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91完结(1/2)

加入书签

  第85章感怀

  手术过后,纳兰淳于的脸色微微有些发白,浓密的睫毛安静的垂着,双唇因为长时间缺水有些干裂。

  米萱抱着孩子上前,轻轻伸出手握上他。双眸凝视,丰润的唇,俊朗的眉眼和高挺的鼻梁一遍遍的看着,眼眶微湿,看也看不够,好像这样才确认他回来了,真的是他,这不是梦。

  “感谢上苍。”她仔细凝视着,喃喃自语。

  “呜啊。”怀里的小皓皓咬着自己的小拳头,喊了一声。

  纳兰淳于的眼神瞬间就转向了小皓皓,眼眶微湿,哽咽着声音,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呜啊、呜啊”

  “是爸爸,爸爸,会不会?这样叫‘爸爸’。”米萱点着儿子的小鼻子,逗着他。

  小家伙踢蹬着小脚,有点激动的在她怀里晃动着身子,小屁股一撅一撅的,口水直接流在了米萱身上。米萱拍着他的嘟嘟的屁股,满足他的愿望向前走去,“坏小子!”

  纳兰淳于穿着肥大的病号服,脸上贴着纱布,脸色苍白。小家伙现在虽然学会认人了,但也有好长时间没见到纳兰。一时间还有些认不出他来。

  “这是爸爸。”米萱指指。

  小家伙呼哧呼哧的扭头看了他一眼,又没兴趣的转了头。可米萱这次非不让,硬是板着他的小脑袋让他看纳兰淳于。

  “你个小没良心的,这是爸爸,知道吗?”她拍了拍纳兰宝宝的屁股,“快点,好好跟爸爸打个招呼。”

  纳兰宝宝有些委屈的扭着头,在妈妈的严厉目光下,瘪着小嘴看纳兰淳于。双眸对视,纳兰淳于看儿子的眼睛都能溢的出水来。

  纳兰皓宇瞪着黑黝黝的大眼睛,仔细瞅了一会儿,突然“啊哈”一声大叫,冲着纳兰淳于笑了起来,挥舞着藕节似的小胳膊。

  “爸爸变样子了,是不是?宝宝认不出来了。”米萱笑着抱着孩子坐在床边,“宝宝,有没有觉得爸爸很酷?有没有?”

  纳兰淳于哼了哼,微笑着,哑着声音说道,“我什么时候不酷了?”尽管受伤了,住院了,可那风度翩翩,不可一世的样子还是没变。

  纳兰淳于胳膊上还着体,不能抱孩子,米萱把纳兰宝宝放在他身边。小家伙仰躺在床上,四肢张开乱晃着,长着嘴巴吐舌头,葡萄般的黑眼睛咕噜咕噜的转着,满是好奇的瞅着纳兰淳于。

  “叫爸爸,快点。妈妈不是教了你好几天了吗?你叫了妈妈一会儿喂喝。”

  小宝宝无知的望着她,伸长了小手想要抓她垂下来的长发。“嗯、嗯”的叫着,扭动着小身子好像想要翻身。

  纳兰淳于望着这母慈子孝的场景笑了,哑声声音缓缓说道,“才多大个小娃儿,那会说话。”

  “我知道嘛。”米萱拍拍他的被子,“就是想逗他玩儿。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适的地方。”

  “还好。”纳兰淳于淡淡的说道,“就是有点渴。”

  “嗯,你现在还不能喝水。”米萱想了半天,“这样吧,我想办法给你润润唇,你看着宝宝。”

  等米萱拿着温水和棉签走过来的时候,小宝宝和纳兰淳于已经玩的不亦乐乎了。小家伙蹬着小脚丫,像个翻了肚皮的大青蛙似的,拽着纳兰淳于的被子就要往嘴里塞。

  米萱赶忙走过去把被子从他手里拽出来,叉着小腰瞪着眼教训这爷俩,“喂,你怎么不看着他点,那多脏啊,全身细菌,你怎么能让他往嘴里塞。”

