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宫变一(1/2)

加入书签

  随后小童看向王宏哲,“王爷爷,我外祖母让我来告诉您,皇后、太子还有怀王正在寻找传国玉玺。纪师叔他们被抓去是为了拟太子登基诏书。一旦找到玉玺的话,恐怕不只皇上,就是连纪师叔的命都保不住。”

  王宏哲震惊归震惊,但却不疑有他。难怪皇后他们会留着皇上,也难怪皇后他们允许皇上召见一些人,为的竟然是传国玉玺。说白了,为的是让太子名正言顺继承皇位,也免得在青史上留下骂名。

  现在想来,今天侯府只召见了期期,恐怕是因为期期手上有高皇后的透明绫,必要时可以闯宫门。而皇上之所以召见端淑长公主,除了对她的信任外,更主要是她手中有龙头拐杖,同样可以闯宫门。

  “那你外祖母有没有说玉玺藏在哪里”王宏哲问。

  “没有。”小童摇头,“外祖母只说玉玺被皇上藏了起来,很安全。”又道,“我之所以扮成小叫花子来这里,是因为我们府已经被官兵围住了。只有这样,我才能躲过那些人来侯府找表姐。”

  小童不愧是跟郑云辉走南闯北过,也多亏他机灵才能想到这个办法,并且顺利避过那些人,来到文昌侯府。

  “是不是你外祖母没有让那些侍卫搜皇上赏赐的东西”王宏哲听王慕妍说自己被迫被搜身的缘故,联想到这处。

  “是。”小童挺胸抬头道,“我外祖母可是有龙头拐杖,别说是一群侍卫,就是太子,也休想搜她的东西。”

  王慕妍看了一眼小童与有荣焉的样儿,心道端淑长公主果然烈性。不过从这方面来看,端淑长公主极有可能就是个,用来吸引太子他们的注意力。恐怕也是这个缘故,她才能顺利带着密旨出宫。

  王宏哲听小童说完,眉头紧皱。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了,也不知道皇上他们能不能应付得了。但是他手中握着的底牌不到关乎文昌侯府一家生死存亡之时不能轻易亮。

  此时皇宫孝淳帝的寝殿之中,皇后领着太子以及怀王再次找上了孝他。

  “皇上。”皇后神色复杂地看向孝淳帝,“您还是交出传国玉玺吧。你身上的毒要是不尽快解,可就解不了了。”

  “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孝淳帝怒斥着,“朕就是死,也不会交出传国玉玺。”

  “父皇,”太子朱律一脸的委屈,“儿子这些年做得有什么不好的,您宁可将皇位传给一个废物也不传给我”

  “你个逆子还好意思说你皇兄是废物”孝淳帝因为生气,本来灰暗的脸憋得通红,“想当年要不是你将衡儿推下湖,他能不良于行吗要不是你叫人在朕吃食上做手脚,朕又怎么会遭了刘氏的道。”刘氏指的是皇后。

  孝淳帝之所以这么生气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已经很小心了,但万万没有想到,人家在他吃食上动了这么多年的手脚他竟然不知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