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1/2)

加入书签

  拉克丝的瞳孔不由自主地猛地一缩。

  绫濑俊介顿时一个箭步冲了上来,将倒下的输液架抓在了手里,挂在架子上的输液瓶因为惯性的作用瞬间飞了出去。拉克丝顿觉手背一痛,她有些惊魂未定的看着对着自己面部方向的输液架上的尖端,怔愣了片刻。

  绫濑俊介狠狠皱了皱眉,问拉克丝道:“没事吧?”

  拉克丝摇了摇头,感谢道:“亏了绫濑君,我没有事。”她捂着手背,对绫濑俊介说,“不过得麻烦绫濑君帮我叫一下护士小姐了呢。”

  绫濑俊介皱着眉看了一眼地上打碎的输液瓶,点了点头,随即快步走出房门,去给拉克丝叫护士过来。拉克丝望着绫濑俊介远去的背影,想了想,拿起手机,把刚刚未编辑完的那封邮件发了出去。

  “滴滴滴”

  发送成功。

  “蠢纲,你的邮件。”

  reborn听到手机震动的声音,踹了泽田纲吉一脚,让他去桌子旁边拿自己的手机。泽田纲吉抱着脑袋崩溃地看着他,咕哝了一会儿,不情不愿地离开了沙发,走去拿他丢的远远地手机。

  都这么晚了……到底是谁啊……泽田纲吉边走边不情愿地想着。他的手机向来很少收到邮件,也很少有人给他打电话,几乎就是象征性的装饰功能而已。真不知道到底是谁,都这么晚了还给自己发邮件。

  说不定是垃圾邮件呢,reborn还这么积极。

  泽田纲吉抓了抓头,翻开了手机盖。

  reborn看他拿了手机,便说:“蠢纲,念出来。”

  “呃……我看看……”泽田纲吉目光下移,“呃诶诶诶?!!!是学……拉克丝的邮件?!”

  “念。”

  “哦……嗯……纲君,说起来有点难为情,我想和你询问一下,上次见面时说到的那个校园里流传很广的可以实现愿望的异次元商铺的事情。不知道纲君你还记得吗?”泽田纲吉念道,随即崩溃地捂住了脸,“等……等等等……我那个只是随口说的啊!!为、为什么会对这个突然产生兴趣!超恐怖的好吗!”

  “呵呵。”reborn用一种在看猴子的目光看了泽田纲吉一眼,跳了起来,抢走了泽田纲吉的电话,仔细翻看起来。

  突然被抢走了电话,泽田纲吉顿时有些抓狂,他抱怨地朝reborn道:“等等……reborn你要干什么啊!”

  “她碰到麻烦了吧。”reborn一边看邮件一边说。

  “呃?!”泽田纲吉愣了愣,随即发现reborn又用那种看猴子的眼光扫视了自己一遍,当即便泪流满面道,“reborn你是什么意思啊……!我不是猴子!”

  “呵呵。”reborn再度回给他一个冷冷地笑。

  泽田纲吉更崩溃了。

  reborn才不管那么多,他打开通讯录,找到存着的拉克丝的通讯地址,一个电话打了过去。

  “嘟”了三声,电话被接通了。

  “喂,您好,我是拉克丝。”

  电话那边的声音明显比起平日里的要显得弱气了很多,显得有些有气无力的。reborn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说:“我是reborn。拉克丝,你还好吧?”

  “啊,晚上好,reborn君。”拉克丝的语气微微变化了一瞬,“我还好,就是兔腿……”

  “嗯,是丢了对吧。”reborn问。

  “是的,说起来有点难为情。今天和同事们一起出去聚餐,没保护好它,被拿走了。”拉克丝说。

  一旁听电话的泽田纲吉顿时着急起来:“啊啊reborn,怎么办才好?上次被蓝波拿走了兔腿,拉克丝就差点被书柜给砸了……”

  “……闭嘴!听拉克丝说。”reborn踹了他一脚,泽田纲吉只得讪讪的住了嘴。只听电话对面的拉克丝顿了顿,又开了口:“所以想问问纲君关于那个异次元商店的事情,有点感兴趣。毕竟这次的事情实在不能用常理来解释……当然如果纲君也不知道的话,那就算了呢。”

  reborn闻言,看了一眼泽田纲吉,嘴角勾起一丝笑容:“放心吧,他知道。好好休息,明天我们去看你。晚上的时候小心一点。”

  “啊,那真的太感谢了。”拉克丝惊喜地感谢道,“不过我现在正在医院住院……会不会有点麻烦?”

