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1/2)

加入书签

  -曲-music01他们的誓言

  看着槿墨绝望的眼神,我知道我们又回到了原点。

  其实所有人都没有发现,草丛堆里,那一碎闪耀的月牙形戒指……

  0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0

  “笨蛋浅,你知道你刚刚在做什么嘛?”槿墨咻咻地站在病床前,也许是夏末太过炎热,他的头上冒着热气,鼻梁上缀着几颗亮晶晶的汗珠,眉毛怒气冲冲地向上挑着,嘴却向下咧着。

  额滴神呀,这脸似乎完全的扭曲了。他帅气的颜容似乎瞬间蒸发了一般……

  “丝——墨,我……我可以再去一次那里吗?”璃枂浅犹如一只胆怯、温婉的猫咪,唯唯诺诺地凝视着槿墨这一只大猛虎。

  啧啧,我的比喻实在是太恰当了。瞧瞧,槿墨因为这一句话,差点没有活吞了璃枂浅。

  “信不信我把你捆了,你这副德行,我怎么跟阿姨交代。”槿墨双手死死钳住了璃枂浅的双肩,眼眸死死盯着璃枂浅,啧啧,他此时此刻的模样实在是太过恐怖了。

  “可是,我的戒指丢在了哪里?”璃枂浅唯唯诺诺地反驳道,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哀伤。

  戒指?我蓦然间掏出了口袋之中的那一枚月牙形的戒指,临走时一不小心踩到了,想不到它的主人就是差点因为我送命的璃枂浅。

  “是这个吗?”我走到了病床前,将戒指递到了璃枂浅的面前。啧啧,我不该那么好心的,应该悲愤地将它丢弃。

  “嗯嗯嗯,朱,太谢谢你了。”璃枂浅如获重宝,嘴角勾起一抹天真无邪的笑容。死死抓住戒指,在月牙儿之上亲了一个大么么。这架势,差点没有将我雷到。

  可是,下一秒她说的每一句话,简直如同一把匕首,狠狠地入了我的心脏……我开始死命的后悔,千不该万不该把戒指还给她——

  “墨,你还记得这枚戒指嘛?它是你送的第一件生日礼物,你还向这枚戒指许诺,长大后一定要娶我。”晴天霹雳也不过如此,这种伤害简直让我肝肠寸断。

  我千不该万不该把戒指还给她,应该彻彻底底毁灭了这该死的东西。它真得是玷污了我的手,誓言、她从小就早就属于他了。

  哈哈,这个玩笑真得太有趣了。说什么保护我,原来只是小孩子过家家,哄哄罢了。

  也对,他的家世,我高攀不起。他和璃枂浅简直是天仙配,我只是一坨鸟屎罢了。

  可是无论怎样去安慰自己,自己的心依然如此的惨痛。手,抑制不住的颤抖,心仿佛变成了一座华丽的空城,轰然颓败塌陷。

  一阵溃不成军的难过汹涌而来,我想起了一首歌,那首歌的名字似乎是你走天桥,我走地下道,唱的可真好。

  “……呃……”这时,槿墨蓦然间抬起了头鸟了我一眼,我直接忽略而过,将头移向别处。倔强的憋着泪水,就如同憋着一泡尿一般难受。想挥霍,却不敢懦弱。

  看p啊,不需要你的可怜,我是傻x,彻彻底底的傻x。没有人可以,超越我。

  始终无法憋住那一抹泪,只想找个地方,一把鼻涕一把泪,使劲哭一场……

  我逃了,彻彻底底的逃了,忽略一切的烦躁……

  ——————————————————小晗部落格————————————————————

  推荐真tm不爽、

  少的让我想泪奔。

  -曲-music02喜欢的是你

  奔拙的时刻,眼泪戛然飞舞。风呼啦呼啦的吹拂而过,耳畔有种震耳欲聋的触感。

  我多希望当璃枂浅开口的那一刻,它是聋的。至少可以给自己一点,坚强的空间。

  但自始至终都明白,该来的还是得来,无乱你怎样不愿意、怎样去阻挡,这都是个问题。

  最终,跑累了,停下来。却发现,这里的一切是如此的熟悉。哈哈,我真是傻透了。这里,不就是与槿墨第一次相遇的地方嘛——

  “啊——”

  “啊——”

  异口同声地呐喊,我貌似闯大祸了……

  扫把因为我的一时甩动直直的戳在了某美男子的口之上,这架势绝对会认为是武林高手在过招的架势。

  不过,那美男子上辈子是狐妖转世吗?妖孽的模样令我恐惧的抖了抖皮疙瘩,啧啧,帅爆啦!!!

