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一七节 夜袭(1/2)

加入书签

  萧布衣在马上望着众百姓欢呼雀跃,见一时间不能止歇,高声喝道:“父老乡亲,听我一言。”

  他话一出口,百姓敬肃,护城河旁呼吸可闻,可见萧布衣的分量。

  “越王答应由我领兵,先去夺回回洛仓,事关重大,贼匪猖獗,还请父老乡亲鼎力相助,驱逐盗匪,还家园以安宁。”

  “驱逐盗匪,还家园以安宁!”百姓跟着呼喝,夜被震颤。护城河水粼粼而动,似乎也在感受百姓的激情。

  萧布衣马上摆手,众人又静了下来,萧布衣沉声道:“从今日起,只怕征战不休,还请父老乡亲到时候出力支援,到时候自有卢大人吩咐。”他得越王出兵之令,却不着急出兵,先和卢楚商议调兵事宜,这刻遽然从内城带出不少兵马,就是为了造成一种震撼的效果。他虽然知道反攻李密从今夜开始,但这绝对是项艰巨非常的事情,他不能不小心从事,也当然要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力量。瓦岗号称聚众四十万,而且不断扩充,绝对不容他小窥。更何况眼下是内忧外患繁多,不但要应付李密重兵来攻,还要解决东都的顽固势力!可事情要一步步的做,首先今夜这仗绝不容失。

  “虎(fuguodu.pro)牙郎将舒展威听令……”萧布衣想到这里,已经发出了他来到东都的第一道命令。

  舒展威上前一步施礼道:“末将在。”

  “命你速召集本部人马千人,半个时辰后上春门等候。”

  舒展威不解问,“萧将军要作甚?”

  萧布衣脸色肃然,“军令如山,我命你召集人马,你可是不服?”

  舒展威马上醒悟过来。沉声道:“末将知错,这就去召集人马。”他出了人群,翻身上马,如飞而去。萧布衣继续下令道:“虎(fuguodu.pro)贲郎将管出尘听令……”

  “末将在。”

  “命你速召集本部人马千人,亦在上春门等候。”

  “得令。”

  “折冲郎将听令……”“雄武郎将听令……”

  萧布衣记忆奇佳。方才跟随他的郎将的名字都被他记住,这些人都是负责守卫外城,方才站出来就说明一腔热血可堪大用,萧布衣要用人手。当然要考虑使用这些精英。一道道命令传达下去,各郎将纷纷响从,百姓就在一旁望着,头一次遇到如此调派军令,心中振奋,见到萧布衣并不驱逐百姓,更是心生好感。

  命令吩咐完毕,萧布衣沉声道:“乡亲父老。如今回洛仓告急,东都兵力略缺,可回洛仓防备甚弱,需要人手挖壕垒壁。今夜需两千人左右。我已禀告越王,参与人丁一日可得四口一是极为的诱人。

  “我愿意。”张小牛第一个跳出来,“我只要能吃饱肚子就好。”

  百姓纷纷涌上前来,“我报名,我愿意!”

  一时间百姓汹涌如潮,萧布衣轻叹声道:“不过我有言在先。盗匪凶猛。虽不需尔等作战,但挖壕垒壁也有性命之忧。你等可要考虑清楚。”

  百姓有些犹豫,张小牛却是大声道:“萧将军说地清楚,最少我信跟着你不会骗我。覆巢之下……焉有那个卵,东都要是没了,我们同样没有好日子过,既然如此,当人人拼命。”

  众百姓想明白这个道理,都是点头,“这位小兄弟说的不错,萧将军,我等愿往!”

  萧布衣倒有些诧异的望着张小牛,伊始的时候,他觉得这个张小牛不过是个茶楼的伙计,后来跟随他一直请愿,也觉得他或许是年轻人地意气,可一路上这小子头脑清晰,说的头头是道,却让萧布衣感觉他并非一个伙计那么简单。

  顾不得多想,萧布衣请百姓去到卢楚那里报名,安排兵士护送,自己却已经先到了上春门。

  不等登上城门,见到蝙蝠远远的挥手,萧布衣让兵士放他进来。

  如今萧布衣身为行军主帅,身边自然少不了兵士的卫护。方才在护城河边还和百姓们距离甚近,可真地要出征之时,近身兵士早就忍不住的前呼后拥,只怕将军有事。

  蝙蝠走进来,只是递给萧布衣张纸条,萧布衣借着火把之光看了眼,手掌一戳,纸条已经化作齑粉,脸上却是不动声色。

  这之间的过程不过是转瞬之间,兵士不明所以,见到萧将军的沉凝并没有多想。萧布衣却是强忍住震骇才镇定下来。

  纸条上只有一句话,李密大军明日清晨就到!

  萧布衣对于李密的雷霆手段也是暗自心惊,这么说留给他的时间只有一夜!其实萧布衣说取回洛仓用精兵三万并非无的放矢,征战日久,他更加明白军情的重要性,皇甫无逸等人只看着个东都,他却把周边地情况都是掌握清楚。他看似悠闲,其实思考从来没有停止的时候。

  朝廷上的一番侃侃而谈,绝非随口说出,而是经过太多的情报分析得出。对于李密地大军动态,他是尤为关心,可他也没有想到过,李密行军竟然如此急速。

  人在城楼上望过去,只见到东都上春门外,东一处西一处的火头,不时有鼓声大作,嘈杂非常,搅的东都,直如在千军万马围困,很多兵士无语,甚至有点畏惧。萧布衣环望众人的脸色,微微担忧。

  两军交战勇者胜!以往地时候,隋军对盗匪都有一种先什么目地,可他们已经明白,出兵就在今夜。

  萧布衣此刻正望着回洛仓的方向,那里离东都不过十里之遥。从城头望过去,只见到苍茫地北邙山前,也是点点火光,如同盗匪有多少人围困东都?”萧布衣突然问。

  舒展威愣了下,四下望过去,半晌才道:“从上春门前火光规模来看,瓦岗最少十万大军。上春门处最少有两万大军围困。”

  管出尘也是点头。“听闻瓦岗如今聚众早过四十万以上,看来并非虚言。”

  萧布衣笑起来。“如果真如你们所猜测,那李密只怕真的有百万之兵。”见到二将都是露出凛然之色,萧布衣微笑道:“瓦岗这招疑兵之计果然厉害,其实据我推测,城外不过最多是一两万盗匪故作疑兵之计而已,这些火头也不过虚张声势,却非有大军驻扎。瓦岗前一段时间的主要兵力其实分为四部分,一部分是聚集在黎阳抗拒薛世雄将军,另外一部分却是囤积在梁郡对付王世充将军,还有地一部分兵力是在汝南防备……”

  他没有说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