  “没关系,到时候我们一起去医院看你。”reborn说,“等着吧。”

  “好,那就麻烦reborn君了呢。”只听拉克丝说,“我在东京综合医院,房间是x楼xx间。”

  reborn点点头,挂了电话,然后把手机朝泽田纲吉手里丢了过去。

  泽田纲吉手忙脚乱地接住了手机,惊恐地看着reborn:“reborn!你在和拉克丝说什么啊!我根本不知道那个异次元商店在哪里好不好!?”

  reborn嘲讽地看了他一眼:“蠢纲你确实不知道。”

  “那你还答应说你知道啊?!!!”泽田纲吉宽面条泪。

  “我可没说我不知道。”reborn露出了恶魔一样的微笑。他正正帽子,对泽田纲吉说,“好了,明天的特训内容就定为‘寻找异次元商店一日游’吧。”

  泽田纲吉只觉得更崩溃了:“‘一日游’又是什么鬼!你根本就只是自己想玩吧?!能上点心好吗?”

  可惜,回应他的是reborn“呼呼”的大睡声,以及鼻间冒出的泡泡。

  泽田纲吉嘴角抽搐地满头青筋乱跳。

  另一边,打完了电话的拉克丝总觉得还是不太安心。她想了想,给家里挂了个电话,告诉苏珊娜她临时需要跟剧组出外景,这几天都不可以回家。好在苏珊娜向来是个神经大条的,拉克丝一通电话打完,她也丝毫没有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反而高兴地嘱咐她不要老是忙碌工作,出外景的时候能偷懒的话,就溜出去玩玩,就当免费旅游了。

  电话挂掉的时候,不知怎么的,拉克丝有种微妙的庆幸和心酸。

  果然,有空的话……还是和苏珊娜多一起出去做些家庭旅行吧。

  绫濑俊介一进门,就看到了拉克丝一副感叹的模样。还稚嫩的脸上露出了一脸和年龄大相径庭的表情。

  他无奈地摇摇头,推了推眼镜,对拉克丝道:“刚刚在外面看到了几个娱记,看样子你出车祸的消息走漏了。”

  “这么快?”拉克丝蹙紧了眉。虽然她醒来后就发现自己在医院里时就已经想到了这一点,却没想到竟然来的这么快。说实话,主演人员出车祸实在不算是个很好的消息,也会给剧集带来一些负面影响。而许多娱记又惯来擅长无中生有,一点小事都能给无限放大。拉克丝这次车祸算是有惊无险,只是要是被这群娱记知道了,写出来指不定给改成什么样了呢。

  “嗯。”绫濑俊介点了点头,随即安慰她道,“不用担心,我已经给川端导演打了电话,说了这件事,他表示会尽快处理这事儿带来的影响。也给社长打了电话说了这事儿,社长说他会出面把负面和不实报道压下去的,让我转告你不需要担心。”

  拉克丝微笑着拍拍胸口,吁了口气:“啊,那我就放心了呢。”

  “没事儿,你赶快休养好恢复才是正理。”绫濑俊介说,“今天我就不出去了,免得让那些娱记看到,跑过来打扰你。”

  拉克丝点了点头。

  兴许是绫濑俊介尽职尽责地守了一晚上的夜的缘故,自从输液架事故之后,拉克丝一整晚都没有再遇到诸如莫名其妙的就陷入各种突发情况的倒霉事情之中,安安稳稳地睡了个好觉。

  第二天清早,拉克丝那边才梳洗完,就听到有前台的专线过来,说有人要探望她。

  拉克丝茫然地眨了眨眼,随即意识到应当是昨晚打电话说要来探望自己的reborn他们。

  绫濑俊介推了推眼镜,阻止了拉克丝试图下床的想法,摇了摇头,自己出门帮她去接人。

  不消几分钟,绫濑俊介身后跟了一大帮人,浩浩荡荡地走进了病房。

  看见这一大批人,饶是拉克丝也不由呆了一呆:不说泽田纲吉家的几位,和她关系不错的三浦春和笹川京子也都来了。而和她交情一般的狱寺、山本……甚至京子的哥哥也出现在了病房。细细数来,竟然有将近十位人。尽管拉克丝住的是相当宽裕的单间,也瞬间就挤满了整个病房。

  绫濑俊介脸也有点僵硬。收到拉克丝“你没事儿吧?”的询问目光,他僵硬的脸抽了抽,摇头表示道:“出去的时候,娱记都走了。”

  拉克丝忍不住笑了起来。

  “拉克丝,好久不见,你还好吧?”

