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br/>

  小梨继续气愤的说:“这算什么?我也不想花钱买罪受。可人家嫁女儿哪个不是风风光光的。说起来哪个不是父母脸上有光的!你家倒好,句穷,啥事就没有。”

  小木嗫嚅的说:“什么啥事没有?这不是穷么。”

  小梨叫起来:“穷穷穷,又是这个字。知道你家里穷,所以牺牲这么大,赔钱嫁汉。你家到好,我到现在个电话都没接到你家打来的就不能和我说句体己的话。难怪我娘生气,说别人要做亲家了,热络得很。你们家除了那次提亲,个电话都没有打过给她。任凭我们这两个小辈和她忙活。家里穷成这样,连打次长途的钱都没有!骗小狗呢。”

  小木嗫嚅着说:“是这个理没错。但我爸妈都是农村人,不怎么会说话。两家人在电话里也没啥好说的。好啦,小梨,我回头和他们说说,让他们也偶尔给你打打电话。到时候你就知道我父母是多么好,又怎么不会说话的了。”

  小梨怒哼声算是结尾。小说上传分享

  第二十九节订婚

  时间飞快,转眼就到了十月五日。这天小梨妈把小梨爸轰下来市里,当车夫拉小梨他们回老家。作为媒人的表哥阮力岭和堂妹小娟也在场了。

  小梨爸:“小梨,这都是你的事,所以这车子的花费你得出吧。过路费90块就算了。这油钱你出就行。要不个人车费45,4个人也要180呢。你给个整数200好了。”

  小梨:“瞧你这话见外的。你这么辛苦当然要给了。早准备好了。喏。”

  小木刚好在旁边,装作什么话也没听见的,路过。

  过了会,小木到楼下取了钱。回来后,小梨就起身和他走到房间里了。

  小木取出3沓厚厚的纸币,全是厚厚的红红的百元大钞。然后取了2沓给小梨,说:“这是2万,聘金。这是1万,带去订亲和结婚时的零碎花费。小梨,这些是找我表兄他们借来的。”

  小梨听得这话,也觉得可怜。拿过那2万纸币数了数。点过无误后,又递还给小木:“很快就不是你的了。趁这会赶紧多捂会儿吧。”

  小木抱着钱,装作很痛心疾首的样子,说:“55,我从来就没见这么多的钱。这些都是我的钱钱哪。555555555”

  两人取笑了会。小梨爸就叫他们赶紧准备着点。到吉时回家了。

  场正式的部分的婚姻礼数展示正式拉开帷幕。

  回到小梨家里,已经是晚上时分了。小木请客,小梨父母,在外面小饭馆点了餐。桌上,阮力岭代表小木父母,将2万聘金郑重递给小梨妈。小梨妈推辞了下,就接过来了。吃过饭,小梨妈旋即来到街上,当着小木的面,给小梨买了条沉甸甸的金项链。然后小木阮力岭睡在客房里。小娟在外面宾馆住了夜。

  临分别前,小梨妈交待说:明天的事很多,你们明天定要早点过来啊。

  第二天挺早,小木就起床了。

  小梨家是两栋楼房合在起盖成的大院落。后面五层半租给别人。前面是三层,后面是五层半。前面偌大栋现在就常住着小梨父母,小芮小美共四口人,大院子里养着条老狗,名字叫做贝塔。看见小木是陌生人,凶得不行,作势想扑。小梨赶忙跑出来喝住。

  小梨妈大早煮过饭就不见踪影。小木在小梨家等了好大会,才见她左袋右袋的进来。看到小木,就命令道:“小木,起来,和小梨起帮我。”

  于是两人就尾随着小梨妈进了厨房。叮叮当当好会后,小木按吩咐碗碗的把做好的菜放在桌上。小梨妈把他们分成两份,放在三个特大的摆盘里。小梨则溜烟的跑去叫阿爸进来。

  阿爸进来,招呼小木端起份,和小梨抬着起去了后楼的最高层,去拜拜那里供着的土地及各路神仙。点香,烧纸,放鞭炮。整个过程持续了大约半小时。拜完后,再把供品再抬下来。然后是去拜家里供的小梨爷爷遗照。最后拜祠堂里小梨的列祖列宗。整个过程耗下来,半天就过去了。

