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你们要相信作者的人品(1/2)

加入书签

  第十三章不安稳,小竹睡得很不安稳。

  虽然听风楼很冷,但床很柔软,为什幺现在却那幺冷硬呢?

  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呆了一会儿,等那不正常的眩晕过去以后,小竹终于发现,自己现在在一艘船上!

  一开始的震惊过后,小竹恢复了镇定,静下心来想了想,他重新躺地上,四处打量着这个船舱空间很小,可以听见明显的波涛拍击船舷的声音这幺小的船竟敢驶出鬼狮子,应该是熟悉大海的人;舱里的东西很简陋,没什幺标志,但是可以肯定不是一般的渔船就在这时,外面忽然响起一阵说话声,小竹连忙闭上眼睛。

  “没有追兵就算有也赶不上我们了,进里头吧。”一个男人的声音说道。

  另一个男人接着问:“大哥,咱们何不偷些金银珠宝东山再起,偷这幺个小娃娃干什幺嘛?”被称为大哥的男人骂道:“笨蛋,以我们两人能带走多少金银?万一被抓住就是死路一条!上次被月容那女人供出来,害得老子差点被杀,这次怎幺可以再为一点小钱冒险!这小子却是石狮跟前的红人,又是闻风亭的义子,如今闻风亭跟了周飒,我不管向哪边要钱,他们不都得乖乖送上门来?”喽啰茅塞顿开,谄笑着答:“是,大哥英明!”小竹暗暗想,原来是与月容勾结的海盗余党。

  男人走到小竹跟前,细细打量,半晌,淫笑着说:“啧啧,难怪能让石狮当宝一样宠着,果然生得漂亮!”小竹心中一凉,死命咬着自己的舌头,生怕自己叫出来。

  幸好男人只是垂涎了一会儿便站起身来,“这会儿可不能享受这小美人,鬼狮子的人随时有可能追上来,咱们不能大意!”“是、是!”小连忙答道,又问:“那大哥,咱们上岸以后去千岛哪儿呢?”男人语气得意的说:“咱们不去千岛,去崴嵬国!”小又不解了:“去崴嵬国干嘛?”男人兴奋的说:“咱们的航线去崴嵬更近,何况千岛都是周飒的眼线,咱们也不好躲,但崴嵬就不一样,他们同咱们一样都是人生地不熟,等一拿到钱就宰了这小子,然后咱们不就可以远走高飞了?”两个海盗猖狂的大笑起来。

  小竹微微抖着崴嵬?宰了?难道此生竟再也见不到石狮了?

  另一边,鬼狮子府中一片死寂,灯火辉煌的大厅里,石狮面色阴沉地坐在位上,下面跪了一片护卫。

  “找不到?”石狮阴森地开口:“你们不但让贼进了府中,现在还跟我说找不到?!”他常常吸了口气,想压抑住就要喷薄的怒火。

  “帮,”单子扬立在一边,冷静地说:“继续让人在岛上查,另一方面是不是派人出海?”石狮努力冷静下来,点头说:“你去安排。”顿了一下,石狮突然站了起来,“不,我亲自出海去追!”左凌大惊:“老大,你要千岛?”“不,”石狮皱眉思考,“既然能选择竹儿而非钱财,就说明他还有些脑子,所以他不会去千岛自投罗我们向崴嵬方向追!”夜晚的海上冷得可怕,小竹渐渐忍不住,抖得越来越厉害。

  发现小竹的动作,小喽啰误以为小竹快醒了,便过去踢了小竹一脚。

  小竹被踢中肚子,疼痛得蜷缩起身体,慢慢张开了眼睛,惊恐地看着面前的两人。

  海盗头子邪笑着说:“小美人,你可算醒了。”小竹深知此时一言一行都决定了自己的命运,他不断往后缩去,口中发出依依呀呀的叫喊,浑身抖得好像要散了架。

  两个海盗愣了一愣,接着便露出不耐烦的神情。

  “白白长了那幺美的脸,却是个傻子!”小竹继续哆嗦呻吟着,故意发出难听的声音。

  小喽啰厌烦的对他扬起拳头,恫吓道:“再嚷嚷就揍死你!”小竹像是给吓了一跳,委委屈屈的缩起身体,躲在角落里发抖。

  海盗继续闭上眼睛休息,没看见痴傻的小竹眼中有着傻子不可能有的光芒。

  小竹知道这次不会有义父来救他,想再见到石狮,只能靠自己想办法!

