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恶魔(1/2)

加入书签

  纤细白嫩的手指稳稳地托住酒杯,透明的玻璃里暗红而又粘稠的液体在摇晃着。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极其浓郁而又猩甜的血味。

  女人坐在沙发上,懒散地托着盛满血液的酒杯,眼神却痴迷着看着晶体里恍若冻结的少年。

  这一次不同与以往的紫发,晶体里的少年留着卷曲柔软的金发,说不上是金色,而是一种很浅的恍若被阳光照耀的暖色。少年的耳朵尖尖的,在卷曲的金发中显露出来,五官精致。

  一身纯白的恍若白纱般的衣饰,简单而又细致,恍若误入凡间的精灵般。

  已经过去七天了,虽然那个名为d伯爵的人说只要在零点前喂食定量的鲜血即可,但是自从女人却恍若上瘾了般,每日一杯又一杯地将文森的鲜血淋潵在透明的晶体之上。

  鲜血,恍若艳红的丝线般渗入晶体中,一缕缕在透明的冰晶中摇曳着缠绕住少年的躯体,直至完全束缚住少年的身体后,莹白色的诡异图纹渐渐发亮,恍若碎裂的痕迹般浮现在晶体的表面。当那光散去,血色也消散开来,而晶体里出现了另一个,截然不同的少年。

  不能说是截然不同,因为女人知道,这个少年依旧是文森。

  她已经记不清在这七天里,她的脑海里记下了多少少年不同的身影,但是——

  这是她的文森,还是她的文森,只能在她面前为她展现着这份美丽的文森。

  也是——永远只属于她,一个人,的宝贝。

  女人喜欢这样,一寸一寸地欣赏着一个全新的文森,就那样贪婪而又痴迷地注视着,直到将这一个文森的容貌身影也铭刻在脑内,又一次用鲜血饲养,在光芒覆盖后爱恋地望着另一个全新的文森出现。

  浅金色的短发,又变成了紫发。少年穿着一身白袍,金黄色的镶边勾勒着长袍的衣角,袖口和衣摆处都勾勒着不知名的教会的图案,简朴而又不失华丽,胸口是一枚银质的十字架项链。

  少年依旧是那样紧闭着双眼,但嘴角却勾勒着浅淡的笑容,美丽而又纯粹,这样的神父装让少年恍若高高在上地沐浴在神的光芒下,平静而又安然地散发着澄净的光明般。

  女人怔然地望着,不同于之前盲目的痴迷,而有了一种胆怯的憧憬和炙热。

  像是罪人一般,向往着光明,却因为沉沦在卑劣的黑暗和苦痛中而又恐惧滞足。

  于是,只能远远地望着,不敢靠近。

  突然间,大量的鲜血喷溅出来,生生刺痛了女人的双眼。

  在她的视线里,那纯白圣洁的神父装的胸口血色乍现,恍如胸口被凶狠的利器穿透般,鲜红的血液迅速地喷溅出来,染红了衣饰和那银色的十字架。少年整个人似乎都沐浴在了血色中,但嘴角依旧是恬淡的笑容,恍若堕天使般矛盾而又艳丽的美感。

  女人一下子像是吓住了,但是却又无法移开自己的视线。

  那样圣洁却又堕入沾染着鲜血的模样,让她的心中却丧失了曾经也许会涌起的恐惧而又惊慌的感情,她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默然地欣赏着,欣赏着这个少年所有的,只能展现在她面前的美丽。

  只要在零点之前喂养鲜血就好,而她在今天已经给晶体灌溉了很多文森的血液。

  所以,不会有任何的意外。

  在视线可及之处,除了那蔓延开来的血色之外,还有诡异的紫光隐现出来。

  那是在少年的后颈处,印在皮肤上繁复花纹的图案,此时正散发着淡紫色的光芒。而随着那光芒愈发强烈,少年周身的冰晶有碎裂的痕迹缓缓延展开来。

  女人这下子终于瞪大双眼惊住了,不可置信地看着那透明而又完整的晶体开始一丝丝地随着细小的裂痕开始碎裂开来,而那晶体似乎已经堪堪得承受不了少年的躯体。

  要,醒来了吗?

  女人的身体颤了颤,说不清楚自己心绪里的混乱。

  她曾经愿意放弃一切,只要她的宝贝可以醒来,那她可以许诺永远不再出现在文森的眼前,给予他所有她能给的,只要文森可以幸福。但是现在,她不愿意,是的,她不愿意。

  她宁可文森永远都沉睡在冰晶里,这样她可以永远注视着她,永远让他成为只属于她一个人独占的宝贝,不会再有任何人觊觎,也不会让文森再有可能逃离自己的视线。

  完整的,美丽的,只被她独享的宝贝,就要醒来逃开了。

  “不,不要!”女人摇着头,慌乱地说着,踩着高跟鞋踉跄地冲到了碎裂的晶体前,刚伸出手触碰便感触到了无法忍受的灼烧的疼痛缩回了手,女人仰头看着那浸在奢侈华丽的血色的少年,双眼带着急切的恳求,“别醒过来,宝贝,你要是醒过来,就会离开妈妈了是吗?”

  虽然冰晶在视线里碎裂开来,但是整个偌大的房间依然沉寂到死静,只能听到女人哀求而又痛苦的声音,还有之后的,大门被缓缓打开的吱嘎声。

  【一、不得让他人看到他。】

  当听到大门打开的声音后,女人的脑海中迅速闪现了d伯爵说过的话,然后惊慌地大声甚至于尖叫地喊了出来,“谁!”

  而当她的视线落到了大门时,所有的声音却止住了,她的身体颤抖着,恍若被惊雷打中了般,她瞪大了眼震惊而又茫然地看着推门而入的少年。

  “文森?”女人的声音沙哑而又干涩,她晃了晃头,非常努力地瞪大眼,不知道到底是自己沉睡在一场噩梦中,还是真的见到了那个少年又一次地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比我预估的时间,要短了很多。”那个少年穿着一身宽松的衬衫,浅紫色的碎发下额头上还绑着女人熟悉的绷带,少年看着那愈发碎裂的晶体,歪了歪头思考着轻声说着。

  “文森……”女人这下子似乎已经肯定了少年的身份,思绪却更加的紊乱,像是陷入了一场迷宫般诡异的局里一样。这是真的文森吗?她的宝贝没有死吗?那么,这么多天一直都在冰晶里的人到底又是谁呢?真的,是蛇吗?

  女人转过头来,看向那濒临完全碎裂的冰晶,当看到的那一瞬间,身体的血液都仿佛静止般。

  不是文森。

  冰晶里少年的身影拉长,紫色的短发恍若有流光闪现,流泻出了一头纯碎的银发,那柔顺的发丝如同凉意的银月般披散在肩前,一直流泻至腰处。那俊美的五官,透着一种矛盾的冰冷而又诱惑的气质,原本白色的长袍被鲜血浸泡后一点点被黑暗所侵蚀,最终变为了纯黑的袍子。

  那紫色的光芒伴随着乌黑流泻的光,冰冷而又压抑的恐惧感缓缓充溢了整个房间,那是一种几近于恐惧的死亡感,恍若来自于地狱的召唤般。

  是谁,这到底是谁!

  “妈妈,是恶魔哟。”

  女人愣了愣,然后转头望向开口的少年。就如同自己记忆中的文森一样,腼腆而又温柔的笑容,眉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