  呜呜、现在不是想这个问题的时候啦,应该顾虑的是怎么样去解决这美男子。他此时此刻脸颊黑得犹如包公or黑炭,浑身上下全是名牌,啧啧、我感触到自己狠快就会升天了。

  “内啥,帅哥,对……对不起哈。如果,没什么事情了,我就先走了哈。”随即,我准备溜包,结果、却被——抓包!!

  “清洁大婶,做错了事情,就想逃跑?”美男子死死拽住了我的衣服,惨了惨了,逃不了了啦。

  等一下,他居然侮辱我是大婶。吖吖的,本姑娘的花容月貌她难道没有看见吗?他眉毛底下俩窟窿是摆设嘛!!

  ……

  我真是有够Bt的,受创如此的严重,居然还会……回到了这里。原本想愈合的伤口再次撕裂,我咬着嘴唇,简直想pAi飞了自己。

  “絮——”突兀,幽幽地呼唤飘入了耳畔,这熟悉的声音如此的渺茫。我居然有种,想紧紧抱住他的感觉。我只想将他占为己有,向全世界诉说,你、是我的。

  “呜呜,为什么你喜欢不喜欢我,为什么你们在一起如此的般配,为什么爸爸妈妈不要我,为什么我那么配不上你,为什么我永远都不能坚强,为什么你永远都不懂得我的心,为什么你还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撕心裂肺的呐喊穿透了云霄,心肆意的扯痛着。

  我喧嚣了一切的痛苦,我至少还是狠开心,因为他来找我了,他还是在乎我的。我可以在短短的几分钟内,将他……占为己有,虽然是有时间限制的。

  “因为我喜欢你,我喜欢的人,是你。第一次见面就喜欢你;你华丽的着装下,我喜欢你;你笨拙的离别,我撕心裂肺。只因为,我喜欢你……”槿墨突入袭来的表白让我毫无一丝心理准备,我呆呆地站立在原地不知所措。

  因为我喜欢你,我喜欢的人,是你。第一次见面就喜欢你;你华丽的着装下,我喜欢你;你笨拙的离别,我撕心裂肺。只因为,我喜欢你……

  因为我喜欢你,我喜欢的人,是你。第一次见面就喜欢你;你华丽的着装下,我喜欢你;你笨拙的离别,我撕心裂肺。只因为,我喜欢你……

  ……

  一遍又一遍,脑海就如同一台复读机,不停的回拨着。他喜欢,他居然喜欢我,那为什么……要伪装的那么高贵。那为什么,还要如此的忽略我。那为什么,要那么在乎璃枂浅。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因为浅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可以知恩不报。而且,我是她的哥哥,我必须保护她。也许有时候,我真的太过忽略你了,但我从今以后,绝对会保护你……真的。”槿墨再一次袭来的甜言蜜语让我的心瞬间百花盛开。

  冰寒消退,我如此的幸福……

  因为,他喜欢我。天哪,我如此的幸福。即使这场表白来得太迟、太迟了,可对于我而言,我狠幸福……真的,从这一刻开始,你、槿墨,就是我的……

  “墨,你永远都是我的……”我紧紧抱住了他,就如同一块珍宝。除非我死了,否则我这一辈子,都不可以能再放手,我发誓。

  渐欲依稀,挣脱了他的怀抱。踮起脚尖,触上了他温热的唇角……

  他圆润的舌欣喜的撬开了我的齿贝,急切地窜入我的口中。搅动着散发着薄荷香气的小舌,与他一起共舞缠绵,他拼命、拼命地贪婪着我口中微微的蜜汁。甚至霸道地是我的舌头微微传来疼痛的讯息。可,我沉醉了……

  墨,iloveyou!!