  吃过午饭。略微休息了下,就又开始马不停蹄了。这回作甚?是拿着小梨妈事先准备好的糖果等物,小木小梨带上事先准备好的红包,开始往各家亲戚拜访去了。

  关于怎么介绍这个女婿,小梨妈早先就想过了:“自家的楼房让小木和小梨住了。这别人问便知。万人家说你家招了个女婿,这不显得我养了小梨这么大反而不中用,脸往哪搁呢?不行,怎么说,树要树皮,人要脸皮。”

  于是原本只是个普通办事员的小木到小梨妈口中,就变成了“技术总监”;计算机服务公司变成了“在上班”。

  不知底里的亲戚听,啊,有名的外企啊,还总监啊,啧啧,了不得。小梨不会削老妈的面子,自然也不会说;小木呢?反正我也不承认也不否认呗。于是大家看小梨妈的形象立马光辉起来:“啧啧,还是人家女儿有本事,外企上班的总监。还对她这么百依百顺的!”

  但凡有点脑筋的,转弯就觉得不对了:“总监的工资通常不会少。尤其外企。如果真是这么本事,早自己买房了,还用得着住小梨家?”可惜在小梨老家那个小县城里,尤其亲戚们都大部分只是打工领小工资的情况下,会转这个弯的人极少。就算转了,碍于面子,虽然心里冷笑,嘴上却不会说破。

  因为小木八号就上班,小梨的亲戚又多,所以拜访本该是匆匆就结束的。但小梨妈为了把女婿的情况让别人没话找话的问清楚,就故意磨蹭起来。于是时间就不免拉长了点。见完奶奶见二叔。见完二叔见姑姑。偏亲戚们东头西处的住着,小梨妈和小梨实在满县城里赶场赶得忙乱,于是半天的下午再加晚上的时间不免就嫌不够。直把小木累的,到最后几乎快走不动了。

  第二天继续忙活着见亲戚给糖果。这回见的是小梨姥姥这边的亲戚。小梨见姥姥李氏,分外的亲切。姥姥见心里疼的外孙女儿带新女婿上门,那真是特别的高兴,拉着小梨的手就说个没完,又戴上老花镜,里里外外,上上下下,仔细的打量着小木。小木被她看得发毛才罢手。然后趁着小木随小梨妈上楼舅舅家喝茶的功夫,足的夸赞小梨:“长得魁梧健壮,四梆导大方言,大意是说这人身体壮实,小梨你很有眼光啊。”

  旁边回家过节的表姐听这话差点笑出来。待李氏转身去忙别的活儿,笑着小声和小梨说:“你可真会找,找了个姥姥中意的类型过来。只要是身体不瘦的,胖的她也说是健壮。”

  嘿嘿笑着,等姥姥忙完活过来,小梨携了她的手才上舅舅家。

  小梨共三个舅舅四个姨。这家家走下来实在有些辛苦。尤其是,每家坐会,按风俗至少还得喝杯茶。尤其小梨家乡爱喝铁观音。这路下来,勉强挨到晚上收工,习惯了自家烘的绿茶小木没捞着什么吃的,倒灌了肚皮的铁观音。躺床上辗转反侧,夜几乎未眠,苦不堪言。

  这么折腾两天,小木实在快累倒了。小梨妈还问他能不能再请天假。考虑到这两天已经是翘班了原本公司安排了他值班,但他班照排,人却在外地,再请天假,怕瞒不住主管了。小木就坚决表示要回市里了。小梨妈苦留不住,只好放行。蹭表姐的车回了市里。

  回到市里,小木赶紧洗个澡就去上班了。小梨则下歪倒在床上,觉得平常没什么感觉的床分外的亲。不会就睡着了。

  日子就继续这么过下来了。直到过了不久的天,个电话才打破了平静。

  第三十节亲戚

  小梨听到这些话,哭笑不得。结婚不就她和小木俩人的事么?最多牵扯到两个家庭。关亲戚们啥事儿呀?他们那边也就是礼节性拜访下,知道下她小梨将来要嫁的人长什么样儿。可现在都发展出了什么?

  小梨妈边说,她就边想着说辞。估摸着老妈发作完了,心里也有主意了。

  她说;“妈,话是那样讲没错。可是:

  1,现在正经大学出来的本科生,想进家好企业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何况又不是小木家开的,哪里他说可以就可以随便打发个人进去呢?

