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93完结 番外(1/2)

加入书签

  11鲜币第九十一章再梦一场中

  第九十一章再梦一场中

  封玄柘的马长吁一声止住,封玄振也紧随其後策马而来的停下对峙,看著乱军之中一身雪白纤尘不染的纳兰轩,封玄振惊讶的连眼睛都凸出来了:“你──!你怎麽会──”

  不似封玄振的惊讶,封玄柘一脸平静的看著立於马前再次挡住自己去路的纳兰轩,这样的场景他并不陌生,短短两年间,他已经是第二次见了,平静的看著纳兰轩,眼底波澜不禁,没有质疑没有怒骂,一如他的面色,开口,是同样的镇定自若:“你还是选择了他。”

  “没有选择不选择,我设的局,我不喜欢由别人指手画脚决定它的结局,而且你我合作大家应该明白,这本就是件与虎为谋的事,我可以背叛你第一次,也可背叛你第二次。”纳兰轩说的平静,同样说的残忍。

  封玄柘不言,自始至终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惊讶。

  “大哥,不要做无谓的抵抗,投降吧,我会劝皇兄放了你的。”话虽这麽说,但已悄然兵刃出鞘,时刻提防著封玄柘孤注一掷的反扑。

  挑挑眉,不屑一笑,封玄奕的个,他这个亲哥哥的再知道不过了,要是能被人用这麽三言两语的劝通,他也就不是封玄奕了,这一遭,势必有去无回了,下意识的想回头,却生生克制下来。

  视所有人为空气,封玄柘只目不转睛的与纳兰轩对视,目光平静深邃,眼底涟漪阵阵,最终归於无:“这样的结局我曾设想过,我不信你,却不得不信,一场赌局,赌我赶不赶得在你放下一切之前登上帝位,结果是他命不该绝。”

  挂在马鞍旁的长剑“匡当”一声落地,利刃砸在冻得就要裂的土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我可以伏诛,但是你们必须放了他,”顺著封玄柘的目光看去,封玄振有些反应不过来,在这种时候不拼个鱼死网破,竟甘心伏诛只为还一个微不足道的臣子的生路,“萧何他也只是跟从,主使是我,放了他,对你们来说没有任何损失和威胁。”

  放弃兵刃等去放弃最後利用鱼死网破作为条件威胁的筹码,封玄柘一脸泰然,好似笃定对方一定会接受一般。

  不待众人反应,长箭破空而出,带著锋芒箭势直逼封玄柘而去,准的弧度直冲封玄柘的心房。

  一切发生的太快,快到众人还来不及惊呼,快到连纳兰轩和封玄振都来不及反应,电光石火之间一道身影奋力一跃扑向封玄柘,推开他,一声金属撕开皮的细微声响伴随著几不可闻的闷哼,一个身影重重跌倒在地。

  “萧何──!!”那是连兵败都面不改色的封玄柘堪称凄厉的叫喊。

  箭矢没入口,汩汩鲜血在本就一身深色的布料上晕开大片黑色。

  还来不及细看萧何的伤势,只听身後一个女人喘著气,歇斯底里的叫喊著:“既然你如此轻易的服软,既然你无论如何也斗不过你弟弟,既然你在最後关头竟要用皇位去换一个奴才的命,哀家宁愿从没生过你这个儿子!!与其让你落在他的手里百般折辱而死,不如哀家给你一个痛快!!”

  凌厉的目光一转,哪里还有方才在御书房外见到的半分雍容华贵,此时的太后形同疯妇,愤恨的瞪著纳兰轩,一副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的样子:“哀家倾尽所有都斗不过那个畜生,更斗不过你!当初,要不是你这个背信弃义的东西背叛了他,我儿何尝会连皇位都丢了?!而今天,你又再一次背叛!是他!一定是他派你来的,你和他是合谋想要害死柘儿的!哀家不会让他如愿的,更不会让你们如愿的!柘儿就算死也只能死在哀家手里,你们本不配!”