  ——【某角落】

  “朱,你还是不属于我。”落魄的背影……

  就如同花一般散开,只留下斑斑驳驳的倩影,碎裂。【ps:俺这里直接透露了那个背影的名字。】

  ——————————————————————小晗部落格————————————————————

  如果这一章童鞋们看得狠稀饭、

  那就给票子,否则小晗直接pAi飞你们、

  小晗俺速哦!!

  下节看点——-曲-music。03囧囧约会1

  绝对有看点,小晗保证。

  只要推荐满意了,就给你哦。

  -曲-music03超囧的约会

  “宝,我们约会吧。”回别墅的路上,墨幸福地拉扯着我的手,十指相交,幸福地简直要登天了。

  “好哇好哇,可是明天还要运动会内。”我失落地垂帘,吖吖的,该死的运动会,破坏了如此美妙的约会。ht∝t∝p11dréāmцcom

  “这好办,交给我。”墨突入袭来的一番话,直接扭转了我失落的心情。啧啧,俺极度的相信俺们家的宝贝墨,他肯定可以交给我一个完美的约会旅程。哦吼吼,今天我可是要好好的大改造一番!

  “碎花影——”由于自己太过激动,毫无一丝素质的概念,直接一脚踹爆了碎花影的房门。额滴神呀,想不到这门那么不牢固,直接一块门板趴下over。

  “干吗。”碎花影突然扭过头,语气极度的柔软无力。脸颊极度的苍白,嘴角逝去了那一抹邪魅的淡笑。头发枯燥杂乱,满嘴的酒气熏天。

  额滴神呀,碎花影可谓是翻版的犀利哥,内眼神要多犀利就有多犀利。啧啧,他怎么搞得那么狼狈。糟糕,那我的着装该怎么办。

  “喂,你死了没啊。”我不满地将碎花影白皙的脸颊捏成了一块麻婆饼,可惜他是那一副要死不死要活不活的死样儿,天哪,他这副德行更死了有什么区别。不就是他的脑细胞血细胞软细胞白细胞红细胞血小板还在动吗,还有眼神还在空洞瞳孔没有放大……

  算了,靠人不如靠己,go!陌醇絮。

  ——【第二天,umbrels广场】

  某美女、脸色略显苍白,但依旧妖冶照人。娃娃脸依然闪耀着温婉的笑颜,如sd娃娃一般的超大版眼眸,依照昔日更为蕴含深意。纯黑色的长发漂泊的披散在两肩,齐刘海恰好遮住了致的额角,发梢上那一枚镶坠着蔷薇的淡紫色水晶蝴蝶,似乎光芒永远都不会熄灭。

  雪白色温婉的公主裙,腰上系着纯黑色的水晶飘带,蕾丝边的裙摆使她温婉中夹杂着俏皮。

  淡黑色的细腿公主靴,搭配着雪白色的公主裙,使她,更加具有公主般的高雅气质。

  致的脸颊之上微微夹杂着笑意,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嘴角上扬着四十五度角,使她显得更为飘渺。望着广场之中的每一个人公主式的微笑,更是加大了微妙的幅度。【ps:各位童鞋也许会觉得毛眼熟,米错,是小晗从前面几章淘来的。】

  没错,这个美女就是me。啧啧,看来我还是狠有才能跌。

  额滴神呀,墨说什么要给我惊喜让我先到约会地点,结果我故意迟到个10分钟,我人到了连他的一个p我都没有见着。

  什么破约会嘛,哪有男生让女生等的道理,我算是打破世界第一记录了。该死的槿墨,等你来了,老娘让你给我磕三个响头先。

  “宝,久等了。”突兀见,从我的背后突然冒出一束了芬芳妖娆的蓝色妖姬!