  2,猪头这事,真是你事先没说。当时就说好了,厦门的事你们不掺合,但家里的事你来清点,告诉我应该怎么做我就怎么做。你没说自然我也就不会想到这层。大姑没去拜访,的确是我的不是。我应该想到的,有空回家再拜访她。另外,让雪珍来也可以,只要她愿意。伴娘红包我还是愿意给的。

  3,最近季度末什么是季度末?就是季度到了,客户积压的订单要次性出完,所以现在每天线上的用量很多。相应的,出的次品就很多。所以小木最近,真是没什么空回去拜访亲戚了。什么时候完?等他忙完,也差不多结婚了。”

  小梨妈悻悻道:“好吧,森榕的事就算了。猪头我看什么时候定下送去给奶奶,钱记你账上。不过小梨,结婚前你们真的必须回来趟。不说你大姑没去,你奶奶说,你舅公也没去呢。相应的,你姥姥这边的舅公也没去。姨奶奶这边也没去。岭头和下田那边的同姓亲戚也没去。这些都是情份上必须走到的礼数。你让小木安排下,快点回来!”

  小梨说:“妈,真的,不是我骗你。小木最近真是忙得脚朝天。请不下来假呀。”

  小梨妈说:“不行,必须到!听见没有!必须到!”

  小梨有些烦,口气也就硬了起来:“妈,真的没办法。小木最近真是很忙。我要去买菜了,就这样了。挂了。”

  挂了电话,平生第次对强势的妈妈撒了谎,心有点小虚虚的。

  倒不是她嫌懒不爱回去,而是上次回来,也不知道是哪家吃坏了肚子,还是灌的铁观音和他的肠胃不和,总之原来肠胃健壮的小木上吐下泻,食欲不振了几天。最近这几天虽然状况有所好转,仍是幅蹶不振的样子。朋友来家里坐坐,都说小梨虐待了他,瘦了不少。

  再说那些礼数,说实话,别人也未见得都遵守啊。

  阿玲结婚她也去了的。伴娘是阿玲的朋友,和新娘子亲戚沾不上半点关系。如果真是必须是新娘子奶奶家族里的人,那她定下伴娘,小梨妈已经知道半年了,这会再突然加个伴娘进来,又说是这礼数,有这道理么?

  至于舅公和那些和她根本不认得的同姓亲戚,最多她回门的时候会再见次面而已。他们嫁娶红白喜事,也就电话声,平常打死都不相往来的。这会又热切切的自己赶上门去,什么意思?

  另外,回家里要坐班车。个人45,两个就是90,来回180。还不说回家后得请父母兄嫂吃饭那些花费,没千拿不下来。现在正是经济紧张的时候,她把菜钱都缩再缩了,再回趟家,白省了。

  想到结婚的花费,小梨就觉得烦躁。虽说不用买家电,床和些其他家具要换吧。电脑也变得和蜗牛样慢吞吞的,换吧。婚纱虽然才2,可两个戒指加起来就比婚纱还多了。还有小木的新衣服,她的新娘服,虽然都很省,加起来也有三四千了。

  回去趟订婚,2万块聘金就先不算。买的糖果钱,红包钱,拜拜上花费的,也要掉了五六千块。那些红包,有的有还,有的压根就静悄悄的无声无息了。这些长辈,要我讲礼数,那自己怎么就不先讲礼数了?还好意思赤果果的抱怨她请的伴娘是她姥姥家的!我就是要小任当我伴娘,怎么啦?不就眼红个红包么。无语!

  电话这头,小梨妈气得浑身发抖:“这丫头,怎么变得这么不听话了!”

  旁边躺着准备午休的小梨爸说:“算啦。我以前怎么说的,女大不中留啊。至于那些礼数,其实能做就做,不能做也别强求他们了。”

  小梨妈说:“不行!这不能由着他们自己乱来。老祖宗的规矩,说破就破,没这道理!”

  其实,她的心里是想:“我们挣了这偌大的江山,为的啥?还不是面子!别人没钱,借钱也要挣个面子。何况我们家有钱!这破丫头,竟然这样随随便便就想嫁出去了!”