  “不会让他吃嘴里的。”

  米萱看他那虚弱的面色,沙哑的声音,皱了眉,“行了行了,你别说太多话。”说着又指向犯错误的纳兰宝宝,“喂——你,纳兰皓宇!你今天很不乖,表现的十分不好,妈妈很生气,所以,你今晚的夜宵取消了,给你吃米糊糊。”

  “呜呜”

  “傻小子——”米萱揉揉他的头。转身又抽出一棉签,沾了沾水,喂到纳兰淳于唇边,“你稍微抿一点,不要咽下去。”

  纳兰淳于点点头,吸着棉签上的水。纳兰小宝宝见了,也有样学样,长开了小嘴望向了米萱,“啊——啊——”的叫着。

  可米萱现在哪有功夫理他。小皓皓见叫了半天,见妈妈不理他,涌在眼眶里的泪水当场就要落了下来。

  米萱见了,连忙把这支棉签让纳兰淳于含着,转身又抽出一支,在小皓皓张嘴大哭之前塞到了他嘴里。

  小家伙也许觉得有趣,小舌头舔着棉签有滋有味的“兹兹”吸着。

  米萱看着他这小样子,无语的摇摇头,“纳兰皓宇你怎么能这样呢?一口水而已嘛!人家古人讲究不为五斗米折腰,你说你为了一口水就这样,真给古人丢人!”

  现在纳兰淳于回来了,也醒了,米萱看什么都很开心,也有了更多闲情逸致逗孩子。你就是跟她说,现在外面的天很红,她铁定会赞同的点点头,并应和道,“对很红,相当艳丽的大红!”

  过了不久,纳兰淳于醒了,众多大夫和医生又一大群的涌进来,围着他做各种检查。确定没有大碍后,米萱悬着的一颗心才落下。不一会儿赵队来了。米萱知道他可能有话要问纳兰,识趣的抱着孩子出去了。

  可等她再进去时,气氛却不像之前那么轻松惬意了。赵队面色沉重的走了出去,纳兰淳于则红了眼眶,一语不发的愣在那里。

  “怎么了这是?”米萱问道。

  “没什么。”纳兰淳于勉强一笑,就是说到了一些事。说着,他望向窗外久久不语。想起了20岁那年的过往,那些青春,那些飞扬,以及那些不屈的斗志。恍惚间,特训营里第一节课上,教官的话还回荡在耳畔,

  “特种兵,并不像你们想象的那样威风凛凛,百折不挠。那是用血和泪在拼,在博

  战场上,只有两种人,死人和活人,没有神人!战场上,只有杀和被杀,没有那么多的情怀,更没有那么多的废话。战场上,只有残酷,欺诈,凶狠,只有你所能想象得出的一切人间最血腥和暴力的词汇!”

  而如今,往事随风,物是人非,那一张张青葱的笑脸早已各奔所踪

  “出什么事了?”米萱一脸担忧的望着他,“能跟我说说吗?”

  纳兰淳于望着窗外久久不语,半晌才回过神来,轻轻的叹道,“景荇牺牲了”

  这人米萱并不熟悉,可她却听过这个名字。那是特训营里,跟纳兰淳于感情最好的兄弟。17岁入伍,21岁被选入狼牙特战旅,认识纳兰淳于。说起来,两个同样优秀聪慧的男人,本来谁也不服谁,可打着打着,争着争着,却有了感情。特种部队服役这么多年,两人一直携手与共,并肩作战。

  纳兰淳于是中队长,景荇就是副队。纳兰淳于是狙击手,景荇就充当着他的另一个眼睛,是观察手,他最好的搭档。

  “当时,我们被围剿,兄弟们伤亡惨重,我们带着十几个弟兄突围后来,我们采用第二战略,尤他带着五个弟兄从右翼包抄”纳兰淳于说着,哽咽了声音,“说起来,他还救过我一命。要不是曾经他帮我挡过一枪,我早就被爆头了,当然,也就不会认识你,也就不会有皓皓那一枪,直接伤了肺这次,我掉进了澜沧江,捡了一条命回来,可他却”他说着,两行泪轻轻滑落下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不轻弹。米萱从未见过纳兰淳于哭,这个队员们口中的战神,也会流泪吗?是祭奠逝去的兄弟还是难以接受这样的悲痛?

