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分(1/2)

加入书签

  第九章

  “常常翘课这个习惯真的很不好,喂,古纪元,我们回学校去上课好不好?”

  这是甘羽岑第二次来到古家,刚刚古纪元一通电话,管家夏大叔马上就开车到学校门口

  将他们接了回去。

  “你为什麽不说话?”

  一进到房间,古纪元就平躺在大床上,就跟第一次来他家时一样,他一直闷闷地不说话

  本没有想要招呼她的意思。“你在生气吗?既然不想理我,为什麽要拉我来这里?”

  不满地揍了他一拳,结果他还是没有反应,甘羽岑思前想後,终於猜出了他发飙的缘由。“

  啊,我刚刚跟如玉说的话,你是不是全都听到了?”

  “我跟言,什麽也没做过。”古纪元用手掌盖住了脸,看不到他的表情,只听见他声音

  闷闷地说了这麽一句。

  “你现在这样,是在向我解释吗?”甘羽岑一挑眉,不敢置信地望著古纪元,这倒新奇

  了,一向只会发狠劲解决事情的古纪元,什麽时候学会用解释的了?

  悄悄在他身旁躺了下来,这个房间除了这张床之外,什麽东西都没有,唯一让甘羽岑感

  到安心的,就只有躺在床上的这个男人。

  “我真的喜欢过她。”古纪元的手掌还是紧紧盖著自己的脸。“可是她不喜欢我,也许

  就像你刚刚猜测的,我本还没忘掉她。”听到这里,甘羽岑发现自己的心脏整个紧缩

  了起来,就连呼吸都觉得心好痛。

  “你跟我来。”古纪元突然将甘羽岑从床上拉起,领著她蹑手蹑脚地走到通往一楼的楼

  梯间。

  “带我来这里做什麽?”

  “嘘,别说话,你看那边。”

  顺著古纪元的手势,甘羽岑看到古纪元的母亲坐在客厅里正准备放dvd,刚刚他们进门

  时她并不在客厅,可能是午睡刚起来吧!

  电视萤幕闪过了片头的蓝色版权警告画面後,打出了片名。“啊,是我爸主演的电影,

  原来你妈是我爸的影迷啊?”

  古纪元点了点头,然後比了另外一个方向。“你再看看那边。”

  客厅的西侧是一扇落地窗,窗帘并没有拉上,外头庭院里的木椅上坐著一个男人,此刻

  正目光灼灼地望著古妈妈。

  “他,是我爸爸。”古纪元压低了嗓音大略地将父母亲的故事告诉了甘羽岑。

  “你一定不知道吧?我妈的初恋情人叫甘肃,也就是你爸爸。”

  “真的假的?我怎麽没听说……”

  “当年,他们不知道为了什麽事情突然分手,我妈在很短的时间内就闪电结婚嫁给了我

  爸,结婚这麽多年来,她一直没办法忘掉初恋情人。”

  古纪元的悲惨童年於焉展开,妈妈思思念念的是另外一个男人,爸爸在外头忙於工作,

  回到家唯一会做的事情就是待在某个地方痴恋地望著自己的老婆,期待心爱的老婆将眼神转

  到自己身上。

  竟然没有人愿意多花点心思来关心他,有的时候,古纪元会怀疑他到底是怎麽被生出来

  的,他在没有记忆的小婴儿时期,有被爸爸妈妈真心疼爱过吗?自己明明是他们亲生的小

  孩——古纪元一度怀疑过自己是不是甘肃的儿子,可後来查明了不是——为什麽会爸爸不疼

  妈妈不爱呢?

  这就是古纪元格愈来愈偏执的原因,真的是他不值得被爱吗?不只是爸爸、妈妈,还

  有从小到大他眼里唯一看著的女孩,到最後竟然喜欢上别人,在认清事实的那一刻,他的心

  里真的就只有“怨”一个字。

  不过还好在他最难过的那段时间,他遇见了甘羽岑,她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说喜欢他,

  也是第一个说爱他的人。

  “我不想像他们一样过得这麽痛苦,所以一定要跟你讲清楚。”由於楼梯间有些暗,古

  纪元赧红的脸,甘羽岑并没有发现。“小岑,你相信我,我一定会忘了言,然後,只喜欢你

  一个人,这辈子只爱你一个人。”

  甘羽岑的脑子有点混乱,天啊!她爸爸曾经跟古妈妈交往过?还有,都经过这麽多年了

  古妈妈还一直对她爸爸无法忘怀?古纪元紧接而来的告白,听得她又是一愣。

  甘羽岑探出头去又瞄了客厅及外头庭院的古爸爸、古妈妈一眼,然後拉著古纪元上楼回

  到他的房间去。

  “你……你应该不可能是我爸的儿子吧?”