  笹川京子关心地看着拉克丝,询问道。拉克丝对她安抚的笑了笑,摇了摇头。

  “没什么大碍,不用担心。”她微笑道,“住院只是为了多观察一下而已,实际情况并不是很严重。”

  绫濑俊介悄悄地走了出去,把地方留给了泽田纲吉一众人。

  “真的吗?”笹川京子睁大眼问道。

  拉克丝笑眯眯点头道:“真的哦,不会骗京子的。”

  “那真是太好了……”笹川京子长嘘一口气,露出了松了口气的模样。她这边才问完,听到拉克丝没事了的三浦春便兴奋地扑了上来,半挂在笹川京子身上,兴冲冲地和拉克丝说起电视剧上的事:“拉克丝小姐,小春最近看了,巴姐姐真是好漂亮好漂亮!小春的同学最近都也都在讨论呢!小春终于有同好可以一起讨论了,好感动。”

  “诶?是真的吗?”拉克丝不由得讶异了一下。虽然她也知道这部电视剧确实很红很红,从那彪悍的收视率里就可以知道了,可毕竟没有切身实际地体会过,暂时还不能理解它到底红到了何种地步。不过这并不影响她对三浦春露出一个微笑,而后道:“那就太好了,感觉安心了呢~”

  “小春说的是真的!”三浦春严肃地点点头,随即说,“不信的话可以问大家,大家肯定都看了。”

  她求证似的看了一圈,笹川京子笑着点头,泽田纲吉憋红了脸弱弱举手表示他确实看了,碧洋琪点头表示电视剧不错,剩下的只有山本,狱寺和京子的哥哥笹川了平。

  山本挠挠头,爽朗的笑道:“啊哈哈,晚上基本忙着帮老爹干活,平时不太看电视剧……”

  狱寺直接不屑的扭头:“我从不看那种东西。”

  笹川了平则相当耿直地表示:他对拳击的兴趣更大一点……

  小春当即石化。

  拉克丝忍不住“噗”一声笑了出来。

  单纯的京子还一本正经的安慰起了小春,委婉的表示让她可以不用难过。因为这里的男孩子们确实不能代表大多数人,她还是非常喜欢这个电视剧的。

  小春泪眼汪汪地看了京子一眼,又泪眼汪汪地看了一眼拉克丝,消沉地画起了圈圈。

  这时,一直窝在碧洋琪怀里装作隐形人的reborn跳了下来,站到了床边的茶几上。他咳了几声,对京子和小春露出了天真无邪的微笑,然后对碧洋琪道:“碧洋琪,削一个水果给我吧。”

  碧洋琪当即意会,她拍了拍小春和京子的肩膀,拿起了带来的果篮:“走,京子,小春,我们去洗水果吧。”

  善良的京子和小春不疑有他,当即和碧洋琪一起走了,拿着果篮朝洗手间走了过去。

  “拉克丝。”

  看着小春和京子消失在门后之后,reborn这才转过头来,对着拉克丝露出了严肃的表情。他把之前脸上的那副天真无邪的笑容收了起来,问道:“东西还没找回来吗?”

  拉克丝摇了摇头:“还没有。之前也拜托了绫濑君去去过的那家寿司店询问有没有人见过它,但是一无所获。而且东西放在了很贴身的地方,一般不会随便就掉了的,应该是被人拿走了。但是具体是怎么拿走的……我就不清楚了。”

  reborn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过了一会儿,他说:“既然这样,那就没办法了。兔腿掉了,你也很危险,异次元商店在很偏僻的地方,不太安全。等你出院了之后,就让蠢纲陪你一起去吧。万一碰上飞来横祸,还能拿来当个肉盾挡一下。”

  泽田纲吉睁大了眼,崩溃地看着reborn,满脸“我们压根就不知道那个异次元商店是什么鬼在哪里你不要随便一本正经地口胡好不好”的控诉。reborn轻哼了一声,满脸嫌弃地无视了他。