  他没有说话,米萱抱着他,整整一夜。

  作者有话要说:还有一两章正文完结菇凉们说,写个什么番外好呢?

  好困,先去睡了,错字和小剧场明天再来弄。大家先凑合看着。

  第86章随风

  两周后

  天气渐凉,纳兰淳于的伤势微微有些好转。他住院期间,米萱一直带着皓皓在医院照顾他,颇为辛苦。所以等伤势稍微一好转,他就争着抢着要出院。米萱碍于他太闹腾,再加上景荇的去世使他心情不好,想想也就答应了。反正她自己就是大夫,有什么紧急状况也能应付的了。而淳于宜清却一向觉得医院里面病菌多,米萱带着小皓皓老住在那里也不是个事,也就答应了。只是纳兰淳于出院后,她没再回美国,而是选择跟米萱他们住在了一起。

  气温降低,深秋季节就要进入冬季了。昨夜的一场秋雨更是让人觉得涩骨逼人。小皓皓换上了小棉袄,被裹得像个小球似的。之前米萱为了锻炼他,经常带着他做翻身运动,小家伙也玩的不亦乐乎,刚三个月后就已经可以翻的很好了。

  可以换上笨重的小棉袄后,小家伙本就呼呼的,更加显得笨拙,再也不能像之前那样自己翻来覆去的玩儿了。他试了半天,最后筋疲力尽的趴在床上,揪着小脑袋冲着米萱哇哇乱叫。

  米萱把小家伙抱起来坐在自己腿上,给他拽展衣服笑着说道,“你怎么这么调皮啊,真是一刻也闲不住。”

  小家伙却不搭理她,扭着小身子在她怀里翻滚着,一把拽住米萱衣服上的水钻就往嘴里塞。

  “嗨——这个不能吃!”米萱连忙抓着他的手腕掰他的手,小家伙咿咿呀呀的抗争着。米萱轻轻打着他的小手,看着手背上的那五个小涡,不由笑了,“你这个小吃货,天天又是母,又是搭配粉的,你怎么还像饿了八百年似的。”

  小皓皓似是听懂了妈妈在说他,站在她腿上上蹿下跳的,“啊啊啊”的大叫着。

  正巧纳兰淳于刚去医院做完抗感染治疗回来,米萱抱着儿子去迎他。

  纳兰淳于一边换鞋一边笑道,“他又怎么了,刚才开门的时候就听到小家伙的‘狼嚎’了。”

  “别提了,他手脚太快了,见什么抓什么,一不留神就往嘴里塞。”

  “是吗?”纳兰淳于上前俯身小皓皓的小脑袋,“可不能乱吃东西,吃坏了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米萱笑着把小家伙递到他怀里。

  纳兰皓宇瞪着圆滑滑的大眼睛瞅着纳兰淳于。纳兰淳于也学他,睁大了眼睛望着儿子,一时间爷俩大眼瞪小眼。米萱看了哈哈大笑。

  一会儿,纳兰淳于换了衣服,米萱问他,“情况怎么样?大夫怎么说?”

  “唔,还可以。”纳兰淳于漫不经心。

  小皓皓被母亲抱在怀里,像个跟屁虫似的跟在纳兰淳于身后,随着他换衣,洗手,吃东西不一会儿,小家伙失去了兴趣,扭着小身子在米萱怀里扑腾了起来,不耐烦的哼哼。

  纳兰淳于见了,不由问道,“他这是怎么了?饿了?还是要拉了?”

