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六节 渗透(1/2)

加入书签

  向北,就算上刀山他们也会跟随,当下示意林可卿上马,紧紧跟在萧布衣的身后。

  混混捧着银豆子,一时间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见到三人远行。渐渐不见,这才确信自己逃脱了性命,突然放声大哭道:“我的亲娘呀。”

  他这一哭,五感交集,到底为了什么,就算他自己都是想不明白。

  三人催马前行。萧布衣并不言语,盘算着什么,林可卿却把发生的一切和杜如晦说了,杜如晦听到萧布衣单刀入贼匪之中,有如入无人之境的时候,不由低声道:“萧将军果然不同凡响,若非这等人物。怎么会让到这里,杜如晦轻叹声,神(shubao.info)色有些黯然。

  林可卿却轻声说道,“如悔……”

  她想要说什么,终于止住,抬头望了萧布衣一眼,轻声道:“不知道萧将军要带我们去哪里。这条路是前往潼关,萧将军地所在是襄阳,我们眼下岂不是南辕北辙了吗?”

  杜如晦饶是聪明,一时间也想不到什么,只是道:“萧将军做事。自然有他的道理。”

  二人声音虽轻。萧布衣却听的清楚,马上并不回头。微笑道:“我有要事前往北方,不能送你们二人去襄阳……”

  杜如晦惶恐道:“怎敢烦劳萧将军,因为我们的事情,已经耽误了萧将军的路程,这已让我惶恐。其实若萧将军有事,我和可卿径直前往襄阳就好。”

  萧布衣回头笑笑,“可我还是不放心,不是不放心你们不去襄阳,而是怕这路途中又起了意外,如今世道日乱,盗匪横行,孤身一人上路很是危险。带你们去潼关,那有我认识的人,可带你们去襄阳。这样的话,路虽远了些,可毕竟安全很多。”

  说话地功夫,三人已经到了潼关城外,萧布衣随手摘下斗笠戴到头上,压住了半边脸,策马进了潼关,倒还是大摇大摆。

  他现在早非将军,不过据他所知,通缉公文并没有到了潼关,可为了小心谨慎,不想多事,还是遮住脸孔。

  杜如晦林可卿见到他做贼一样,也是心中惴惴,萧布衣拉个百姓问了下福兴记在哪里。林可卿莫名其妙,压低声音问,“福兴记是刺绣行,中原很有名气,主要是经营江南的刺绣,萧将军问福兴记做什么?”

  杜如晦摇头,“方才萧将军说潼关有认识的人,应该是在福兴记吧?可他好像也是头一次来这里。”

  萧布衣见到二人猜测,也不说穿,带着二人径直到了福兴记,掌柜的见到三人前来,亲自出来招呼道:“三位客官,我们这里的刺绣……”

  萧布衣摆摆手,“我不买刺绣,我找十一口。”

  他说的莫名其妙,掌柜地脸色微变,上下打量了萧布衣一眼,“客官可有一文铜钱?”

  二人对答的蹊跷,杜如晦、林可卿相顾愕然,不解其意。萧布衣伸手入怀,掏出一枚铜钱递给了掌柜。

  掌柜不动声色的接过铜钱,仔细的看了半晌,又还给了萧布衣,轻声道:“三位客官请到后堂说话。”

  他前头带头,萧布衣点头,跟在他的身后。

  后堂颇为雅致,掌柜让人奉上清茶,让左右退出后堂,这才沉声问,“这位先生,不知道可有什么吩咐?”

  “还不知道掌柜贵姓?”萧布衣问道。

  掌柜恭敬道:“敝姓陆,陆几道。”

  杜如晦大奇,心道萧布衣不识得掌柜,看样这掌柜也不认识萧布衣,怎么这么听萧布衣的话?

  萧布衣伸手一指杜如晦二人,微笑道:“陆掌柜,这两位是我的朋友,要去襄阳,想请掌柜你帮忙……”

  掌柜问道:“先生,还不知道你是否急迫,若是紧急,我可当下安排车马送他们前去。若是不急地话,可明日随商队前往襄阳,应当稳妥。”

  萧布衣点头道:“那就明日跟随商队好了,他们也不算太急。我把他们交给了你,劳烦陆掌柜费心。”

  陆几道一直没有坐下,闻言恭敬道:“先生言重了,这本来就是我地本分之事。”

  萧布衣长身而起。“如此最好,我还有事,不能耽搁,杜兄,就此告辞。你若信得着我,听从陆掌柜的安排就好。到了襄阳,去找魏征,他等你多时了。”

