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豪门事件解决(1/2)

加入书签

  第一百二十八章豪门事件解决

  话分两头,先一步离开柯南和服部的我已经来到了别墅中,理由只有一个,我想先一步日向幸,确实,案件发展到这里,我已经可以确认了犯人就是日向幸,因为从最初见到秀臣的时候,我就看出了那个人是日向假扮的,虽然没有证据,但是对于我来说,有没有证据都无所谓,因为我想要弄明白的是,为什么她会杀了光明先生之后,还要故意让大家在水池中找到早已死亡的秀臣先生。↑,如果她不那么做的话,这件案子或许就会因为证据不足而成为一个谜团。或许她还可以因此而逃过一劫。然而,就在我跑进别墅后,一根柱子之下,我看到了她,看到了她正躲在柱子后面偷偷哭泣的样子。一瞬间,我似乎明白了。明白了为什么她要那么做。看着这个背对着自己不停哭泣的女人,我的眉头微微紧锁,一声叹息不自禁地从我的口中有感而出。

  “诶?”听到了我的叹息声,日向即刻转了过来,看到来人是我,也是急忙收敛了自己的眼泪。擦了擦眼角,略带抽泣地对我笑了笑。“抱歉,小薰,让你看到了这么失态的我。”日向转过身,却并没有站起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嗯,我只是想把这只钢笔还给你。”说着,我将手里的钢笔递给了日向。

  “这样吗?谢谢你。”日向接过了钢笔,只不过她眼中的黯淡再次因为钢笔而浓郁了几分。

  “秀臣先生的死,日向姐姐一定很难过,对吧。”本不应说出口的话,不知道为什么,面对我面前这个女人。我竟然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说了出来。是因为她所说的火的牵绊?还是因为她这个人?其实这连我自己都搞不清楚,只是当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这么做了。“想哭就哭吧,这里也只有我一个小孩子而已。”

  “小薰。。。呜呜。。呜哇啊!!”话落,日向本来止住的眼泪再一次的涌了出来。仿佛找到了哭诉的对象一般,把我拥在了自己的怀里。一瞬间。眼泪便打湿了我肩膀处的衣衫。不敢有多余的动作,我只是这样默默的站着,无声地感受着日向现在的痛苦。渐渐的,我开始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插手这次事件,起初只是对火的牵绊感到好奇,再之后是对她假扮秀臣的事情产生了兴趣。而之后的调查资料,秀臣的遗书,以及现在她的状态。让我想起了曾经在组织里发生的一些事。这个女人,和她很像。

  哭了很久。日向小姐的状态开始调整了回来。毕竟是成年人,趴在一个小孩子的肩头哭个不停,让别人看到是要被笑话的。“可以了,小薰,谢谢你。”日向调整了呼吸,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谢谢你,我感觉好多了。”

  “嗯~”我呲着牙笑笑。“对了日向姐姐,你有没有移动电话啊?”

  “诶?有的。”日向虽然有些疑惑。不过还是将手机递给了我,而后转瞬一想。或许是小孩子贪玩吧,毕竟手机上面还是有些小游戏的。

  拿过日向的手机,我拨了一个号码,按下了通话键。很快地,我的口袋处就想起了一阵悦耳的铃声。

  “小薰,你这是?”

  “嘻嘻。刚刚拨的是我的电话号码哦。”我嘻嘻的笑着。“如果日向姐姐要是有了什么困难或者烦恼,可以随时打电话给我哦。”

  “小薰,你。。。”面对我嘻嘻的笑颜。日向一下子愣住了,不过很快她就释然的摸了摸我的头“我知道了,谢谢你小薰。”

  “呵。呵呵。。怎么又是摸头。”对此,我不由得嘴角再次抽搐。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天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夜幕很快就降临了,吃过晚饭后,大家又投入到了紧张的案件当中,当然,这其中并不包括我。

  “薰,这边。”日向小姐的门口处,柯南再次对我招了招手。在他的身边还站着服部。

  “嗯?怎么了。”我拿着一杯冰水,向着柯南的方向慢慢的走去。吃饭后没多久,柯南跟服部就把我叫到了日向小姐的房间,大概是要开始破案了吧。

  “我跟服部已经弄清楚整个案件的来龙去脉了。”柯南自信的笑着。“不过,你应该很早就知道了犯人是谁了吧?”

