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Grand Fuck】第四章 北美神话大战(13-14)(1/2)

加入书签

  【fuck/grand order】第四章 北美神话大战(13-14)。

  作者:oliver123456789。

  2018/8/7。

  字数:24311。

  第十三节??奔赴战场。

  广袤无垠的大荒原上,钢铁的巨兽正在奔驰着 926 la发动机轰

  鸣着,326马力的巨大动力拖曳着重达25吨的车体,两辆奔驰zetros

  6*6重型卡车在北美的大地上向北奔驰着。

  借由合众国的通信网络,龙二成功的同士郎恢复了联络。战友安好的情报,

  让士郎中止了搜救行动,转而恢复敌方阵地的攻略为先。

  原本,士郎准备赶赴纽约同合众国的主力会师。在同迦勒底的连接断绝的当

  下,同本土的反抗势力之间建立起合作关系,对于攻略特异点至关重要。不过,

  合众国的总统在人理修复方式上同迦勒底存在一定的分歧,在双方充分的通过远

  程通信交换了意见之后,士郎决定由龙二代表迦勒底继续同合众国进行沟通交流,

  自己则率迦勒底的部队北上开辟第二战线。

  根据斯卡哈提供的情报,凯尔特人司令部却设置于五大湖地区——借由占据

  这块北美最大的灵脉,凯尔特人得以获取源源不断的供应。只要将这一基地攻陷,

  就能有效的打击凯尔特军。

  生活舱内,此时已化身异界,斯卡哈所刻下的原初的rne,将空间成倍

  的拓展。对坐于舒适的沙发之上,士郎同斯卡哈商讨着将要采取的战术。爱丽斯

  菲尔和尼禄留在驾驶舱内轮流驾车,随侍在士郎身边的仅有布伦希尔德一人。

  「凯尔特人的主力部队都在波士顿前线,密歇根不会有太多的战士驻守,你

  的部下都有着对广域敌人作战的能力,所以这方面用不着担心」。

  「那么,剩下的问题就是从者了吗?敌方的将领恐怕大多都集中于此吧?」。

  士郎沉吟着说道。

  「我会拖住库丘林,不过多半无法取胜。剩下的就看你们的了,收拾完其他

  人就来帮我」。

  「根据我们现有的情报。除了库丘林之外,凯尔特军的从者还有芬恩、迪卢

  多木、阿塔兰忒、梅芙、卡米拉、杰罗尼莫和贝奥武甫七名。合众国的情报显示

  波士顿方面的凯尔特人军正在为进攻纽约做准备,他们在当地目击到了贝奥武甫」。

  士郎的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这样的话,至少有两到三名从者会配置在波

  士顿地区,我们就能拥有数量上的优势。不过,也不能排除他们还有其他隐藏起

  来的从者的可能性」。

  「是你的话,一定做得到的,这点我很有信心」。斯卡哈顿了一顿,继续说

  道「不过,要格外小心芬恩」。

  「芬恩。麦克库尔?确实,作为菲奥那骑士团的团长,立于凯尔特神话顶点

  的大英雄,他无疑是top seravnt的一员」。

  「我曾和他做过一年的夫妻(注1),所以对他的能力非常了解」。斯卡哈

  淡淡的说道「他持有的那那面盾牌,封印着巴罗尔的权能。如果没有应对手段的

  话,就会被直接杀死」。

  「要应对直死的权能……」。士郎思索着,仔细的计算己方的战力。

  「无需多虑,那种手段你们已经拥有了斯卡哈手指布伦希尔德原初的r

  ne,那是大神的伟业,完全足以对抗那个劣化过的权能」。

  「不行」。士郎断然反对,「布伦希尔德的灵基无法承受那种出力。她不久

  前刚使用过一次,还没有完全恢复。再次使用的话,整个灵核都会碎裂」。

  「主人,我没关系的……」。布伦希尔德急忙开口,不过却被斯卡哈打断了。

  「当然,那种事情我也预想到了,我会帮忙调整她的灵基。虽然不能强化到

  原本应有的层次,但是只是几次战斗的话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等等,调整灵基?连这种事情也能做到吗?」。