  杜如晦满头雾水,搞不懂萧布衣和福兴记到底是何关系。

  萧布衣转身想走,突然又是止步,伸手从怀中掏出锭金子,塞到杜如晦的手上。“杜兄和可卿要结连理。我无以为贺,这锭金子权当祝贺,还请杜兄不要嫌弃粗俗。”

  杜如晦惭然道:“那个……你……实在太过客气,我是无以为报。”他为人谨慎,见从头到尾,掌柜只是称呼萧布衣为先生,并不问名姓,也就不称呼萧布衣的名姓。

  萧布衣微笑道:“杜兄才是过于客气了,好了。我不能再耽搁了,暂且告辞,他日再会,不用送了。”

  他说完后,大踏步地走出了后堂。陆掌柜送他出去。也不多话。

  杜如晦、林可卿二人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等了片刻。陆掌柜回转,含笑道:“两位请随我暂时休息一晚,明日启程前往襄阳。”他前头带路,带二人到了颇为幽静的一间庭院,告退出去,不一会的功夫,丫环送来了盥洗之物,也是周到恭敬。

  等到一切安静下来,杜如晦、林可卿二人死里逃生,历经磨难,只觉这里和仙境仿佛。林可卿疑惑问,“如悔,这萧将军豪放过人,武功盖世不言而喻,还不知道他去北方有何要事,只希望他一路平安就好。”

  “非常之人行非常之事,”杜如晦轻叹道:“萧将军非常之人,行事简直神(shubao.info)鬼莫测,非我能想像。他救你我的性命,又厚礼相赠,不图感恩,实在是少见的贤人,我若到了襄阳,当竭尽所能为他效力,也盼萧将军早日安然回转才好,可见他去地匆忙,只怕有极为重要险恶的事情……”

  “萧将军孤身一人行事,未免太过凶险。”林可卿忧心问。

  杜如晦却笑了起来,“萧将军虽孤身一人,可你看这潼关地福兴记就应该明白,他路上绝非单身,他做事最为妥当,你放心好了。”

  “还不知道福兴记和萧将军有何关系?”林可卿轻声问。

  杜如晦摇头,“可卿,不是我等应该询问的事情,也就不要妄自猜测。”

  林可卿点头,依偎到杜如晦的怀中,轻声道:“如悔,你自负学问,却一直不被重用。我等早闻萧将军之名,你也早想投奔萧将军,只盼在他这种人物手下,你能一展胸中所学。”

  杜如晦点头,一时间神(shubao.info)采飞扬,虽说不要妄自猜测,可心中却也在想,萧布衣到底去北方做什么,他和福兴记又有什么关系?

  萧布衣此刻已经出了潼关,径直赶赴黄河,杜如晦猜地不错,他明面上虽匹马单枪赶赴草原,可绝非单独行动。

  这时候袁家连同同盟地士族豪门的势力若隐若现,萧布衣享受着前所未有地便利。

  只是说福兴记,中原各地均有分号,方便不言而喻,可却少有人知道,只凭袁岚给的一枚特殊铜钱,就可调动中原的福兴记。

  当然除了铜钱,还需要暗语,两者都对,就可以吩咐福兴记的掌柜做事。

  萧布衣虽是入主襄阳、巴陵和义阳,可并不代表潼关就没有他的势力。他在明里,袁岚暗中却是发挥了商人的精明和人脉,不停的对中原各地进行渗透,当然他地渗透并非势力方面,而大多数以生意为主。

  不但是潼关,甚至过黄河各郡,多少也有接应地地点,萧布衣想出飞禽传信方法,再加上袁家联合同盟的士族豪门,无论萧布衣到了哪里,都可以得到前所未有的便利。

  想到杜如晦绝非浪得虚名。到了襄阳后和魏征联手,管理各郡应是轻而易举,萧布衣心中说不出的畅快,策马轻骑,目标却是太原!

  那里,他当然还要停留片刻,去见李靖。商讨草原大计。文述已经是奄奄一息。

  无论是神(shubao.info)医还是神(shubao.info)棍,见到宇文述地时候都知道,他绝对活不过这几的就是对地,身居高位这些年。一直得到杨广地信任也算是个奇迹,他知道自己要死了,可要死之前他还是骗了杨广一次,想到这里的宇文述心中苦笑,听到三个儿子地干嚎,宇文述将死之心有了恼怒(shubaojie),这几个不肖地儿子,不想让他死,不过都是为了自己考虑!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