  等一下,蓝色妖姬!!!天哪,这个蠢货,天知道我什么花都不过敏,偏偏对蓝色妖姬极度的感冒。糟糕了,糟糕了,只要一碰到它我绝对会使劲使劲的大喷嚏,幸好不会严重到冒痘痘的举动。

  “阿嚏,阿嚏,阿嚏阿嚏。你……阿嚏,把它……阿嚏,阿嚏……拿走……阿嚏阿嚏阿嚏。”我简直处于崩溃的边缘,这个笨蛋,我远离他一米,结果他就靠近我一米。额滴神呀,快把这个妖孽拿走。

  “你不会……”墨似乎明白了什么,赶紧将蓝色妖姬丢出了n米之外。这距离,足以赶上一座珠穆朗玛峰了。

  “谁,谁约会送蓝色妖姬的,阿嚏……一般都送红玫瑰。”我不满地嘟了嘟红唇,虽然已经远离了蓝色妖姬。可‘余震’依然源源不断的喷发着。

  “该死的,这个喵璃猫耍我。”墨愤愤地捏紧拳头,额角蹙成了一个‘井’字。

  额滴神呀,谁约会会去问别人该怎么样做。这家伙也太没有水准了吧,啧啧……

  “你个笨蛋,谁约会计划会去问别人的,阿嚏。”我彻底郁闷了,心中的怒火狂妄地喷发着,第一次的约会不用那么窘迫吧。

  “sorry,亲爱的絮,接下来的一切,足以补偿了。”墨抚了抚我的发丝,下一秒,意外再次降临——

  “啊,我的假发!!”也许是出门的时候太过慌乱,假发只是随意的套在头上也没有过多的去控制。结果,被墨轻轻地一,它就罢工了。

  直直的坠落在地上,一阵冷的风飘落,额滴神呀,出门没看黄历!!!

  -曲-music04暗中的捣蛋

  “吖吖的,你的手应该拿洗洁多搓几遍,肯定是有‘高危病毒’的。”我慌慌张张的戴上了假发,周围异样的目光让我简直想挖个地洞钻起来。

  太丢人了,第一次的约会竟然让自己如此丑态百出、颜面尽失。我的美梦几经破碎的阶段,大哭ing

  ——【某草丛】

  “灭哈哈哈,想不到我们还没有动手,他们就那么衰咧。哈哈,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喵璃猫直接挣扎着躺在草丛之中,笑得直抽抽……

  啧啧,璃枂浅and四大恶少似乎都已经到齐了。啧啧,他们此刻的行动尤为的重要,他们要使劲使劲破坏他们的约会计划。

  或许,这就是爱的力量!!俺们家陌醇絮实在是太有魅力,一下子闪倒了五大恶少。啧啧,太有才能了。

  ……

  ……

  “啊——切,接下来怎么安排啊。”额滴神呀,这什么破约会啊,简直就是坐在大街上喂蚊子。我有种躺下来直接补眠的欲望,好累啊!!!

  昨晚太过兴奋,扭转来扭转去,始终无法入睡。结果,还是依靠妆容改掉了黑眼圈。结果今天一切,令我大失所望哇。

  “去看电影吧,宝。”墨温柔地牵绊着我的手,柔软无力的声音令我全身麻酥酥的。咦咦咦,好Bt的声音……

  “嗯哒。”

  大街上,我本就属于游魂时代,一直处在与墨你侬我侬的世界里……可是,意外再次显灵——

  “啪——”世界停止了三秒之后——

  “啊——哪只不知好歹的死狗,居然随地大小便,小心我罚款。”额滴神呀,今天真得是要多悲催就有多悲催。一脚踩到一狗屎,一脚踩到一小便,天哪,这架势,就是所谓的双喜临门嘛?!!

  我白嫩嫩的高跟鞋啊,瞬间泥泞不堪,黄不黄白不白,这简直是要我的狗命嘛。【某晗:狗命!!你气疯了吧你……】

  ——【某垃圾桶后】

  “灭哈哈,皇天不负有心人呐。我花了四个小时在马路上扣到的狗便便,想不到那么有效果。”喵璃猫悻悻地讪笑道,内心的作恶因子在狂妄的喷发着。

  “接下来,要进军王牌计划了。”