  想到石狮,小竹有些茫然,但随即又恢复了坚定无论如何,即使不能相伴,但我也要呆在最靠近你的地方。

  整整五天六夜,第六天早晨,小船终于靠上了崴嵬的海港。

  即使小竹已经被船上不舒适的环境弄得十分疲乏,海盗还是不敢大意,小船前又迷昏了小竹;然后才将他装入麻袋,带到一间客栈。

  接下来的几天,海盗带着小竹又换了好几个藏匿的地点,直到他们觉得绝对安全了,才安顿在一间僻静的驿店。

  小竹身体向来不好,一路颠沛流离几乎要了他的命;等海盗把他摔在房间的床上时,不必演戏他也已经像个破布娃娃了。

  海盗头子拍拍身上的灰,心已落原处。放下心来,他邪笑着对手下说:“这几天你也够累的,今晚大哥请客,咱们去妓院爽一夜!”顿了一下又有些苦恼,“只是这小子没人看着。”小喽啰听说能去青楼,心里乐得不行,生怕被留下看守,连忙说:“大哥,他就一个傻子,找绳子栓一栓不就行了!”海盗因为找到隐秘的藏匿地点,警觉降低,心想小说得对,于是和手下一起七手八脚捆住了小竹,末了又叫来掌柜吩咐一番,才乐颠颠的出门了。

  海盗一走,小竹顿时露出清明的眼神,他忍着浑身的疼痛,摸到窗户边,用围做窗户的石砖棱角摩擦着捆住双手的绳子。

  绳子很粗,时间一点点过去,小竹紧张得满头大汗;他知道这是他唯一的机会,若失败了,海盗就会看出他并非是傻子,到时他就再也没有逃脱的可能了。

  周围一片寂静,小竹只听得见打磨绳子的细微声音;就在他心急如焚时,绳子终于啪一声断开了!小竹欣喜若狂,定了定神,他打开窗户既然前面有掌柜盯着,看来只能从这儿跳下去了!

  二楼说高不高,说低也绝对不低;小竹深深吸了口气,从窗口一跃而下!

  跌在地上的小竹有一瞬间几乎疼的失去意识跌落到地方是一个柴火垛,小竹的额头被划开了一道口子!

  等疼痛渐渐减弱,他硬撑起身体,急忙打量附近,见不远处有一个垃圾堆,小竹一瘸一瘸的走过去;他将身子完全隐藏在垃圾后的阴影中,曲起双膝,将自己缩做一团。

  黑暗中,不知道时间,越发叫人绷紧了每一根神经,小竹止不住浑身的颤抖。早在一年前,他还是个什幺也不懂的小孩子,一点点小事也能将他吓个半死;而此时此刻,他已经懂得自救了。

  不知过多久,驿店那儿传来一阵喧闹,不大一会儿,便有人从小竹身边跑过去“天杀的!那小子装傻!给我追!别让他跑远了!”听见海盗跑得远了,小竹才爬出垃圾堆,虽然已经怕得面色发青,但还是坚强的朝反方向跑去!

  小竹走了一整天,又饥又渴,身子更是虚的快要跌倒;快到下午的时候,终于看见前面有一队商队。

  小竹硬打起精神,拼命追上去;远远嗅到一股中药味这是一支运送药物的商队。

  当商队的王管事听手下说有个男孩子老是尾随在商队后面时,第一个反应就是这小子莫不是偷儿?

  于是他调转马头想去教训教训那小孩。

  “你想干什幺?”小竹看见一个中年男子立马在自己跟前,又看见他腰间挂着一个有印刻的铜牌石狮教过,这便是商队里的事了。

  打起最后一点精神,小竹马上抱拳道:“这位掌柜,切莫误会,我是志远商号专门负责管理高级食材的闻竹,现遭人陷害,落难与此,恳求掌柜携我一程;闻竹知道有些强人所难,但实在无法可想,等闻竹返千岛越州,必定重谢!”王管事看着眼前顶多十来岁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