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四节 诱杀(1/2)

加入书签

  元文都听到萧布衣语气中的杀机,宛若一盆凉水兜头浇下来。很多事情看起来复杂,可发生过了,想想也就简单,他能够坐到今日的高位,毕竟不是白给。萧布衣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已经透漏了太多的信息。

  最重要的一个就是,萧布衣想借他的手引出王世充,王世充不反,萧布衣寝食难安!

  因为王世充非同凡人,野心极大,他在东都附近,宛若个钉子般的扎在萧布衣的胸口,萧布衣不除他,无法远行,可要除去他,还要提防拔出后大出血。

  王世充等不及,可萧布衣同样有些等不及。

  所以萧布衣就布下了圈套,诱使元文都造反,而元文都造反,从实力来讲,当然是远远不如萧布衣。元文都之辈,不过刀笔吏尔,他们想要叛乱,当然要寻求军方的支持,而王世充显然是他们合作的最好搭档。

  这些是元文都考虑之事,却也落在萧布衣的算计之中。

  萧布衣就等着他们合作,等着他们作乱,然后借口造反之名一举铲除他们!

  想到这里,元文都心中升起了一股寒意,他突然想起了杨广。他开始还不明白为何会想起杨广,可转瞬明白过来,当年杨广诛杀李阀和如今的事情何其相像?杨广就是一直想要铲除李阀,可苦于没有借口,这才逼李阀造反,聚而歼之,萧布衣经历过那件事,显然也把这招学了去,如今用在他元文都的身上。

  如今他元文都、王世充果然如期造反。后果如何,可想而知。

  想到这里的元文都,只觉得浑身发冷,望着那就在眼前的萧布衣,感觉到熟悉的陌生!

  萧布衣微笑着望着元文都,心中却是一点笑意都没有,这件事如他预想地发展。但是他并没有什么喜悦之意。

  这次是他亲手布下陷阱。一步步等着元文都、王世充上钩,他的确有些等不及了。他在东都的确已经树立了崇高的威望,但是这还远远不够。他其实很担心,他出征之时,旧(fqxs)阀会暗中捣鬼,再一举推翻他的统治,那他辛苦一场,不过是为他人做嫁。

  他如履薄冰。亦是感觉到杨广的无奈和忧心。

  萧布衣虽在东都良久,可一直以来内忧外患丛生。想杨坚、杨广父子苦心孤诣这久。门阀等级观念也是一直无法消弭,萧布衣当然知道这点,是以趁如今东都惶乱之际,破格提拔寒士,一方面是求有用的人才,而更重要地一点是,他想要消除东都地内部矛盾。

  他要征战是志在消弭内部隐患。然后再全力攻克瓦岗。

  太平道素来是无孔不入,只因为理念和这个年代格格不入,这才一直不能振兴兴旺。但太平道数百年来,伐谋策反的经验可以说是丰富之极,每次都是极为沉默(zhaishuyuan)中极度爆发,(醉&露&网&首&发)以求给对手最致命的一击,萧布衣也是一直对他们心中惴惴,暗想这样的势力,以诡道称雄,怪不得历来君主忌讳!

  白虎(fuguodu.pro)门前,一个寻常的背叛,却是意味着萧布衣、王世充两大霸主的斗智斗勇,东都新旧(fqxs)势力的再次交锋,再加上各种势力地暗中策反,分化或者依附。

  再远了说,当初萧布衣和皇甫无逸交手,就意味着东都新旧(fqxs)势力的第一次更迭,表面上他萧布衣赢了,但萧布衣心知肚明,势力更迭之争可以说是任重道远。

  他要尽快地铲除这些阻碍势力,能拉拢地要拉拢,不能拉拢的只能消灭,他时间亦是十分的紧迫。

  因为关陇虽鏖战正酣,但占地利,萧布衣想伐关陇,最好的方法就是堵住关陇的势力,不让他们出来。关中虽有地势之利,可若是不能出关,地势反倒变成枷锁,不过偏安一隅罢了。想关中四塞之地,东有潼关,西有散关,南有武关,北有萧关。潼关、萧关也就罢了,萧布衣还没有妄想到一举将这些关隘取在手上,可武关、散关两地却是他进击关陇的跳板,当尽力取之。

  当然这块跳板亦是关中进取中原之地,争夺激烈,可想而知。

  要从散关入关中,就要争夺巴蜀之地,但是萧布衣已经得到了不好的消息,萧出使也不算顺利。李渊老谋深算,取了关中后亦是第一时间派李孝恭安抚山南之地。李孝恭此人颇有才能,听说风流倜傥,只凭一张嘴就已说服了巴蜀不少势力的支持。萧苦苦支持,却只拿下了巴东之地!