  话毕,作势又要再次弯弓,欲给逃过一劫的封玄柘补上一箭。

  “快去拦住她!”还是封玄振先反应过来,一边命人卸下太后手里的武器,一边翻身下马,“送太后回。”

  母亲对儿子的爱,在太后身上都显得过於暗,同时压在两个人的身上,一个过於疏忽,一个过於殷切。而亲身母亲立於面前却没有抬头看一眼的封玄柘再次开口,所有人都听出了他口吻中的惧怕和颤抖:“宣太医,快宣太医啊!──”

  从没有哪个阶下囚且还是意图谋反的乱臣贼子在落败之後还如此理直气壮嚷嚷著要这样那样,也从没有任何一个胜利之师在得胜後还如此战战兢兢被呼来喝去的。

  冷冷瞥了眼面色煞白的萧何,和同样好不到哪里去的封玄柘,纳兰轩手上的尚方宝剑“匡当”一声落地,冷冷道:“宣太医。”

  既然谋逆没有成功,那麽封玄奕便还是皇上,而纳兰轩自然还是皇后,若说乱臣贼子之言无人遵从,那麽皇后懿旨却无人敢不照办。

  队伍里有人人影耸动,自有人去请太医。

  走进几步与纳兰轩平时,多日来封玄振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皇兄知道你的决定一定很开心。”

  “我的决定?”纳兰轩冷笑,“我从未做出决定,亦或者说从现在开始才正要做出决定。”

  食指和中指间夹著一颗赤红的丹丸,扬手,覆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塞到嘴里,喉结上下滑动,吞下。即便是近在咫尺的封玄振也猝不及防的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目瞪口呆的看著纳兰轩把一个药碗状的东西吞下。一边的奉命保护纳兰轩周全的玄光更是连脸都白了。

  “你这是做什麽?!”顾不得身份尊卑,更顾不得当著这麽多兵将的面,封玄振一把捏住纳兰轩的下颚,五指收紧,“快把它吐出来!”

  下颚的刺痛让纳兰轩不悦的皱眉,却没有躲开,不紧不慢的扬手挥去封玄振的钳制:“这不是毒药,我没有想不开,更不惜寻短见,”见封玄振明显松了口气的样子,纳兰轩唇边的笑意更甚,简单的叙说著一个事实,“我刚才吃的是‘堕魂’。”

  “什麽!!!”瞬间,封玄振双眼瞪得老大,一副恨不得掐著纳兰轩的脖子一顿猛摇把那该死的药丸弄出来的模样。

  移开视线,目光投向正北方,视线所不能及的御书房,不顾封玄振的跳脚平静道:“让他来见我,我还有一个时辰。”作家的话:第二更了哟……

  11鲜币第九十二章再梦一场下

  第九十二章再梦一场下

  封玄振欲言又止,纳兰轩却自顾自的打断:“就在这,我在这里等他。”

  变至今,即便是一方已经付诸,而作为当事人的另一方却迟迟不肯出面,不是太过自信,就是已然绝望放弃,而封玄奕自然是前者,趁著自己还是自己,他想当面问一个值不值。

  不消片刻,闻讯而来的封玄奕匆匆赶到,封玄振识趣的支走了所有人,即便是需要打扫的战场也顾不得忙於此时。

  些许冰凉洋洋洒洒的落下,星星点点的落在纳兰轩的脸上,留下一片晶莹,这是今年冬天第一场雪,迟到的冬雪,虽然来得晚,却异常猛烈,时间仿佛静止,又仿佛加速流逝,光秃秃的大地片刻间便被覆上了一层雪白。

  冰天雪地里,同样一身白衣白发的纳兰轩几乎要与天地合为一体融为一色,刻有龙形浮雕的石阶上,封玄奕一步沈重过一步缓缓而来,四目相对,流转万般情愫波澜,最终凝结为一言不发的沈默。

