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终了归心(1/2)

加入书签

  第一百零九章终了归心

  巨大的爆炸声震耳欲聋的充斥着在场的每一个人。**两边的看台都因为爆炸而坍塌。毕竟是临时建造的,那么强大的爆炸冲击,脆弱的看台根本承受不住。

  “唔。。。咳咳。”看台的坍塌让我们两边的人都坠到了一层。好在刚刚的一扑,手雷并没有对我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只是耳朵的嗡嗡作响让我感到有一些眩晕,以及铺天盖地的灰尘让我咳嗽不止。

  “咳咳,瘦狼,你没事吧。”从废墟中站起身,我率先向刚刚扑倒的瘦狼发问。

  “额。。。还活着,不过右腿动不了了。”瘦狼擦了擦满脸的灰尘,面带痛苦的对我说道。向着瘦狼的腿看去,只见瘦狼右边的小腿处已经被手雷的碎片打中,红色的血液顺着裤脚向下滴落着。有可能是伤到了筋骨,所以瘦狼动不了。好在没有伤到主动脉。否则光是飙血就足够要了瘦狼的命了。

  “这里有止血绷带,自己包扎一下。”我有些蹙眉地从项链中拽出了一卷止血绷带,丢给了瘦狼。而后便转身向了凝雪。“阿雪,没事吧?”

  “嗯。。。”凝雪艰难的从废墟中爬了出来,原本洁白的连衣裙此刻已经染上了不少灰尘与血色。额头处,一条血线正向下滴着鲜血。

  “先止血吧。然后保护好瘦狼,躲在这里不要出来。”我看了看凝雪的情况,毕竟杀手出身。本能的反应让她并没有受太重的伤,身上的血液多半是因为擦伤所致,而额头处的血液也是因为坠落时发生的碰撞所导致的。

  我们这边的伤情还好,而在看赤练王蛇那边,魂殇已经晃了晃脑袋站了起来,从表面看去他也没受太大的伤,而赤练王蛇跟瘦狼差不多,一截长长的木板正笔直的插在他的大腿上。看来短时间是没法活动了。

  “呦。。看来两只老虎都已经受伤了啊。“看台的旁边,那些留下的人已经从刚刚爆炸的恐慌中回过神来。看着两大势力的重伤,他们这些土狗们终于露出了自己丑恶的獠牙。

  “弟兄们。干掉他们!把他们的地签到我们的名下大家一起分了!”同样是来参加拍卖会的他们却没有分得一块肉。如今作为顶级势力的两边都已经身受重伤。正是他们出来掠夺的时机。

  “切,一群蝼蚁。”魂殇冷冷的说着,而后将目光转向我。“boy,Mhoareyou?”

  “has。”我同样冷冷的看着他。

  “呼。。。”轻轻摇了摇头。魂殇从怀里掏出了自己的手枪。同样是沙鹰。但是目标却不是我。而是正在向我们冲来的那些低级势力的人。在他瞄准的同时我的身体也有了动作,右手从胸口的羽翼项链滑过,熟悉的手感让我的精神为之一振。眼中猛然放出充满杀意的目光。同样将枪口对准了那些准备冲上来拼命的那群鼠辈。

  “纳尼?!他们怎么会有枪?”那群人看到了我们手里的枪不由得慌了神。毕竟这里是有组织的拍卖会所,安检什么的肯定做的很齐全,所以这些人即使有枪也不得不留在外面。然而,作为vip会员的我们肯定不会这么轻易放弃自己的武装的。魂殇怎么将枪带来的我不知道,不过我的项链可是最好的隐蔽武器库,安检什么的自然不用担心。估计魂殇那边应该是花了钱才带进来的吧。不过话说回来这帮人也是够傻的,明明都发生了爆炸,也出现了手雷。竟然还一股脑的冲上来,算了,送菜的人我也不多说什么,干掉就是了。

  砰!砰砰砰!!!

  一时间,枪声四起,随着枪声起伏的还有那群人的惨叫声和呼救声。但是,蝼蚁就是蝼蚁,永远不值得人同情!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天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敢留下来的人并不多,也就十来个,在我和魂殇各一梭子子弹下,所有人都软软的躺在了地上。鲜血顿时洒满了整个会场。

  “小子,你不错。”魂殇笑着将手里的手枪丢到了地上。看来魂殇在成为杀手前是一个灰色雇佣兵,将枪丢到地上是两个佣兵在一轮共同对敌后给予对方的礼仪。而在双方枪械落地后,彼此的敌对就要开始了。

  “呵呵,这种场合也用这样的礼仪真的合适吗?”我轻笑着,同样将枪丢到了地上。

  “给予你的尊重。小子。”魂殇冷笑道。“排名第十之后,很少遇到你这样让我有压力的对手。”

