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六四节 重重杀机(1/2)

加入书签

  子有肉不在褶上,人有杀心当然也不见得表现在脸上

  萧布衣三人走进赌场的时候,只觉得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难以名状的兴奋和贪婪,当然,他们每个人的注意力都不在三人的身上,而是被赌桌上的铜钱,金银,赌具和赌局所吸引,呼三喝四,大汗淋漓,不亦乐乎。

  庙虽然看起来很破,可里面的女人个个都是很新。每人都是花枝招展,衣着暴露,红衣绿衫,蝴蝶般的飘来荡去,碰到心情好赌运也好的男人,随手一把铜钱撒下来,装到抹胸之内双峰之间,顺手的捏把揩油,郎情妾意;碰到赌运差心情也差的男人,挥手厉声让滚,郎心似铁;当然也有的男人适时的收手,随手拉过个女人,低声嘀咕两句,依偎着走出了赌场,去做奸夫淫妇才做的事情。

  赌坊中的赌桌赌具家具摆设也很不错,虽然说不上规模,可从哪里来看,这都是个标准的赌场,这个赌场显然是抓住了赌客的心理,知道只要一上了赌桌后,真正的赌徒在茅坑里都能赌的津津有味。只是嫖赌不分家,眼前到处的玉臂白腿,乳波臀浪,见到又进来三个新赌客,几个找不到主顾的女人早早的迎上来,婀娜摇曳,顿时香风一阵,让人*。

  “大爷,要不要找个乐子?”一个女人开门见山的问。

  “这位大哥好壮的身板,今晚不如和我吹萧弄玉如何……”另外一个女人暗通心曲。欲语还羞,一只手却已经摸到了萧布衣的胸口。

  萧布衣不动,却是留心观察周围地动静,心下谨慎。

  孙少方用力一拍周定邦的肩头,“下次出来赌的时候,记得叫上我。”

  周定邦连连点头,“一定一定。”

  孙少方摸着一个女人的小手,伸手在她肥硕的臀部捏了下。低声道:“你放心。今夜我要是不死。肯定会找你好好的乐乐。”

  女人强笑道:“好好的人,怎么会死?”

  孙少方淡淡道:“杀人如果杀不死,就只有自己死了。”

  两个女人都听的清清楚楚,互望一眼,又瞥见孙少方腰间地单刀,都是主动地退了下去。二人在这赌场做地也很有段时间,她们当然知道哪些是烂赌鬼。哪些是来找茬的。眼前这个年轻人看似气宇轩昂,白白净净的,可一双眸子却是寒光闪动,丝毫没有*。

  萧布衣叹息一声,“好好的温柔乡就这么没了,实在可惜。”

  孙少方笑道:“我知道萧大人向来是别人敬你一尺,你敬人一丈,对于这种千人骑的女人也是不忍训斥。既然如此。不如我来帮你打发了。”

  他虽是京官。久在东都,可是经验着实老道,萧布衣暗自佩服。觉得这个孙少方武功或许还算不上什么,可做事干净利索,可堪大用。周定邦多少有些尴尬,“孙大哥,他们在那面。”

  周定邦伸手一指,萧布衣孙少方顺着他的手势望过去,只见到破庙的尽头摆着一张赌桌,坐着三男一女,静静地向这个方向望过来。张庆整个人却是放在桌子上,被捆住了手脚,破布塞了口,见到孙少方萧布衣到了,眼中说不出的尴尬。

  众赌鬼都是离那桌远远的,显然知道不好惹,可却都不舍得离去,显然是觉得闹事也不如几个小小的骰子吸引自己。

  “赌场的老板是谁?”孙少方举步过去的时候,随口问道。

  “就是那个女的。”周定邦苦笑道。

  “哦。”孙少方询问间,已经和萧布衣到了赌桌前,四下看了眼,一个男人人在中年,态度沉稳,默(zhaishuyuan)默(zhaishuyuan)的望着三人,嘴角微笑。另外一个男人半边脸青色地胎记,看起来有着说不出地丑恶,可他自己似乎并不觉得,反倒是风流自赏的样子,第三个男人尖嘴猴腮,眼珠子乱转,一看就知道善动心眼之辈。

  唯一的那个女人身上穿地不多,低低的白色抹胸,诱人的红色肚兜,粉白的手臂和修长的大腿都是露在了外边。如今早春,这里实在不算热,她却很热的样子,樱桃小嘴微微张开,轻轻的吐气。她长的或许算不上绝色,只是透过那抹白色的胸围,可以见到半边*,还有深深的乳沟,让男人一眼望上去,色授魂与。

  周定邦到了赌桌旁,底气已经壮了很多,冷笑道:“几位,孙大哥来了,我劝你们还是放人吧。”

  尖嘴猴腮那人四下张望道:“孙大哥,哪个孙大哥?灰孙子大哥吗?”