  隔著不远不近的距离停下,再远一分便是疏离,再近一分便是抗拒,这远与近之间竟是难以如此抉择把持。

  “如果我不出手,你能不能保住你的帝位?”没有那日在凤仪时的争执和争锋相对,明明恨之入骨的人站在眼前,只要愿意就能给他一刀,可现在,纳兰轩竟平静的出奇,只想好好问他几个问题,说完最後几句话。

  “能。”封玄奕说的肯定,说的自信。

  “如果我帮助封玄柘,你还能不能保住你的帝位?”依旧的平静。

  “能,”封玄奕如实以答,“但是如果你不想让我当这个皇帝,我可以不当。”

  纳兰轩笑了,竟有几分释然和不易察觉的欣慰。

  “我的计划你从什麽时候就察觉了?”

  “带你从西凉回来的路上,我截获了你和耶律溱的书信。”

  原来竟是那麽早啊……

  纳兰轩心里苦笑,虽然在里的一些举动自己并不设防,甚至是故意让他知道,那也只是无关痛痒的小节,是挑衅,是烟雾弹,更是让决定权紧紧握在自己手里,到头来却不料成了一个笑话。

  “而你却故意纵容直到刚才?”挑挑眉,听不出喜怒。

  “是。”封玄奕答的干脆,目光一刻也不愿离开纳兰轩。

  “为什麽?”答案呼之欲出,可他不愿再妄自菲薄,自以为是的被自己捆绑,掉进自己的陷阱里苦苦挣扎,自己亲手遮住眼睛捂住耳朵只为了那个不攻自破的谎言的日子,纳兰轩是真的怕了。

  “我说过,只要你想要,无论是什麽我都会给你。”只是曾经封玄奕不明白那个度,而现在,他知道对於纳兰轩,在明知道他有所图谋的前提下还是不由自主的陷了下去,对於他,自己早已经没有了所谓的那个度了。

  “即便是天下,是帝位?”纳兰轩再次追问。

  “是。”同样乾脆的回答。

  “如果我刚才跟著封玄柘逼,皇位就是他的了?”

  “不。虽然我的确放弃了主动权,但并不代表无没有控制权,在我放弃主动权的同时,八弟不愿天下动荡民不聊生,自然会暗中拉拢势力铲除异己,我只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他做大,今日,自然有他会护驾。如果你逼我退位,那麽天下不会是他封玄柘的,而是八弟封玄振的。”

  “如果我没有逼位,那麽帝位依旧是你的?”

  “是。”

  “你就这麽信任他会老老实实的把到手的权力交到你的手上?”或许知道封玄振的心意,如今看到封玄奕竟只对他一人信任以来,心底竟莫名拱起一股火。

  “是。”封玄奕并不打算解释,也不打算隐瞒,很多事本就早该在他们之间说清楚了,只是过去自己提防,等想说的时候,他却捂住耳朵不愿听了。

  “那麽我对於你来说,是什麽?”兜兜转转,终究还是问出了这句话,掩在袖口中的手下意识的握成了拳,掌心不由自主的沁出细细密密的汗水。

  “唯一的爱人。”不似曾经在凤仪时仿佛催眠般附耳一遍遍重复著的“我爱你”,波澜不惊的语气,认真严肃的面孔,简单的陈述句,不争的事实。

  “‘堕魂’,这一生我服用过两次,第一次是在五年前,处心积虑的布局,以自己作为筹码,因为我相信,虽然带著目的接近可却在失去记忆後乾净如白纸的我,你一定会爱上,无论你是谁。”扬了扬唇角,纳兰轩笑的高傲,自信。

  只是我没有想到,或者早就料想到而却不愿承认:我也会爱上你……

  “第二次是现在,既然第一场梦让你爱上了我,虽然终究成了噩梦,但是现在我愿再用自己下个赌注,再梦一场,希望梦醒之後不再是惊厄。”