  米萱换个手抱孩子,“你妈妈每天上午抱着他出门晒太阳,都成习惯了。现在一天不出去,就不舒服,闹腾的很。”今天淳于宜清去市里参加老朋友的画展,不在家。

  “外面下雨呢,出去干什么。就在家里玩儿。”

  米萱被他随意的口吻逗乐了,把皓皓举在他眼前,“来,你跟他商量。”

  纳兰淳于看着儿子挥舞着四肢,像个小青蛙似的啊啊大叫,不由抱了过来。

  “喂,儿子。”纳兰淳于拍拍他的小屁股,一副商量的口吻,“不出门了好不好?跟爸爸在家里玩。”

  小皓皓哼唧哼唧的呜呜叫着,也不知是同意还是反对。

  纳兰淳于也不理,掐着他的腋下,抱着他360度扭转,笑着说道,“那我们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好不好?”

  小皓皓乐的啊啊大叫着。

  “喂,小心,别让他碰到你伤口。”米萱提醒。

  “嗯。知道,知道。”纳兰淳于小心翼翼把孩子抱在怀里垫垫,“臭小子,又胖了啊!你看妈妈都瘦了,是不是你太闹腾了啊?”

  “你说呢?”米萱反问他。拍了拍儿子的屁股,“他才不管你呢,每天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一不如意就大声的哭,脾气臭死了。”

  正说着,小家伙小脚一瞪,直接踹到了纳兰淳于的肩膀上,纳兰淳于顿时“嘶——”了一声,将他举高抱远。

  小皓皓微怔,然后就像发现了什么似的,咧开嘴高兴的笑起来。

  “没事吧?他蹬到你伤口了?”米萱有些心疼。

  “没事,没事。”纳兰淳于说着把小皓皓高高抛起,在稳稳接住。

  一时间,小家伙尖叫着大声笑了起来。

  “你小心点。”米萱的心崩的紧紧的。

  “没事。”纳兰淳于却丝毫不在意,“他才几斤重,我手稳着呢。”说着,又把儿子高高抛了几下。

  “我是说你小心伤口崩开。”米萱白了他一眼,有些无奈,“你可真惯他,由着他闹腾。”

  “什么叫由着他闹。”纳兰淳于跟儿子玩着,“你没看儿子这样高兴吗?”

  此时小皓皓才不管大人说些什么呢。他像只蹦跳的小青蛙一样,被父亲抛上抛下,乐此不疲。

  “行了,行了。”抛了几下,米萱拦他,“孩子才刚吃不久,小心一会儿不舒服。”

  纳兰淳于接住儿子。小皓皓还想玩,不满的哼哼,在他怀里扭动着身子。“你妈不让玩儿了。”纳兰淳于指指米萱。

  小家伙又冲着米萱哇哇大叫。

  一家人正闹着,阿姨过来说,“门铃响了,有客人来,说是叫言烟。”

  听到着名字,温馨的气氛陡然一滞,米萱条件反般心里一惊。纳兰淳于看了米萱一眼,收起了笑容,抱着孩子,对阿姨说道,“来了就是客,快请——”

  米萱也反应过来,勉强的咧嘴笑笑。她看纳兰淳于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她的神色,不由无奈的笑笑,摆摆手说,“我没事。”

  “萱萱”纳兰淳于欲言又止,“我跟她现在就是朋友。”

  “我明白。”米萱低了头,垂了眼睑。

  只有小皓皓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还瞅着爸爸乐呵,希望再玩一会儿“抛高高”的游戏。

  不一会儿,阿姨带着言烟进门来。

  尽管生了孩子,她依旧美丽如初,神态自若,就像看望老友一般来纳兰家。言烟拎了一些小男孩的玩食和营养品。

  “听说你前阵子受伤了,我来探病,顺道来看看宝宝。”声音悦耳,还是那样的好听。

  “不用这么客气,来玩儿就好了。”米萱看了纳兰一眼,见这家伙只抱着孩子玩儿,一副完全你做主的样儿,不由硬着头皮开口。

  “这是宝宝吗?”言烟换了鞋走上前去,孩子的小手,“小家伙张真好。”