  如今巴蜀争夺,萧布衣并不占先手,可唯一能让萧布衣安慰的是,李渊活地也不轻松,而且他还有对付李渊地棋子!

  萧布衣就那么望着元文都,想着自己的心事,元文都却是觉得萧布衣猫耍耗子一般,终于按捺不住压力,竭斯底里地爆发出来,“萧布衣,你还没有赢!”回头望向众臣,元文都吼道:“你们做什么,今日都是背叛的罪名,我若死了,你们亦是不远矣!”

  萧布衣笑了起来,“不见得吧。”

  他话音一落,韦津已经快步上前,躬身施礼道:“启禀西梁王,元文都造反,证据确凿,微臣已搜集到他造反的全部证据,还请西梁王过目。”

  他不顾元文都的目瞪口呆,从怀中掏出奏折呈上去,然后退到萧布衣的身后。

  卢楚却是早早的立在萧布衣的身边,冷望元文都道:“元文都,你逆王世充会攻城,可还是不紧不慢。难道是真的觉得成竹在胸。有对付王世充的把握?

  独孤机却是呼喝一声,大殿外脚步沓沓,有禁卫军出现在殿外。元文都才有点喜意,心道独孤机皇室中人,毕竟还临危不惧。

  哪里想到独孤机大喝道:“元文都犯上作乱,罪不可赦,西梁王有令,只诛首恶。余众可免一死。孟郎将,元文都一家老小可曾拿住?”

  有人在殿外应道:“启禀西梁王、独孤大人。元家一百三十七口悉数在内。无一漏

  元文都脸色惨然,指着独孤机道:“独孤机,你好……你很好。”

  独孤机不理元文都,只是向萧布衣施礼道:“启禀西梁王,微臣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尽数控制住元文都的家眷,只等西梁王发落。”

  殿中重臣有卢楚、韦津、独孤机、元文都、段达、董奇峰和郭文懿七人,元文都内城叛乱,本来算计是六对一之势。只以为稳操胜券。哪里想到事到临头。萧布衣一出现,已经哗变了一半过去。

  段达早就跪着过来。他是想两面讨好,可没想到两面都没有讨好。

  眼看卢楚、韦津、独孤机个个争着领功,他这才悲哀地发现,原来他早就被排斥在争权夺利之外。

  可眼下若再不讨好,只怕会有性命之忧,段达满是谄媚的笑,“想西梁王运筹帷幄,决胜内城,实在是日月之辉。咄,元文都,想你米粒之光,也敢和西梁王争辉,实在是可笑……哎呦……”

  他只顾得讨好,没想到元文都一口浓痰吐过来,即疾又准,他竟然没有躲开。

  萧布衣懒得理会这种奸佞的小人,目光却是投向了郭文懿,微笑道:“其实我这次真想看看有几个人能投靠你元文都,不过看起来还是有几个。”

  郭文懿已经骇的说不出话来,总有人想要投机,他当然也不例外,可他没有想到西梁王很生气,这次投机的后果也很严重。

  咕咚跪倒在地,郭文懿五体投地,哀声道:“微臣罪该万死,还请西梁王恕罪。”

  他这一跪,大殿中能坚持的不过只有两人!

  元文都已经脑海一片空白,董奇峰却是脸上苦意更浓,他手持匕首,上面还有几滴鲜血,不显狰狞,只余凄凉。

  萧布衣目光终于落到董奇峰的身上,轻叹声,“董中将,你为何也要反我?”

  董奇峰要反萧布衣,地确让萧布衣很是疑惑地地方,因为众人要反,毕竟还有个理由,王世充为取东都之地,元文都不服萧布衣,想要荣华富贵,但董奇峰一来不想争霸,二来也不是觊觎荣华富贵之人,他这次来反自己,其意决绝,实在让萧布衣百思不得其解。

  董奇峰目光落在匕首之上,喃喃道:“老了,老了……也会有糊涂的时候。”

  萧布衣沉声道:“董奇峰,想你一直去找孙少方,只想让我把视线移到他身上吗?想孙少方为人仗义,对你这个师尊却是仁至义尽,宁可身受不白之冤,却也不肯说你半句坏话!你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