  报仇,了解前尘,是一个结束,却也是一个开始,如果一定要将其中一人置之死地才能转圜,那麽刚才封玄奕的话让纳兰轩很满意,甚至温暖,所以既然一定要“死”,那麽他愿意再赌一次,选择“纳兰轩”死而封玄奕“活”。

  正是因为他们彼此太像了,一样的冷血无情,一样的狠辣决绝,一样的有口难开,一样背负了太多,逃避也好无法面对也罢,该报的仇纳兰轩已经报了,这一局终究还是无法如自己设想那般尽善尽美的走完,结局虽然由自己掌控,但仍然是出乎自己意料。

  头开始混混沈沈犯晕,有过一次经验的纳兰轩知道这是“堕魂”开始起效了。

  想来想去总觉得自己憋屈,有种不得不妥协迁就的感觉,虽然对方很顺从,纳兰轩心里却还是不平衡。

  这个十足孩子气的动作纳兰轩这辈子都没有想过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两步上前,卯足了力气一把撸起封玄奕的袖子,照著手腕狠狠咬了一口,直到顺著牙齿有什麽东西流进嘴里,随即腥甜充斥,才悻悻的松了口。

  而封玄奕则面不改色,甚至手腕差点被咬掉一块却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记住,我会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更不会记得你,同样不记得我们之间的种种,包括爱恨情仇,你对於我来说就是一个陌生人。”

  “我知道,”封玄奕微微一笑,“但是我还记得,你还会是我的皇后,我唯一最爱的人。”作家的话:第三发~嘤嘤嘤……票票不热烈啊t_t,难道你们不爱我了麽不爱我了麽了麽了麽麽麽……回音ing

  11鲜币第九十三章完结章【网络版完】

  第九十三章完结章【网络版完结】

  毫不客气的白了封玄奕一眼,明明还是“纳兰轩”,举手投足却带著“凝轩”的味道。

  扫了扫地上的落雪,径自坐在石阶上,看著漫天飞雪银装素裹,身边窸窸窣窣的响了一阵,肩头一沈,被拥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靠上一个炙热的膛。纳兰轩没有拒绝,难得的顺从。

  “这一生你可曾有过後悔?”下意识在口蹭了蹭。

  “……有。”声音从头顶上闷闷的传来。

  “你最後悔什麽?”眼皮有些沈重,可雪还没有下完,纳兰轩不想这麽早就睡。

  “……那日不该下旨杀了我们的孩子。”封玄奕其实早就想通了,即便那个孩子不是自己的而是封玄柘的,那也是自己咎由自取,是自己亲手把纳兰轩送给大哥的,无论孩子的另一个父亲是谁,那个孩子终究都是他纳兰轩的,那一道旨意几乎断送了他们之间所有的情分、所有的可能。

  同感。纳兰轩靠在封玄奕的怀里闷声一笑,每一步他都没有做错,却并不代表所有的後果他都承担的了,若说此刻还有什麽放不下,若说此刻对谁还有愧疚,那就是前几日死在他手里的孩子、被他自己亲手杀死的孩子。

  可他虽然愧疚,却并不後悔,如果当初不这麽做,此刻自己也不会放得开做这个决定,不对前尘做一个了解,就不会有开始,或许连当初自己都想不到会走上这一步,亦或者一早就给自己留好了退路,只是自己不愿承认、不愿面对。

  又是长久的静默,谁都不愿先打破这份难得的静谧和温情,拥著肩膀的手臂紧了紧,催动的内息暖洋洋的烘著彼此,数九寒冬在两人之间却温暖如春。

  这场迟来的雪,自己终将是无法欣赏完了。越来越短暂的清晰视野,脑海里昏昏沈沈一片,并不难受也不痛苦,只是单纯的犯困,这种感觉并不陌生,当初在决定接近封玄奕的时候他已经体会过了,现在……他是不是可以放下一切的放纵一回?……

