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当着女儿调戏妈(1/2)

加入书签

  (爱上23sns原创首发)第77章当着女儿调戏妈

  最近这几天,宁中则一直再教张勇霖剑法,不过,每次教得时候,并不是只有他们两个人,宁中则总会把二徒弟劳德诺还有三弟子梁发、四弟子施戴子、五弟子高根明一起带上。(爱上23sns原创首发)在教张勇霖的同时,还能让其他几个弟子跟张勇霖试招。

  宁中则这么做,其实是完全为了张勇霖考虑,毕竟张勇霖和自己的这些弟子们只是刚刚接触,了解不多。宁中则想让张勇霖和他们多接触接触,也好维护整个华山派的团结。

  张勇霖自然也能体会到宁中则这么做的深意,不过,宁中则整天就这么在他面前走来走去,总让他想起那些旖旎的往事,而在众弟子面前,宁中则又是一本正经的样子,让张勇霖急得抓耳挠腮也没有办法。于是,他只能跑去找岳灵珊、封幼云这两个小妹妹嘻唰唰了。

  可是,处子的滋味和熟妇的味道是迥然不同的。封幼云、岳灵珊的娇吟婉转,不堪达伐的样子,更让张勇霖对宁中则是倍加的想念。

  终于,这天中午刚刚吃完午造饭之后,张勇霖忍不住心中的那丝悸动,偷偷的溜到有所不为轩的门外,说道:“师娘,你在里面吗?徒儿有事情想向您请教。”

  宁中则刚刚吃完午饭,正躺在床上准备休息一下,听到张勇霖的声音,她心里忍不住砰然一跳,在隐秘无人知晓的旷野里,她可以做到忘记一切,专心致志做一个讨好张勇霖的小媳妇的样子,可是在人前,她却是异常的端庄。可是,她就像闺中的怨妇一样,刚刚被张勇霖触动了春心,刚刚被张勇霖打动了芳心,正在悄然绽放着自己的第二春。在公开的场合,她还能保持自己的文雅大方,不让别人窥破自己的心事,可是在私底下,那刚刚释放的春情,却是难以压抑的。她在空闲的时间里,总是情不自禁的想起张勇霖,总是想去看看这个心爱的徒弟和女婿,想像他在做什么,想想他有没有想念着自己?可是每当她走出两步,她总会想起这里是华山,想起华山的上上下下,她生怕被人看了出来,辱了自己的名声也就罢了,要是害得张勇霖也丢了脸,那就得不偿失了。她每次都在这最后的关头隐忍住了,可是忍的越久,心中的**就压抑的越狠。

  她吃过了午饭,正准备躺在床上稍微休息一下,就听到了张勇霖的声音。

  这富有磁性的男子声音,就像地狱里恶魔一样,登时就把她的心神勾动了起来,让她情不自禁的想起那些粗俗的言语,放荡的姿态。她的心“怦怦”直跳,脑子里想得不是“张勇霖来是有什么事情要做”,而是“他是不是想和自己做……哎,那我……我是应该答应呢,还是应该拒绝呢?”

  “师娘,你在不在?”男子的声音越来越小的了,可是脚步声却响了起来。这……看起来,张勇霖不是傻等在院子外面,也是径直走了进来。

  宁中则的登时就有点发红,这个讨厌的家伙,他怎么自己就走了进来,还……声音还越来越小,这不是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吗?

  听这脚步声,张勇霖是径直朝着自己的卧房走来了,宁中则赶紧坐了起来,拿起一件外套披在了身上。她刚走到门口,就听“吱呀呀”一阵门轴转动的声音,接着就见这房门打开了,张勇霖笑嘻嘻的坐了进来,冲着宁中则一施礼,道:“师娘,你在呀?我还以为你不在呢?”

  看着张勇霖如此的无赖样,宁中则是又好气又好笑,她绷着脸说道:“你……你以为我不在,怎么还进来做什么?还……还直直来到我的卧房里面。”

  宁中则上身是月白色的小衣,胸部鼓鼓囊囊的,左右的玉峰上面有明显的两粒葡萄,扁扁的、远远地,看来里面并没有穿什么肚兜儿一类的内衣,小衣的外面套了一个天青色的短衫,短短的正好刚刚遮着肚脐儿,下身则是杏黄色百褶长裙。

  张勇霖腆着脸靠了过去,伸手来着宁中则的柳腰说道:“师娘,徒儿就是想趁你不在,悄悄的躺倒你的闺床上面,给你一个突然的惊喜啊?”