  一旁的狱寺见他这么悲苦,便很是激动地冲上来,站在泽田纲吉的身边表示他一定会誓死跟随十代目云云,让十代目放心。

  比起泽田纲吉的反应激烈,拉克丝倒很是平静。她笑眯眯地一拍手,双手合十,十分诚恳地感谢道:“那就拜托纲君了。实在是太感谢了。”

  泽田纲吉遭受会心一击,顿时泪流满面地滚去了角落里扶墙。

  reborn冷冷一笑,随即转头对拉克丝说:“你出院的时候直接给蠢纲打个电话吧,越快越好,这事情拖不得。”

  “行,我会尽快的。”拉克丝点头,摸了摸脑袋上的纱布,“护士小姐说大概最多两天就能出院,转回家里静养了。最迟……”她迟疑了一下,“应该是后天吧。”

  “拉克丝你的伤……没事吧?”在角落里哭完的泽田纲吉回来,看到拉克丝脑袋上缠着的纱布,不由担心道。

  拉克丝朝他笑笑,摇头说:“真的没事,不用担心呢。只是撞得有点青了,又破了些皮而已,不是什么大问题。”

  “呃……嗯。”泽田纲吉愣愣的应了一声,脸上还是挂着明显担忧过头的表情。

  reborn恨铁不成钢地又踹了他一脚。

  这时,洗水果归来的小春和京子有说有笑地走了进来,把洗好的果篮放在了桌子上。reborn从茶几上跳下来,跳到了走进来的碧洋琪怀里,对大家道:“今天也差不多了,我们不要打扰病人休息了。拉克丝,那今天就告辞了。”

  该说的也确实都说完了,拉克丝也明白现在自己被限制在医院内活动的情况确实不大好处理,便点头微笑道:“嗯,今天多谢大家来看我。”

  “不客气不客气。”“应该的啦,我们不是朋友嘛。”小春和京子忙说。

  说完,来的这浩浩荡荡的一群人便挨个朝屋外走去。倒是泽田纲吉,犹豫了一会儿,留在了屋子里。

  他看看拉克丝,脸微微有些涨红:“拉克丝……呃……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请多加小心。”

  拉克丝愣了愣,随即笑着点了点头:“嗯,我会的。谢谢纲君提醒。”

  泽田纲吉踌躇了一会儿,似乎还想说些什么。这时,碧洋琪冷艳的脸出现在了门边,面无表情地注视着他,说:“阿纲,要走了。”

  “啊,好……”泽田纲吉应了一声,只得放弃了自己原本的打算,对拉克丝腼腆地笑了笑,“再见。”

  拉克丝眨了眨眼,微笑道:“我会小心的,纲君,再见呢。”

  “嗯……”

  泽田纲吉落荒而逃。

  拉克丝茫然地看着他的背影,无辜的又眨了眨眼。

  ※※※

  是夜。

  白天一整天几乎未发生什么事情,许久没有这么悠闲地度过一整天的拉克丝十分愉快地睡了个大早觉。充足的睡眠带来的就是她还未天亮,就已经进入了浅眠。

  今日绫濑俊介没有再守夜,他还有挺多事要忙活,总不可能一直寸步不离地跟着拉克丝,这样也实在吃不消。于是在经历了昨夜那充满惊险的一晚之后,今日的绫濑俊介就没有再继续陪着拉克丝。

  总感觉,好像有什么不对……?

  拉克丝皱了皱眉,意识开始清醒起来。她敏锐地察觉到除了她之外,屋内似乎又多出了一个人的呼吸声。很浅,但是在浅眠状态下几乎被加持到了敏锐地感官下,一切清晰可闻。

  拉克丝心里猛地一紧,当即便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

  她微微的睁开了眼睛,朝着四周看去。

  因为还未天亮,房间里只能借着月光的微光勉强看清些许。饶是拉克丝的视力向来很好,看着也非常吃力。她缓慢的扫了一圈,在黑暗中一点点地搜寻着其他人的身影。忽然,当她的视线移到了窗户旁边的时候,心脏猛地瑟缩了一下。

  窗户旁边站着一个“人”。

  ——不,也许只能说是和“人”非常相似的一个物种。

  那“人”和普通人类极为相似,还穿着很普通很常见的棕色风衣,一头长发在身上交错纠缠,很是凌乱。看不太清五官,但是双眼却发着殷红的光芒,用一种不知道是阴冷的、还是该说充满了贪欲的目光看着拉克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