  一切本该由自己掌握,即便脱离控制,也不愿受制於人,哪怕鱼死网破,这就是纳兰轩……

  “……我喜欢冬天,讨厌秋天……”那年冬天,他和父亲在塞外,那是最後一个冬天,无忧无虑的冬天,虽然很小,但纳兰轩记得清楚,次年秋日,本欢天喜地盼望著初雪的自己,等来的却是纳兰健,以及父亲瞬间抽空的生机和灰败的神情……父亲抛下自己离开,也是在几年之後的秋天……秋天,是他最讨厌的,却不得不一年年的度过,他讨厌秋的萧瑟,讨厌秋的寂寥,讨厌秋的一切……

  “嗯。”下巴抵在纳兰轩的头顶,听著纳兰轩渐渐轻下去的声音,再一次收紧了手臂。

  “……我讨厌芙蓉花,尤其是血芙蓉……”因为那是父亲最喜欢的花,他以为世上唯一可以相依为命的亲人,终究还是弃他而去的亲人,所以他讨厌与他相关的一切,多少次午夜梦回,那大片大片赤红都让自己冷汗涔涔,只是他从未向任何人说过,现在却想让他记住。

  “……嗯。”

  “……你刚才说的,有没有骗我?哪怕一句,甚至是一丝一毫的犹豫?”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纳兰轩猛的挣开封玄奕的怀抱,眉头紧锁目光如电的瞪视著封玄奕。

  “没有。”面对疑心重重的爱人,再次被质疑的封玄奕竟一改冰霜似的面容,露出温柔一笑,安抚的抚著一头及腰的银发。

  脱力的再次靠了回去,放弃了最後的挣扎,几分不甘,几分羞赧,冰天雪地的,一抹一丝红晕的酡色浮现在纳兰轩的脸上:“……毓鎏的枕头下有两个信封,你把朱砂为字的信封连同里面的信笺一起烧了,等我醒来以後,把墨字的信封给我……”想了想,故作凶狠的警告,天知道此时此刻一阵风就能把他吹倒的纳兰轩凭什麽让封玄奕亦步亦趋,“……记住,不准偷看,那是我留给自己的!……”

  “好。”乾脆的应承下来。

  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一颗心终於可以抛开凡尘纷扰,释然的闭上双眼,放松黑暗肆意吞噬自己的所有感官:“……以後每年的……初雪……一起……”

  话还没有说完,纳兰轩便沈沈的睡下,所以他没有听见头顶上来自封玄奕的承诺,以及随著一声“好”跌落而下的冰晶。

  其实凝轩和纳兰轩又有什麽分别,他们本就是一个人,一个释然,一个全副伪装罢了。

  封玄奕和纳兰轩太像了,正因为像,所以谁都不愿先退步,正因为像,当初纳兰轩才笃定自己一定能得到封玄奕的爱,正因为像,所以不需要太多的解释和言语,封玄奕能够理解纳兰轩做此决定的无奈。

  放不放的下是一回事,能不能面对又是另一回事,他们都太过骄傲,太过自信,就算明知伤痕累累也会不由自主的想要主导,想要控制,因为裂痕已经出现,信任已然破产,时间即便能冲淡一切,如果抱著芥蒂和抗拒,终究只会是彼此折磨。

  封玄奕愿意不顾身份放下尊严的以为迎合纳兰轩只为了让他明白自己的心意、让他回心转意,那麽他纳兰轩在完成了对自己的誓言之後,同样可以放逐自我,给彼此一个机会,一个缓冲,一个让时间重新洗牌的机会。

  他们是太骄傲,是太放肆,是太自以为是,甚至不惜伤害,但他们也同样狠辣决绝,同样雷厉风行,同样敢作敢当,对别人是,对自己也是。这一梦,纳兰轩想要只愿两个字──“值得”。