  宁中则小脚轻轻一跺地,啐道:“一只大马猴躺在床上,有什么还让人惊喜的呀?”

  “嘿嘿,师娘,不是什么大马猴,而是一根棍,是一根**躺在了床上啊。(爱上23sns原创首发)”说着张勇霖将宁中则轻轻的拥在了怀里面。

  宁中则只是略略挣扎了两下,小手轻轻不依的锤了两下张勇霖的胳膊。接着就静静的躺在张勇霖的怀里,小脑袋枕着张勇霖宽阔的肩膀,一头乌黑的秀发自然下垂着。

  张勇霖低垂着头,顺着她的月白小衣看了下去,里面是两团丰腻的雪肌,从肩部而下陡然上翘,将小衣高高的顶起,玉峰挺翘之处与小衣相接处的地方是两粒粉嫩的葡萄。

  “讨厌,不要偷看人家。”宁中则虽然头没有抬起来,可是对张勇霖的行动似乎一样有所察觉。张勇霖一愣,忍不住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宁中则嘻嘻一笑,雪白的柔荑伸出,轻轻的握了握张勇霖下身那凸起之处:“看到它兴奋的样子,我就知道你在偷看人家。”

  “师娘,岳母大人,那你可知道小婿,偷看的是哪里呀?”张勇霖调笑道。

  “呸,你还能看到哪里啊?还不是,还不是我的……我的酥胸啊?”

  “嘿嘿,既然被你发现了,那我现在就要正大光明的看一看了。”说着张勇霖微微一探腰,左手揽着宁中则的玉背,右手挽着宁中则的腿弯儿,将美艳妇人给横抱了起来,张勇霖嘻嘻笑道:“走了,咱们这对野鸳鸯,要过夫妻生活去了。”

  宁中则娇笑了一声,伸出白藕般的胳膊,揽着张勇霖的脖颈,妩媚的说道:“讨厌,又要欺负人家了!”

  “嘿嘿,那不知道师娘喜不喜欢徒儿欺负呀?”

  “你……我……喜欢……”宁中则羞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张勇霖就一张嘴,狠狠的亲吻了下去。两个人就横躺在床上,互相搂抱着,亲吻着,喘息着。

  “娘……娘,你在吗?”院外有人喊道,显然这也不是一个尊师重道的家伙,没有听到宁中则的声音,便径直走了进来。

  听着那略显沉重的脚步声,显然也是直奔宁中则的卧房的。

  宁中则慌了,她用力的推开张勇霖说道:“你……你快躲起来,珊儿这个疯丫头,肯定会横冲进来的,别……别让她看到我们了。”

  张勇霖也被宁中则带动的有点紧张了,他问道:“我们……我躲哪里才好啊?”

  “笨,床下啊!”说着,宁中则坐了起来,连声催促这让张勇霖转进了床下。

  张勇霖刚刚钻到床下面,就听吱呀一声,门开了,接着就见到一双翠绿绣花小鞋,还有一双鹅黄色布鞋。看走动的趋势,张勇霖知道那翠绿绣花鞋必然是岳灵珊的,而那鹅黄布鞋则是宁中则的,宁中则坐在床上,问道:“珊儿,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呀?”

  “娘,我和封妹妹都想跟你学剑法。”一个娇嫩的声音说道。

  “你们两个的基本剑法都不怎么过关,现在学没有什么新的剑法,对你们来说没有什么好处的,你们要把功夫的底子给打……啊……”宁中则说着,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本来张勇霖躺在床下面,由于这个床虽然不矮,可他毕竟躺在地上啊。因此是什么是东西都看不见,什么事情都做不了。正在无聊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宁中则坐在了床边,她杏黄色的百褶裙垂在地上,两条**隐身其中,似乎在轻轻抖动着,这一抖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