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2)

加入书签

  t市,九月

  虽已是夏末,但t市的天气仍旧蕴着一股热气。百年老校t大内到处是枝繁叶茂,直耸遮天的古树,为这炎炎夏日凭添了许多凉。

  t大建校早,放眼望去,还能瞧见带着苏式建筑特色的楼房。在楼房前摆了许多桌子,后靠的大树上扯了许多条幅,上面无一例外是这几个大字——欢迎新同学。

  新学年开学这一天,永远都是最热闹的。

  无数的新生和老生纷纷涌入这个学校,让安静了一个暑假的校园顿时又沸腾起来。

  学生宿舍里,到处都是新生和新生家长。一个提着行李箱在这中间穿梭的瘦小身影便显得比较特殊。

  那是——温远。

  九月一日报道,温远赶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她的报道过程简直太曲折了,从进入校门那一刻开始,就不停的在问路。

  在校园里溜达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在众学院中找到了经管院的报到处,不幸的是今年各大高校都扩招了不少,所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各个报到处前都围满了人,两张桌子拼成的报到处被这些人围在了中间,看上去甚是拥挤,温远一个小身板,挤在里面异常痛苦。好不容易办好了手续,学院还算负责,派一个学长带路把她送到宿舍,否则,还得要再折腾一小时。

  站在宿舍门前,温远深深地松了口气。

  正待推门而入,门忽然从里面打开了,一个扎着高高的马尾辫的同学从里面探出头来,看到温远,两人同时被吓了一跳。

  还是那位同学先反应过来,“你也是这个宿舍的吧?”

  “是的呢。”

  温远笑得眉眼弯弯。

  这姑娘逢人就笑,马尾辫同学立刻就对她有了一丝丝的好感,她帮着忙把她的行李提了进来。

  进了门,温远又被里面的阵势吓了一跳。

  这栋宿舍楼也算是新楼,每个宿舍的样式都是按照四人间来设计的,下面的是桌子,床在上面,每边个两位。温远的铺是四号铺,进门右手第一个铺。

  这宿舍面积不算大,现下,这小小的空间是挤满了人。大部分都是家长来送,进了这宿舍,也是家长帮着拾掇。

  马尾辫同学放下她的行李,大大咧咧地伸出手:“认识一下吧,我叫刘春喜,你叫什么名字呀?”

  温远听着这个名字,忍不住想笑。

  春喜同学想必也是知道自己这个名字有多纯朴,不但没生气,反倒是说:“别光笑我啦,你倒是说呀。”

  温远伸出自己的手,“我叫温远。”

  “好名字!”春喜感慨。

  温远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见一个的中年女音响起:“春喜儿,快把你的东西拾掇进柜子里去!”

  刘春喜冲她吐吐舌头,转身去忙。

  温远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床铺,从行李箱中取出压缩袋里的床单和被褥,扔到床上,开始铺床。

  对铺的床是家长给铺的,女孩儿站在下面整理东西,与温远目光交汇时甜甜一笑。女孩儿叫周垚,来自南方,声音带着口音,不过却也不大难懂。周垚的妈妈赞许地看着温远:“小丫头一个人过来的?真不错呀!”

  温远不好意思地抓抓脑袋,低下头继续忙自己的。

  在t大,十一点便可以去食堂吃饭了。按照常理,大学食堂的饭都好吃不到哪去,可总有几个特殊的学校,他们提供的饭菜,质和量都属上乘。

  t大就是这样的学校,所以到了吃饭的点儿,家长们都带着学生直奔食堂。春喜走之前招呼温远和他们一起去,毕竟是不熟,温远没好意思去,便一个人留在了宿舍里,默默地收拾着东西。她带的东西不多,也用不了太多,因为大部分东西学校都会给配发,质量也还算不错。更何况,她还是一个人来。

  父亲温行礼自母亲乔雨芬出院之后就一直在忙工作。乔雨芬身体原本是恢复的差不多了,可不知怎的,八月下旬又开始闹起了毛病,虽不像上次那么严重,却也需要人看顾。这样成也送不得她。

  温远自然是不会让家里为难,主动拒绝了乔雨芬让警卫员开车送的提议。反正B市距离t市这么近,火车半个小时便到,方便又快捷,她也没有多少东西,自己过来便可。乔雨芬也没有坚持,给了她一张卡,里面有学费和这大半年的生活费,其他一切随她。

  温行之这段时间人在香港,之前提过让赖以宁开车来接她,温远也拒绝了,她觉得自己能行。考虑到这位小朋友比较脆弱的自尊心,又有些敏感,温行之也没有勉强她。

  温远嗷呜地哀叹一声,把脑袋埋进被子里,看来,她这略微有些凄惨的现状,还是她自找的。

  或许是老天爷也可怜她,温远在被子里闷了一会儿,她的手机就响了。温远手忙脚乱的接了电话,那人的声音不紧不慢地传了过来。“到学校没?”

  “嗯。”

  “行李收拾的怎么样了?”

  “收拾好了。”

  “那你出来罢,在校门口等我。”

  温远一愣,“你不是在香港?”

  “嗯,回来了。”温行之说,“十分钟后到你校门口,你是不是还没吃午饭?”

  温远顿悟:“我马上就来!”

  挂了电话,温远同学一扫沮丧之情,下了床,登上鞋,对着镜子拢了拢头发,就下了楼。好在他们的宿舍楼离校门口很近,不到五分钟,温远就等在了路边。出乎意料的,温行之的车已经等在了校门外。

  因是开学第一天,校门口停了很多车,而且温行之也换了辆比较低调的suv来接她,不过温远还是第一眼就认了出来,因为他降下了车窗,整张侧脸都露了出来。

  温行之近两周都在香港出差,所以温远有段时间没见到他了。她在原地顿了一下,步伐轻轻地向suv走去。温行之也瞧见了她,长臂一伸,打开了副驾的门,温远站在车门口,看着他神清气爽的模样,便扁了扁嘴,绕到了后座。

  她是纯粹把他当司机了。温先生察觉到温小姐的别扭情绪,大概也明白了其中缘由,眉头微微一挑,再伸臂把副驾门一关。启动车子的引擎,慢慢地滑进了车道。

  温远同学被无视了,于是从后面不满地戳了戳他的肩膀:“喂。”声音闷闷的,“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上午十点。”

  温远愕然:“那你是直接过来的?”

  温先生没回答她的问题,只说:“坐好了,不要乱动。”

  温远同学忽然有点儿开心,接了电话,她还以为他早回t市了,是因为自己拒绝的那么果决才不来学校看自己的,没想到他是今天的飞机,下了飞机直接就过来了。

  温远又戳戳他的肩膀,巴结地说道:“我现在坐到前面还来不来得及?”

  温先生从后视镜里跟她对视了一眼,又面不改色地移开了视线:“晚了。”

  小气鬼。

  温远暗自咕哝了一句,趁着红灯,从后面迈到了前面。温行之大人不记小人过地扶了她一把,温远顺利落座,对着他嘻嘻一笑。她这个模样他瞧得太多了,敲了她脑袋一下,在绿灯亮起时,打起转向灯,把车停在了一家饭店面前。

  t市久负盛名的一家烤连锁店。皆是选的,鲜润可口的很。温行之之前来过几次,这一次也是考虑到某位同学的食属所以带她来的。

  温远颇有些期待地跟在温行之后面,正盘算着吃点儿什么好,就见温行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