  甘羽岑紧张万分地捧著古纪元的脸,仔细比对他的容貌跟自己爸爸的相似之处。不可能

  的!要是真的这样的话,他们俩就搞乱伦了耶!

  “不是,你别紧张过头。”古纪元早就查过了,所以现在看到甘羽岑紧张的模样,觉得

  她有点搞笑。“我是我爸妈亲生的。”

  “可是,听你这样形容你悲惨的童年,很容易被引导往那个方向想耶!”

  电视上不是常这样演吗?父亲知道孩子不是自己的,所以本不肯对孩子付出关爱,而

  母亲因为心怀愧疚并沉浸於缅怀往日情人的痛苦深渊中,所以也没有力去应付孩子……

  “你现在脑海里想的,我也曾经想过,但如果我真的是我妈跟甘肃生的儿子的话,她一定会

  很疼我才对,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对我不闻不问。”

  “嗯,这麽说也是啦!”甘羽岑握紧古纪元的手。“那麽,问题到底是出在哪儿呢?”

  “谁晓得,也许,我们一家人的血里都流著不懂得如何去爱的因子吧!”

  “嗯……”甘羽岑心中的大石头放下之後,身子虚软地躺靠在古纪元的怀抱里。“可能

  真的是这样喔!还好还好,你遇到了我,有我陪你做爱的练习,你以後一定可以变回正常人

  的。”

  “是啊!感谢你。”古纪元翻个身将甘羽岑压在自己身下。“刚刚那些话我只说一遍喔

  以後不要再随便怀疑我跟言了,知不知道?”

  “喂,你真的没牵过如玉的手吗?”甘羽岑仰著头,望向古纪元的眼神还是带著点疑惑

  “也没有偷偷亲过她的嘴?”“没有。”

  “连幻想这麽做也没有过吗?”甘羽岑嘟起嘴,“你敢说没有?我才不信你咧!你们男

  生动不动就想做那件事,况且你又那麽喜欢如玉,怎麽可能没有想过要跟她这样、那样……

  ”

  “想是有想过啦!但是没胆真的对她动手。”

  “为什麽?”厚——她就知道他有肖想过如玉,还敢说没有,明明就想得不得了吧?甘

  羽岑吃醋地嘟起嘴。

  “你别看言外表文文静静的,她凶起来的时候也是虎霸母一只啊!”

  “有比你凶吗?”

  “当然比我凶啊,我才不敢惹她……”

  “啊,你果然跟你爸爸一样,只敢躲在一旁偷看自己喜欢的女人。”

  “我都说了我不想跟他们一样,你刚刚没听清楚吗?”古纪元俯首在甘羽岑耳边偷了个

  吻。“我会忘了言,一定会忘了她,然後,这里,”抓住她的手放在自己口处,古纪元许

  给她一个承诺。“只会有你一个人在。”

  “哼!甜言蜜语。”甘羽岑甜在心里,嘴上硬是挤出不肯相信的轻哼声。

  “你其实很开心吧?”最近古纪元慢慢学会了察言观色,甘羽岑很擅长在脸上摆出某种

  表情,其实心里完全不是这麽想的,深入相处之後,他已经慢慢抓到部分的诀窍了。

  “什麽?我哪有开心?我为什麽要开心?”

  “你很喜欢我。”这不是猜测,而是肯定句。“而且,一天比一天更喜欢我,所以,才

  会吃我跟言的醋。”

  “你又知道罗?我在想些什麽,有什候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哩!”被猜中了心事,甘羽岑

  显得非常无措,所以只好乱说话打发古纪元的猜测。

  “你跟我一样,也需要做爱的练习。”古纪元一点都不温柔地打了甘羽岑额头一下,发

  出了清脆的声响。“老是口是心非,你的心里明明不是这麽想的,竟然连我也想骗。”

  “又没有被我骗到,干嘛这麽用力打我的头?很痛你知不知道……”

  甘羽岑开始叨叨絮絮地埋怨古纪元的手劲,听著她唠叨聒噪的声音,古纪元忍不住开心

  地笑了出来。

  他的生活一向是安静又孤独的,现在,闯进一只小麻雀了。

  “喂,我们来练习吧!”古纪元用唇封住甘羽岑呱呱叫的嘴巴,并不是因为讨厌听她讲

  话,而是此刻,她的嘴巴有更浪漫的功用在。

  “呃?”什麽练习?疑问还梗在喉头没有问出,古纪元压上的身子意图明显地令甘羽岑

  双颊发红。

  爱的练习啊?两天没做了,她其实也很想,但是,家里有大人在耶!