  「当然,你以为我是谁啊?」。一边说着,斯卡哈站起身来牵住布伦希尔德的

  手。

  「斯卡哈殿下……」。没待女武神反应过来,魔境的女王已经用力一拉,将她

  拉至自己这侧,双手隔着衣服,熟练的游走在布伦希尔德身上的敏感部位。

  布伦希尔德本欲反抗,但是在士郎以眼神示意之后便乖巧的放软身体,任由

  斯卡哈肆意施为。很快,清秀纯美的脸颊上便浮起了淡淡红晕,在斯卡哈那带着

  浓烈性挑逗意味的爱抚动作下愈发娇羞可人,美丽的大眼睛中浮起惹人的娇弱气

  质和情欲湿气。

  「本来应该要用更加稳妥的方法的,不过既然布伦希尔德已经强行使用过原

  初rune的话……」。

  两名长发美人亲密搂抱着——不,完全是斯卡哈主动的爱抚玩弄布伦希尔德

  娇美的身子。女武神本就不多的衣服被三下五除二的脱光,只余下些许素净的配

  饰反而让她显得更加娇嫩诱人,而影之国的女王的紧身衣紧裹着曲线诱人的女体,

  丝毫不暴露半寸肌肤却更加的主动勾引人的情欲。

  同样高挑性感而成熟的两名美女,风格气质截然不同,愈发带来反差的刺激,

  渐渐笼罩了车厢的淫靡气氛让士郎也兴致勃勃起来。

  「嗯……虽然有些紧张……但是非常懂得享受呢……布伦希尔德已经习惯被

  女性这样玩弄了吗?」。

  「嗯……斯卡哈殿下……请不要这么说……嗯……啊……那……那里……唔

  ……」。

  布伦希尔德和斯卡哈十指相扣,被影之国的女王所主导着,不断缠绵的连续

  亲吻着。

  「布伦希尔德原本是是爱丽妈妈的从者,嗯」。士郎顿了一顿,继续说道:

  「说起来,你们的声音有些像呢」。

  眼见灵基调整如此香艳,士郎也不再正经。调笑着向两人靠了过去,隔着那

  薄薄的一层紫色透明布料,右手在斯卡哈丰润富有弹性的诱人丰臀上肆意玩弄起

  来。

  「谁知道呢?或许存在着我所不知道的因缘也说不定吧」。

  斯卡哈不断的扭着腰,摆动其翘挺的双臀配合着士郎的动作。另一边,她也

  丝毫没有放松对布伦希尔德的攻击,她将女武神压在沙发的靠背上,然后一路沿

  着她的红唇舔弄下去,经过纤细清秀的锁骨、不大但是娇嫩敏感的坚挺胸部、平

  坦的小腹直至胯部的诱人线条。

  「还有连您也无法掌握的因缘吗?」。

  斯卡哈的下半身正好对着士郎的方向,翘着屁股任由他隔着轻纱玩弄自己最

  敏感的蜜处,一边俯首在布伦希尔德的私处伸出灵巧的舌头来回淫荡的舔弄挑逗,

  直挑逗的两名诱人御姐都浪的蜜汁溢流,娇喘雪雪。

  「谁知道呢?即便是把自己置于世界的外侧而得来的深渊的智慧,也终究有

  无法触及的东西」。一边说着,斯卡哈摇动腰肢,抽身从士郎的爱抚把玩中离开;

