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六零节 取城(下)(1/2)

加入书签

  这一夜对朱粲来说是极为漫长,因为从铁甲兵冲营的那一刻,他就是备受煎熬,如坐针毡。

  这一夜对朱粲来说,也是极为短暂,从他中箭落江那一刻,他这一生看起来也就到了尽头。

  利箭从他背心刺入,前心穿出,鲜血如泉,他怎能不死?

  朱粲从马上飞起,落入汉江那一刻,众盗匪看的清清楚楚,马上那将凌空跃起,游龙在空那一刻,群盗悚然动容。朱粲在他们心中即是头领,又是魔鬼,他食人肉,以妇孺为军粮固然残忍,可就是因为残忍,才让众生畏惧,觉得就算魔鬼也是不过如此,魔鬼自然无人能敌,这才跟从。可就是这魔鬼一样的人物,也是架不住不上绝世宝刀,可堪称这时代罕见的利刃。

  綦毋工布不愧为大匠,不但制作出利刃,而且考虑到骑兵的特点,铸造出这种独一无二的加长马刀,马上挥舞固然犀利,就算是马下作战也觉得不差。

  萧布衣本有一把宝刀。在太原城取自高君雅之手,后来被张须陀追杀地时候,宝刀折断,这刻见到綦毋工布的铸刀,忍不住的取了一把。

  这一夜对他来说,也是惨烈非常,他和徐世绩,周慕儒探测敌情回转后,察觉到敌军后营空虚,防御形同虚设。徐世绩很快制定下了攻打的策略,却又等了两,朱粲想要攻克襄阳城极为困难,可他多攻一日,等到萧布衣前去解围。襄阳城的老百姓就会多感激萧布衣一分。他取得襄阳城遇到的阻力就小一分。再说朱粲手下群盗久战疲惫,他们一鼓作气攻克的把握都大一分。

  徐世绩的道理极为浅显。说的也透彻,可周慕儒并不赞同,也并不开心,但他还是听从萧布衣地意见,他希望萧布衣能和以前一样,即刻去救襄阳,可萧布衣尊重徐世绩的安排。

  萧布衣知道周慕儒的不满,可却也无可奈何。

  他早已经知道战场的冷酷无情,将军既然上了战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绝对没有什么人情可讲。徐世绩所为,是为他萧布衣着想,无可厚非战场上你当然也可以讲人情,但是最直接的后果就是以你手下的损失惨重为代价。

  乱世之中,任何的人情都不及你手上握有实力最为重要。

  萧布衣也想早些解襄阳于倒悬,可却不能拿手中积蓄地力量轻易做赌注。

  他做事隐秘,到现在经过李靖培训,可以运用的手下不过千余兵士,这些兵士是他乱世之中生存的根本,当然不肯轻易折损。

  徐世绩为萧布衣分析了是不堪一击。萧布衣手中虽然不过是数千之众,可骑兵千余人,装备精良,合在一处,那已经是很惊人的力量。

  如今中原烽烟四起,征战频繁,突厥交易通道又是断绝,找好马,找战马极为不容易,萧布衣能拥有这种力量,已经是最大的本钱。萧布衣若是想做大,无论身世,实力,威望都是必不可少,盗匪多是出身农家百姓,虽是搅乱大隋的江山,可真的若争他们跟随食人,无恶不作。可如今。无论为了树立威望还是为了除恶,他必须踹上这一脚。汉江水不停流淌,江面上的盗匪有的游到两岸,有地沉入了江底,沉沉浮浮有如萧布衣此刻的心情。

  一骑飞奔而来,却是胡彪快马赶到,他一直都是孙少方的手下。如今跟着萧布衣出生入死,虽是沉默(zhaishuyuan)寡言,却也算是生死之交。

  “萧将军,徐将军请你按计划行事,裴将军已经和孙亲卫跟随窦仲去骗开城门,还请萧将军早些去和徐将军合兵一处。”

