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零节 无间(1/2)

加入书签

  萧布衣望着王世充这个横空杀出的大忠臣,脸带微笑。

  生死杀戮经历的多了,他已经知道怎么会在不利的形势下保持镇静,王世充虽是老狐狸一样,见到萧布衣的微笑也是打怵。因为当初萧布衣就是微笑着从扬州城弄走太平道的宝藏,让他一直以来都是懊丧痛恨。

  萧布衣猜的一点不错,王世充迫不及待的赶到东都就是因为萧布衣如今的威望大增。

  他兵出江都后,却并不着急赶往东都,出头的椽子先烂,他比任何人都明白这个道理。手上的淮南兵是图谋。可没想到薛世雄竟然被窦建德击败,这个消息让王世充为之震动。他知道这是机会和转折,五路大军中,薛世雄是行军统领,他王世充不过是个配角而已,可薛世雄一败,他王世充终于可以正式唱把主角!

  他苦心孤诣营造江都,只以为可以称雄江南,没有想到被皇帝老儿夺去地盘,心中苦闷不言而喻。东都已经成了他最后争霸的机会,有的时候,人的选择真的很少!击败卢明月并没有耗费他太多的力气,毕竟他淮南精兵不是白给,向东都进军的途中,消息不断传来,李密进攻东都、攻打回洛仓、退守洛口,萧布衣如日中笑了,我一个粗鄙之人,侥幸识得几个大字,哪里会做什么画?”

  萧布衣点头道:“原来如此。”皇甫无逸却道:“如今王大人前来,再过几日王大人所率近五万淮南军也要前来东都。以往李密势强,我为求稳妥。当求固守城池。可如今我军势大,当要转守为攻,不知道王大人可有什么妙策?”

  皇甫无逸虽不算聪明,毕竟也不很蠢。知道无论如何,总要拉拢一方。王世充卑谦低微,正是他拉拢过来对付萧布衣的好帮手。他看轻王世充,却不知道自己与虎(fuguodu.pro)谋皮,随时都会被这个卑谦之人一口吃下去。

  王世充悄然前来,用意正是如此。皇甫无逸虽是资格老,可最近萧布衣如日中胜瓦岗,就算要平定对阵,治标不治本,若依我言,东都若是出兵,当用重兵以雷霆之势再夺洛口,我想抢回洛口,瓦岗群盗不攻自破!”

  皇甫无逸斜睨道:“那依萧将军所见,应该派谁前去?”

  段达、刘长恭等人都是面面相觑,忍不住后退一步,萧布衣肃然道:“若是越王许可,萧布衣愿往。”

  他沉声一语,群臣振奋,暗想前番段达等人虽是大败,可萧布衣毕竟非同凡响,由他前往。夺回洛口仓大有可能。

  越王略微沉吟,望向皇甫无逸道:“不知道皇甫将军意下如何?”

  群臣心冷,都知道皇甫无逸必定反对,暗自痛骂,如今他娘地不怕虎(fuguodu.pro)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战友,这个皇甫无逸在群臣眼中已经是狂傲自大,败事有余。果不其然,皇甫无逸打个哈哈。“萧将军所言极是。不过有一处不妥。”

  萧布衣不出意料,含笑问,“不知道皇甫将军有何高见。”

  皇甫无逸正色道:“萧将军用兵如神(shubao.info),其实我也是钦佩。可东都毕竟是我等根基所在,我得圣上信任,镇守东都,不敢一日懈怠。萧将军亦是不能轻易离开东都。想洛口仓固然重要,可回洛一样是东都的命脉,瓦岗若趁东都出兵之际反攻回洛,那我等不能不防。既然如此,有萧将军在东都,可保回洛不失,这出兵洛口。不能由萧将军前去。”

  群臣都是叹息,知道他怕萧布衣抢了功劳,暗自跺脚,萧布衣却不动神(shubao.info)色。“那依皇甫将军所言,应该由谁前去呢?”

  皇甫无逸故作沉吟,喃喃道:“应由谁去呢?”

  刘长恭突然上前道:“越王、皇甫将军,末将不才,斗胆保举一人。”

  “刘郎将请讲。”皇甫无逸微笑道。越王却是皱了下眉头,心中也有不满,暗想这个皇甫无逸以往还恭声的请自己定夺。可现在竟然开始自作主张!

  刘长恭沉声道:“我想王郡丞百战百胜。如今又斩了无上王,若挟余威去攻洛口。断无不成地道理。”

  皇甫无逸脸露微笑,转身向越王道:“越王,微臣也有此意,还请越王定夺。”

  越王沉吟良久,“王郡丞,你意下如何?”

  王世充慌忙恭敬施礼道:“若论领兵,微臣当然不如两位将军,可既然越王、两位将军有令,微臣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那萧将军意下如何?”越王又问。

  萧布衣道:“微臣没有异议。”

  越王终于下定了决心,宣布道:“那本王决定,就由王大人领东都精兵三万去攻洛口,择日出兵!”

  群臣领旨,却是各怀心思,每一次角逐后,他们心中希望失望夹杂,形势也在不停的左右他们地选择。萧布衣却是懒得废话,径直走出了龙光殿。王世充却向皇甫无逸使个颜色,皇甫无逸点头,王世充这才大踏步追了出去,“萧将军留步。”

  萧布衣转过身来,微笑道:“王大人有何吩咐。”

  王世充哈哈笑了起来,“好你个萧布衣,竟然开起朋友的玩笑了。萧大人,可还记得,我们当初相见也是在这里?”

  萧布衣回顾下四周,脸上有了感慨,“不是这里,但离此不远。”想起当初见王世充之时,恍若昨日,那时候他也是主动出来寻找自己。时隔数年,二人却成了暗藏心机的敌手,不由感慨苍说。”

  “是吗?”萧布衣看起来饶有兴趣,“那有空一定要去。”

  “一言为定。”王世充又笑起来,“到时候我相邀的话,萧大人若是推脱,那可是不给我面子。”

  “不敢不敢。”萧布衣也是笑意盎然,告辞离去,王世充见到萧布衣转身,一张脸沉下来。皇甫无逸路过他身边,轻声说道:“晚上去我府上坐坐。”

  王世充马上又是浮出笑容,“谢将军,一定一定。”

  二人擦肩而过,宛若陌生人般。可二人脸上都是浮出得意的笑,看起来一般无二。

  萧布衣回转将军府,屁股还没等坐稳,就有客人拜访,萧布衣接到拜帖地时候,微微愕然。起身迎出去,董奇峰见到,慌忙快步走过来道:“不敢劳将军出迎。”

  萧布衣到了东都后,并没有和董奇峰联系。见到他来拜访。多少有些出乎意料。将董奇峰迎入内厅,这才问道:“不知道董大人前来有何指教。”

  董奇峰望着萧布衣地脸色,突然叹息道:“其实我此次前来,是有求萧将军。”

  萧布衣苦笑道:“说起来惭愧,上次所求,我是没有半分出力。”

  董奇峰正色道:“至于无忧,唉……那都是命。不能强求。萧将军虽是不说,可老夫老眼不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