  一边抓住布伦希尔德的手腕,将她摆成诱人的无助姿势,直让人想扑上将两名性

  感诱人风格各异的高挑御姐都就地正法。

  「来吧……接下来就是你的任务了……已经到了这一步,就不需要我再教你

  怎么做了吧……我会在旁边辅助调整……只是,无论布伦希尔德高潮多少次,你

  都不要停下来,直到我说可以了为止」。

  「这也是灵基调整所必须的吗?」。

  士郎感到有点哭笑不得,但还是解开腰带,露出那已经勃起的粗大肉棒——

  「也不一定哦?全力战斗来能起到类似的效果,不过我觉得还是这样更加安全—

  —已经舒适。还是说你想要打一场来练练手?」。

  「不,还是这样就好了」。

  「哼哼,明明想要的不得了呢……这根肉棒,已经变得那么大了呢……唔…

  …」。

  魔境的女王将秀丽的长发撩到耳后,显得颀秀的脖颈和肩膀与丰满的乳房构

  成了异常诱人的图景,她握着士郎已经勃起挺立的大肉棒撸弄爱抚着,说完低头

  张嘴将勃起的快要碰到士郎腹肌的肉棒含住激烈的口交起来。

  虽然她的表情淡定如常,却丝毫无损侍奉士郎的高超口技,她那灵巧的舌头

  缠绵的舔弄着坚硬的龟头,让士郎不由自主的想要更加往里深入,尽情的享受魔

  境女王无与伦比的深喉口交侍奉。

  斯卡哈缓缓的将士郎的肉棒屠出自己的嘴巴,双颊因为专心的吮吸微微凹陷

  着,眼中闪出情欲和诱惑的神色。直至士郎已经勃起到极点的坚硬大龟头啵的一

  声离开她淫荡无比的嘴穴。

  「已经完全润滑了呢……现在,来抱布伦希尔德吧……没问题吧?直到让她

  昏死过去才能结束。

  「当然」。士郎向前一步,双手抓着布伦希尔德的脚腕打开她长的惊人的完

  美双腿摁在沙发的上缘。「下一个就是您了咯,殿下」。

  「我期待着」。听到那挑衅,斯卡哈的下体不由得一阵收缩,渗出的淫水沾

  湿了透明的衣物。

  「我要来了,布伦」。士郎将布伦希尔德的一条长腿扛在肩上,仔细的欣赏

  着女武神如同少女般淡粉娇嫩的花瓣,那里早已被逗弄的的淫湿一片、淫荡的微

  微张开着,期待着男人的临幸。

  「嗯……嗯……啊……主……主人……我……嗯……嗯……」。

  「……啊!……」。随着二人一同发出快美的呻吟喘息,士郎的肉棒猛的挤开

  布伦希尔德娇嫩粉红的花瓣,将她紧窄无比的美妙蜜穴撑开成大大的○形。

  士郎重重的挺腰,龟头深入那早已浪的蜜汁四溢的花径深处,一路挤开蜜穴

  腟肉,直将大肉棒插入布伦希尔德浪穴的最深处,撞击在她的宫口花心上,激出

  大股的爱液。

  「嗯……啊……啊……啊……嗯啊……啊……嗯……嗯!……」。

  士郎毫不留情的全力施为,一次次深入到布伦希尔德的浪穴深处,坚硬的大

  龟头每一次都重重撞击在布伦希尔德的花心;粗大的肉棒搅的女武神的娇嫩嫩穴

  不断发出啧啧水声,与士郎的腰胯撞击在白嫩臀推的啪啪声互相应和,更伴奏着

  布伦希尔德微微压抑掩饰着的情欲呻吟与士郎灼热粗重喘息。

  「啊!啊!嗯!啊……好,好快……啊!主人……太……太深……嗯!啊…

  …」。

  士郎一阵接着一阵,或急速毫不停歇直弄的布伦希尔德娇呼不断、或温柔缠

