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六四节 南‘征’北战(三)(1/2)

加入书签

  出了心中所想,这是她这些日子一直觉得比较苦恼的问题。

  如果说她是冰,那袁巧兮就是水,如果说她是火,那袁巧兮也是水。她见到袁巧兮的那一刻,就喜欢上这个即害羞,又温柔似水的女孩子,虽然她也是个女人。可她居然对袁巧兮兴不起丝毫的敌意。

  “巧兮总是围绕在我的左近,问你这,问你那,”裴蓓轻声道:“她虽然每次见到你,都是害羞的说不出什么,可我知道,她是真心的关心你。她当你是大哥,当你是亲人,也当你会陪伴她一生,可她总是怕,怕自己的没用,其实她未免太过小心一些,我这个当姐姐的自然要为她出头。”

  说到这里的裴蓓多少恢复点当年的风格,好像要和萧布衣谈判般。

  萧布衣苦笑道:“蓓儿,谢谢你的大度。说句实话,对于巧兮,我更多的是怜爱,她就是那种女人,让你不忍伤害。可我又觉得,我接受她是对你的不公平,接受你是对她的不公平,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我明白。”裴蓓点头。

  萧布衣有些纳闷,“这么复杂的问题你这么容易就明白?”

  裴蓓笑起来。“萧大哥,我觉得是你想地太复杂而已,我听裴小姐说过,。再正常不过,其实无论是什么身份,我想你对我们的感情总是不会变。就算成亲,形如陌人也是有的,我在当杀手地时候,想到的从来都是什么时候会死,这时候的我却很庆幸,能选到一个我喜欢的男人,就这样。”

  萧布衣笑起来。握住裴蓓的手,身后突然传来声咳嗽,扭头望过去,发现徐世绩就在不远。

  “其实我这次真的不想打扰你们。”徐世绩有些无奈道。

  “可你还是打扰了,我发现你小子是成心,你看不得别人好。”萧布衣调侃道。

  徐世绩苦笑道:“可我在你们身后等了很久了,这次不是我找你。而是你的亲人来找你,我总不好让人家久等,毕竟你们来日方长,人家可是千里迢迢只求见你一面。”

  萧布衣脸上微喜,以为是山寨的人物,“是谁?”

  “萧铣。”徐世绩简单明了道。

  “萧铣?”萧布衣皱起眉头,“没听过,等等,说不定是我亲戚。”

  见到徐世绩、裴蓓都哑然的望着自己,萧布衣只能解释道:“说不定五百年前姓萧地都是一大家。对了,这萧铣是做什么的?”

  突然想到了什么,萧布衣恍然道:“他是巴陵郡的县令吧?”

  “是巴陵郡罗县的县令。”徐世绩纠正道。

  萧布衣这一会的功夫,思绪百转,竭力想要找出印象中萧铣何许人也,因为他觉得好像听过。本以为是潜意识的记忆,后来才想到当初在草原听过林士直说过这个人。那时候的商人都以为他有后台,所以提及了巴陵郡地萧县令一句,却没有想到他不认识萧县令,却莫名的变成了萧皇后的亲人。记得当初沈元昆说过。这个萧铣县令身为西梁宣帝曾孙,萧布衣一时间算不明白萧铣和萧皇后的关系,但是从本质上说,他们的确是沾亲带故。

  想明白了这些关系,萧布衣问道:“他来找我做什么?”

  徐世绩微笑道:“萧老大你现在威名远播。周围郡县无不惴惴。或准备抵抗,或准备投降。他一个县令能有多大的作为?现在除了准备争取机会过来抱你大腿,请求你继续南下,难道还有别的理由吗?”

  萧布衣见到萧铣的时候,发现他们不愧是亲戚,长的的确有点像。

  萧铣地大腿和萧布衣的腰比较像!一个人能有那么粗的腿,他肯定轻不到哪里,萧铣是个大胖子,这倒出乎萧布衣的意料。

  肚子凸起,怀着双胞胎一样,脸上赘肉横生,两条腿虽是粗壮,看起来却是不堪他身躯的重量,萧铣坐在椅子上,压的椅子咯吱作响,见到萧布衣进来,慌忙站起,颤巍巍的就走了过来,深施一礼,“萧铣参见萧将

  萧布衣看着他的一身肥肉,觉得他年纪三十出头,四十不到,不过因为肥胖,更加显得老成。心道听说萧铣自幼清贫,替人抄书为生,怎么还长的如此肥胖,莫非是个贪官?

  可见人家客气,萧布衣这时也是在纳贤之时,客气道:“萧县令,久仰大名,一时无缘前往拜会,还请恕罪。”

  萧铣抬起头来,一张胖脸满是微笑,“萧将军实在客气,你公务繁忙,心忧百姓,我过来叨扰已经心中不安,又如何好让你去看我?”

  “还不知道萧县令找我何事?”萧布衣客气完毕,想问明萧铣的来意。

  萧铣微笑道:“我其实才是久仰萧将军地大名,当初林士直掌柜草原回转,已对我说了萧将军的英勇事迹,那时候我心中就印下了萧将军的大名。后来听说萧将军是皇后的子侄之时,就是心中大喜,想萧家终于再现出类拔萃之人物。可因为人卑官微,不能前往东都看望,敝人不才,其实也是皇后娘娘的子侄之辈,这么说……”

  萧铣欲言又止。萧布衣却说道:“这么说我和你真地是亲戚?”

  萧铣脸上泛光,不知道是汗还是油,讪讪道:“我自知远不及萧将军,这亲戚……”

  “这亲戚关系当然不假。”萧布衣含笑道:“无论如何,萧县令从巴陵赶到襄阳。心意可见一斑,我也以有萧县令这种亲戚为荣。萧县令劳累,还请坐下说话。”

  萧铣脸上笑开了花,“应该地,应该的。”他听从萧布衣地建议,一屁股坐了下来,喘了口气道:“萧将军……”

  萧布衣摆手道:“其实萧县令远比我要大,我们又是亲戚,我这将军嘛。也是有名无实,和我有瓜葛的人,只怕会有麻烦……”

  他说到这里欲言又止,显然是在试探萧铣,他早不是什么将军,以免萧铣表错情,抱错大

  萧铣微笑道:“有名无实算得了什么。在我心中,在百姓心中,萧将军名副其实。我现在不怕和萧将军有瓜葛,只怕你不认我这门亲戚才是。”

  萧布衣含笑道:“既然如此,堂兄就不要叫我什么将军,还是叫我布衣好一些。”

  萧铣大喜,心花怒(shubaojie)放,“如此甚好,布衣,我就托大称呼你一声。其实我来这里,想见你是一件事,既然布衣如此厚道,我就厚着老脸再求你一件事情。”

  “我若力所能及,当可竭力做到。”萧布衣嘴上说地漂亮,却在琢磨着萧铣的用意。

  萧铣恳切道:“我听闻布衣入主襄阳城后,重颁均田令,再施租庸调制,襄阳郡百姓称颂,欢呼雀跃。我身为罗县县令。可对此一直都是有心无力,私下问了巴陵郡众校尉,都觉得如果布衣你再入主巴陵郡,那肯定是巴陵百姓的福气,还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