  华武帝二年腊月,先帝长子前仪亲王兴兵谋反,在华武帝的运筹帷幄和豫亲王的骁勇之下虽一路攻至皇,却最终以失败告终,所有那时依附封玄柘的乱臣贼子被一一罢免流放,却并未打开杀戮,原因只因皇后娘娘一句话:好麻烦啊。

  华武帝三年正月十五,元宵佳节普天同庆,华武帝办法诏书,遣散後,独留中皇后,一时天下哗然。

  男后一事本就争议颇多,尤其是是否能够为皇室留下子嗣,一时间朝廷内外闹的不可开交,直到不知是谁先提及了当初皇上的一道圣旨,皇后乃上古长羽族後人,自此,关於遣散後引起的子嗣风波也算是暂告一段落。

  华武帝三年正月十五日夜,丢下殿里的满朝文武,坐在殿前长长的石阶下,明黄的两抹身影相互依偎,观看著漫天飞雪,尽管这并非今年的初雪。

  ===========end===========作家的话:第四发……

  尾声

  呼……又到了完结的时候,虽然不至於说再见,但关於封玄奕和纳兰轩的故事算是暂告一段落了,有些释然,也有些不舍。

  一路磕磕绊绊走来,来鲜网也有一年多了,芙蓉帐是我第三篇完结文,谢谢每一位支持我一路走来的朋友,小雪在这里要向你们深深鞠一躬。

  芙蓉帐虽然有很多不尽人意甚至是瑕疵的地方,但是小雪真的是尽力且很用心的在写每一个字,虽然还不够成熟,虽然还和生涩,但是我相信,有你们的一路陪伴,我会越来越坚强,越来与进步。

  哎呀,瞬间感了o┘□└o,神奇氛围退散退散退散ing,接下来是中二时间,showtime~

  或许有些朋友会觉得,哎呀,“这样就完了”或者这样那样之类的感觉,但是这个结局的确是我在挖坑之前就设想好的暴露了我是个先制定好结局再逐步铺路的无良坑货了o┘□└o,不过好在小轩轩决定给小奕奕一个机会,而且左後那个相拥看雪的画面,也算是变相的复合了,所以相比起在神魔里答应的he,这里的是不是更靠谱点儿?~

  有木有亲注意到完结章的标签啊喵,偶贴的是网络版完结哟,意思也就是说还有个“出书版结局”哟呃,这个是对自我的聊以慰藉,谁让我是个亲妈,虐身虐心这种是我是绝对干不出来的,顶锅盖逃跑ing,不过这出不出书的问题不是由我决定滴,而是在於每一个看文的妹子手中哟~

  关於这个“出书版结局”7000字 的阅读方式,小雪在这里有几句话想要说:

  从神魔个人志的贩售来看,虽然很感谢每一位买本本的妹子们的支持,但是由於小雪个人文笔能力有限所以没有让更多的妹子有购买的欲望,亦或者因为文字较多导致成本较高而让很多还在上学or没有经济来源的妹子们止步,所以从昕墨那里得来的贩售最终结果并不是太理想呃,不是我预期值过高了,继续顶锅盖。神魔当时是连番外共55w字,共四本,而芙蓉帐光正文就已经63w了,出书的话特点番外自然是不能杀,所以价格肯定会比神魔更高自我预计加番外特典应该得有五六本的样子,费用大概会在1100~1500之间,因此小雪在这里不得不考虑做出妥协,我已经在我的会客室开了一个帖子,如果能够接受并且想要买书收藏的妹子,请务必到帖子里更贴回复哟,如果达到一定数量,小雪就会联系制作个人志滴~

  ps:留言截至日期为一个月,也就是截止到2014年1月26日,届时如果数量够的话,我会直接联系印刷制作,相当於将预购的日期提前而已,到时候只要校正和修改交稿以及封面绘制完成,就会立马印刷送到各位手中滴~