  “呵呵,还行吧。”米萱汗颜,“就是有些憨,吃了睡,睡了吃的。”

  “我能抱抱他吗?”言烟瞅着孩子,看起来很喜欢他似的。

  纳兰淳于踩过雷线,刚跟米萱和好,哪里敢做主,不由看向她。

  “行啊。”米萱对这倒是不大介意,只要你跟我老公没什么,别老缠着他就行。

  言烟小心翼翼的把皓皓抱在怀里,“小家伙挺重的嘛。”

  “是。”米萱笑笑,“我儿子没别的爱好,吃绝对是第一乐趣。”

  纳兰淳于看他们相谈甚欢,鼻子说道,“我阿姨做什么,一会儿咱们吃饭。”说着走向厨房。

  米萱陪着言烟坐在客厅逗孩子。不一会儿,言烟从兜里掏出一枚观音吊坠,戴在皓皓身上,“前一阵子去雍和求的,开过光。男戴观音女戴佛,给孩子带着玩儿吧。”

  米萱看那玉质上乘,一丝杂质都没有,不由推辞道,“太客气了,这么点的小孩子,不用这么客气。”

  “嫂子,您听我说。”言烟把东西往她手里推着,挂着小皓皓脖子上,“我能这么叫你吗?”

  “可以吧。”米萱心里一抽,还是笑着答应了。

  可小孩子却不管他们那么多,他把玩着脯上的小挂件,,两只小手着扣着,玩着,还时不时的咿咿呀呀的举起来给米萱看,“好像在说,妈妈你看我得了个好东西。”

  言烟看他虎头虎脑的小样子,不由笑了,着他的小脑袋,有些感慨的说道,“真是可爱。”

  “嫂子,其实我也是来跟你道歉的。”

  第87章云烟

  纳兰淳于的家里,还是一如既往的布置的井然有序。跟她那晚来的感觉一样,无处不透露这温馨与温暖,只是现在多了许多小孩子的元素,沙发上的拨浪鼓,茶几上的瓶,不远处随意扔着的哈哈狗。纳兰淳于也随着米萱母子忙前忙后,两人像久居了多年的老夫老妻一样彼此心犀,配合默契。

  小皓皓哭了,只需米萱一个眼神,纳兰淳于就知道接下来该干什么。纸尿裤,小毛巾,温水,痱子粉,干净的裤子一一有条不紊的递过来,配合着。小皓皓也在两人的配合下哼唧哼唧的叫着,微闭着小眼,看起来被侍弄的很舒服的样子。

  阳台上,米萱和言烟坐在藤椅上,米萱煮了一壶清茶给言烟喝,一气呵成,清香传来。别致的藤椅,柔软舒适的坐垫,不远处就是小区的花园,金灿灿的菊花正开着,偶尔还有三三两两的孩子在园中嬉戏。

  言烟轻嗅一口清茶,望着远处的景致不由跟米萱感叹道,“真看不出来,你们两口子还真会享受。”

  米萱轻啜一口茶,笑道,“生活嘛。”

  言烟放下茶杯,脸上的表情神色难辨,她望着米萱重重的叹口气,沉吟了半晌,幽幽的说道,“嫂子,其实一直以来,我都欠你一声抱歉。”

  果然!米萱放下茶杯,微笑着望着她,沉默不语。

  言烟自嘲一笑,说道,“说真的,挺对不起你的。无论我跟纳兰的恩怨怎样,实是不应该把你拖了进来,你是无辜的。”

  米萱轻笑一声,“看你这话说的,我还真不明白。”

  “是吗?”言烟看着她笑了,“我们明人不说暗话,嫂子,说实在的,前几个月你挺讨厌我的吧?”