  “彼此彼此,如果不是对立关系,说不定我们能有个不错的交情呢。”我慢慢地放低重心,随时准备着新一轮的战斗。

  “小子,你到底是谁?”见到我的身体有动作。魂殇同样的放低了自己的重心。

  “a!”带着邪魅的笑容,我再次从项链里拽出了沙鹰,朝着魂殇开了枪。而魂殇也不是新手,在我出手的同时,自己也向着身侧一闪,同样的甩出了一枪,不过准头欠佳,被我轻松躲过。两个人你来我往的开着枪。但是很默契的,两个人都没有朝着自己身后的老板开枪。一种理由是不屑,另一种理由是对方根本没给彼此分神的机会,光是在这个直径百米大的场地躲子弹就已经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了。

  沙鹰就是沙鹰,子弹数量永远是最大的问题,七颗子弹一过。两个人就陷入了缓解期,上弹,最快也要两秒。然而我压在枪膛的第八颗子弹能否成为制胜的关键,就看魂殇的上弹速度了。终于,魂殇打光了最后一颗子弹,抓住他手枪空仓挂机的机会,我将第八颗子弹送向了他的手腕。只要他上弹,他的手腕就必定被我打断。但是出乎意料的,在打光子弹后魂殇并没有上弹,而是直接丢掉了手枪。飞快地朝着我冲了过来。

  第八颗子弹打空了。魂殇距离自己也越来越近,不到一百米,最多6秒钟魂殇就能打到我。迅速的退出弹夹,但是我却没来的及从项链中取出新的弹夹。刚刚狙杀残忍雪茄时的后坐力造成的影响还没有完全恢复。就在取弹夹的瞬间。身体瞬间的一痛让我失去了换弹夹的时间。眼看着魂殇已经冲到了眼前。来不及换弹。一把sas瞬间被我甩了出去。同时自己也快速的举起拳头向着魂殇打去。

  嘭!

  一声闷响,两个人的拳头狠狠地撞在了一起,魂殇向后退了两步。而我则是整个人都飞了出去。身体与地面的摩擦带起了满地的飞尘。

  “唔!这个混蛋,竟然是个近战型的杀手。怪不得无所畏惧的向我冲来,失算了啊。”我艰难的爬了起来,死死地盯着魂殇。昨天魂殇与迅疾的战斗中,夜兔的身上并没有瘀伤,所以我初步断定魂殇也是个玩枪的,而刚刚他拔枪向着那群人射击时的动作更是让我确定了这一想法,可是想不到,他注重的竟然是近身作战,这对我来说真的足以致命了。没办法,身体的劣势让我无力回天。刚刚那一拳让我的整个右臂都失去了知觉。如果不是刚刚的sas令魂殇的身体发生了一些偏转,相信我现在整条右臂都会被废掉的。

  “竟然一拳逼退我两步,小子,你可以自豪了。”魂殇甩了甩拳头一脸冷漠的向我走来。看着魂殇一步步逼近,我的大脑飞速的运转着,蛮拼绝对不行了。得想个办法让他露出破绽才好一举击溃他。

  嗖。。。嘭!

  就在我还在思考的时候,一道洁白的光影向着魂殇攻了过去,来人是凝雪,她看到我陷入了苦战,而瘦狼暂时还没有什么危险。于是就自发的来支援我。但是毕竟等级差了太多,仅仅是一次攻击,凝雪的手腕就被魂殇紧紧的擒住动弹不得。

  喀嚓!“呀啊啊啊啊!!!!!”

  魂殇噙着凝雪的手腕猛地向外发力。一阵骨骼的断裂声与凝雪的惨叫声同时响起。抓住魂殇一瞬间的分神,我疾速地冲了上去,配合一直压制释放的杀气。狠狠的一个鞭腿踢在的魂殇的头上。但是,魂殇不愧是近战杀手吃了我全力的一记鞭腿他也只是向后轻轻的一个趔趄。进阶这那狰狞的双眼就向我看了过来。而且不愧是排名第十的杀手,我还没有落地,他就一把抓住我踢出的腿,一脚踹开凝雪,魂殇狠狠的一拳打在了我的肚子上。

  “呜哇!”

  巨大的力量让我直接将胃里的酸水都吐了出来。见状,魂殇眼神一戾。用力的把我抡飞出去。完了。这样的力量,如果撞在墙上,估计就算不死,自己的内脏也会被巨大的撞击力震出血的。

  嘭!

  出乎意料的,一阵柔软的触感袭向了我的后背。危急时刻,已经站起身的凝雪一个垫步,在我撞向墙壁之前接住了我,但是魂殇的力量过于巨大,而凝雪又废掉了一条胳膊,所以她并没有百分百的接住我,而是跟我一起向后飞去。

  由于凝雪的缓冲,我们在撞到墙壁之前落了地。艰难的爬起身来,腹部传来的巨痛让我有些吃不消。

  “明雅先生。。。”强忍着右臂折断的痛楚以及刚刚被魂殇一脚踢飞的重伤,凝雪一脸苍白的向我问道。

  “阿雪,不要随便出手,他那个等级不是你能对付的。咳咳。。。”抹了抹嘴角因为打击而吐出的鲜血,我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