  孙少方皱眉,萧布衣却是笑了起来,“这位兄台很是有趣,不知道尊姓大名?”

  “我的名字嘛,当然比灰孙子要有趣的多。”尖嘴猴腮那人肆无忌惮道:“周定邦,你说找人,难道就找了这两个鳖过来?”

  见到孙少方双眉竖起,那人大声道:“你不满意我也要这么说,我说的是实话,你不满意,你打我呀?”

  那人话一落地,就见到一个手影过来,迅即变大,那人既然敢挑衅,当然手头有两下子,倒没有想到对方说动手的时候就动手,慌忙伸手去格,却听到‘啪’的一声大响,然后整个人就飞了起来。

  听到那人挑衅的时候,赌场就有很多人都已经转过头来,见到那人凌空飞起,苍鹰一般,然后咕咚摔在一张赌桌上,稀里哗啦,人未散,桌子却是散了。等到他起来的时候,本来的猴腮变成了猪头,半边脸高高的肿起,摇摇晃晃的哇的一口血吐出来,带了五六颗牙齿。只是态度再不嚣张,惊惧的望着打他之人,满是惶恐。

  萧布衣一耳光打飞了猴腮那人,缓缓的收回手来。揉了下手掌,扭头对孙少方道:“这人脸皮太厚,打地手痛。只是大家想必都听到了,他要求我们打的,这种要求很难碰到,我只好满足了他一把。”

  孙少方却是想笑,精神(shubao.info)大振,“萧兄说的一点不错。萧兄助人为乐很让我等佩服。”众人大惊。都是想不到这个年轻人诺大的手劲。居然和锤子一般。

  萧布衣打完人后,若无其事的去抓桌子上的张庆,被打的那个男人怒(shubaojie)而不敢上前,其余两人都是大皱眉

  然不敢伸手去拦。“且慢。”女人霍然站起,腻声大哥好大的力气。”

  萧布衣一只手就把桌子上地张庆拎了起来,点点头道:“我也是这么认为。”他话音一落。已经伸手扯断了张庆身上地绳子,摧朽拉枯般。本来很沉稳地男人也有点不算沉稳,谁都看出来这个萧布衣只能用深不可测来形容了。

  这种人的手劲,他们真的很少见过。

  “孙兄,我们可以走了吧。”萧布衣拍拍手,看起来很轻松的样子,理也不理那个风骚的女人。

  女人却是腰身一转,已经到了萧布衣的面前。靠着他不到半臂的距离。扬起俏脸,媚眼如丝道:“这位大哥好大地架子。”

  她说了声大哥,嗲里嗲气。叫情郎一般,扬起头来,挺着胸,几乎要碰到萧布衣的胸口。从她的眼中望过去,满是*,萧布衣却微笑道:“我这架子不算大,听到同伴被人扣下,我们从几里外赶过来领算什么有架子!要说是有架子,也要同伴被打,还能坐在那安之若素的才算有架子。”

  坐着那两个听到讥讽,脸都有些绿,女人却是嗲声道:“大哥真的会开玩笑,小妹不才,是为这里赌场的主人……”

  “哦,那又如何?”萧布衣笑问道。

  孙少方一旁又惊又佩,感觉萧布衣该出手的时候就出手,实在是大快人心。他虽然是东都的亲卫,可是毕竟不想用官威来逼迫赌场,首先是不想给萧布衣惹麻烦,再说说出去也不见得是什么露脸地时候。那个尖嘴猴腮之人看起来就是想找茬,他却在犹豫如何处理,能够无形化解地当然最好,化解不了的才会动拳头,可是萧布衣既然动了拳头,他当然只能跟上,却也无所畏惧。只是见到萧布衣一记耳光将一个汉子煽飞,举重若轻,那可是极为高明的功夫,心下佩服。暗道人家这功夫比起自己可高明太多,但和萧布衣交往地时候却从不见他恃技凌人,那才是真正的侠义风范。

  “做什么事情都得有个规矩,”女人娇声道:“我叫桑月娇。”她伸手指着旁边那个沉稳的男人道:“这位先生叫做张金,那位叫做魏五,被大哥打的那个客人叫做胡驴……”

  “哦,那又如何?”萧布衣又问。

  “这些都是我赌场的客人,”桑月娇脆声说道:“既然在赌场,也要遵循赌场的规矩。”

  萧布衣总算听明白点,“所以这个胡驴被打,老板娘准备为他出头?”

