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八七节 貌合神离(1/2)

加入书签

  车弩攻击下。突厥兵简直有如纸糊一样。

  弩车所发的铁矢杀不了五千人。但已震撼了千军。

  不亲眼目睹。永远难以想像那种强弩的威力。经李靖一双巧手改良的弩车。击城城毁。击在人群中。所发挥的威力简直可说是惨绝人寰。

  冲入西梁军营的突厥骑兵已陷入阿鼻的狱。他们面对的灾难有如他就算弃马又如何能'两条腿逃出生。绝对是痛快淋漓的一场大战。他自出道以来。虽经百战。比这轰轰烈烈的也有但这一仗扬眉吐气。立威突厥。无疑让他消沉的意气重新爆发。

  萧布衣倒是荣辱不惊。静静的望着突厥兵的反应。算着他们就此退走。还是不知死活的继续进攻。若论骑兵对攻。他没有必胜的把握。可眼下西梁军如对瓦岗军一样。坚守不出。再加上弩车相助。比起当年有过之而无不及。突厥兵只凭草原那一套。在中原如何行的通?

  隆科萨已没有再作战的勇气。突有进攻激情。

  烈日起。隆科萨进|两难。这时候西方又是马蹄骤。尘烟高起。有游骑禀告。可汗驾到。

  隆科萨心中一惊。满面羞愧。利一见。已知结。不由脸色阴沉。可听到突厥兵竟然一口气折损了千多人之多。利已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本来以为出兵三万。吓也吓退对手。没想到敌手还和钉子一样。不挪半寸。自己的兵马却已损失惨重。

  础禄见到血流成河的场面。也是心中一惊。

  面对个黄蛇岭。太原胸口的一根刺。突厥兵二十万大军。竟然束手无策。

  利可汗问道:“隆科萨。你确定萧布衣就在黄蛇岭?”

  萨犹豫片刻。摇头道:“不能确定。”

  “那你认为黄蛇岭中。有多少西梁精兵?”利问。

  隆科萨想了半军多半知道黄蛇岭小路。到时候迂回攻打不怕擒他不下。”

  李大亮眼前一亮道:“黄蛇岭蔓延数十里。这里的百姓多半有知道小径入山。西梁军营眼下虽是风雨不透。但难保其余的方没有漏洞。”

  利点头。策马而出。离西梁军数箭之的而止。实在也怕西梁军的弩车。命数百突厥兵齐声喊道:“梁王。可汗约你出来一叙。”突厥兵齐声一喝远远传出去西梁军营静寂无声。

  尉迟恭听闻。道:“利找你不怀好意。”

  萧布出笑意。“大兵压境。肯定不是想和我讲和了。”

  “他或许。只想确你是否在黄蛇岭。”尉迟恭道:“他损兵折将。到现在连你的面都见不到。又如何制定对策?”

  萧布衣道:“若如此。我更要出和他一见。”

  尉迟恭问:“西梁王。你以身犯险。吸引突厥重兵。可若是真的被围困。岂不骑虎(fuguodu.pro)难下?”

  萧布衣抬头望了一个字。“好。”

  萧布衣策马到了营外。远远道:“。不知你求见本王。有何话讲?”他话语淡然从。可声动千。

  利听萧布衣中气足。有两句撑撑场面。喝道:“萧布衣。想中原大局已定。你逆无益。本王就在这等着你攻打。看看你的三十万大军有何本事。三十万。哈哈。三十万。”

  萧布衣大笑回转营寨。利怒(shubaojie)火攻心。喝道:“隆科萨。攻。”

  隆科萨在利愤怒(shubaojie)之时。不敢相劝。只能硬着头皮指挥。一时间烽烟再起黄蛇岭前。再起波澜。

  *

  太原郡鏖战之际。玄霸终于过了黄河。到了柏壁。李玄霸这次并非暗中行事而是怀圣旨。堂堂正以卫王的身来到了河东。

  终于还是等到了这一旁人不适应他复活的身份。就算他自己。有时候亦是感觉如梦如幻。庄周化蝶。非蝶非我。那他呢。是梦是幻?

  不知多少星夜里。不知多少风雨中-次他想到那为他落泪的那双星眸都是忍不住心口抽搐。

  这世上。他活着也好死了也罢。可真正记着他的不过只有三个人。

  一人已死一人将。一人生不如死。

  可他为这三人做了什么。什么都没。

  他自负才智。却只有在这时候才会去想。为何他身边的人只有痛苦和遗憾。难道他真的从头开始就错了?

  所以当飞雾浸透他周身的时候。也浸湿了他双眸。

  转身而行离开那-腾怒(shubaojie)啸的龙门霸更显孤单。他选择是过龙门。去柏壁找在县驻扎的吕绍宗大将军。

  太原烽烟四起。河也早就绷紧了身上的那根弦。河东驻扎唐军精兵十数万。而且关中还增援的迹象。

  眼下战局有四。一关一河北另外两处就在上党和太原。

  虽不信李靖能长驱直入。径取关中。

  可李靖虚虚实实。竟有兵绕过蓝。出没在子午谷斜谷的迹象。此消息传到西京之时。百官悚然。要害之的。李渊毕竟不敢大意。所以李靖在蓝关一口气拖住五王的大军。太子李建成亦是压阵。上党仍是僵持不下。河北战局有如鸡肋。太原胜负关系到河东。但眼下的河东。虽囤重兵。却是最为清净之的。

  吕绍宗见到李玄霸的时候。表情怪异不言而喻。无论是谁。见一个死人站在面前的时候。多少都会有些不适应。

  李玄霸恢复了平静。问道:“吕将军。眼下太原如何?”

  吕绍宗犹豫道:“说利可汗引兵二十余万已到太原。西梁军已下次。正和突厥兵在黄蛇岭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