  晚上,小木回来的时候,和小梨说:“我已经安排了下,下星期调休。我们星期五坐晚班的车回老家。”

  小梨惊讶的说:“怎么这么说啊?”

  小木说:“咦,你不知道?你妈今天中午打电话给我,让我和你必须再回去趟。说有些亲戚和礼数没走到。她说你都已经知道了。”

  小梨说:“完了完了,我忘了打电话和你说。今天中午,她如此如此。我都和她说你很忙请不开假了。你这下倒好,答应得还挺痛快!这不真成了我骗她么!”

  小木嗫嚅的说:“呃,这个这个。那怎么办?不然你再打个电话?”

  小梨没好气的说:“你都已经这样说了。再说不回去,摆明了是我在挑拨离间你们的关系。我皮痒欠她揍啊!”

  小木就不吭声了。心里也觉得烦闷。

  晚上小梨叫小木起去散心,他嫌累得慌,小梨也就不勉强他,自己出去了。

  小木也烦。不仅仅是因为结婚的事儿

  第三十节小木的烦心事

  最近经理和他这整组的人说,公司在印度那儿又发展了些业务。但供应商将来有可能让他们派中国人去驻在那儿和阿三打交道。经理问这些人谁愿意常驻在那儿?没个吭声。

  也是。阿三和中国人本来就不怎么对付,最近几年关系更是时好时坏。现在年轻人不是愤青也对这些略有所闻。怕去了,万中印两国突然开战的话,就得留在那儿当人质了。

  小木从小就怵英语,更是怕层。偏偏经理会后留下他和另外男女,言辞肯切的说:“你们三人,进公司的时间最长,也算业务骨干了。所以,如果其他人实在不愿意去,你们三人就要发挥点骨干精神。好了,散会!”

  看这样子,阿三的地方过不了多久他就得造访去了。本来胖人就怕热怕是暑,据说印度那边年到头用不着穿长袖的。想着自己外号叫小白胖子,难保不烤成只黑馒头回来,想想就郁闷得不行。

  结婚这边,他家里虽然没什么意见。但也不能给他更多的支持。看着心爱的女人对着好东西流口水,因为没钱而恋恋不舍,看了又看的样子,作为男人的虚荣心他也着实难过。但他又能做什么?他就是这样个人了,存折上就是那么点钱了,家里就是这样个条件了。虽然知道现在家里攒了点钱,但那是给他小弟上学存的。他作为长子,家里能不指望他寄钱回去帮扶把就已经不错了。他还能怎么着呢?

  另外,男人嘛,花花世界,有时候难保不出点绯闻。虽然自从和小梨的关系公开后,成了共同朋友的同情对象,但没贼胆不代表没贼心不是?只是他所有的胆量和男人的虚荣心也就止于暧昧了。但暧昧着的女人呢,未必肯就止于暧昧啊。而且最近,言词之间,越来越有点想转正的苗头。他想拖,可看势头,这火苗子好象越烧越旺。又想不出什么招儿来保住这秘密—其实他也不是个情场高手—虽然他有个朋友是这方面的专家,但他又想装清高,晓得这秘密要是第三人知道,这辈子就永无翻身之日了。

  所以综上所述,他最近是愈来愈烦了。

  转眼就到了周五。这天下午,小木提前把事情做完,翘班和小梨回她老家了。

  奇怪的是,这次小梨妈倒是没再和小梨他们说要上门串亲戚的事情。而且两个人显得闷闷的。小梨好生奇怪,又不好问。于是提议说小木来了几次老家,还没出去玩过,不如这次有空,去家里有名的九仙山玩玩?

  小梨爸刚想抗议,小梨妈立刻就答应了。她答应了,基本上小梨爸也只好乖乖当车夫了。

  第二天大早,四个人就出发了。阿哥还在睡觉,小美是孕妇,即将临产,自然也不去。只是小梨觉得他们婆婆媳妇的眼神,说不出来为什么,怪怪的。

  在通往山顶的过程,小梨爸想显示下自己的腿脚步比现如今的年轻人还好使,于是马当先哒哒哒先跑了。小木不甘示弱也啪啪啪的紧跟着追去。留下母女俩慢慢走着。

  小梨妈这才和小梨说,他们回市里的这近个半月里,发生了什么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