  兜了这麽一个大圈实在不好意思,不过不得不有所顾虑啊,还请大家谅解~

  ps:小剧透一下,因为或许会有读者抱怨,“哎呀,说好的生子文呢”之类的,的确,是生子文……但是在正文里面生,貌似放在那里都不合适,在某种程度上偶很偏执,私心认为孩子是爱情的结晶,只有在相爱的情况下,在充满爱的家庭里才会幸福,所以包子一定会生,只是不是在正文顶锅盖ing。换言之,包子会在出书版结局中生,会在番外里活跃我这是剧透了个彻底咩……

  总之,大家开开心心看文,我才能开开心心写文呀~

  最後,新坑、神魔姊妹文白玉无瑕希望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多多支持和关注,新的一年,有你们的陪伴小雪会更加努力的码字滴……

  另外,芙蓉帐虽然完结,随後还会有很多番外,汁肥美神马的不是目的,只是一种途径……呃,我暴露了,嘘!还有那个七夕节的番外我会速速补上的,再次无良挖坑没填的撸过,总之,之後番外不断,新文照旧老规矩日更,票票喂食神马的不要客气集体投来把我淹死吧……哇哢哢~

  以上,让咱们新文再见吧~

  11鲜币芙蓉帐番外:封玄奕篇.面具01

  芙蓉帐番外:封玄奕篇.面具01

  什麽是亲情,什麽是温情,什麽是父爱,什麽是母爱,这些对於我来说都太过耀眼,遥不可及,他们从来都不曾在我的生命中出现过,他们也将永远不会在我的字典里出现,只是那时的我还不懂得什麽叫做生於帝王家,那时的我还抱有幻想,还会愤愤不平,还愿意奢求。

  我的字典里、我所了解的,只有勾心斗角,只有险狡诈,只有谋诡计,只有皇子们对权力和皇位的渴望,只有众多後妃们从争宠到争储之间无声的较量。

  我曾怨过、恨过、颓废过、萎靡过,可当我知道没有人有闲情逸致在乎我的喜怒哀乐时,我便放弃了挣扎,学会了习惯,也慢慢索出自己想要的东西,靠别人的施舍是得不到的,只有自己挣,只有自己夺。因为我出生在皇家,那被世人向往憧憬,代表著富贵权力地位和财富,却也是最为肮脏污秽和冰冷的存在。

  奈何世人只能看到它光鲜亮丽的一面,却看不到其中令人作呕的污秽。

  我是华朝华文帝的第五皇子,我叫封玄奕,出生便拥有不凡的身份和地位,即便同是皇族,即便同为皇子,我的出生都是无比尊贵令人向往的,因为我的母亲是皇后,後之主。

  可惜我虽为千尊万贵的嫡出,却也得不到寻常百姓家的那种宠溺和偏爱,因为我不是长子,也不是唯一的嫡出,我的上面是母后最为期待也是最为疼爱的大哥,既是嫡出又是长子占尽了所有先机和优势的大哥,封玄柘,所以母爱从不会落在我的头上,至於父爱,有他那子凭母贵的二哥、太子殿下在,又怎麽会轮得到自己。

  很多事情不是你争就可以得到的,但是有些事情你不去争就一定得不到,所以看明白了也就习惯了,所以看清楚了也就可以无所顾忌。

  同样是母后的孩子,同样是拥有皇位继承权的皇子,大哥可以随意随时进出皇后殿不受拘束,而我却只能养在皇子所和其他由母后盖名抚养的皇子公主们一起长大,想要见母后一面都得提前报备,应允了才能一见,且每次时间有限,都是客套的嘘寒问暖一番或是过问一下功课就让回来了。

  我本以为这是作为皇后的矜持,身份贵重所以才有此举,是身在高位的无奈,越是保留有距离越是给人以仰视的资本,直到那日八弟淘气,说是做了个泥人要给母后惊喜,无论我怎麽劝说、人们怎麽阻拦,那小子那股劲儿一上来竟没有人能拦得住,一眨眼连蹦带跳左躲右闪的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