  “你说呢?”米萱幽幽的望着她,“我若说不讨厌你、不难过那是假的。任何一个女人遇到那样的事,没有一个不生气的。”

  “是啊。”言烟望着她,坦然的笑笑,“是我不懂事。”她说着沉沉的叹口气。

  “那时候,我看着你们那么幸福的生活,而我怀着婉婉每天都战战兢兢的,朝不保夕,老公纠缠于与家族斗争中无法脱身,父母对我又极为失望,就是孩子,都不晓得哪天会掉了那段日子,回想起来就好像做梦一样。可我看着你和纳兰那样甜蜜的生活,我发疯一样的嫉妒!凭什么,凭什么我要这样生活,凭什么我活的这么艰辛,生个孩子都这样费劲,而罪魁祸首却能那么潇洒”

  她说着说着,好像又沉浸在了那段灰色的日子里,红了眼眶,“你不知道,翰森的母亲从前是个贵族公主,其实她不大喜欢我,也不同意我跟翰森在一起,尤其我还不能生孩子。她的母亲,一直都希望他能跟贵族联姻,以挽救那个没落的家族”

  婆婆的不喜,丈夫的压力,父母的反对,甚至连孩子都无法生育一切的一切压在言烟身上,让她不能自已。而害她无法生育的纳兰淳于则像凶手一样‘逍遥法外’,甚至妻娴子孝,顺和安康。一切一切的种种对比让她像发了疯一样妒忌。

  “其实有时候我是抱着故意破坏你们的心态的。我也想让纳兰淳于尝尝这种妻子伤心离开,父母懊恼,没有孩子的生活可是后来,婉婉的平安降生,我看她一天天像个花骨朵似的长大,翰森也回来了我才明白,原来我的做法有多恶心,有多讨厌不管怎样,那时候,你都是孕妇,我确实不应该利用纳兰淳于对我的愧疚那样做的”

  言烟望着她的眼里呈满了愧疚,“尤其是,我听翰林说,你们曾经因为这事还闹不愉快,一度谈到离婚我就更自责了。我有想过来找你解释,但是听说你回老家养胎了”

  再后来,听到纳兰淳于一家三口的消息的时候,已是他失去联系,甚至有可能牺牲那时候,米萱正是悲痛万分的时候,言烟就更不敢火上浇油上门解释了。可好在,最后柳暗花明,纳兰淳于重伤被救,夫妻俩冰释前嫌。

  “时光匆匆,流年易逝。不管你们现在怎样,我欠你一句抱歉。她目光坦然,笑容真诚,“我跟纳兰真的没什么,说白了,也就是多年朋友而已。”

  “没关系。”米萱豁然的笑笑,摆摆手,“都过去了。从他能够回来,还能陪在我跟皓皓身边,我句已经很感谢上苍了。过去的就让他过去,要紧的是把握当下。”

  对于言烟迟来的解释,米萱能够释然,倒不是她多么豁达,而是她觉得,任何一个女人在被前男友害得失去一个孩子,甚至连做母亲的资格都被剥夺后,还想着跟他能够再续前缘,那可真是奇葩了

  只要纳兰淳于爱的还是她,那么,未来的生活,无论有多大的挑战,夫妻之间,总要学会成长,学会宽容,学会彼此信任

  送走了言烟,米萱和纳兰淳于的生活又回归了正轨,直到不久后,纳兰淳于沉重的对她说,“明早带你去个地方。”

  “去哪里啊?”米萱给刚拉完粑粑的小皓皓擦屁股,漫不经心的问。

  “一个很重要的地方。穿正式点,但不是去玩儿,也不能带皓皓。”纳兰淳于认认真真的对她说道。

  “哦。”米萱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

  清晨,还有一丝薄薄的雾气。清风吹在人脸上湿冷湿冷的。纳兰淳于开着车带米萱到了郊外很远的一座山头上。车顺着盘山公路缓缓向上开着,不一会儿就有战士每隔几十米拿着枪笔直的站岗。

