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一三节 龙游大海(1/2)

加入书签

  牢门当的一声响,隔断了所有的秘密。

  刘文静从牢房出来的时候,脸色平淡依旧(fqxs),看起来不过是文静的教书先生。

  他给人的印象一直都是从容淡静,却多少让人琢磨不透。刘文静走出来后,吩咐狱卒道:“王威畏罪自杀,你们看好他的尸体,不要挪动。”

  狱卒应了声,心中却有些奇怪,暗想死了就死了,看尸体有个屁用?不过刘文静如今虽然无权无位,却是和李世民混的很好,也得李渊的信任,小小的狱卒自然言听计从。

  刘文静走出大牢,径直去了的留守府。

  李渊正在府中踱来踱去,身边有李建成、刘政会二人。见到刘文静走进来,急声问,“文静,王威怎么样了?”

  “回大人,王威他畏罪自杀了。”刘文静笑道。

  李渊沉吟良久,“原来这样,他死前可说了什么没有?”刘文静说王威自杀,李渊却还如此问话,很显然他知道王威并非自杀。

  “他说他知道个秘密。”刘文静笑了起来。

  李渊随口问道:“什么秘密?”在他看来,王威不是什么大人物,一直都是默(zhaishuyuan)默(zhaishuyuan)无闻,还会有什么秘密?现在最大的秘密就是他终于下定了决心要反,可如今已经算不上秘密,他现在已经无需再忍。梁师都、刘武周都虎(fuguodu.pro)视眈眈,杨广再也顾不及这里,他身处四战之地。不奋然而起,只能坐以待毙。

  刘文静不动声色道:“他说他知道谁是真命到这里,二人都是沉默(zhaishuyuan)了半晌。刘文静虽是心机很深,多少也觉得李渊虚伪。李渊饶是脸皮够黑够厚,也是有些发热。他当然不是为了隋室才不称当然是另外一回事。

  “唐公对隋室忠心耿耿,可始毕可汗对隋室可是深恶痛绝,更对当今的的倒是实情,始毕可汗和杨广向来水火不容,肯定不会帮杨广来安定江山。李渊若是打这个旗号,始毕可汗一怒(shubaojie)之下说不定反倒会过来攻打。虽然他还是恪守诺言,可暗中捣鬼那是难免。

  李渊大为皱眉,摇头道:“不可,我绝没有称地也有道理,如今边陲之人,哪个都要寻求突厥人的帮助!兵力倒是其次,可马匹最为重要。眼下第一批马还不算多,可若交兵,中原马场多半供不应求,马匹消耗最为严重,我们若得不到突厥地支持,只怕后继乏力。”

  李渊看了刘政会一眼,心道我又如何不知。可两害相权择其轻,若是因为这件事情引李密、萧布衣来攻,那多少马匹都不够用。

  李建成一旁突然道:“爹,我倒有个主意,不知道可否成行。”

  “建成快说。”李渊眼前一亮。

  李建成微笑道:“如今隋室虽有愚忠之人,可对圣上都有不满,我们不如暂时尊圣上为太上皇,立西京代王杨侑为皇帝。如今盗匪横行,梁师都、刘武周、李轨纷纷作乱,这样我们师出有名,可以发布檄文到各郡县说是匡扶隋室,安定的不错,想李靖就算勇猛无敌,用兵如神(shubao.info)。在晋阳城又能如何?再者听说红拂女待产之身,我们要是派人去抓了红拂女。不怕他不束手!”

  众人均知李靖的厉害,纷纷出计献策。李渊却是紧张地问,“李靖带了多少人来?”

  “孤身一人。”段志玄回道。

  李渊长舒一口气,“原来就一个人。”

  “留守大人,此刻正是我等下手地好机会。”刘文静一旁道:“李靖素来与你不和,可却有将才,他若不肯投靠于你,以后断然是唐公的心腹大患,既然如此。不如早日除去。”

  李渊沉吟良久才道:“先见见他再说。”刘政会低声道:“我去吩咐人手准备?”他还想用对付王威地手法对付李靖。李渊摆手道:“不可,你等不可造次。”

  众人见到李渊沉稳非常,一时间都拿不准他是什么主意,不过都是呆在留守府,不敢稍离。

  李靖走进来的时候,懒懒散散,四下望了眼。双手抱拳。马马虎(fuguodu.pro)虎(fuguodu.pro)的算是施礼,“留守大人。我听说突厥兵袭击晋阳城,这才赶回助阵。不得留守大人吩咐回城,还请留守大人恕罪。”

  他一口一个留守大人地叫着,李渊一时间也不知道他的心思,见到他耷拉着眼皮,还是闲散惫懒地样子,暗自皱眉。

  “救兵如救火,当可从权,李大人及时赶来,只是晋阳百姓之福,我如何会怪?”

  李靖四下望了眼,“突厥兵入侵,李大人在这召集手下,不知道副留守王威大人现在何处?”

  李渊心中微颤,强笑道:“这件事说来话长……”

  “王威勾结突厥,想取晋阳城,却被留守大人识破关押起来,这都是昨日发生之事,想必李副留守不知。”刘文静一旁轻声道:“这件事情证据确凿,在场所有地人都看的清清楚楚。王威知道事败,抽刀拒捕,最终被李大人派人擒下,押到大牢之中。今日清晨,突厥兵数千人突然出现在晋阳城周围,在外城走了一遭,好在李大人早有准备,戒备森然,这才没有让他们得手。可惜部将王康达率兵追赶,却不幸中了突厥兵地埋伏,身死敌手,实在让人扼腕。”

  李渊老眼含泪,用衣袖揩拭下眼角,声带哽咽道:“王将军为保晋阳身死,忠义之士,建成,明日定要厚葬才好。”

  李建成应了声,众人都是脸色悲痛。李靖却是微笑道:“大丈夫杀敌为国,死得其所,我等应该为他高兴才是,何必效仿小儿女姿态?”

  李建成转过头去,刘政会却是赞叹道:“副留守说的好!”

  李靖笑笑,轻声问道:“那王威大人想必此刻还在牢狱之中?”

  刘文静点头,“的确如此,不知道副留守可否想去审问?”

  李靖点头道:“我正有此意,不知道能否前去问问。我觉得王威这人不坏,怎么能做出如此丧尽不出话来,他发现还是低估了李靖地智商。

  刘政会缓缓地退到牢门口,做个手势,有兵士轻步离开牢房,显然是召集兵马。李靖视而不见,继续道:“这就让我有个假想,这就是晋阳城的某人想反,却苦于没有借口,又要铲除异己,还要提防那个臭石头一样的副留守,当然也就是我了,这才施展这瞒部将王康达。哦,其实不应该说是不识趣,应该是他被某人命令去追,因为他和某人素来不和,某人就要造反,如何会在这时候轻易的损兵折将?让王康达去追假突厥兵,不过是借机想要杀他而已。可惜王康达忠心耿耿的抗击突厥,却被某人设下圈套诱杀,没有死得其所,实在遗憾。某人却掉了几滴假惺惺地眼泪,等到第二日安葬王副将后,自然要向周围郡县百姓宣告突厥犯境,盗匪横行,我等当奋起卫护隋室,径直南下长安,取关中之地?”

  不但李渊脸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