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零节 时机(1/2)

加入书签

  张济不是萧布衣手下最厉害的高丰,实际上,萧布衣手下大将,很多都是武技超群可张济无疑是萧布衣手下最擅杀人的一个,会武技和会杀人无疑是两码事有人终身习武,可能一辈子都没有杀过一人,可有人不练什么招式,杀人手段却是极为毒辣张济身为二百勇士之魂,这一战不过也只杀了四个人,还有一个人,被他杀了两次,可见这种对决的惨烈张济虽只杀了四个人,可他以凶狠诡异的手段,杀了两个决定胜负的人阮君明和曹子椅哪个说出去,在河北军都是独挡一方的人物可他们临死之前,可算死不螟目,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听过张济这个人他们均在河北军中叱诧风云,就算死,也以为会死于英雄手上,哪里会想到死在无名小卒之手窦建德见阮君明水中杀出,重归于水的那一刻,在马上摇摇欲坠这一仗并不气势磅礴,可惨烈血腥,实在让历经征战的双军少见可这一仗还没有结束!

  在张济和阮君明落入汜水之际,剩余的四名西梁军胸口充斥悲愤之气,已向对手扑去河北军不服,他们却是忿然若非河北军挑衅,他们何必兄弟分别?汜水溅血?

  河北军该死,而他们的兄弟,却是枉死!

  那一刻的四人,出手没有任何招式,只是眼中的凶恶,就足以让对手胆寒他们一扑而上,已搂着对手翻身下马,滚入汜水之中河中的河北军四人几乎呆住,他们从未见过如此的打法,这些人简直比他们还不要命!

  汜水静静流倘依旧(fqxs),却迟迟不能洗刷浓重的血腥战马无主,河水中彷徨不安众人均是一声低呼,没想到竟是这种结果河水激荡,翻腾不休,只见到一道道血泉从河底涌出,涟漪般的散开,那无疑是入水最后八人的鲜血!

  众人心急如焚,却根本不知道,水下到底发生了什么等到河水稍静,再无波澜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是盯着河面,不知道到底还有谁剩下,抑或是,所有的人,死的一干二净?

  无论萧布衣、还是窦建德,都暂时没有出兵的打算结局已定,就算西粱王、长乐王都是无法决定这场血战,最后只能用鲜血来画上结局本来看起来,西梁军已胜的再无悬念,可阮君明临死前一枪刺杀介,西梁勇士,张济为杀他,用尽了最后一分气力,生死不明西梁对河北军,从伊始的公平,到最后依旧(fqxs)还是公平对决可胜负谁属?

  呼喇,一声响,水下窜出三人,鲜血混着水滴从乱发上四溅飞出,他们头盔早无,一时间看不出到底是哪里的军士可等他们在没腰的河水中站起来的时候,西梁军那面,发出了撕裂的义正言辞,满面激愤,河北军沉默(zhaishuyuan)无言,窦建德望着河中的血,良久才道:“好,明日“,“,你我决一死战!”

  萧布衣冷哼一声,不再多言,却已策马离去任何敌人,大义很少有能吓倒,要想退敌,还是要生死搏杀河北军输了一场,虽是士气低落,可下一场,不见得会输可所有河北军心中都有了疑问,官兵横征暴敛,在他们眼中,素来都是蛮横无理,黑暗无比,但今日一战,却让他们重新感受官兵的另一面原来官兵作战,亦有血性,亦有不屈不挠,亦有舍生忘死,就算单兵作战,也是不逊,这本是他们河北军一直自负的地方可在河北军慢慢迷(xinbanzhu)失方向的时候,却在西梁军身上,重新看到昔日的那种坚持和执着,他们心中是什么滋味?

  日落西山,昏鸦回巢西梁大军回退二十里下寨,汜水西侧,除了马蹄零落,什么都没有剩下如果不看到那些马蹄,甚至没有人觉得,这里曾经有人待过,更不要说,曾经有数万大军在此和河北军对峙西梁军退却,齐整利落,井然有序,让人心惊这种无形的压力,纪律的严明,更让河北军心悸张济重伤,萧布衣见不准萧布衣以为你明日交锋,所以不做提防”

  窦建德淡淡道:“士信,萧布衣这些年打下诺大的根基,绝非无因“罗士信一愣,已不能言“到如今,以为他轻敌的人,轻视他的人都已死了”窦建德落寞道:“你要想击败这个对手,唯一能做的不是轻视,不是猜测,不图侥,幸,而是在军阵上堂堂正正的击败他!就像今日一样,战到底,战的没有选择!”

  罗士信若有所思,舒了口气窦建德终于转过身来,拍拍罗士信的肩头,“士信,今日之战,我们虽输了,可战场…,”哪里有什么常胜将军?明日一战,我就看你的本事了”

  他说完后,转身要走罗士信却觉得肩头有千斤之重,陡然道:

  “长乐王……”

  “何事?”窦建德并不回身罗士信正色道:“长乐王不赞成我偷袭西梁军营,可我们要防他来袭我军大营!”

  窦建德沉吟良久,“你说的极是,萧布衣诡计多端,总是出乎不意,他若偷袭,不得不防士信,你和定方负责此事若有疑问,找我就好”

  罗士信得令,精神(shubao.info)一振,暗想若是萧布衣敢来冲营,管保他有来无回窦建德心事重重,回转营寨,在孤灯前坐了良久,思前想后,难以安寝见夜已深,不出的幽深奇异窦建德并不诧异,却不再前行,只是道:“今日之战,你应该看的清楚”

  那人点点头,并不多言窦建德又道:“我从未想到过,你能来帮我”

  那人连头都不点,慢慢道:“你要我做什么?”他声音沙哑,可话语中自有种慑人的力量这种力量,并非做作,而是自然而然他说话的时候,宛若一个将军,一个指挥着千军万马的将军!虽然眼下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