  绵夹带着浓厚接吻与对她敏感处爱抚搓揉的抽插操干,很久就把他胯下的女武神

  操弄上了高潮。

  布伦希尔德激烈的扭动着她诱人的雪白娇躯,身体大幅的反弓起来,蜜穴中

  激烈的痉挛颤栗着。那紧致的快感让士郎也有些忍不住想要直接射出来。

  「这么快就到达了高潮了吗……已经被你彻底的开发了呢」。

  从身后,斯卡哈悄悄贴上士郎的身子。似乎被两人激烈痴迷的性交感染,她

  美艳的脸颊上也满是情欲红晕。影之国的女王紧贴着士郎的背脊,坚挺丰乳的美

  妙触感慢慢的推着士郎的腰,让他继续深深的抽插操弄还在情欲巅峰上的布伦希

  尔德。

  「很快,殿下也会变成这样哦」。

  「真是对自己有信心呢。不过,那种自信我并不讨厌」。

  三人就保持着这样香艳淫靡的姿势继续交合起来。士郎俯下身去,亲吻着身

  下的女武神,双手更是一刻不停的在她娇美诱人的女体上游走爱抚着。

  斯卡哈的双手从后方探了过来,把布伦希尔德的一双长的惊人的美腿大大的

  张开,令她不得不做出字开腿的淫魅姿势。从腰部传来的柔软触感推动者士郎

  不断的冲击,持续不断的快感令布伦希尔德几乎是接连不断的泄身。

  即便如此,她也没有忘记自身的职责,仍然在竭尽全力的配合着士郎动作。

  纤细的腰肢大幅度的扭着腰肢,似乎有意识般收缩着蜜穴腟肉吮吸着士郎的大肉

  棒,给性交的两人都带来了极致的快感。

  「啊……啊……要……又要去了……要被主人的……干丢了……嗯……」。

  已经高潮了不知多少次的布伦希尔德口中放声浪吟,说着平时羞涩的她绝不

  会说出口的淫荡渴求,弄的士郎愈发性奋,更不用说身边还有斯卡哈在不断的撩

  拨爱抚着他的神经。

  「呼……那,布伦希尔德……你要被主人的什么干丢了呢?」。

  「啊……嗯……嗯……喔……被……被主人的……大肉棒……干坏了……啊

  ……不……不行了……停不下来……嗯……嗯……哦主人……主人……又要……

  又……啊!……」。

  伴随着女武神的一阵高声浪呼,士郎侵略性的吻住她的樱唇,随一阵剧烈的

  抽插,终于在她的又一次达到高潮的蜜穴中激烈的喷射出来大股浓精。滚烫的精

  液喷射在布伦希尔德的花心上,终于令她昏死了过去。

  「这样一来,调整就算完成了吗?」。士郎撩了下女武神的长发,让带着满足

  笑意、身上还满是情欲痕迹的布伦希尔德安稳的睡去,转头问向正紧贴着他的身

  子,顺着他的脊背向上滑来的斯卡哈。

  「当然,其实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你还真的把她操昏过去了」。凑在士郎

  的耳边,斯卡哈挑逗般的吹着情欲的热气,弹性惊人的丰乳在士郎赤裸的背上来

  回摩搓着,让自己激凸的乳首在士郎背上黏腻的滑动挑逗着「女武神在设计上就

  有侍奉英魂的职能,在这个方面的能力经过专门的特化。别说是凡人了,就连大

  神奥丁,想要把女武神操昏过去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殿下您对北欧的事可真是清楚呢」。士郎反手一把搂过斯卡哈将她揽在怀

