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8 部分(1/2)

加入书签

  幽勺欧伤儆咳肴a浚闪艘桓鑫芴濉2鸥略醭鎏宓乃崧榭招楸簧畲Φ募露驼鸩场4耸比砣砻嗝啵粑拮盼铮械角崞蝗羟宸缧炖础3醮挝仗乇鸬哪芰啃问且桓隹佳椤h绻懿还磺看螅芸赡芑岜晃盏哪芰炕魃15比唬谝跄wこ窒拢芰课薮铀僚啊!?br /

  突然,娇躯浮起一层淡淡的白色光华逐渐隐入皮肤。却转从r蒂喷出两道银色的亮闪,直s却居中曲摺,殛入y侣关元。阴魔严人英感觉耀眼的电芒激闪入体。“喀嚓嚓”不停的雷鸣中,透入难以形容的力量。三元清净,丹质留在萧十九妹体里,气机主控却存入炼主之上丹田内。血影神光由此迈入第九重的黑d境界,无有止至之境。若二仪之未分,无光无象,无音无声,无宗无祖,幽幽冥冥。足以吞月噬日,纳为重压,无坚不摧,转化万物,由魔d予以输配。魔d就在萧十九妹x内跳个不停,每跳一下,娇娃的泥丸宫都跟着剧烈地震荡一下,丹室中储存的神丹也骤然增加了十倍!可惜道力虽强,却不能逆主之意而用,冥冥中连意识也受规范。

  箫十九妹丹稳魂回,睁眼看时,却见眼前竖着一根光闪闪的东西,定睛一看,发现原来还是小色鬼的魔d,大小样式没有丝毫变化,只是变得晶莹剔透,却不见底。终日端摩三元秘籍,自然明晓是甚麽一回事,只是从未想过成于性器,面色激动通红,口中不停地喃喃说道:“道天三元炼了七十二个时辰,此d竟然能依然如故!这是怎样的一具y皿啊!”

  欣慰又十分惊奇的声音道:“好孩子,你的天资竟然还在道君之上!不但在短短三天之内便悟通了三元互化的大道,而且吸取上天元气,进入上清境的末段,眼看就要达到玉清境了!”

  一派尊长的口吻,却不知她自己只是宿主,连意向也受惑染。当然,除非阴魔严人英肯放她出阵,否则神丹就不是她起动得了,必有诸多障碍,不能得心应手。萧十九妹惑于阴魔严人英意向,无意与霜华仙子温良玉硬抗,一比短长,把消灭温良玉的惊世剑斗,卸与休宁岛众仙,免得出头露底,惹来烦恼。明知阴魔修为将达玉清天境,其钜d绝非自己可以独占,却仍是心酸酸的看着y郎前往另抱琵琶,留下自己羁缠霜华仙子温良玉。

  三元仙阵得上天之元气,至清至纯,稀释万物而不为所觉,有潜移默化之功能,也可潜篡默消对手于不知不觉间。大道无方,惟时而已,不显形迹,就把霜华仙子温良玉从轩辕魔宫借来的伪法大阵渗得欲罢不能,难堪其功亏一篑。阴魔严人英也就取得充分时间噬嚼余娲,由这y奴出面,播弄休宁岛群仙大会的不流血幻斗。第二百五十七节初荡蓬莱

  杨瑾接受阴魔指示后,即伙同灵峤女y仙共邀群仙齐聚休宁岛,音伐霜华仙子温良玉。掀起波涛翻滚,直翻苍天,搅得云涡斗漩,霞蔓光闪,真气澎湃四外,防范森严,令宇内瞩目惊心。众仙三五成群,或以仙区邻近为伍,或以同声同气为组,或以所宗所奉为盟,各具殊色,却总是以本身利益为依归,对霜华仙子温良玉入侵天女庙,齐表震惊,交相吐气闪雷,联成一片阴霾,共同法讨,加以谴责。虽无量质,却也一时响彻宇内,风云荡漾变色,山摇地动,海啸河潮,举世同哀,震颤凡夫俗子心灵。草木也哀颤憾霄。连赤杖仙童也不敢逆幻流惹怨,得以敷衍愕愕,无可无不可,惟是闪雷不劲,有若滥竽充数。毕竟齐齐谴责霜华仙子温良玉对天女庙的入侵,轰出隆隆雷声,闪出钧天赦令,要求霜华仙子温良玉撤出天女庙。雷声渐渐凝成标帜,由休宁岛扩出,铺天盖地向霜华仙子温良玉扣下,可惜却是有姿态,无实际。

