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三五节 刀起刀落(1/2)

加入书签

  窦建德破魏县,擒宇文化及,败江都军,轻描淡写。

  他这个人说话平静,没有仰望过哪个,可也不轻视哪个,就算对擒住了隋臣,对想杀宇文化及,也是客客气气。

  可谁都看的出来,他做下的决定,斩钉截铁,不容置疑!

  宇文化及听说还有说话的机会,哈哈大笑起来,生命的最后关头,既然卑微也不能活命,为何不高傲的去死?

  “窦建德,你要为的可能对,我或许会后悔,但是现在,我还是要斩你!”

  宇文化及没有愤怒(shubaojie),只是释然,“死对我来说,并非最坏的结果。”

  窦建德轻叹声,“宇文化及,无论你以前如何大逆不道,但是今日的宇文化及,总算没有让人轻视,我会让人给你痛快的一刀。”他就要转身,宇文化及突然叫道:“等等……”

  “何事?”窦建德问道。他从出现到如今,处理事情都是有条不紊,不卑不亢。可他对谁都一个态度,那就是郑重。

  宇文化及沉声道:“你即是隋臣。当然知道死囚地规矩。”

  窦建德回道:“你有什么请求?如能做到。不违常规。我当为你做到。”

  “我临死前。只想再和裴侍郎说几句话。”宇文化及冷静道。

  窦建德望向了裴矩。询问道:“裴侍郎。你意下如何?”

  裴矩道:“我不反对。可不知道……宇文将军要对我说些什么?”

  “这是你们之间地事情。无需他人知晓。”窦建德道:“明日斩了宇文化及后。诸君可以下了决定。我很快要回转乐寿。还请诸君速速抉择。”

  他说完后,已消失不见,群臣面面相觑,如果不是眼前还有银光闪闪银子。几乎以为是梦一场。几个兵士前来,将宇文兄弟押走,却有一人斯斯文文的走过来道:“诸位大人,不才宋正本,长乐王让我带各位到行馆休息。”

  众人又是一惊,没想到眼前的就是窦建德手下的第一谋士宋正本。

  窦建德河北起义,手下猛将文臣亦是众多,刘黑闼、苏定方、王伏宝等猛将都是有万夫不挡之勇,而窦建德击溃薛世雄后。势力迅疾而起,占据河北大半领土,听说均是宋正本出的主意。

  窦建德得义成公主赐官。在乐寿开坛自称长乐王,下设百官,这个宋正本极被看重,所以被封为纳言,可以说是位高权重。

  宋正本如窦建德般,都是不卑不亢,带领众人到了行馆后,吩咐下人照顾,然后转身离去。众人见行馆并无兵士把守。对窦建德想放他们更信了几分。

  有的本想偷偷溜走,可想着兵荒马乱,孤身一人,若是遇到盗匪,说不定会客死他乡。再加上窦建德看起来还不错,不妨留下看看形势再定!如果窦建德真的势力恢宏,就算跟随他,也是大有可能!

  江都群臣其实一直都瞧不起窦建德,这是不争的事实。这就像贵族落魄成叫花子。还是瞧不起,百磨终成大器。

  窦建德自称隋臣,可他在群臣眼中,实在算不上什么臣子,因为他不过是隋臣中最卑贱的那种。窦建德家世代务农,当过最大的官就是个里正。何为里正?隋朝有文,民间五百家为乡,设置乡正一人;一百家为里,设置里长一人。

  窦建德以前不过是上不了台面的一个人!

  这种官,说是芝麻小官都是高抬他,可就是这样的一个里正,百经磨难,千番艰难,到如今,成了分割大隋法的。不是他信任的七贵、不是他的表亲李渊、不是他的侄子萧布衣。而是他一直瞧不起的布衣里正窦建德,不知道他作何感想?

  他肯定心中五味瓶打翻。酸甜苦辣咸一应俱全!

  群臣现在就是这种感觉,讪讪中,多少带有些期待,他们流亡了太久,也想要个安定。无论明日如何,他们最少知道,今晚、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群臣舒舒服服地睡了,因为他们又有了归宿,乱世之中,能有个安稳的归宿已经是幸事,宇文化及却是盯着昏暗孤灯,无法去睡。

  生前何必久睡,死后必会长眠。现在的他,距离长眠的时间越来越近了。

  本来谁都以为最后时间的他,会竭斯底里,痛不欲生,发疯都有可能。可谁都没有想到,宇文化及最后的时候,冷静非常,慢慢的喝着酒,吃着临死前最后的晚餐,看起来比窦建德还要冷静。

  当然,冷静有时候,也是另一种发疯!

  谁都不知道宇文化及想着什么,谁也不关心他想着什么,对于一个要死的人,谁会关心太多?

  宇文智及关在另外一间牢房,和大哥遥遥相望,却是从未望过大哥一眼,他嗓子已经嘶哑,他眼泪已经哭干,他地双眼流的不止是泪,甚至是血。

  他害怕,他愤恨、他绝望、他不甘。

  如果知道自己明不出地美味,菜有荤有素。宇文化及慢慢品尝,突然两行眼泪流下来。因为他蓦然发现,这些年来,他从来都是食不知味,可终于有一过当一不准杨坚之死,也有裴侍郎的功劳。”

  裴矩沉声道:“如果说这些能让圣上舒服些,圣上大可一吐为快。”

  宇文化及握着酒杯,手上青筋暴起,还能抑制住自己的情绪,“当年家父死时。裴侍郎为我出谋划策,我一直都是心存感激。可人要死了,脑筋不知道为何会很清楚。我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