  ……

  ……

  悲催的小絮絮,俺为你默哀三分钟。收摊,吃面。——By某晗【ps:画外音画外音,可忽略。】

  ……

  “吖吖的。”我站在大街上,一阵又一阵的谩骂着。而某男则千辛万苦地帮我擦拭着高跟鞋,啧啧,这个约会实在是太悲催了……我在思考是不是该结束。

  “砰——”下一秒,意外再次发生——

  某小型垃圾车似乎逝去了控制能力,直直地从我的另一只脚面上压过……

  “啊——再也不约会了!!!”我彻底崩溃了……

  —————————————————————小晗部落格——————————————————

  推荐真tm过分、

  小晗真的想哭了。。。

  -曲-music05美男莫谴裕

  ——【残、茉音乐学院】

  “啊——切,今天又有什么劲爆的新闻咧?”我瘸着一条腿,万般困难的嗫嚅着步伐。吖吖的,该死的垃圾车,你丫没长眼睛呢。

  清晨的音乐学院再次席卷着各种爆炸的新闻,隐约之中,几位无名的花痴时不时的惊声尖叫,似乎极度的兴奋。

  “经过我的仔细调查,貌似是一个叫什么……莫谴裕的美男子要转入【残、茉】。啊哦,又有竞争对手了。”喵璃猫一眼可怜兮兮的模样,似乎极度不满这个传说中的美男子——莫谴裕。

  “真烦人,这一群花痴。”墨不满地嘟了嘟红唇,依然将手圈在我的脖子之上,暧昧至极也没有去管什么杂七杂八的问题。

  “磁——”一辆极度名贵的布加迪威航敞篷版停驰在金光灿灿的校门口,美男子隆重登场……

  一群花痴手持花篮,抓一把花瓣、撒——抓起一把花瓣、撒——啧啧,这架势,实在是太有档次了。

  他的头发黑玉般散发着淡淡的光泽、有丝绸般的触感,脖颈处的肌肤细致如美瓷。眼珠犹如乌黑的玛瑙,衬衣虽然夹杂着污渍,但穿在他的身上依然有种王子般的矜贵。

  他绝美的面容,纯白色的衬衣,手腕处松松挽起,简洁略带华美,又有几分说不出的感,就像参加完豪华夜宴后刚刚将晚礼服随手扔掉的王子,又仿佛希腊神话中望着水仙花死去的美少年。

  他也许就是传说中的超美男子莫谴裕,但是他在我的眼里也不过如此,比我们家宝贝墨搓n倍咧。

  “你们负责把车上的花瓣搞定,不要有留下一丝痕迹,否则小心你们的狗命。”莫谴裕表情极度的郁,愤愤地要挟着所有的花痴。

  啧啧,花痴童鞋似乎被吓了个半死,全部都面如菜色,几经灭亡……

  “哇,莫谴裕,iloveyou!!!!”

  ……

  ……

  花痴的呼唤一浪高过一浪,啧啧,这架势,简直攀登过我们六位殿下创下的高峰了。

  “请问莫谴裕在吗?”某位花痴挤过了一浪又一浪的人群,手持一束娇艳的野花。眼神飘渺,站在花痴人浪的最前头,弱弱地问出了一个极度傻x的问题。

  “你是谁?”莫谴裕依然摆着那一副死人脸,不满地提问道。

  “我狠早就听说了,莫谴裕是一个万丈光芒的大帅哥,失明的人只要看他一眼就可以复明,所以我就来试一试了。”某花痴眼神飘渺,语气淡定的诉说着一个奇迹。

  “唉呀妈呀,这是粉丝吗?”我激动地瘸着脚冲上前,伸出手在失明的花痴面前晃了晃,似乎真得失明了。

  “请问你就是莫谴裕嘛?”失明花痴再次淡定的提问道,眼神再次极度的迷离。

  “我……”我本想一口回绝,谁知莫谴裕一个箭步冲了上来,死死捂住我的嘴巴,道:“没错没错,就是他就是他。”

  额滴神呀,我是仿冒伪劣产品,我怎么可能长成他那副熊样。

  “这一束野花,我采了一个上午,送给你。”随即,失明花痴将花递给了我,额滴神呀,什么破花,那么臭。

  “谢谢啊。”我捂着鼻子,无奈地道谢。

  “我能你吗?”随即,失明花痴也不顾我的拒绝,浮上了我的脸颊,三秒钟之后:“一点也没有传说中的帅嘛。”失明花痴不满地嘟了嘟红唇。

  “这位小姐,你还年轻,审美观念还没有成熟呢。”墨冲上了前,圈住了我的脖子,一边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