  当日,霜华仙子温良玉敢向瓢媪裴娥攻击,本来就靠赤杖仙童支持。加以几乎所有的复制人如萧十九妹、余娲和蓝髯真人姬繁都对灵峤宫有所依靠,弄得那在数千年来洗脑下的咿嘶谰教下信徒难以适应,渐失信心。这时,霜华仙子温良玉有若两边不讨好,为此矫枉过正,重建《枯烂经》的瘟神至高旗帜。现身天女庙,以擎天法身向瘟神祈祷,将自己展示为一个愿意站起来反抗羁髑教系的灵峤宫,吸引咿嘶谰教原教旨主义信徒,企图建立小蓬莱天方联盟,结果是极端咿嘶谰主义的复活。瓢媪裴娥则利用此危机使霜华仙子温良玉最终接受了和平条件,承认瓢媪裴娥对小蓬莱仙河的一半主权,并从瓢媪裴娥仙区撤出六丁六甲神将。瓢媪裴娥所占之区早已全部丧失。于此,两区回复到簸澌湾第一次斗剑前的情况。

  当闪雷幻势几可驱实之际,轩辕魔宫就不得不暗中敦请兀南公出头,加以c科打诨。皆因一旦宇内凝成共识,认为霜华仙子温良玉罪成,轩辕魔宫入侵长门岛之孽行,即被翻案。魔宫不得不厉驱魔奴,为霜华仙子温良玉说话。终是血浓于水,咿嘶谰教下的复制人联盟虽也齐声谴责霜华仙子温良玉的侵略,并要求霜华仙子温良玉撤退。但仍是警告外仙干涉,要由自家人内部解决。无奈更无力纠察霜华仙子温良玉,势将不了了之的姑息养j。

  要靠萧十九妹自身法力解救天女庙,少不了就要向整个仙界泄漏阴魔严人英的底子,绝不符合阴魔原则。阴魔早就在入r萧十九妹前即已遥控余娲,凝成余娲的意识,认为天女庙受霜华仙子温良玉霸占后,自身的抵抗比萧十九妹强不了多少,就很容易受到攻击。而且霜华仙子温良玉与余娲在两仙区间的长长漠土区界也有纠纷。于攻击瓢媪裴娥时,更欠下了余娲数千亿功德。霜华仙子温良玉占领天女庙后就开始诽谤余娲,离间咿嘶谰教下道者与余娲的关系。

  余娲本来就是量小好胜,更爱炫耀逞能,骄狂成性,岂是忍气吞声,息事宁人之辈。兼有清宁气储之最,更是气粗声霸。只惜英雌难过猛d关,终日y思恹恹,回味着dx磨研的激情,性饥渴般动不动就想着颠鸾倒凤,有着擎天巨d充填yx的空虚。而稍一想到,x窿中就像贯充了火油,催动血气,胀得x膣炽热如焚,x户飘烟,苦等那狼心如铁,dr不再。这些修为深厚之女y仙,惯于一呼百应,因而心高气傲,不甘移矗痛谑怯裘菩耐罚惺鲁鋈艘獗怼p母咂恋挠噫淳褪前阉勺游铝加竦奶粜浦弥焕恚茨潜ッh远遁的浪心冤家有没有护花良心。这就几如当日哈哈老怪的窥觊神州时,神驼乙休在天残老怪摆布下的〔三不法策〕,助长野心魔妖的气焰,爆发弥天浩劫。

  其实,阴魔冯吾也不愿这些胯下y娃涉身法斗,把自己拖出来。一旦奇功露白,又不能奴化众仙,必然成为众矢之的。所以于r透之馀,也必贯注先天真气,时动其y思,自然无意斗狠。这时是有用得到余娲之处,可就不等她的xx热透的自动显身。有意临幸,也用不着关关睢鸠。先天法身本就不是后天五行所能挡拒,更有肌肤之亲,从x罅中窥伺了y雌的法度,驾轻就熟,就无形无影,无声无息的凝身于余娲体后,把娇柔热躯出其不意的拥抱入怀。

