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九节 狂生(1/2)

加入书签

  朝阳初生的时候,给东都大城带来了金灿灿的光芒。

  深秋时期,清晨还有冷意。朝阳将十里长街铺满了金色的希望,萧布衣远远望过去,心中有了感动。

  到了东都后,他多少有些漠然的血液中总是不时的流淌着温情。

  诚然,战争让人冷血,疆场没有任何怜悯而言。对敌人的宽恕其实是对自己手下的残忍,所以在疆场上,萧布衣总是不遗余力的以击溃、击杀对手为目的。有时候,他人在马上,长枪戳出之时,都能见到对方求生、畏惧、惊惶的表情,可他已经没有半分手软。阻挡他队伍前行的,一定要铲除,他已经没有任何选择!

  但是战争却也给了他更多的触动,他看多了默(zhaishuyuan)默(zhaishuyuan)无闻士兵的舍生忘死,见到了更多百姓无言的感谢,得到了东都无数人的信任爱戴,他们或许做不了什么,但只是一个守候,已经能让萧布衣有作战下去的动力。

  百姓兵士都是自发自觉,和杨广当初入城的规模不可同日而语,但若论拥护,杨广自是远远不及。

  杨广永远坐在壳子里面,从不接触所谓的草民,可这时候萧布衣却已下马,缓步走过去。

  他突然发现,见越王不急,见卢楚也不急,从长街走过去,已经是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事情。见到萧布衣下马,更多的百姓跪了下来,甚至有老者已经痛哭流涕。因为言语已经无法说出他们心中的感激,或许只有心中地泪水才能表达他们的感激之情。

  萧布衣伸手搀扶起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轻声道:“老人家,你辛苦了。”

  老人激动的老泪纵横,颤声道:“萧将军言重,我们这算什么辛苦。其实你们获胜的消息早早的传来,我们不知道做什么,能做的只是在等,希望见萧将军一眼。我们想告诉萧将军。东都的百姓感激萧将军,感激萧将军为我们做的一切一

  他说地有些泣不成声,萧布衣扶住老人,望着众兵士的目光,突然扬声道:“要论感谢,应该是我感谢你们才对。若没有你们的支持,萧某如何能领军出征,若没有你们的支持,回洛仓亦是无法保全,只有你们无私的支持。将士们才能舍生忘死,要说感激,萧某要感谢你们……感谢你们为东都,铸造了将士倚靠的不倒长城!”

  他声音越说越响亮,激荡在东都外城,百姓再次涌出了泪水,这时候突然有人轻声说道:“不过是沽名钓誉而已!”

  那人说的虽轻,在这深秋的清晨显的如此格格不入,很多人并没有听清,萧布衣耳力强健。斜睨望去,见到一人胡子拉茬,双眸深陷,神(shubao.info)色满是颓废。他晃晃悠悠的站在那里,手上还拎着个酒葫芦,多少带有不屑地望着萧布衣。

  那人自言自语。却没有想到萧布衣望过来。略微愕然,夹杂些激动,见到萧布衣又移开了目光,多少有些失落。

  萧布衣并不理会,却对身边的蝙蝠说道:“跟踪那个拎酒葫芦的人,看他住在哪里。”

  蝙蝠点点头,离开萧布衣,萧布衣却是径直沿着长街向前行去。一路上经由诸坊。百姓越聚越多。有焚香祈告,有跪下相迎。萧布衣一一扶起,时不时的说上几句。

  眼看日上三竿,萧布衣竟然还没有走上一两坊,身边的虎(fuguodu.pro)牙郎将舒展威终于忍不住大声道:“父老乡亲,萧将军知道你们的厚爱,只是还有公务在身,只请日后再叙,不知道你们意下如何?”

  舒展威话语一出,众人轰然响应,都是闪身退到一旁,萧布衣这才翻身上马,和众人向东城驰去。这一路上,百姓仍是无穷无尽,萧布衣挥手之间,却已到了东城前。

  以往的时候,东城都是城门紧闭,可今日却是不同往昔,东城早就城门大开,旌旗招展,彩旗飘飘,越王和群臣竟然出东城亲自相迎。萧布衣见到,远远的下马,快步上前。脸都是别人给的,面子可是自己丢的,越王如此礼遇,给足了萧布衣地面子,萧布衣当然也不会削了越王的面子。

  二人相互施礼,又是好一番客气,这才携手步入东城,百姓远远见了,都是议论纷纷。有的说能让越王亲自出东城相迎之人,萧将军可是第一个。有人却说萧将军百战百胜,凭一己之力卫护东都,越王这番礼遇还是轻了些。有的又说起北邙山一战,听说萧将军危机时刻,本来将将落败,可突然有黄龙、黑龙出现护主,击败了瓦岗军,这个萧将军……说不准是真命的活灵活现,煞有其事地样子。本来这种话可是砍头地罪名,可现在老百姓都知道萧将军现在东都最大,看起来做皇帝也是迟早的事情,这话说起来应该无妨。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那落魄之人掺杂在人群中,一口口的灌着酒,只是摇头。但他虽然落魄不羁,却也知道这时候说萧布衣的不是,多半被百姓当街打死!

  百姓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他只是郁郁不得志而已,犯不着和他们斗口送命。

  听着乏味,落魄之人晃晃悠悠的回转客栈。他所住的地方是厢房,住所甚狭,简陋潮湿,那人坐下来,又要喝酒,可酒葫芦中却是滴酒都无,才要起身要酒喝,伙计已经推门走进来。

  本来这种举动颇为无礼,可伙计看起来却是司空见惯。

  见到落魄之人,伙计连笑脸都懒得奉上,冷冷问。“马公子,老板让我问你,这住店的钱,什么时候能付呢?”