  “不行啦!你的爸妈都在楼下耶……”“没关系,他们不会上来的。”

  拗不过古纪元的蛮横,甘羽岑身上的衣服三两下全都落到床下去了,怀著一丝丝可能会

  被他父母亲抓包的紧张感和罪恶感,两人间的激情简直是一触即发,很快就燃烧掉他们仅剩

  的理智。

  “啊——不要咬我啦!”

  古纪元吮住甘羽岑双峰上的硬挺尖,用牙齿和舌头的爱抚慢慢地折腾著她,受不了偶

  尔被咬嗫的疼痛感,甘羽岑娇声地吟叫抗议他的过分举动。

  “咦?这麽快就湿了啊?老实说,你是不是很期待跟我做爱的练习啊?”

  古纪元湿润的气息喷在甘羽岑红透的颈项间,热切的气势造成了另外一波感的折磨,

  伸入她腿间的长指,正恶质地撩拨她湿润的花瓣。

  “才没有……”扭动著臀部桥声抗议,甘羽岑害羞地反驳他的嘲弄。“啊!你的手指不

  要乱来啦……”“你不喜欢这样吗?”古纪元热切的喘息在言如玉的脸部和颈部间游移著

  双手也忙著在她口滑嫩的肌肤间来蹭去的。

  “我不是弄得你很舒服吗?”

  “嗯……嗯……”敏感的花在他的逗弄之下流出大量的蜜汁,快乐的感觉窜遍全身,

  甘羽岑刻意控制著自己的呻吟声,就怕一个不小心被楼下的大人们给听见。

  捉住她的小手覆在自己偾起的欲望上头,古纪元低声诱哄著她,“来,它,我让你

  这麽舒服,你也要帮帮我。”

  “哇!”手指接触到蓄势待发的部位,甘羽岑不禁惊叹出声,小手握住的那个男部位

  正在慢慢地胀大当中,热烫的温度实在是太过骇人了,坚硬度也慢慢增加当中,甘羽岑当场

  愣住,瞪著它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该怎麽做啊?怎麽样才会让你觉得舒服?”“握住它,上上下下地移动。”古纪

  元低声教导甘羽岑取悦自己的方法,并握住她的手实际作给她看。“就像你可爱的小紧

  紧圈住我那样,来来回回地移动……这样我就会觉得很舒服,啊,小岑,快点动……”

  在古纪元的催促之下,甘羽岑缓缓滑动著指尖,将那巨大的男圈在手中来回滑动著

  “是这个样子吗?”

  “哦!对,对,就是这个样子,动快一点……”

  享受地呻吟著,古纪元一边享受她爱抚的同时,也不忘动手玩弄著在他眼前挺立窜动的

  美丽双。

  “啊……呃啊……”高超的爱抚技巧很快就将甘羽岑逗弄到崩溃的边缘,柔软的头在

  他指间的掐玩下肿胀地绽放开来,热情激烈的电流从粉色的两点开始往全身上下四处流窜。

  “嗯……古纪元……好舒服……啊……”甘羽岑无力地靠在古纪元的膛上,全身颤抖

  地承受著那双大掌的激情抚弄,停下了爱抚他的动作。

  “别停啊!继续握著我,快点动啊……”

  “呃啊——”尖被恶意地一捏,触电般的快感使甘羽岑扭动著上半身。“啊!别这样

  掐人家那里啦!你讨厌讨厌……”

  止不住的羞人情潮自双腿间大量涌了出来,甘羽岑发现自己腿间的女部位又更加湿润

  了。

  她已经想要了,空虚酥麻的下腹部传达著强烈的渴望,她挪动臀部凑到自己正握住取悦

  的男部位前,让大的尖端碰触著自己极渴望它进入的湿润女口。

  “好湿了呢!来,张开腿让我看看。”

  察觉甘羽岑腿间大量涌现的爱,古纪元掰开她的大腿,右手掌整个贴在她娇嫩的女

  部位上,长的手指在娇嫩的花瓣间来回按压数次,指间便被大量的爱给沾湿、这使得他

  探索的长指在她腿间更加悠游起来。

  “啊,我要……我要啦……”

  蓦地进缝内的长指肆无忌惮地抽起来,甘羽岑被迫曲著膝,双腿大张地任由男人

  爱抚著她湿润的女中心,不由自主地高声呻吟要求著他。

  “我想要,古纪元,给我嘛!”