  余娲顿时浑身有如同触电,一下子瘫软下来,战栗得只是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果真是太需要男人了。处子未识r欲味,不知就不动心,不致心理影响生理,才能x道安详。这些y雌一旦x通性趣,周身情窍就如直通热线,畅撼神经中枢,无可遮拦。r球x户就是敏感之最。越是精品,就越是反应激烈。余娲更是精品中的精品。光是被期盼、等待的心情催促之下,两条玉腿之间,早就被y津沾得一片泛滥,令她体内奇痒难熬。

  阴魔冯吾伸出手来,在余娲那丰满的豪r上摸了一把。余娲娇躯一颤,受到强烈的电流从茹晕传入心脾,浑身劲道全失而娇柔无力。阴魔冯吾握住了余娲那硕大而又红酥茹房的魔手更用力捽揉。触手处柔软爽滑,无论是轻轻触摸,还是狠命揉捏,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适的手感。可怜余娲就得小嘴张得大大,不住地剧烈喘息着,粉腮也变得通红,更是春情荡漾,面部表情也越加的媚浪。当热吻落在她的脖子上,并轻轻地把她脖子上细嫩的r含在嘴里吸吮舔弄,那每舔一下,余娲灵台便是一阵战栗,颤得x窿也象是要爆炸。

  不过这y雌修为深厚,灵台稳固,尚留一点傲气,发挥女人本色。女人就是得寸进尺,故作娇嗔,把玉腿交叉,挟个结实,一派假正经,发泄春深的幽怨,口中骂道:“你还记得回来?别碰我!”

  自称良家妇女的x窿,就是不肯开放。把婚姻生活看作寻求照顾的幸福。以为充当厨娘、保姆和情人三个角色,就可安排白头偕老的结局,根本不在现实的性趣中下工夫。为了白头偕老,总是永远怀疑男人别有用心,所以她们永远不把男人的言谈举止往好处想,更把自己性趣压抑下,还不允许男人创造激情。于是滔滔不绝地指责、争吵,从来不懂得男人的需要。其极端凄怆的一个笑话,说道一个丈夫竟然被控向已死的妻子强暴遗尸达五次之多。丈夫也只能冤叫:“我怎麽知道她已经死了?她一向都是那个样子的。”

  就是令男人索然无味,男人才会勾答野草闲花。于是良家妇女便心身空虚,醋劲冲昏头脑,说要浪给男人看。唉!女人肯浪,男人又那需出街滚呢!她的浪就只是得把声,只会惹事生非,更令男人离心,结果就是红杏出墙,浪在j夫胯下,自己也成了野草闲花。其实,这就是妻位尊严傲性惹的祸,只能在j夫胯下消失,所以只有j夫才能品尝到yr的性趣。正是:花娇只堪攀田野,那可离根奉上堂。

  阴魔冯吾就是有能力令她浪,可不把她的作状当一会事,也休得当真,必也越瞄越黑,说好说丑都只能激发负面情绪,必然往坏处发展。正是讲多无谓,行动最实际,阴魔冯吾一把分开余娲玉腿,猛地刺了进去。粗热长d就滋的一声直c入x窿底,将她那幽深火热、紧狭娇小的滑软yd填得满满荡荡。余娲尽管心中是如何的不愿意,也得轻呼一声,立时浑身酥软,瘫在阴魔冯吾d下。那异于仙凡的粗壮dj给了她那难以形容的充实撑满,带有酸涨感,令她魂酥骨散。给得涨卜卜的x膣就是不能自制,火热收缩、紧夹。

  粗壮的g头冠菱磨擦xx的娇嫩膣r,擦出强大的电花,火撩般的冲击她全身的每一根神经。一股暖流像激浪的通过骨盆蔓延,塞满她全身窍脉,令体内气血翻腾,爆发出强烈的火炽。粗壮的巨d缓缓的往外缓抽,再轻轻的桶入。每次都碰触着她的花芯深处,使她本能的高舞粉臀,把x户上挺!上挺!更上挺!成熟的火热x窿里,猛烈收缩和痉挛。x膣上层层叠叠的皱褶不断地摩擦着dj。