  落魄之人脸露尴尬之色,“请……再宽限几了,再给马公子三完话后,转身出了房间,马公子要拦。却又缩回手来。伙计趾高气扬的走出去,正碰到老板,老板低声问,“东西拿到了吗?”

  伙计赔上笑脸,“拿了,老板,他应该有钱。”

  “应该吧,没钱怎么还能喝酒?”老板微笑道,拿着包裹如同宝贝般地回转。

  马公子房间中听了,仰看看,就是拿走都是不成问题。不过官爷,我们不过是个客栈,也不知道这人的底细,他若是有什么作奸犯科地事情,可和我们无关。”

  店老板急于撇清自己的关系。暗想萧将军让手下查这人的底细。这人莫非是什么奸邪之辈?

  蝙蝠解开了包裹,看到里面除了几件破衣服外。无非是些手稿之类,看了半晌不得要领。一股脑的包起来道:“我拿回去看看,三日后送回。剩下的事情,你知道如何处理。”

  店老板点头哈腰道:“官爷,没有问题,你慢走。”送走了蝙蝠,店老板找伙计看紧那个马周,只怕他跑了连累了客栈,心中却想,这个马周不过是穷酸,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萧将军竟然派人来查,却不知道是什么来头?黎阳城忙碌一片。

  李靖坐镇府中,只是凝望着桌面上的一张硕大的地图。地图上山川河流事无巨细,都是画的清清楚楚,正中一点红记,标注的正是黎阳城地所在。

  他一夜没有合眼,可看起来没有丝毫的疲惫。

  手指轻轻的敲击桌面上的图案,李靖沉思着什么。有人急急的赶到禀告,“李将军,陈郡丞、齐副将已经攻克了黎阳仓,驱逐了那里的盗匪,如今正在按计划修固黎阳仓。以防瓦岗前来攻打。”

  通禀之人正是方无悔。

  原来李靖自太原南下后,一直驻军在长平、河内一带,隐而不动,却和萧布衣所在的东都遥相呼应,互通信息。

  瓦岗虽是势力日隆,却是少有渡河去扩张地盘的打算,虽有小盗不断的渡河滋扰,却是不敢离开洛口仓。河内通守孟善谊、长平通守殷善达都是固守城池,一时都保本地的平安。

  李密一直倾力来和襄阳、东都两地作战,一时间也顾不上长平、河内两地。

  李靖以太原副留守地身份入主两地,孟善谊、殷善达二人都是心力憔悴,只觉得一方不保,焦急万分,见到太原副留守带精兵前来支援,共同抵抗盗匪,不由大喜。

  当然也有疑惑之人,可疑惑也是无用,李靖精锐数千,军权在手,谁都不敢质疑。占据长平、河内之后,李靖抓紧时间练兵,从山寨、草原的战马源源不绝的输送到了长平,李靖抓紧操练,只等一战。李密一心和萧布衣对决,却没有想到黄河对岸。崇山之下早有一只猛虎(fuguodu.pro)蓄力待发。

  萧布衣飞快的入主东都倒是出乎了李靖的意料,不过这也让李靖更加地方便行事。

  萧布衣东都独揽大权,被越王尊崇后,消息早就传到黄河两岸,各郡县都是精神(shubao.info)大振,多少看到了希望。

  自从杨广下了江南、越王执掌东都,皇甫无逸独揽大权后,东都是一日不如一日,无暇顾及其他地域。周边地郡县都是自保为主,这下听说萧布衣转守为攻,不但百姓振奋,就算隋官都暂时打消了投靠盗匪地念头,观形势而定。

  萧布衣早就下了密令,让孟善谊、殷善达等人听从李靖的调度,这下得到东都的指令,二人心中仅有的一点疑惑都抛到九霄云外,大为振奋。

  李靖得到这二人的支持后,秘密招募兵士训练。却早早的将黎阳城的防御研究透彻,加紧赶制攻城器械,悄悄地运到黎阳城西南地浚县。

  王儒信只知道饮酒作乐,元宝藏、郑颐也是只知道守城,听到瓦岗和窦建德联盟后,更是放宽了心思,哪里想到一直并无动静地河内会出大兵攻打,就算逃命之时,还在想着是否窦建德单方面毁约前来攻打,却不知道李靖早就蓄谋多时。

  李靖将铁骑精兵输送给萧布衣指挥。在等攻城器械准备完整的时候,自己率领兵马亲赴黎阳,他率军昼息夜出,连夜急行,这时候李密正在被东都地动静吸引,全力的制定攻打洛阳的计划。重兵屯守洛口仓。以防萧布衣偷袭,哪里能想到萧布衣还有奇兵从黄河对岸袭出,而且目标不是洛口仓,而是瓦岗的后方黎阳仓!

  兵贵神(shubao.info)速,出奇制胜,李靖用兵素来如此!他以严整的军纪训练出一支铁军,创造了奇迹,无声无息的紧逼黎阳!

  李靖半夜到达浚县附近后。命大军稍事休整。破晓时分命令全军赶赴黎阳,三面攻打。却留出东部地城门。

  其实南北两侧的大军也是佯攻,只是给黎阳的守军制造压力而已,至于东部的城门刻意留出来不打,也是一个计策。狗急了跳墙,兔子急了还要咬人,若是不给瓦岗众活路,他们奋力死战,对攻城势必造成极大的阻力,李靖留条路给瓦岗众,就是为了减少攻城的阻力。

  结果如李靖所料,在攻城大军不停的、连环的攻打下,瓦岗众终于崩溃,元宝藏、郑颐率先逃命,主将一走,瓦岗众冰雪消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