  “嗯,知道。”端着水杯幽幽地喝了一口里面的冰水,我淡然的回答道。

  “哼,那你为什么不早跟我们说?服部对我不悦道。

  “你们是侦探,我又不是,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们?”我同样冷眼看向他。“而且我也仅仅是知道,但是又没有证据,就好像你解物理题,知道了答案却不知道过程一般。老师是不会给你分数的黑炭君。”

  “你!哼!”听到我对他的称呼,服部再次不爽。不过很意外的,他并没有继续跟我吵的意思。

  “嘛。。不管怎么说。待会儿我们就会解开这件事的真相,这还要多谢你,如果不是你为我们提供的资料,我们也不能这么快就把案子解决。”柯南微笑道。“不过我也有些好奇,你不是对这个案子没兴趣吗?”

  “啊,我只是突然对某个人感兴趣了,不过就在刚刚我已经把这份好奇解决了。所以后面的事情我不会再参与了,赶紧破案吧,都已经耽误两天了。”我揉了揉苍金色的头发无良道。

  “啊,不用你说我也会那么做的。不过。。。”柯南说道这里有点语塞。

  “别告诉我你们还没有找到关键性的证据。”我眯着半月眼无良的看着柯南。

  “诶嘿,嘿嘿嘿。”柯南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对我嘿嘿的笑着。

  “。。。真是的。你以为现在几点了?现在还开这种玩笑。”我无奈地扶额。

  “七点二十分,再有半小时大家就要来了。”柯南看了看时间沮丧道。

  “纳尼?你还没找到证据就叫大家过来?”我惊讶道。“这你要是演砸了我怎么救你啊?”

  “所以我才想让你给我一点提示啊。你应该找到证据了吧?”柯南嘻嘻的笑着。

  “不好意思。这个我真的帮不了你,你也知道我是个怕麻烦的人,只会给你提供我已知的线索,不会去费劲地找我未知而且没兴趣的东西的。”我摆了摆手无良道。

  “算了。工藤,就算不靠他我们也能找到证据的。”服部对我的态度不满,于是劝阻了柯南。

  吱呀。。。

  “喂,服部平次,你叫我来是干什么的?”就在我们对话的同时,老爸一脸不爽地从门外走了进来。已经两天没有破案了,这对于老爸来说也有损他的面子。这不么,刚一进门老爸就抱怨了起来。“我现在可是很忙的,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就别来烦。。。唔!额。。。”老爸的话未落,柯南的手表麻醉枪已经射向了老爸的后颈。看着老爸软软的倒下,我急忙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扶住了她。

  “拜托啊柯南,怎么说这都是我老爸啊,你就这样毫无顾虑的拿麻醉枪打他,就不怕我一枪崩了你?”我有些不悦道。

  “嘿嘿。抱歉抱歉。我这也是没办法啊。总不能用我这个小身体破案吧。”

  “不是还有这个黑炭呢么。非得用我爸爸做掩护吗?”

  “这个黑炭。。。呸。服部一会儿还要去下面的房间演示犯案的手法,所以这边我只能用叔叔来作掩护了,嘿嘿。”柯南抱歉地笑着。完全无视了自己身旁,服部愤怒的白目。

  “算了,你们玩吧。”我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最后的证据。。。”

  “已经有了哦。”站在一旁的服部突然开口。“工藤,刚刚我再问日向小姐时间的时候,你有没有注意到一个细节。

  “诶?”柯南回忆道。“是了。。原来是这样!”看着柯南的样子。相信他们已经把最后的难题解决了。“嘿嘿,多谢你了薰。相信我,待会儿我们就会把这个案子完美的解决。”

  “随便你们怎么玩。”我耸了耸肩。“那我就先离开了。待会儿再来看你们的表演。”

  “啊,那我也先去楼下准备了。”说着,服部就拿起了手边刚刚小兰为他买的一些待会儿表演用的道具,跟着我一起向外走去。

  “。。。等一下!”

  就在我们即将离开房间的时候。柯南大声将我们两个人喊住了。

  “怎么了?”

  “怎么了?”我们两个同时回头问道。

  “薰。我想,我突然明白为什么前天晚上你会对我说那句话了。”

  “嗯?”

  “呐。服部。”没有理会我的疑问,柯南继续向服部平次说道。“你,以前有过杀人的经验吗?”