  那种揩擦的美妙感,使余娲摆挺粉臀,使x膣向魔d又磨又套,擦出若要融化的炽烈火燄。

  魔d桶了不到二、三十下,就把余娲c得神魂颠倒,全身抖颤不止,两条玉腿朝空乱踢。一股股酥麻的颤汤从骨髓里幅s开来,让她不断地全身抽慉痉挛,栗动得伸长了优雅的粉颈,张圆了樱桃小嘴,疯狂地呼号了起来:“唔~~呜~~你这个坏蛋~~”

  多月没给rd弄过的r体哪里经得起粗壮魔d的这般折腾,强烈的酥麻由y唇、阴核冲入灵台,引发出最难以按捺的刺激,像失控般将粉臀猛烈扭磨,更张着嘴,不断发出荡人心魄的颤吟声。尤其是,魔d在x道里的抽c愈来愈急促,愈来愈强而有力。一下又一下的猛速刺入,重重地撞击在那最深处的zg颈上的一个滑溜溜、圆滚滚的什麽东西上。强烈的酸痹感直透心肺,叫她禁也禁不住地只有连连嗥叫。

  那个圆滚滑溜的东西就像一张嘴,咬着g头蠕动,吸吮出一股麻酥酥的感觉,从从脊梁的尾闾蔓延到脖颈,令阴魔冯吾舒服得有点眩晕。不由得一口气抽c了几百下,美得余娲更是直打哆嗦。雪白柔软的娇躯在阴魔冯吾的身下蛇一样扭动,不住地随着阴魔冯吾的抽c而战栗。每一个细胞都是酸酸麻麻,浑身神经都被难以形容的快感所熔化,嘴里更是不由自主地发了出又似快乐又似痛苦的阵阵呻吟,欲仙欲死。

  在粗壮魔d的有力的冲击下,每个抽c都从xx里唧出“勃~勃”响声。一波一波无法形容的快感不断地涌遍了余娲全身,那极度的快感使她的整个意识都腾空起来,不知今夕何夕。头上的青丝纷乱、俏脸酡红,一双玉手像水蛇般死死缠着阴魔冯吾的躯体,y荡热情地挺动着高翘的圆臀。似哼似呼,似呢哺又似呓语的y腻声给y侣的心灵满足并不比r处女差。心理的动力使生理更敏感,令g头硬胀,挤入泛滥成灾的花芯里,好紧!好刺激!一股酥麻如电的感觉蓦地里从结合处袭上了阴魔冯吾的后腰,只觉巨d在紧窄小膣腔里被箍得剧烈的跳动,并传遍了身体的所有神经,给g头带来酸痹。不由得高声怒吼,双手狂暴的握住了余娲的饱满r球,狼猛的抽动起来。每个抽c总能令她乎天喊地似的嗥声y叫,甚麽猥亵的字眼也得叫出来。

  在交欢的极乐高c中时,余娲x道膣r狠命地收缩、紧夹,弄得阴魔冯吾心魂俱震。感觉到花芯的紧夹,知道余娲的高c要来了,就让她尽情宣泄。余娲被那一波胜过一波的强烈的电击般刺激弄得狂喘娇啼,叫声y荡。只觉浪x被c得不停的收缩,y蒂变得敏感非常。炙热快感根本让余娲无法抗拒,一波波的欲仙欲死的高c袭入灵台,一次又一次地将她灭是无有意向传遗别人。更荒谬绝伦的拒信物力幅s印证年份,却不发回重审求证,即谬判成案。惹得蜀山群妖贪念炽生,伪造遗嘱,弄成仙众亲属,慌张忙乱。

  霜华仙子温良玉认作有机可乘,忙滴血分身,化成一朵亩许大的彩云,与元神会合一体,直往天空升起,捕猎天女庙门下精魄。彩云、魂光上下翻滚。卸下面纱及宽袍的复制少女身影,长年在至清至纯的上天三元元气浸育下,婀娜的身段真是该纤细的细得飘柔若柳,该丰大的就圆浑得在窄狭的基底上摇晃互碰。闪着亮光的肌肤白净如玉,碰撞中象是吹弹得破,教人那得不怜香惜玉。眼眸灵动有神,水汪汪的似在说话,说那红艳的樱桃小嘴是那麽紧薄,反映出那含苞待放的xx是何等的凑贴怡d。可以说无一不美,称得起“国色天香”。

  少见女子曲线的复制人道童,莫不魂系魄引,忘情追逐奔驰,歪离阵势。往往就是差那丝毫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