  萧布衣沉吟片刻,上马挥枪,当先驰去,三百兵士见到萧布衣地命令,纵马跟在身后。不急不缓。

  胡彪却满是敬仰的望着萧布衣,不敢再多说一句。

  萧布衣暗自忖度和徐世绩定下地计划,唯有不安。

  计划到现在为止,只能说是走了第一步,驱逐盗匪朱粲是入主襄阳地第一步,至于能否射杀朱粲并非是计划之中的事情。徐世绩主攻,萧布衣策应,裴行俨带着义阳军士在汉水附近做疑兵之计。驱逐了盗匪朱粲,紧接着地第二步就是窦仲去骗开城门,当然窦仲不见得心甘情愿。裴行俨一直看押着窦仲,不弃不离,裴行俨和孙少方,还有大多武功高强的护卫都在窦仲身边,只等入了城。或者再让众兵士进城。或者伺机杀了窦轶,抢占襄阳城。只要打开城门,里应外合,襄阳城可说是唾手可得。窦轶虽是仁义,可仁义无能占据个好地方,有时候也是肥肉的代名词,谁都盯着这仁义,朱粲流口水,徐世绩也不例外。

  可这毕竟和萧布衣本性不符,但除了周慕儒,裴行俨,孙少方,徐世绩,包括裴蓓都是建议如此,萧布衣见到大家期待甚也就不加反对,他知道自己已经慢慢被这个时代所同化。

  到了襄阳城南门附近,只见到尸骨堆积如山,到处都是残旗死马,断枪折刀,颇为凄凉。徐世绩带兵远远的候着,见到萧布衣前来,低声道:“萧老大,城中欢呼一片,都对援军大为好感。窦轶已经开了城门,少方行俨跟着进去,依行俨的身手,加上一帮亲卫,应该不是问题。”

  萧布衣只是点点头,轻轻叹息声,徐世绩却是笑笑,转头盯着城门,暗想裴蓓说地不错,萧布衣婆婆妈妈,妇人之仁,有时候争夺窦轶有仁名,却是犹豫起来。不过他还是从大势出发,现在有这种态度,也算不容易。

  本来攻入城池和被请入城池可以选一种,徐世绩为了稳妥起见,还是按兵不动,准备让窦轶请到城中。

  徐世绩说的虽是肯定,可毕竟还没有十分的把握,只是凝望着城门,只等裴行俨他们万一谈不妥,就里应外合打开城门冲进去!

  仁义之名害死人呀,徐世绩暗道。

  至于窦仲,徐世绩倒不用担心他临阵变卦,有些人,那是太守窦轶的兄弟,果然将门无犬子。窦轶郡守清正廉明,弟弟也是威武雄壮。却不知道窦仲胆小怕死,更没有什么清正廉明,和窦轶完全不像一个妈生的。

  窦仲挺胸抬头,真地如同英雄般接受着百姓的欢呼,可不经意的斜睨到裴行俨一张铁板般的脸,心中打鼓。他已经隐约猜到裴行俨要做什么,可心底地懦弱让他不敢示警,再说前几叫什么断肠裂肝夺命丹。只听名字就害怕,更何况吃到肚子里面。他这几日肚子总是隐约作痛,只怕就要毒发身亡,更是不敢轻举妄动。

  窦轶脸上却满是笑容,等到了郡守府,不等说什么,孔邵安已经建议道:“郡守大人。我见到贤弟带来的精兵还在城外屯扎,他们远道而来,劳苦功高,郡守大人应该将他们请到城中一叙才对。”

  窦仲心口又是一跳,只想喊出来莫要,这是引狼入室。

  可话到嘴边居然变成,“孔大人说地极是,还要大哥把精兵请到城中好生招待才对。”

  窦轶缓缓坐下,眉头轻锁,沉声道:“四弟。你我都是知根知底,你有多少分量我还不知道。还不知精兵出自何处,这等实力,只怕就算张将军前来,也是不遑多让。”