  中,让她的胴体紧贴住自己,肉棒自然在她美妙的身子上肆意摩擦轻薄,大手不

  客气的抓住斯卡哈肉感而弹翘的丰臀用力把玩起来「女武神的事情也就罢了,原

  初的rune应当是大神的不传之谜才对吧?」。

  「你看过埃达吗?」。斯卡哈狡黠的一笑,身子扭动着应和士郎的爱抚玩弄「

  大神曾经那样说过,我有十八道符文,决计不肯泄分毫,莫管少女还人妻,休

  想求我教会她,千般事情万般好,不如只有我知道,此歌结尾竟如何,唯有一女

  见分晓,此女若非我抱过,定是我姐妹同袍。(注2)」

  「那么,殿下您究竟是哪一边的呢?」。士郎说着,手指探入斯卡哈的臀瓣,

  开始隔着轻纱触碰着她的后庭。

  「谁知道呢……谁都有些秘密的不是吗?」。斯卡哈说着一边说着,扭腰躲开

  了士郎手指的侵犯,一边却用丰美的巨乳却更多的在他的身上摩蹭「那里还不行」。

  「等你打倒了库丘林,就把那里作为奖励给你」。斯卡哈凑到士郎的耳侧,

  轻舔着他脖颈,时不时对士郎的耳朵低语着吹动撩人情欲的热气,「那里还没有

  人用过……怎么样,我的后庭处女……啊……」。

  「哼哼,殿下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其实那里是您的弱点吧」士郎的手指

  继续毫不留情的隔着一层轻薄无比的薄纱侵犯玩弄着斯卡哈的后庭,弄的她娇喘

  吁吁,几乎整个女体都要酥软倚靠在士郎的身上「其实只是害怕被人被玩弄屁眼

  而已」。

  「啊……哈……哈……」。斯卡哈的气息开始愈发紊乱了起来,脸颊上飞起一

  片潮红,似乎无力反驳般,只能继续搂着士郎的脖颈将她的全身紧缠在男性身上

  魅惑的引诱邀请着他更加深入的动作「既然您要我在倒库丘林之后再为您开苞,

  我当然也会听从……只不过」士郎一边说着,一边撕开影之国女王的紧身衣,手

  指轻抚着紧闭着的蓓蕾,温柔的打着圈「先来收点利息吧」。

  「等一等……啊」。士郎的众人,猛然插入斯卡哈的菊穴。

  不知过了多久,布伦希尔德悠悠醒来,迷糊的视线渐渐清晰。灵基已经稳固

  了下来,几乎恢复到被贬斥之前的力量。然而,比起这更先吸引了她视线的是—

  —「嗯……嗯……嗯……哦……进来的……好深……啊……最里面……也要被顶

  开了……啊……嗯……士郎……啊……嗯……再……再深一点……嗯……」。

  士郎正在以后入的姿势激烈的操干着那位高不可攀的影之国女王,紫色的紧

  身衣早已被撕得只剩下几缕布条,粗大肉棒以惊人的幅度在斯卡哈的蜜处进出着,

  带出大股蜜汁的同时斯卡哈的蜜肉似乎黏腻的在士郎的坚硬龟头上吮吸着,蜜穴

  被大大的撑开着,完全变成了士郎的形状,让布伦希尔德暗暗羞涩——然而小腹

  处火热的感觉提醒着她,之前她也是被士郎这样激烈的操干着露出比斯卡哈还要

  淫浪的羞态,想到这个布伦希尔德忍不住羞红了脸颊,连秀美的耳郭都沾染上了

  可人的粉色。

  「明明只是一根手指而已……殿下的这里还真是很敏感啊……」。

  「嗯……嗯……嗯……哦……要……丢了……啊……别喷那里……啊……要

  死了……求你呢……又要去了……哦!……」。

  「这里可是马上要被我的肉棒光顾哦……不先开发一下怎么行呢……

  士郎一边挺腰后入式操弄着斯卡哈的浪穴,一边用手指玩弄着她的菊穴。大

  幅的操弄让趴跪着的斯卡哈的丰乳甩动成一片淫荡的乳浪,而更具威胁的却是在

  后庭之中肆虐的手指,士郎的手指不时抠挖,每一次都让她全身绷紧,剧烈的抽

  搐。高潮一波接着一波,即便是影之国的女王也难以招架,显露出一副前所未见

  的淫荡娇弱模样。

  布伦希尔德虽然脸颊通红,仍缱绻起身贴上士郎正激烈挺动的身子。乖巧的

  亲上士郎的嘴唇,主动送上柔软的香舌任由他轻薄吮吸。

  「灵基的调整完成了吗?那么,一起来好好感谢一下斯卡哈殿下」。

  半响,唇分。士郎一边调侃着,顺手在斯卡哈已经被淫水沾湿了的圆润肉感

  翘臀轻拍了一下。出乎意料的,斯卡哈身体一震轻颤,反而发出一声难以自抑的

  婉转呻吟。本因为士郎抽离手指去逗弄布伦希尔德而得到了喘息的身体竟然再一

  次的达到了高潮。

  「里面突然吸的好紧啊,殿下……」。士郎戏弄心起,双手不停的拍打着斯卡

  哈的丰臀「不仅后庭是弱点,而且还喜欢被打屁股吗?真是看不出来,殿下您可