  “明雅先生,我们怎么办?”凝雪并没有反驳我刚刚的提醒。而是更关心之后的战斗,毕竟现在我们两个都已经受了伤。而魂殇可以说几乎没有受伤。

  “咳咳。呼。。呼。。阿雪,你知道杀人最快的方法是什么吗?”我强忍着痛楚。勉强露出了一丝邪魅的笑容。“就是用枪!”话落,我的双腿发力,向着刚刚丢枪的地方跑去。因为刚刚和魂殇的杀戮,枪里的子弹还没有用完,近战是没希望了,只能用枪干掉他!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天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迅速的冲向了刚刚丢枪的地方,一个翻滚,我捡起了自己的沙鹰,但是魂殇却轻易的洞穿了我的意图,在我跑出去的一刻。他也朝着我的位置冲了过来。高低立判。变成孩子的我在速度,力量,耐力上都吃足了苦头,刚刚抬枪瞄准。魂殇就已经冲到了我的身边。开枪。却被魂殇一个手刀打掉。紧接着就是一个狠狠的膝撞。

  “噗!”

  一口鲜血喷出。我再次倒飞了出去。直到撞在了身后废墟的石头上才停了下来。从我出生到现在为止,这是我第一次在一对一上输的这么狼狈。当年跟gin对决时也没有如此。

  “小鬼,结束了。”魂殇捡起了我掉到地上的枪。缓缓的向我走来。

  “呼。。。呼。。。”我靠着身后的石头重重的喘息着。“不愧是排名第十的杀手。能见到如此的战力,我也不虚此行了。”

  “呵呵,小鬼,你可以瞑目了。”魂殇将手中的枪指向了我。“以你现在的年龄就能够在我的脸上留下伤痕。久经沙场的佣兵都未必能做得到。”说着,魂殇用另一只手抚了抚自己脸上刚刚被踢到的淤青。“以你的能力,再过十几年必定能达到顶峰超越我。可惜,你没这个机会了。”

  “是吗?咳咳。。。”我轻蔑的笑着。“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我冷冷的盯着魂殇。

  “哼,干掉你以后,那个女人根本对我造不成威胁,除非流风赶来,否则今天你们一个都别想活着走出去!”魂殇一脸戾气的说道。“那么,你就安心的去吧。”不在有过多的言语。魂殇扣动了扳机。

  咔。。

  一个机械的声音响起,本应该喷膛而出的子弹却并没有没入我的额头。对此,魂殇微微一愣,明明有子弹,明明没有炸膛,明明自己扣动了扳机,为什么手中的沙鹰却没有丝毫的反应。然而,就在魂殇惊诧间,我的嘴角扬起了一丝邪魅的笑容。嘴里阴冷的吐出了一个词语。“。。。爆炸!”

  砰!

  话语落下,魂殇手中的沙鹰砰然炸裂,四种液体混合,魂殇的手里相当于握住了一颗已经引爆的小型手雷。

  爆炸声并不大,但是威力却足够了,此时,魂殇握枪的右手因为爆炸而变成了一堆碎肉,巨大的痛苦瞬间席卷了魂殇。

  “呜哇啊!!!”魂殇抓着自己的右腕惨叫着,猩红的血液顺着碎裂的白骨和被炸翻的血肉,向外不住的流淌着。“这。这到底。。你做了什么!”魂殇狰狞道。

  “哼,回头看看你就知道了。”带着轻蔑的脸色,我对着魂殇轻轻的扬了扬下巴。闻言,魂殇转头看了过去,之间在他的身后,凝雪的右肩下垂,左手拿着一个遥控器。坐在地上无力,却满带嘲笑的看着魂殇。

  “炸弹!你这个疯子!竟然在自己的枪里装了炸弹!”魂殇不敢相信的看着凝雪手里的遥控器,在自己的枪里装炸弹,就意味着只要枪有丝毫的走火,自己的手就会瞬间被炸飞。这种疯狂的事情,他连想都不敢想。但是,我却做到了,只因为瘦狼引进的最新技术。

  “呵呵,不止哦。再加上这个!”冰冷的杀气蔓延,惊得魂殇猛然回过头,而摆在他面前的是长长的枪杆和黑洞洞的枪口。

  砰!!!

  巨大的枪声响彻了整个会场,巴雷特的子弹瞬间在魂殇的胸口上开了个巨大的血洞,心脏,肺,肋骨,血肉都被打飞了出去。猩红的血液瞬间喷洒而出。

  “呼。。。终于结束了。”将巴雷特丢在一边,我无力的靠在石头上沉沉的喘息着。身体的巨痛,巴雷特的后坐冲击,让现在的我着实的吃不消。当时将手枪炸弹的遥控器交给凝雪真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从刚刚所有的攻击来看。我根本没有去使用那个遥控器的机会,所以才拼着重伤演了这一出声东击西的战斗。不过好在结局是圆满的,虽然血腥了点。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天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啪!啪!啪!

  清脆的掌声在台上响起。回过头向看台望去,只见那个一直躲在防护墙里面的那个司仪正一脸兴奋的鼓着掌。

  “了不起啊,真是了不起的战斗。”司仪一边说着,一边走向了我。“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你想死吗?”我冷冷的看着他。

  “哈哈,真是个有趣的小家伙。”司仪大笑着。“放心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