  窦仲嘴张了几张,咳嗽道:“这是,这是……”

  裴行俨握紧了拳头,和孙少方互望了一眼,都看出彼此眼中的杀气。

  这个窦轶虽然不过是文官,也是不能带兵。可精明之处显然比窦仲强上太多,要是他看出破绽,执意不让众人进城,二人只能先下手为强,挟持住窦轶。逼迫他们开城。

  好在窦轶看起来没有什么疑心。身边也是文官,却把众校尉都拦到门外。二人估计形势。自负武功,再看看厅中的人手,觉得可以在窦轶逃出前抓住他,倒也不急于先发制人。

  孔邵安满是奇怪的望着窦仲,“窦大人,难道你都不知道精兵是哪个?”

  他不过是开个玩笑,善意的笑,周围的官员也是笑。乱匪平息,众人多少放松点心情,心道无论是哪路精兵,总比朱粲要好。

  窦轶也是笑了起来,“四弟嗓子怎么了,其实我倒知道精兵是哪个!”

  众人都是诧异,窦轶目光却已经落在了裴行俨的身上,轻声道:“这位将军想必姓裴,令尊裴仁基镇守虎(fuguodu.pro)牢,守大隋命脉,虎(fuguodu.pro)父无犬子,裴将军和萧将军东征破瓦岗,击无上王,威名赫赫,勇猛无敌,朱粲当然也是不堪两位将军一击。”

  窦轶话音落地,群情悚然,裴行俨神(shubao.info)色不变,却是长舒口气。他记忆中,绝对和窦轶没有见过,窦轶认识他,这么说已经事败?

  转念一想,又觉得有些不对,萧布衣是通缉的要犯,想必淮水沿途各郡县都是下达了图形通缉公文,可他在义阳郡已经问过,图文通缉上绝对没有他裴行俨,徐世绩和萧布衣这才放心让他进城,可窦轶又是如何认出他来?

  裴行俨神(shubao.info)色不动,孔邵安却是吃惊道:“阁下就是裴行俨将

  窦轶笑了起来,“裴将军施恩不图报,多半就算解襄阳之围之后,只想一走了之,不留姓名,可老夫既然知道,那你是断然走不了裴行俨琢磨他地话语,心中戒备,脸上却笑,“窦郡守好眼力。”

  孙少方环视四周,只怕周围有郡尉来攻,盘算既然被识破,那就先擒拿住窦轶再说。

  听到裴行俨承认,窦轶有些惊喜道:“这么说萧将军就在城外?”

  众官微微骚动,或振奋,或敬仰,或不安,或质疑,表情种种,不一而足……

  窦仲脸色发苦,暗叫糟糕。为萧布衣,也为自己,他记得这通缉公文可是由他那里传到了襄阳,萧布衣一事处理的甚为诡秘,谁都不知道萧布衣为什么获罪,对通缉他一事更多地是莫名其妙。但是只有听从圣旨。

  裴行俨一直在想,如果徐世绩在会怎么回答?他想出手制住窦轶,可从他的态度又是看不出丝毫敌意。

  “萧将军在城外那又如何?”裴行俨终于说道。

  窦轶轻叹一声,“萧将军既然在城外,老夫当然要亲自去迎接,难道还有人会反对?”

  众官都是摇头,七嘴八舌道:“萧将军威名远播,亲自前来救援襄阳城,当然没有人会反对接他入城。”

  “萧将军来了吗,那可太好了。有萧将军在此,谅盗匪再不敢来此。”

  有的人却是嘀咕,暗想听说萧布衣好像不再是什么将军,和圣上好像闹了别扭。不过如今交通断绝,盗匪横行,很多事情也不能确认,只能唯唯诺诺。

  窦轶拉着裴行俨地手站起来。微笑道:“既然没有人反对,还请裴将军带我去见萧将军,襄阳城有萧将军镇守,襄阳百姓无忧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