生成实?”冷不丁的,我插了一句话。

  “诶?你怎么知道。”柯南反问。

  “月影岛的事件在前段日子发布到了新闻报纸上,我也略有耳闻。”我闭着眼不着边际的瞎编着。“凶手在被揭穿事实之后,在一场大火中,一边弹奏着钢琴,一边迎接死亡的到来。这件事情在当时还是很有震撼力的。只是我没想到那件事竟然跟你有关。

  “啊,就是那个事件。”柯南抬起头看着漫天的星空叹息道。“那个事件。。成为了我一生的遗憾。”看着柯南迷茫的样子,我选择了沉默,而服部也是如此,不过他并没有选择沉默,而是选择了看向我。而且话语有些严肃。“呐,那你呢,毛利,如果是让你选择的话,你会怎样定义日向小姐的事?”

  “为什么问我?”我抬头看了看服部。

  “我跟工藤都是侦探,却产生了分歧我认为或许让她那么死掉会更好,而工藤则是将自己的原则坚持到底,所以我想了解一下,作为杀。。。前任杀手的你,又是什么想法?”

  “唉。。。”我轻声叹了口气。“首先,第一件事情,你以后还是叫我明雅吧。毛利这个名字太危险了。”我摇了摇头。“其次,如果让我给予这个案件的定义。虽然我不想让日向小姐这样温柔的人就那么被烧死。但是将她送到监狱这种事情。。。那里不是她应该去的地方。”

  “好了,薰,不要说了。”柯南打断了我的话语。“她还年轻,在里面赎罪之后,她依旧可以从新回到阳光之下。”

  “赎罪?她都已经赎罪了二十年了。”我冷声道。“从那个所谓的火的牵绊开始。”说话之后,我没有理会两人惊讶与不解的神情。直径向着大门外走去。

  “薰。你去哪里?”

  “去车上坐会儿。你们俩聊吧。”望着我的背影,柯南和服部竟然从那稚嫩的身体中看到了沧桑与悲伤。还有无尽的思念。

  “喂,工藤。”服部严肃道。“跟我说说,关于明雅的事情吧。”

  “啊,一定会把我所知道的全都告诉你的。”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天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回到了别墅,我从老爸那里要过了车钥匙,然后一个人先回到了车子上休息。关上车门,躺在后座上,感觉整个世界都突然安静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