  “哈?”服部不解。“那种事情我怎么可能会有,大概这个小鬼比较擅长吧。”回应之余,服部还不忘记连带着讽刺我一句。而我也仅仅是瞪了他一眼。便不再理他。

  “我可没有开玩笑。”柯南严肃道。“你们来看看吧。”桌子旁,柯南定睛的看着一个打开电饭锅若有所思道。而当我跟服部走到桌子旁时,一股刺鼻的气味瞬间传入了我们的鼻翼间。

  “这是。。。”服部的瞳孔微微收缩。

  “唉。。。”再次留下一声悠长的叹息,我转身离开了房间。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天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晚上七点五十分,在目暮警官的带领下大家准时的来到了日向幸的房间。当然,我也在其中,毕竟现在的我只是一个看客罢了。

  “恩?服部老弟不在这里吗?”看着房间里不见服部人影,目暮警官不由得有些疑惑。“嘛。。实际上是我叫大家过来这里的。”房间的中央,老爸坐在椅子上昏昏沉沉的睡着。而柯南则是躲在床的后面用变声领结模仿着老爸的声音。“我已经知道了杀死光明先生,又把秀臣先生丢进水池的凶手是谁了。”

  “纳尼?将光明先生杀死的人不是秀臣先生么,在那之后他在自己跳进水池服毒自杀的。”目暮警官反驳着。“那封遗书上也鉴定过了确实是秀臣先生的笔迹没错。。。”

  铃铃铃。。。铃铃铃。。。

  目暮警官的话还没说完。放在桌子上的电话边发出了阵阵铃响。

  “撒。。目暮警官,接起电话吧。这样一来他将会再次在你的眼前复活。”柯南用老爸的声音一副自信口气的说道。“光明先生被推倒栏杆上的惨状也会再一次重演。”

  看着桌子上的电话,目暮警官有些犹豫,不过最后还是拿起了电话,而电话的另一边,却是刚刚找他上来的服部。不过他们还没说两句话,电话的另一头。服部的惨叫声就灌入了他的耳朵。

  “喂!服部!你没事吧!你在哪里!”目暮警官对着电话大喊道,得知服部在自己楼下的屋子后,目暮警官急忙跑到了阳台处,看到的,确实脸上绑着绷带,嘴里叼着尖刀的秀臣。看着下面的情形,目暮警官也是吓了一跳,急忙就要往楼下跑。“等一下目暮警官。”老爸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案发当时,那个凶手就是用的这个方法让大家离开这个房间的。为的就是要隐藏在这之后。这个房间里即将发生的一件恐怖的事实!”

  叮!

  话音刚落,阳台处,一个钩子便叮的一声紧紧地钩住了阳台的扶手。紧接着,那个满脸包着绷带的秀臣先生就顺着绳钩慢慢的爬了上来。

  “这,这是!”众人皆是惊讶不已。“你到底是谁。”目暮面色紧绷地问道。

  “嘛。。别紧张,是我是我,警官。”一边解开绷带,一边操着一口标准的关西腔。服部就这样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案发当时,用电话引起骚动。还有绑着绷带,咬着刀子,还要可以站在阳台让大家看到自己。全都是因为光明先生想要把罪名嫁祸给秀臣先生而演的一出独角戏。”

  “这怎么可能,秀臣先生明明沾有光明先生喷出的血,而且光明先生的身上也有刀伤。”目暮警官再次疑惑。不过这个疑惑再次被柯南用老爸的声音化解。

  “那个伤口其实是光明先生在事先就割伤的,而衣服上的血则是他用针管喷上去的。为了防止毛发沾上绷带。光明先生还特地准备了一顶泳帽。可惜却忽略了脸上的汗毛和胡须。上一集明明报告说绷带帽子有光明的毛发,现在又说没有,我也是醉醉哒。这里我们就默认光明的伪装没做到位好了。

  “泳帽跟针管也是在光明先生的房间发现的。”服部在一旁帮腔道。

  “可是,最后被杀的可是光明先生,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目暮继续提问。

  “嗯。据我判断,大概是他打算杀长门会长的时候,被这个房间里的他的共犯给推了下去。”

  “杀会长?还有共犯?!”目暮大吃一惊,“喂,毛利老弟,这到怎么一回事啊!”长门家已经连续死了两个人,这对长门集团已经有着很大的影响了,现在从毛利的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