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九四节 最后一搏(1/2)

加入书签

  墨愈斩了程嘉会。没有丝毫犹豫。一来他对程嘉会极为痛恨。二也是想要表功。为以后捞取前程。

  西梁军兵临城下。**城军民均是人心惶惶。王弘烈兵败**山。无疑更是给城中军民重重一击。

  现在的西梁王三个字。就能给对手极大的压力。王世充虽连败李子通、杜伏威、沈法兴三人。取得了不小的声势。可要说和萧布衣相比。实力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虽然王世充还不肯放弃最后一次反击的机会。但在很多人眼中。只要萧布衣稳扎稳打。不急于求成。王世充败亡已经不可避免。

  既然迟早败亡。显然是早投靠比晚投靠要好。

  因为每一场仗下来。消耗均是巨大。每一仗下来。说不定谁的亲人会送命。

  **城在王世充的掌握下。程嘉会的威严下。没有人敢反叛。或者说。缺乏个带头人。可墨愈手起刀落。激起了军民的无数热血。从牢房出来不过数百人。到了郡丞府后已有千人响应。等到杀了程嘉会后。到了城门的时候。可以说是万人空巷。

  **城灯笼火把照耀下。亮如白昼。军民夹杂的洪流。在张亮、墨愈的带领下。冲上了城头。

  或许还有不情愿归降之人。可见到这种声势。早就悄悄的躲到一旁。

  墨愈吩咐开城的时候。意气风发。可再不可一世。还不会忘记谁最大。墨愈恭敬道:“张大人。在下斗胆。请李将军入城。”

  墨水紧跟大哥步伐。大声道:“我等斗胆。请李将军入城!”

  “我等斗胆请李将军入城”

  欢呼声。呐喊声传开去。城中满是振奋、激情洋溢。一发不可收拾。无数人加入呐喊声中。请李将军入城。

  因为他们知道。李将军就是李靖。李靖实乃西梁王手下第一名将。西梁王代表东都。东都就意味着太平!

  他们动乱太久。忍受太久。等待太久。就是这个太平。让他们求之若渴。

  城门大开。众人在狂热的心情下涌出城池。等见到西梁军一列列、一排排。齐整严明。都是心生敬畏之意。

  李靖一骑在前。沉凝如岳。墨愈早早带众人上前。跪倒道:“李将军。我等愿降。请李将军入城。”

  李靖嘉许的望了张亮、张济一眼。二人下马施礼。低声道:“属下幸不辱使命。”

  “你们做的很好。”李靖赞许道。走过去搀扶起墨愈等人。李靖沉声道:“**城军民开明大义。通达事理。西梁王知你等归降。当十分喜悦。入城之前。本将军和尔等约法三章。杀人者死、伤人者抵罪、盗窃者判罪。此法一视同仁。不论**城军民抑或西梁大军。都要严守不怠。”

  西梁军齐声呼喝。“谨遵李将军吩咐。”

  大军欢呼。声动四野。墨愈也带人高呼道:“谢李将军。”

  军民欢呼阵阵。李靖一挥手。沉声道:“入城!”

  有人幸福。当然就有人痛苦。而且很多的人的幸福。往往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萧布衣、王世充就是其中很好的例子。

  萧布衣眼下算不上很幸福。可在王世充拼死拼活的抢占些弹丸之的的时候。萧布衣却轻而易举的得江淮军投靠。

  如果让萧布衣解释的话。那当然就简单的很。因为他资本浑厚。用他现代的理论来说。用一块钱赚另外一块钱不容易。但是若有一万块。想赚一块。简直是太轻松的事情。

  取历阳、下**。萧布衣虽称不上势如破竹。可也是一帆风顺。王世充听到魏王被抓的时候。真的希望将萧布衣活活的掐死。

  他这一辈子。算是毁在了萧布衣的手上。

  王世充已兵临太湖。围困无锡。眼看就要对沈法兴发动进攻。在王世充看来。只要给他几个月的时间。他就能击败沈法兴。尽取沈法兴的的盘。

  这不是狂傲。这是王世充多年征战得出的结论。沈法兴残忍好利。虽是江南大族。可要说用兵。比起他王世充。差的太远!

