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五零节 自毁长城(1/2)

加入书签

  李世民不是李渊的儿子!

  这个消息或许称不上惊出这个秘密后,死死的盯着窦诞,留着口水,晃了两晃,仰一遍(fanwai)。

  李元吉现在已经不像话,荒唐无比,可窦诞还是把消息压了下来,并没有把李元吉的所作所为禀告给李渊。

  他觉得没有必要,这不过是些小事而已。

  像今仁义吧!”

  窦诞拂袖离去,宇文歆犹豫片刻,无奈离去。等到宇文歆确定后,已是七日之后,他急匆匆的再次赶到总管府的时候,只听到嘈杂喝骂声一片。

  宇文歆满是诧异,不知道还有谁敢在总管府撒野。

  进到府中一看,才发现是车骑将军张达面红耳赤指着李元吉叫道:“总管,你让她出来!”

  宇文歆一头雾水。见到窦诞幽漠的看着,旁边的人有同情、有愤恨、有司空见惯。

  李元吉高高在上道:“你让谁出来?”

  张达脸露痛苦之意,“总管,算末将求你成不?”

  李元吉哈哈大笑,“车骑将军何出此言?我怎敢让你来求,你方才还不是要打我一顿地样子?”

  宇文歆大局为重,不想理会二人的恩怨,大声道:“总管大人,下官有急事禀告。”

  李元吉不理张达的忿然。望向宇文歆。“宇文将军,有何急事呢?”

  宇文歆道:“据探子来报。黄蛇岭有数千盗匪出没,恐威胁太原安危。”

  李元吉失声道:“黄蛇岭?”

  见李元吉重视,宇文歆多少有些喜意,可听到下一句话,宇文歆差点气晕过去。

  “那我岂不是不能去那里打猎了?”

  黄蛇岭在太原东南,榆次北,群山峻岭,素来有野兽出没。李元吉经常去那里围猎。宇文歆没想到,李元吉这时候还有心情去打猎。

  “启禀总管,贼匪有数千人之多,我总觉得可能是刘武周的先遣之兵,不能小窥。不但不能打猎,我们还要派兵围剿,以确保太原的安全。”

  李元吉撇撇嘴,“几千匪盗,何足道哉。”突然瞥见一旁的车骑将军张达,李元吉笑道:“张将军……剿匪一事,事关重大,本总管打算派你前往,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张达面红耳赤道:“总管,你先交出她,我再去剿匪,肝脑涂地,在所不惜。”

  李元吉一拍桌案,霍然站起道:“张达,你有什么和我讨价还价的余地?我玩你老婆,是看得起你,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张达怒(shubaojie)吼一声,就要冲上去,却被宇文歆一把抱住,宇文歆已然明白了事情的始末。原来李元吉到了太原后,正事没做什么,女人倒是找了不少。他除了惹是生非外,就是打猎玩女人,这些事情地话缩了回去。

  宇文歆道:“总管大人,盗匪不可小瞧……”

  “这里你是总管,还是我是总管?”李元吉微笑道。

  宇文歆心中一凛,缓缓退后。

  张达却已大踏步的转身出了总管府,点齐兵马冲出太原城,直取黄蛇岭。

  窦诞终于道:“总管。想车骑将军张达亦是一员猛将,我们何必因为一个女人让他反目?依我之见,不如把女人还给他吧?”

  “还给他?”李元吉大笑了起来,“怎么还?死了的人怎么还?”

  窦诞、宇文歆心中一凛,“总管……你……说什么?”

  “那个女人不知好歹,本总管看上了她,是她的福分,没想到她还推三阻四,然后……就死了呗。”李元吉得意的笑。

  宇文歆却觉察到了不妙。“那……张达回来。我们怎么还人?”

  “还?”李元吉又笑了起来,“我们为何要还?张达回来。当然就是他的死期!”

  窦诞皱着眉头道:“车骑将军张达在太原颇有威望,李总管,妄自杀了他,只怕会让军心不稳。”

  “他约束手下不利,刺杀于我,又勾结盗匪,来犯太原,这些罪名,哪一个恐怕都够砍头了吧。”李元吉淡淡道:“你们放心,所有地一切,我来担当!”

  他言语中满是恨意,窦诞、宇文歆面面相觑,一股寒意涌出来,不明白张达哪里得罪了李元吉,难道仅仅是因为张达的手下刺伤了李元吉?李元吉就抢了张达的老婆,然后要杀死张达?

  他们当然不知道,李元吉地恨由来已久,却是对另外一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