  下了车,纳兰淳于牵着米萱拾级而上,爬了许久,绕过半山腰,走过丛丛树林,豁然开朗,是一片墓林。

  “这里睡着的,都是对国家做过巨大贡献、牺牲了的军人安息之所。”纳兰淳于望着眼前的一片片墓碑,神色有些悲痛。

  他拉着米萱的手,从一排排的碑前走过。米萱望着墓碑上的那一张张照片,有的风华正茂,正是青春张扬时,有的白发苍苍,目光刚毅,有的正值中年,目光坚韧然而无论他们活着时是怎样的洪烈壮大,可此时却不过一抔黄土,静静的沉睡在祖国这一方。

  米萱看着看着,觉得眼里涩涩的。

  纳兰淳于拉着她,带着她径直走到后一排,一座新墓碑刚刚树立起的地方。

  米萱望着照片上那张青葱张扬却笑得灿烂的脸,眼睛微湿。

  “这是景荇。”纳兰淳于沉沉的叹口气。他把墓碑上的落叶拂去,轻轻着照片上的脸上,说道,“哥们儿,今天我带着你嫂子来看看你。”

  他掏出烟来点上,放在墓碑前。米萱从包里掏出临来前,纳兰淳于特意让她带的茅台。

  他把就打开,倒在墓碑前,“以前你总是说喝不够喝不够,等你结婚了,要一醉方休,可是却没能等到那一天”他说着,红了眼眶,哽咽了声音,“今天我和你嫂子给你带来了,保管够。”他说着,上墓碑,喃喃的嘱咐,“兄弟,下去了好好找个疼人的媳妇儿,下辈子下辈子老婆孩子热炕头,好好的过!”

  “我和景荇从新兵连起就时哥们了。那时候,我们一起在东北军区服役,那里冷啊,冬天最冷的时候零下三十多度,雪下的都没到大腿了。景荇比我还小一岁,是南方人,耐不住那里的气候,每天抱怨,我老是嘲笑他其实我也觉得冷的很,尤其站岗的时候,觉得那大风刮得,能把骨头都冻酥了,感觉哈口气都能冻成冰似的。可咱是北方长大的纯爷们啊,不能丢分,我就硬忍着”

  “后来我们一起进了狼牙特战旅,那时候感觉我是特种兵嘛,牛逼,老厉害了,谁也不放在眼里,总想着跟谁都较量一番后来特训的时候,我们被老兵撵着打,我的水壶被打漏了,他的装备掉了,我们俩那个狼狈逃窜啊”

  他说着,像是回到了从前那时候兄弟并肩的光荣岁月,脸上隐隐有一丝笑意,“后来被打的困在山里,实在饿得不行了,我们俩找吃的啊,也不知那天撞了什么运气,逮到了一只山,我俩那时候谁也不会做饭,可饿得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拔毛洗干净了烤着吃,连盐和调料都没有,可还是抢着吃着的津津有味。不过现在回想起来,说真的,那柴的很,还蛮难吃的。”

  “后来那一批里,最终只挑选了我跟他,就这样,我俩进入了狼牙特战旅,我是苍狼,他是胡狼,后来我们一个做了中队长,一个做了副队;战场上,我是狙击手,他我的眼睛,是观察手”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可能是最后一章~~~好舍不得~~~~呵呵,菇凉们看文愉快~~~

  第88章手掌心

  “那时候我们刚进入特战旅,一群大小伙子年轻气盛,整天关在营地里搞训练,一个个的都荷尔蒙过剩,力充沛的不行。那时候,我刚跟言烟分手了,景荇看了,也着急的不行,怕他女朋友跟他飞了,每晚躲在被子里偷着给他女朋友打电话,发短信”

  纳兰淳于说的伤感,可眉眼里尽是对战友的缅怀,“我那时候看了气的慌,觉得他是故意的,故意气我,就专门设了个套,让他打电话的时候恰巧被我们队长撞到后来这家伙气坏了,找我来算账,可他没证据啊,我也死不承认,最后我们狠狠的干了一架,我把他鼻梁都打歪了”

  他说着笑了起来,可眼圈确是红红的。

  “那后来他们在一起了吗?”米萱印象里没听说过景荇对象的事。

  “没有。”纳兰淳于摇摇头,“他那小对象是个护士,挺漂亮的,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