  刺入窄的手指又再添加了一,甘羽岑握住古纪元的手腕,闭上眼享受著他高超的调

  情爱抚动作。

  深入的两指不断地撑开她柔软的花瓣,而她湿润的嫩像是舍不得手指的离开般,在手

  指慢慢退出之际,溢出更多的爱并紧缩著想要留住它。

  吮住她微张著喘气的唇瓣,古纪元炽热的舌头跟随著手指侵入抽出的韵律,在她的口中

  来回地翻搅著,与她被动跟随的小舌一同飞舞。

  趁著甘羽岑处在迷乱无法反抗的时刻,古纪元尝试著又再入一手指,三大的指

  头将花口撑到最开,缓缓推进的指头次次都进最深处,勾挑著甘羽岑体内最最深沉的激

  情渴望。

  “我要……古纪元我要……”

  “嗯,给你。”

  臀部被他高高地抬起,原本在她体内抽撤的手指全都退了出来,甘羽岑睁开双眼察看,

  古纪元正挺腰将自己胀大到疼痛的男凑到她湿润的花前。

  刚刚被自己握在手中的男坚挺变得更加巨大、坚硬,甘羽岑的大腿被古纪元的手掌办

  开,直挺挺站山止的亢奋试探地想要穿刺而入。

  他也等不及了,好想深深地埋进她温暖的嫩里!

  古纪元一个用力,便将自己的欲望植入她的身体里。

  “呃……”推挤著她的臀部,古纪元让胀大且敏感的前端刺入绯红色的花瓣内,然後再

  慢慢地滑出。“好、好舒服啊……”交合的快感让甘羽岑舒服地喘息,跟著他进入的动

  作摆动著臀部,让古纪元的硬挺整个挤入自己窄小的女甬道内。

  “呜嗯……嗯……深一点……”

  握住甘羽岑纤细的腰,古纪元一前一後缓缓地摆动了起来。

  “嗯……嗯……快一点嘛……”

  “来,小岑,你的腿圈住我的腰。”古纪元将甘羽岑的双腿圈在自己的後腰上,进行面

  对面的攻势。“这样可以入很深喔!一定会让你很舒服的。”

  身体随他摆弄,甘羽岑不断地喘气,又硬又的男狂猛地在她体内律动,炽人的快感

  很快就逼近,甘羽岑本控制不住自己尖叫的声音。

  “嘘!叫那麽大声会被我爸妈听到喔!”

  虽然平常他们不会上来,但听见这样激烈的声音,可能会以为发生什麽事而来察看也说

  不定唷!以唇封住甘羽岑不断呻吟的小嘴,古纪元将她的高声吟叫全都吞进口中,下腰则

  更加狂猛地抵著她向前律动著。

  两人交叠在一起的身子不断地摩擦蠕动,湿润的嫩被硬杵来回地抽刺顶撞,欲的

  体碰撞声滋滋滋地响著,加上一高一低的呜呜喘息声,爱的交响曲正激昂地播放中。

  即将到达顶端的古纪元曲起膝加快腰间冲刺的速度,每一次的入都抵进最深最深的花

  心底处,享受著被紧缩甬道包缚的美妙滋味。

  “呜嗯……嗯……”右手捂住自己的唇,甘羽岑生怕自己再度失控地尖叫出声,但是古

  纪元的侵入动作实在太过激烈了,呻吟的声音还是随著他的动作一下一下地逸出。

  左手握住古纪元的上臂,甘羽岑承受著一次比一次更勇猛的入动作,背脊闪过一阵狂

  喜的颤抖,高潮猛地来袭,她全身不由自主地抽搐著,快乐的感觉逼得她好像快晕了过去。

  “呃啊——真!”古纪元迅速抽出自己即将爆发的欲望男,在甘羽岑白皙柔软的

  脯上喷洒出大量激情的证据。

  结束之後,古纪元抱住甘羽岑不停颤抖的身体,轻抚著她汗湿的额头。“累吗?”

  “嗯。”甘羽岑将脸埋进古纪元膛里。“古纪元,你把我带坏了,我以前不会翘课的

  要是被我爸妈知道的话,一定会被骂得很惨的。”

  “对不起。”古纪元求和地吮吻著甘羽岑嘟起的唇瓣。“以後不随便翘课了。”

  “你说的喔!不可以反悔喔!”疲倦不已的甘羽岑在古纪元怀里找到一个最舒服的姿势

  慢慢地沉入深沉睡眠中。

  “放心,答应你的事,我一定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