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祖屋风波(1/2)

加入书签

  说实话,赵国阳做的这道酸菜鱼,并不算完美。毕竟鲢鱼肉质,相比黑鱼来说还是老了一些。

  但是在九十年代初,全国各地普遍还没有流行川菜的情况下,这道菜就显得相当有水准了。

  白柔挑起赵国阳夹给她的鱼片,轻轻抿了一口。顿时,一股很冲的辣味,从她的鼻腔,呛到了她整个头部。

  就在她辣得快要流泪的时候,一股独特的清香慢慢在她舌苔上挥发出来,将之前的辣味慢慢掩盖。

  这种感觉,就像是夏天的时候,喝了一口冰镇酸梅汤,开始寒凉,然后感觉舒服极了。

  就在白柔闭上眼睛回味着这种美味的时候,另一边坐着的赵晓静已经辣的叫出了声:“啊,好辣好辣!”

  至于赵晓勇,由于吃得太快,除了入口时感觉烫了一点,之后反倒是没什么感觉。

  这家伙不信邪,很快又夹起了第二块,放到了嘴中大吃起来。

  “这个味道,真是太好吃了!”此时赵晓静也已经渐渐从辛辣之中,感觉到了这道菜的美味,连连拍手叫好。

  放下筷子,白柔转头看向赵国阳道:“国阳,这菜叫什么,真是好吃!”

  “唔,这叫酸菜鱼,是川菜之中的一种。”

  赵国阳指了指盆子说道,“一般来说,酸菜鱼的原材料都是选用黑鱼的,今天只有鲢子鱼,你们将就吃吧……”

  年夜饭,就在赵晓静、赵晓勇争夺鱼汤之中结束了。

  今天这顿年夜饭,给大家留下最深印象的,就是这道酸菜鱼了。

  不仅鱼肉和酸菜被吃光光,到最后,连汤都没有剩下一点,统统拿来泡饭吃了。

  吃完饭,几个年轻人自然是聚在一起聊着天,看着电视。

  赵敬忠、何惠芬老两口,则悠闲的在一旁擀面、捏圆子,准备一会儿看春晚的时候煮汤圆吃。

  白柔本来也想动手帮忙来着,却被老两口儿异口同声的给拒绝了。

  坐了一会儿,看看时间差不多了,赵国阳就想和老爸老妈告辞,准备送白柔回去。

  他这边刚刚准备开口,外面院子里突然响起了小黑一连串的汪汪叫声。

  “咦,这大年三十的,会是谁来呀?”正在搓着圆子的何惠芬扬眉道。

  “我出去看看!”另一边,赵敬忠闷哼一声,放下手中和面的工作道。

  赵国阳倒是没有在意这些,他正乐呵呵的给白柔讲着江南省里下河地区,过年时候的一些习俗呢。

  赵敬忠出去了没多大会儿,屋外就响起了几句声音不大的争论。

  “大姐,老二、老三,两位弟妹,这大过年的,有什么事难道不能换个日子说吗?非要赶在今天?”说话的自然是赵敬忠。

  “大哥,这事儿可不能拖。越往后拖啊,就越不好办。正好今天咱们几家子人都在,咱们干脆把它给解决了,也省得年后再烦你了。”一个圆滑声音说道。

  “是啊,大哥。咱爸妈过世也快三年了,他们的老屋子,咱们也该坐下来,好好谈一谈分配的事了,总不能就这样全部落到你一个人的手里吧?”另一个粗声粗气的声音道。

  “老三,你怎么说话呢?咱大哥是那种人吗!”另一个颇为熟悉的女声开口训斥道。

  “好了好了,敬忠,咱们来都来了,你就让我们进去坐坐吧。事情嘛,该谈的还是要谈。房子你要一个人拿去也成,总得给他们两个兄弟分个两成不是?”

  听着这左右逢源的说话声,赵国阳立刻反应过来,这不是昨天给自己介绍对象的那位大姑吗?

  或许是不想把事情闹得左右四邻皆知,赵敬忠虽然不舒坦,但还是让一干亲戚都进了屋。

  看着鱼贯而入的众人,赵国阳脸上不由得露出一抹冷色,这几个亲戚,他实在有些羞与为伍。

  之前爷爷奶奶在世的时候,几个人对赡养老人推三阻四,向来是能推则推,能让则让,别说出钱了,出力都不乐意。

  现在爷爷奶奶过世了,几个人倒是有脸打起了祖屋的主意了。

  赵国阳的爷爷奶奶过世之后,在江海县市区留了一套老房子。虽然是平房,但面积足有两百六七十平,里里外外好几间。

  这年头虽然房子还不值钱,但是三四百块钱一平米,还是要的。这么大的面积,怎么着也能算到个六七万块了。

  之前赵国阳这两个便宜叔叔和大姑,就一直撺掇着要把这房子卖了分钱。

  但是老人过世前立下过遗嘱,这房子赵家老大,也就是赵国阳的父亲是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