  一位了不得的抖啊」。

  「啊……嗯……嗯……嗯……啊!……更……更用力的……嗯……干我……

  啊!……对……好……好快……美死了……啊……要……又要……又要丢了……

  被士郎……干的……丢了……啊……不要停……嗯!……」。

  「主人……也……给布伦希尔德……请……尽情的……啊!……」。

  或许是想起不久前被士郎所惩罚的情景吧?布伦希尔德的脸上羞意更甚,她

  默不作声的从士郎的怀抱里抽身,主动趴跪沙发之上,和斯卡哈并排向士郎撅起

  翘挺的美臀。

  士郎再也按捺不住,伸手拍打着两个并排的雪白翘臀,一边操干胯下的斯卡

  哈一边用手指玩弄着布伦希尔德刚刚还被自己操的浪汁溢流的蜜穴。一时间,两

  种相似而又相异的淫魅呻吟在车厢里缭绕着。

  注1。出自duanaire finn。

  注2。出自诗体埃达,第二首,高人的箴言。

  密歇根??凯尔特人基地??大牢。

  尼托克丽丝独自一人,默默的蜷缩在昏暗的牢房里。突然间,牢房的门打开

  了,战士和德鲁伊走了进来。

  「你们……」。尼托克丽丝望着这对曾经调教过自己身体的恶棍,吓得浑身瑟

  缩「你们要干什么」。

  「用不着担心,现在要把您送到一个好地方去」。德鲁伊露出坏笑「请您站

  起来和我们走吧」。

  「我不要!我不要去」。还不知道会遭受到怎么样的折磨,尼托克丽丝尖叫

  着,向着牢房里面缩去。

  「我不要啊……求求你们!我不要去」。然而,她怎么敌得过战士的大力,

  被轻而易举的抓住脖上项圈的铁链,用力拖曳着离开了牢房。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传来了,正直的声音,光辉之貌迪卢木多恰好走

  进大牢,看到了这一幕,他顿时出言指责。

  「迪卢木多大人」。尼托克丽丝看到了他,顿时如同看到了救星一般,娇哭

  着扑进了他的怀里「救救我!迪卢木多大人」。

  自从上次的晚宴以来,迪卢木多每天都会到大牢里看望尼托克丽丝。他的温

  柔安慰,大大的抚慰了女法老那惊恐的内心,令她早已把迪卢木多视为避风的港

  湾。昨日,他甚至许诺会向杰罗尼莫要求,把她的所有权要到自己的名下。

  「你们干什么!她是杰罗尼莫大人的所有物!你们两个无名小卒也想染指吗?」。

  迪卢木多戟指两人,发言怒斥道。

  「迪卢木多大人您这可冤枉我们了」。德鲁伊不卑不亢的向他行礼,好整以

  暇的解释道「杰罗尼莫大人从波士顿那边传来了消息,放弃了她的所有权,并把

  自身的权利赠予了狂王陛下,我们正是奉陛下的命令,将她带去陛下那里」。

  「什么?那个库丘林?」。迪卢木多的心顿时沉了下去,以那个狂王的性格,

  到嘴里的肉绝不会吐出去,自己根本没有可能向他要东西。

  「那么,我们现在要去陛下那里了。就此告退,迪卢木多大人」。德鲁伊再

  一鞠躬,随即示意战士将尼托克丽丝强行拉走。

  「不要啊!迪木卢多大人!救救我!求求你」。逐渐被拉离了唯一的希望,

  尼托克丽丝惊恐万分的哭求着。

  迪木卢多扭开了头,不敢看尼托克丽丝的面庞。双拳紧握,默默的听着女法

  老的哭声由近而远。

  同被被拖走的尼托克丽丝擦身而过,卡米拉婀娜多姿的步入了牢房里。今天

  的她没有戴着那副诡异的面具,美艳成熟的脸颊苍白中带着病态而诱人的红晕,

  身上也没带着那钢铁荆棘般的怪异礼服,而是穿着一身裸露着苍白背脊和大腿的

  华丽晚礼服。

  望向迪卢木多那俊俏的脸庞,女伯爵欣然一笑,快步向前,搂住了光辉之貌

  的脖颈。丰盈的身体贴上迪卢木多,隔着衣服也能感受到她丰满胸部挤压着的美

  妙触感,美艳的脸庞凑近那俊美的脸颊像贵妇与情人私语般说着淫荡的情话。

  「真是遗憾呐,迪卢木多大人,纵使您费尽心机,但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呢。

  不过,既然您得不到那个女人,就用我来聊以慰藉吧」。

  「请别开这种玩笑了,卡米拉阁下」。迪卢木多将头头扭了过去,躲开女伯

  爵的亲昵。

  「怎么了?难道是看不上我的身体吗?无论哪个方面,我可都是不会输的哦?」。

  卡米拉一边故作惊讶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