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章愿一生相守(1/2)

加入书签

  今晚的月色显得格外的淡郁和清冷,离开闲云客栈不知不觉竟来到了柳玉琼的坟前,静默许久。

  眼神里渗着无助的情感,颤巍巍的伸手去抚摸那冰冷的墓碑,低声呢喃,“对不起,玉琼。你能不能告诉我该怎么做才能让快快开开心心的陪我走完余下的人生。”

  风在耳边沙沙做声,好似在跟他回应又好似无助的叹惋呜咽。

  曲起的手指慢慢攥握成拳头,痛楚的自责道,“人活一世难免会有或多或少的遗憾,好比你跟我之间的交叉错过。”

  偏转视线凝视了石婆婆的墓碑一会儿顿了顿,“虽有过等待与期盼,可终究还是抵不过自己的心。不可否认曾有一段时间我将快快当成你的影子,然而越是与她接触亲近,越清楚的感受到她跟你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存在,一步一步的占据着我的心。”

  可一想到她嫁给自己后遭遇的种种,愧疚感便越发的强烈,“我要怎么做她才能够明白,不管有没有孩子我对她始终不会有任何的改变的。”

  “那是因为她想给你一个家。”聂关行夫妇的出现让侯年很是意外。

  灯笼散发出来的光芒迷离了他的眼,只听聂夫人安慰道,“快快从小到大处在一个无父无母的环境中,每逢过年过节都只能跟辛苦拉扯她长大的婆婆一起清冷的度过。那份孤独与落寞是可想而知的。”

  “这点我很清楚。”小的时候但凡路过她们家门前,时常能够看到她独自一人站在院中孤寂的身影。

  感触的下意识抓紧聂关行的笑,看到他脸上绽放的宽慰笑容,聂夫人说,“你虽回应了她对你的爱,也对她疼爱有加,但是那份缺失的亲情反而成了她心中最大的遗憾。”

  深深的凝望着天上那轮多愁善感般的明月,聂关行的视线最后落在了柳玉琼的墓碑上,一本正经的说道,“一个让女人伤心难过的男人,那说明他做的还不够好不够坚定,这才让她对你没有信心,害怕失去。”

  认真的批判之词不由的让聂夫人很是意外,可当他们投去探究确认的目光时,那双曾经犀利有神的眼睛此刻显得有几分空洞,没有任何的焦点。

  动了动唇瓣,侯年似懂非懂的笑着。

  几日来侯年无微不至的照料着体虚的柳快快,对于受骗一事只字未提,见她的脸色越发的红润,轻声细语的提议道,“外面天气正好,不如我带你出去走走如何?”

  看着侯年期待的眼神,柳快快微微点头表示同意。

  因着担忧快快的情况,衙门的人近来心情也不是甚好,如今看到她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这提着的心总算是释然了许多。

  苏花积极的在亭子里备了茶,远远的看了眼慢慢靠近的他们,这才安心的撤离。

  淡淡的桂花香在空中弥漫,让心情寡郁的清新不少,还带着一丝丝的甜。

  搀扶着快快做好,顺手给她倒了杯茶水,坐在了对面,看着亭边因微风拂过肆意飘扬的桂花在眼前飞舞,心中油然而生一种幸福感。

  “快快我们不要孩子了好不好?”

  突兀的一句话让快快有些措手不及,怔怔的望着直视眼前的侯年,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静默了好久好久,才困惑不解的反问道,“为什么?”

  眼神坚定的望着她说,“因为我想守护你一生一世,只有我和你。”

  感受到自掌心传递而来的温暖,正一点一点的温暖着她的心,泪水好似也被融化在眼眶里闪动。

  伸出另外一只手轻柔的拭去眼角的泪痕,不轻不重的说,“往后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有无儿孙福顺其自然便好。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娶你并不是希望你能够为我生孩子,而是想照顾你一辈子,仅此而已。”

  不可否认这一年多的时光以来,侯年给了她很多的感动,然而这一刻让她特别的感动。

  扑到他的怀里放肆大哭,似要将心里所有的不快都发泄出来。

  侯年只安静的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背,给予行动上的安慰。

  经过这件事情,他们之间的感情变得更甚从前,两个人也变得原来越有默契。

  这让苏花羡慕不已,时常用期盼的眼神投向肥常。

  六个多月后,翠翠平安顺利的生下了一个女儿。

  邱县令为之取名,邱思雪。寓意思念亡妻雪烟。

  “翠翠,难道你一点儿也不介怀吗?”看着邱县令抱着孩子离开了房间,苏花禁不住心里的疑问道明。

  但见她微微摇头,一脸的释然,“若说不一点儿也不介意那反倒是自欺欺人之言,倘若相公是个完全不顾念旧情的人,那么当初我也就不会对他动心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