  王世充只要几个月的时间。可惜的是。他连几个月的时间都没有。

  李靖、萧布衣无疑早就算准。无论这时候取胜的是谁。他们都要到发动总攻的时候。

  王世充前门驱狼。没想到后门进虎(fuguodu.pro)。在他大肆向江南扩张的时候。萧布衣却在蚕食着他的江北。王世充知道不妙。匆匆的从毗陵赶回了江都。

  到了江都。他就听到了第二个噩耗。**城的郡丞程嘉会被杀。**城已经落入了萧布衣之手。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王世充无疑像被敲了一记闷棍。半晌反应不过来。

  **城兵精粮足。正和历阳接壤。王世充占据江都后。第一件事就是在江都西面的**重兵把守。又让王弘烈、杨公卿伺机而动。图谋历阳。这才安心去征伐长江南岸的沈法兴。如果说王弘烈惨败才是意外的话。**城短时间失守简直是绝无可能的事情。

  可事实不会骗他。王世充坐在帝王宝座上。脸色灰白。嘴角抽搐。眼皮子亦是不停的跳。

  他老奸巨猾。可一时间。脑海中一片空白。

  杨公卿站在王世充面前。脸色苍白。请罪道:“圣上。罪臣有负重托。还请圣上赐予一死。”

  杨公卿侥幸逃脱性命后。终于赶回了江都。这刻满面羞愧。极为内疚。

  旁边一人怒(shubaojie)声道:“圣上。弘烈惨败。杨公卿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还请圣上将此人推出斩首示众。”

  那人一张马脸。怒(shubaojie)不可遏。正是楚王王世伟。他才和王世充一起从毗陵赶回。王世伟是王世充的大哥。王弘烈是王世伟的儿子。儿子被抓。老子当然会怒(shubaojie)火攻心。

  杨公卿更是惶恐。跪倒在的道:“启禀圣上。萧布衣用疑兵之计。是我劝魏王退兵。暂时回**城坚守。没想到却中了萧布衣的诡计。山谷遇险。楚王说的不错。此战罪责全在末将。还请圣上重罚。”

  “来人”王世伟一声令下。已有兵士上前。

  王世充不说。摆手道:“退下!”

  兵士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王世伟怒(shubaojie)道:“圣上。有过不罚。难免军心不满。”

  王世充皱眉道:“杨将军撤守**城。本和朕意相合。就算有过。也是朕的过错。”

  杨公卿差点流出眼泪。哽咽道:“末将无能。有负圣上重托。”

  王世伟甩袖离去。王世充却起身扶起了杨公卿。叹道:“公卿待朕。赤诚一片。朕又怎能忍心。为一小错。重责于你?”

  见杨公卿感激不尽。

  王世充眼中露出满意。转瞬消逝。痛恨道:“朕还是小瞧了萧布衣!”他说了这句话后。感觉好像在东都的时候。也说过这句话。不由有些惘然。

  他好像一直都是小瞧了萧布衣。

  从第一次见到萧布衣。刻意拉拢。却多少带着不屑。到后来扬州相逢。被他眼皮底下偷走了宝藏。然后就是东都惨败。

  可他又知道。每一次他都竭尽心力。他真的不想承认一个事实。那就是他不是小瞧了萧布衣。而是真的不如萧布衣!

  虽然很多事情。事后看起来。不足一道。但就在对决之中。却是拼死也想不出关键所在。他每次遇到萧布衣。都是束手束脚。这已经不能用小瞧来形容。

  高手对决。棋差一招就能致命。

  想到这里。王世充握紧了拳头。眼中露出了恨意。杨公卿忙道:“圣上。萧布衣这人极为狡猾。再加上个老谋深算的李靖。这二人联手。实在让人防不胜防。”

  “过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