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九节 最后机会(1/2)

加入书签

  布衣因独特的体质修习易筋经,所得的收获难以想象

  就算是思楠都不能不承认,当初被她一剑逼退数步的萧布衣,现在武功早在她之上。>思楠是习武是不遗余力。

  萧布衣来不及多想,因为他现自己现在的处境,简直十分恶劣。那一刻,最少有七支铁矢击在了盾牌之上。

  铁矢劲道非常,萧布衣人在半空,无从借力,已被铁矢合力活生生的击落下来。萧布衣扑起的时候,没有多想,因为他认为对手或许潜伏过来,但是不太可能无声无息的挖出一个大坑,而不怕被萧布衣山腰听见,那反倒得不偿失。

  可地面黑黝黝的,杂草覆盖,萧布衣不是透视眼,看不到杂草下面是什么。

  但他已不能不防。

  人未落地,盾牌收起,可左袖一物打了出去,‘砰’的钉在树上。萧布衣去势已尽,可借绳索之力,不等落地,已飞身而起,竟然纵到了树上。

  这一招使出,萧布衣不知是幻觉还是怎的,他听到了林中轻‘咦’了声,好像林中之人,对他能躲过一击也很是诧异。可他顾不了许多

  树上有一刀劈落,仿佛引下了无边月色来汇聚,直奔t|

  树上还有杀手,而且武功不差!

  萧布衣皱了下眉头,一刀就杀了对手。他出刀没有光亮,下的黑手,可只是振臂一刺,已在单刀劈落之前割破了对手的喉咙。

  他刀做剑使,出手比那人最少快了一倍,所以可以后先至,要了那人的性命。

  那人满眼不信,可不能不信,无奈的向树下落去,萧布衣不肯放弃他的价值,一把抓住,在他怀中摸了下,然后将他丢了出去。

  丢出去的目标,却是方才他要落脚的地方,只听到‘砰’的一声响,烟尘弥漫,白烟四起,白烟中,有无数黑影纵横,又细又密。

  萧布衣叹了口气,知道那里没有大坑,但有埋伏,他若是一脚踩上去,多半会给射成了筛子。

  林外已出了七声惨叫,两声闷哼。

  萧布衣知道,已方多半死了两人。他萧布衣的手下,都是汉子,就算死,也不会惨叫打击同伴的士气。

  但现在,他已顾不了许多,进入了密林,可饶是胆大,萧布衣头皮也有些麻。

  他一瞥之间,已经现了近百人的行踪,树上树下,石后土中,都可能有敌人埋伏,此路不通,对手已将他们的退路封死!

  萧布衣人在树上,已见到最少有六人冲了过来。那六人极其勇猛,手中兵刃千奇百怪,可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树上的萧布衣。

  萧布衣却向听到轻‘咦’的方向望了眼,只见到暗影憧憧,看不真切。对手能这快的纠集杀手等候他们,显然摸透了萧布衣的作为。

  萧布衣喜欢冒险,事必躬亲,既然要攻打窦建德,当然要查看地势。于是他们就等着这个机会来个守株待兔。窦建德不走,就是要等着设这个圈套?或许窦建德没有这份心机,可有一人有!杨善会迟迟不肯出手,是否就等着给他这致命的一击?

  这个局,难道是杨善会布下?

  名将当然不止领兵打仗,还能揣摩对手的心理,这才能最快的时间,定下最犀利的打击手段。

  杨善会怎么会如此了解他的心理?

  想到这里,萧布衣不想再冒险,已做了决定,撤!撤到山上去!

  他方才以退为进,只想喝令众人上山,让敌手误以为要逃,趁机杀出一条血路,然后突围出去,可眼下看来,此招不行。

  敌人太多,不但林子里有,林子外也有脚步繁沓。敌人显然不止一重埋伏,而是布下了毒辣。

  萧布衣见到竹箭,更是皱眉,却是临危不乱。一个后仰,竹箭几乎擦他面部射出。凛凛寒风,萧萧煞气。

  间不容的那刻,萧布衣左手绳索挥出,已经缠住竹箭,借力使力,竟然从树上跟随竹箭飞了出去。

  林中的杀手已看傻了眼。

  他们都知道西梁王武功高强,也知道这人可在千军之中取敌将的级,更知道要杀萧布衣,绝对要付出惨痛的代价,可他们没想到萧布衣会逃,像飞鸟一样的逃命。

  在他们的眼中,萧布衣已不是人,要是人,怎么会有如此的身手?萧布衣此刻更像一个幽灵,在林中飘来荡去,让人难以捕捉。

  绣箭呼啸,竟然把萧布衣送出了包围。‘砰’的声响,竹箭扎在山坡上,激起碎屑无数。萧布衣却早就抖动绳索,松开竹箭,云一样的落在了地上,毫无伤。

  亲卫们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

  萧布衣一把抓住了竹箭,回手掷出去。

  他这一掷,虎(fuguodu.pro)虎(fuguodu.pro)生风,甚至强过方才之势,只听到一声惨叫,林中稍微静了片刻。原来他一掷之下,再杀了一人。

  萧布衣方才一冲,可说是步步杀机,可萧布衣胆大心细,武技过人,一冲一退,有如飞龙,敌手虽设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