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八四节 真相大白(1/2)

加入书签

  萧布衣曾设想过凤仪背叛杜伏威的千种可能,可却也从未想到过凤仪亲口所说的这种可能。(

  但是这种可能,却绝对大有可能!

  杜伏威在兄弟眼中,的确是义薄云说了事,他们二人最终,还是认可了杜伏威的做法。

  可这样一来,两条千里之外,和他们无关的性命就可能丢了。

  萧布衣一直没有觉得什么不妥,他其实已冷血了太多,他允许在他控制范围内的损失,因为他根本不认识凤仪。

  可今日见到凤仪,听到她的悲愤欲绝,见到杜伏威的脸灰若死,萧布衣突然意识到,凤仪做的,从她的角度来看,并没有错。

  自己的命,自己控制,凤仪或许可以为了杜伏威,抛却自己的性命。可她有什么理由,为了江淮军,抛却儿子的性命?

  难道对于一个母亲来说,还有谁比她儿子性命更为重要?

  那一刻,萧布衣不能上前,思楠满是迷(xinbanzhu)惘,她显然碰到了另外一段,她没有接触过的感情。辅公还是面沉似水,江淮军虽不算明了,可心中已有了内疚之意。

  受挫最重地就是杜伏威。他心中地悲哀。那一刻蓦然爆发。

  他张张嘴。可无话可说。他自信。自己没有对不起兄弟。可他能自信地说。他对妻儿问心无愧?

  他不敢说。他不想说。他也不能说!在决定杀死梁艳娘地那一刻。他其实就和决定杀死自己妻儿一样地艰难。在来之前。他气愤填膺。甚至不想多想。不想谋划。更没有找什么手下拉拢人手。他只想和妻子及辅公面对面地质问。他已不想理会太多。

  听到妻子地诘责。看到她眼中地悲愤。他知道。妻子并没有做错。

  他一直质疑妻子为何想他死。说他死。现在他终于明白。或许他还没死。但是他决定放弃她们母子地那一刻。在妻子心目中。他已然死了。他无话可说!

  “你为何不说话。你无话可说了吗?”凤仪冷冷问道。用着方才杜伏威质疑辅公地话语。更加地生冷无情。

  “好,我可以告诉你们真相。”凤仪冷冷的望着四周江淮将领,本来所有人都对她怀疑,所有人都对她鄙夷,但是接触到她冰冷的目光,竟是不由自主的低下头来。

  “你们的杜大总管从未抛弃过你们,他做地每一件事。都是为了你们。甚至为了你们,可以抛弃妻儿的性命。”凤仪冷漠道:“我们母子被抓。他被逼投靠东都,或者说他本意就是投靠东都。为你们每个人谋求活路。什么高官厚爵在你们的杜大总管眼中,都和他的妻儿一样,不足一道。只有兄弟之义在他心目中,才是至关重要,在我和德俊被囚禁的日子,我一直希望,他可以抛开一切,能从,我本来就是个妄想。他最后还有机会救我们母子,可为了你们,终于还是杀了梁艳娘。他一切为了你们,可他从未考虑过我们娘俩的感受!”

  凤仪最后一句嘶声喊出,泪流满面,紧紧的抱住儿子,生死相依……

  杜德俊亦是哽咽难言,只是叫着娘亲,江淮军终于明白一切,都是惭然无语,西门君仪也明白,当初杜德俊为何要护住娘亲。因为在他幼小的心中,只认为娘亲无错!

  可他现在,还是不想原谅凤仪,就算所有地人都原谅!他这两出这种话,无疑是件很艰难的事情。可凤仪却是放声大笑起来,声音响亮,议事厅中只余她肆无忌惮的笑声。

  虽在盗匪群中,可杜夫人从来都是大家闺秀那种,斯斯文文,江淮军从未见到她笑的如此大声的时候。

  可没有人笑,没有人抬头,杜伏威脸上抽搐,艰难道:“好在……你们母子平安,一切都过去了。”

  “都过去了?真的都过去了?你可以原谅我,但是我……会不会原谅你?”凤仪尖刻道:“心中划了一刀,是否能够弥补?是否可以被原谅?”

  西门君仪嘶吼一声,看似就要挣扎站起。向杜夫人扑过去。可见到杜伏威哀求地目光,蓦然失去了全身地气力。

  “我还忘了,西门君仪也不会原谅我。”凤仪又放肆的笑起来,眼中满是泪光,等到笑声止歇,凤仪盯着杜伏威道:“可我何须你杜伏威原谅!我何须你们原谅?你们地荣华富贵,是你们地杜大总管,用我和德俊地性命来换,我难道要求你们原谅?这岂非是个的不错,我没有资格埋怨你。”

  这些年的点点滴滴,一闪而过。杜伏威痛苦的明白,凤仪说的分毫无错。这些年,她为自己默(zhaishuyuan)默(zhaishuyuan)的生个儿子,做着妻儿应尽地一切,可最后的时候,他却只想着兄弟。

  既然如此。该求宽恕的是他,而不是凤仪。

  杜伏威才要挺起胸膛,凤仪又道:“他们对我说,要想德俊活命,就要说你死。这对我来说,一点不难做,所以我就说你死了,德俊活下来了。”凤仪凄然的笑道:“杜伏威,你如果知道今日。会不会后悔当初的选择?”

  “我后悔。”杜伏威涩然道:“我只想……只想你……”

  “我不会给你机会。不会给你任何机会!”凤仪突然尖声叫道:“我要让你后悔一辈子!”她尖叫声中,带有着决绝之意。萧布衣心中一凛。已知道不妙。

  可不等他有任何举动,一道亮光闪起。鲜血溅出,触目惊

  所有人怔在那里,目露骇然之色。杜伏威站在原地,晃了两晃,看似就要栽倒。

  一把匕首刺在凤仪的心脏,她握着匕首,嘴角带着冷笑,目光最后落在儿子身上,软软倒下。

  她最后望着的人,不是相濡以沫的丈夫,而是那个……她牺牲自己性命换回的儿子。她倒下地时候,不想再看丈夫一眼。

  她眼中,只余对儿子的依恋,可她心中,充斥着对杜伏威不能谅解的痛恨!

  她死的干净利索,死的义无反顾,或许在她决定的时候,她就知道这一谎。”杜伏威喃喃道:“可你没有说,没有揭穿,任由事态发展,甚至要和王世充结盟。为什么?难道因为。我也对不起你?”

  他看似一方霸主。可连番受到打击,颓废非常,就算萧布衣见到,都满是怜悯。辅公没有半分的同情之意,冰冷道:“你的确对不起我!”

  杜伏威喃喃道:“我知道,我吃过你的几只羊,我一直想要还给你。”

  他说极慢,搂住昏厥的儿子,已泪流满面。阚棱终于看不下去。站出来大声道:“杜总管对每个兄弟都是仁至义尽,再有背叛,那良心可是被狗吃了?”

  众人跪下,齐声道:“杜总管!”

  他们跪下,是因为凤仪,他们喊一声杜总管,发自肺腑,他们只希望这一声喊,能减轻杜伏威的些许悲痛。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