  桑月娇笑的前仰后合,“大哥真的说笑了,胡驴说话有点直,你打他是你们的私人恩怨,和我有什么关系?再说大哥这么有力,我怎么敢出头,我只怕被你压的。”

  “哦?”萧布衣听到她一语双关,不动声色,“这里是老板娘的地盘,俗话说的好,强龙压不住地头蛇,我又怎么敢压你?”

  桑月娇又是笑,很开心的样子,“大哥真的开小妹的玩笑,大哥这么强,还不是想怎么压我,就怎么压我?大哥要压小妹的话,小妹哪里会反抗,也反抗不了的。”

  众人都不是什么好路数,听到桑月娇一口一个压字,眉梢眼角都是春意,显然是别有意味,心中都是暗骂了一句,*。

  孙少方咳嗽一声,“老板娘如果想让这位兄台压的话,机会多的很。不过做什么事情都要有个规矩,这句话老板娘说的很对,我走南闯北也有多年,还不知道哪家赌场有扣人的规矩?”

  桑月娇漫声道:“扣人的规矩的确没有,不过这位爷,无论赌场还是什么场,欠债还钱的规矩总还是有地吧?”

  孙少方冷笑道:“张庆。你欠他多少钱,让人家把你当猪一样的捆在桌子上。我只知道官府有这绑人的权利,还不知道赌场也是有的。”

  张庆却是连羞带愧道:“孙大哥,我……”

  桑月娇笑了起来,“他只是把整个人输在了这里,所以才会让同伙回去取钱赎人。不过我想既然他整个人都是人家张爷的,这位大哥出手就抢了张爷的人,这恐怕也是不合规矩的。”

  萧布衣皱眉。孙少方这才愣住。没想到这里有这种波折。冷声问道,“张庆,她说的可是真地?”张庆支支吾吾,孙少方一见,不用他回答,已经知道桑月娇说地不错,“他娘地。你把自己押了多少钱?”

  “这位觉得自己身价不菲,押了足足十两金子。”桑月娇笑道:“这位张金张爷接下了赌注,恰巧赢了这位,所以现在这位应该是归张金所有,我是老板娘,不敢压谁的,但总是赌场的主人,所以还是要说句公道话。”

  孙少方冷哼一声。“十两金子。张庆,你还蛮值钱的嘛。”

  “大哥……”张庆羞愧交加,“我。他们耍诈的!”

  孙少方心道,你明知他们耍诈还和他们赌,不是一般的蠢货。他脑筋飞转,只是想着要怎么应对这场是非,十两金子绝对不是小数目,他孙少方一时倒还真的拿不出来,可就算能拿地出来,这些人看起来就是诈你,交出去也是让人郁闷的事情。

  “你们赌什么?”萧布衣问。

  “赌骰子。”周定邦应了一句。

  萧布衣微笑望着张金道:“这位兄台,你既然赢了整个人过去,不知道我可否把他赎回来?”

  张金哼了一声,桑月娇却是娇声笑道:“这位大哥不知道浑身上下称一称,能否值十两金子?”张金眼前一亮,沉声道:“不错,你拿出十两金子,我就可以放人。”

  谁都不信萧布衣会拿出十两金子,因为他实在不像是个有钱人,再说十两金子就算十数户农家十年都不见得攒的起,可萧布衣偏偏从怀中掏出了一块金子,轻轻的放在桌面上,淡淡道:“现在我可以把人领走了吧?”

  桑月娇大为惊愕,实在想不出眼前的这个人是什么门道,可以轻易的拿出十两金子来!她开这个赌场,只能说是按人家的吩咐行事,可见到萧布衣打倒胡驴举轻若重,孙少方双眉一竖不怒(shubaojie)自威,这会儿萧布衣又轻易拿出十两金子来赎人,

  放就放?你以为自己是谁,你不过是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