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零节 挑拨(1/2)

加入书签

  阿勒坦最近的日子过的并不舒坦,他的计划受到了阻碍,虽然他早就想到了这点。

  可有的时候,不是你知道结果就可以不做,恰恰相反,他正是因为知道结果,这才要执意去做。

  没有扳倒蒙陈雪是在他意料之中,不过这么多人拥护蒙陈雪倒让他诧异,失败不影响他美美的进入梦乡。醒来的时候,阿勒坦有些冷,下意识的伸手去搂身边的女人,寒冬的把他带到了山洞,就算把他带到了地狱都是大有可能。

  一阵风当然有真假之分,比如说攻打李靖那个一阵风多半是真的,可去牧场抢劫马匹的一阵风却是假地。若真的是一阵风,也就不会轻易铩羽而归,丢下十几具尸体,实在是因为那是水货而已。

  可无论是否抢劫了马场。都是搅乱蒙陈族的一个妙计。

  一阵风为什么要劫持他阿勒坦,难道知道他派人假冒一阵风的名头?想到这里的阿勒坦心口阵阵的抽紧。

  大头领的声音有些嘶哑,夹杂着低沉和威严,“真的是他们?”

  汉子点头道:“大头领,我们已经查地一清二楚,的确是他们。”

  大头领和手下听起来心知肚明,语含怨毒。阿勒坦却是一头雾水。什么是他们,难道他们知道是自己叫人冒充一阵风?

  “好好的去准备,这笔帐我们一定要好好算算。还有,始毕那面……我……可敦……”大头领低沉的声音又是响起,可最后几句含含糊糊,非常低细,好像咬着舌根说话,阿勒坦离的有些远,并没有听清。

  汉子应了声。快步的退下,山洞又陷入沉寂,阿勒坦大气也不敢喘一下,只怕别人发现他清醒过来。

  “阿勒坦醒了没有?”大头领突然问。

  “好像还没有。”有人答了句,就在阿勒坦的背后。

  阿勒坦吃了一惊。身躯不由微颤。那人感觉倒是敏锐,大声道:“大头领。他醒了!”

  沉重地脚步声响起,踩在阿勒坦身上般,一个披着红色披风地人走到他的面前,毡帽遮住了额头,衣领挡住了脸,只露出一双眼,寒光闪烁,让人琢磨不透心意。

  阿勒坦张大了嘴,忘记了闭眼,扭头望过去,这才发现自己穿的单薄,四肢被捆的牢实,和粽子仿佛。

  “你醒了?”大头领哑着声音,“阿勒坦……”

  阿勒坦忍受不住沛然而来的压力,突然大叫一声,“莫要杀我!”声音回荡在山洞中,凄厉非常。

  他喊出一声后,压抑少了许多,眼泪鼻涕跟着压力释放,满脸狼藉。

  大头领听到他的喊,动也不动,神(shubao.info)经仿佛铁打的,阿勒坦更是心寒,知道这杀了太多人才练出来的冷静。

  “大头领,我和你……井水不犯河水……”

  “真的?”大头领舔了下嘴唇,好像要喝血。不知怎么地,手上多了把寒光闪闪的匕首,他用冰冷匕首侧面轻轻的摩擦着阿勒坦的脸,阿勒特瞬间只觉得寒气从脸到心,传遍(fanwai)全身!见到大头领一翻手腕,就要切下来的样子,阿勒坦大叫道:“大头领,我不该让别人假冒你们,可我绝无冒犯地心意。”

  大头领地匕首停顿了下,转瞬缓缓的立起。阿勒坦见到他凝了下,以为找到了症结,慌忙道:“大头领,我对你们可向来都是敬仰尊敬,假借你们地名声可都是一时糊涂……不是一时糊涂……是有人让我这么做,我不能不这么做呀!”

  他不是婊子,却在拼命的为自己立着牌坊,只求活命,博得一阵风的谅解。他凭借自己长老的身份,就算蒙陈雪对他都是无可奈何,可也知道对于一阵风这种杀人不眨眼的大盗来说,长老这个身份,屁都算不上。

  “有人?”大头领声音干涩,手上青筋暴起。不等他追问,阿勒坦已经不迭道:“是什钵达塔克找人冒充的你们,我只是听命行事,并没有参与。什钵达是可汗的儿子,我怎么敢不听他的话?”

  大头领手上的匕首终于停了下来,停在阿勒坦的咽喉上。

  阿勒坦感觉到咽喉上起了一个个冷疙瘩,大声都不敢,喉结上次错动,满脸的惶恐。

  大头领突然啐了一口,冷笑道:“你们装老子干老子何事。这一句。突然山洞外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一个汉子也是带着黑巾,冲过来道:“大头领,不好了……黑暗话的功夫,一脚踢过去,阿勒坦被踢的翻了个身,正好能看到侧面的动静,见到不远处站着两人,都是表情凶悍,不由寒心,不敢多说一句。

  老五应道:“三哥,这冰的也是,那赶快拿点酒来,这鬼我们这次和契骨还有铁勒九族的事情能不能成?若真是成了……”他喝一口酒,没了下文。

  老三皱了下眉头,“老五,你哪里来的那么多的废话?喝酒吃肉。”

  老五对三哥比较畏惧,果然不再谈什么。只唠唠叨叨说些闲话。阿勒坦那一刻心中却是惊骇莫名,心道一阵风什么时候又和契骨和铁勒九族联系到一起了,这可是个耸人听闻的消息。

  草原是族落集聚地地方。本来以突厥最大,可其余的族落势力也是不小,这其中当以契骨和铁勒诸姓最大,契骨在突厥西北角,地域广阔,向来苦寒,族人凶悍,却少和草原人有争执。而铁勒在突厥正北。地域广袤,现在却有九姓最大,仆骨、拔也古、同罗、斛薛等都算铁勒的大姓。蒙陈族也算铁勒诸姓,实力不济,却不是铁勒九大姓之一,算是铁勒外围。铁勒本来是匈奴人地后裔,凶悍非常。不肯服人。后来在和突厥争锋中,突厥人施诡计,坑杀了铁勒很多族长酋长,铁勒诸部落元气大伤,这才臣服。可臣服是臣服,却从此埋下了仇恨的种子,到始毕可汗的时候,时刻以铁勒人为忧,当初雁门之围的时候。李靖虽然骚扰不休,可若不是畏惧铁勒九姓趁机作乱,他也不会快速回转。可敦当然知道这些事情,这才积极的拉拢铁勒诸姓,联姻仆骨。救援蒙陈族。就算被拔也古的莫古德王子逼婚,却也不和拔也古族落兵戎相见。还和他们和平共处,实乃都是她拉拢铁勒诸姓的手段。铁勒不满始毕可汗,这才隐隐和可敦联手和可汗抗衡。始毕可汗迟迟没有动静,并不是怕打不过可敦,而是要考虑到和可敦交手,就等于和铁勒诸姓宣战,这才一直隐而不发。

  这种情形微妙非常,一触即发,阿勒坦却也知道,他既然和什钵达,也就是可汗之子有瓜葛,那就是决心投靠可汗。当听到赫赫有名的一阵风居然和铁勒有了瓜葛,而且还牵连上了契骨,不由大惊,只想多听点消息,偏偏这两人说了几句后,再无下文,酒是一杯杯地喝,话都是闲话。

  石壁上的火把毕剥的响,扰人心神(shubao.info)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