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部分(1/2)

加入书签

  隐现无数魔鬼影子的魔幡,突然一齐出现。立时就是一串连珠霹雳,四外血燄飞扬,如潮水一般往易、石二女身前涌到。鸠盘婆固是势成骑虎fuguodupro,料无善罢。石慧也早就跃跃欲试,不等鸠盘婆说完,便怒shubaojie喝道:“丑魔鬼!你不早跪下求饶,还敢口出狂言,我先叫你尝尝味道。”

  话未说完,扬手便是二十馀团石火神雷连珠发出,照准妖婆师徒和上空魔网打去。双方恰巧同时发动。说也真巧,那碧目天罗只有五行神火和干天灵火能破。石火神雷就是石仙王采取数千年前地底和山腹中蕴结的灵石真火,费数十年苦功凝炼而成,正是魔网克星。只见二十馀团酒杯大小墨绿、银白二色的火星作对飞出,比电还快,到了外面闪得一闪,立似震天价的迅雷互相冲击,连珠爆炸,魔幡便被震破了二十来面。幡上本附有不少魔鬼血影,未等飞起,一齐粉碎。恶鬼惨号厉啸之声纷纷四起,血河大阵竟被减却好些威力。鸠盘婆遭此惨败,忙使魔法防护已是无及。不由暴怒shubaojie,厉声大喝:“无知贱婢,今日有你无我!”

  说罢,手中魔诀往外一扬,回手一按左肩,立有四十九把血燄金刀朝易静飞去。同时满阵均被血光布满,成了大片血海。石慧的石火神雷又是魔鬼克星,不时乘隙而动,将神雷朝外乱打。阵中恶鬼均经多年祭炼,得来不是容易,已被伤了不少。铁姝天性凶残,刚愎狂傲,复仇心重,比鸠盘婆更有过之,数中注定是鸠盘婆的魔障。这时见毁掉好些神魔异宝,并未占着一点上风,不特九子母天魔不曾放出,连好些厉害魔法均未施为,敌人毫发也未伤到一根,忍不住拿话点道:“恩师迟不下手,可是算出敌人还有后援,想要一网打尽麽?”

  一句话把鸠盘婆提醒,暗忖:“自己今日行事,为何如此颠倒?已然势同骑虎fuguodupro,成了不能并立之局,反正无法化解,非拼不可,不如趁其援兵未到以前,先将敌人杀死,不问如何,也好得多。”

  念头一转,凶心顿起,朝着铁姝冷笑说道:“你既不耐久候,可去代我主持中央神坛,我先给她一个厉害。”

  铁姝看出乃师说话时,面色格外阴沉,一双碧绿的怪眼注定自己,不住闪动,隐藏凶毒,与往日大不相同。深知乃师阴险狠毒,一朝触怒shubaojie,不论亲疏,想起以前处治门人之惨,那九子母天魔,便有几个以前得意同门在内,不禁吓了一跳,当时诺诺连声。

  鸠盘婆将九子母天魔发出。易静先见九个大如车轮的魔鬼头七窍喷烟,各在一团黑气笼罩之下电驰飞来。石慧竟把家传灵石真火,用本身元气运用,发出九股细如米粒的石火神光,穿入恶鬼七窍之中。这类墨绿的石火神光本能刻制魔鬼。魔鬼吃那灵石真火一烧,不住厉声怒shubaojie吼。无如这九子母天魔变化无穷,与鸠盘婆师徒元灵相合,神通甚大,比铁姝所炼更胜十倍。刚一飞近,吃敌人防身宝光略一抗拒,便自飞进。外层血燄魔光却被宝光挡住,丝毫不曾侵入。

  九魔初见这等美食,纷纷怒shubaojie吼,争先恐后,变成九个白骨骷髅,咬住易静前后心,非把敌人精气吸尽,决不肯退。易静此时除头上有一圈佛光护住而外,前后心和两臂均被神魔咬紧,毫无抗拒。只能拼舍原身,专护元神。仗着仙、佛两门上乘的道法固守真元,鸠盘婆见九子母天魔被石慧的灵石真火克制,竟将魔教中至宝,轻易不用的六贼阴魂圈发将出来。但见万丈血燄中突飞起六个光圈,时大时小,五颜六色,晃眼之间,化生无数,齐在宝光之外连连转动,闪变不停。石慧心方一动,同时鼻端闻到一股香气,感觉头脑昏眩,耳听音乐艳歌之声,十分娱耳,口生异味,身上也有了奇怪感觉,令心神摇荡。

  忽听脚底有人低喝,前面地底一声大震,飞来一条形似蜗牛,长达数十丈,头作如意形,共有六首九身下具四十八足,当中和两头特大,头颚特长,平扁大口,宛如血盆,由血光之中朝前飞去,晃眼暴长。

  朱灵虽已降伏阴魔严人英d下,却因君临惯了,可不奈失势之拘束,知鸠盘婆天劫难逃,筹划援手易静,作为讨索万劫福地之进阶。不料石慧留恋下去,错手以灵石真火引入九子母天魔。祸由己引,功不补过,正待失意回转,却逢阴魔送灵峤宫二y仙及上官红穿过罡风层后,先上官红来此。

  阴魔严人英先天真气描探出石慧恶毒居心之戾气,知必有因。不欲硬闯血河大阵,留下朱灵yr合体,以先天真气惑导血燄而入阵。一蓬绿气刚由那六个怪嘴中喷出,似银花的出土爆散,显出一个二尺方圆的地d。石慧神思昏迷中未及看清,一蓬灰白色的光网已罩上身来。忙用灵石仙剑抵御,已是无及,就被擒去。随听鸠盘怪笑道:“此是小南极光明境万载寒蚿,擒来大是有用,速急收复,不可放它逃走。”

  鸠盘婆不知自量,竟把修为盖宇内的万载寒蚿视作一般妖物,更不知寒蚿已为阴魔严人英玄精交济,为求此万劫福地而来。铁姝见光影一闪,怪物失踪,厉声怒shubaojie啸,魔法已然发动,由地底追去,势甚神速。朱灵疾呼:“我们快走!”

  阴魔严人英在朱灵体内笑答:“无妨。”

  旋即土合成刚,压散追来血燄。同时上空传来少女娇声疾呼:“恩师你在何处?弟子上官红在此。”

  随听万雷暴发,轰轰隆隆风雷声中,一片青霞带着千万根巨木光影和潮水一般的五色雷火自空中飞堕。上官红施展先后天乙木神光,竟将上空魔宫十四宝中的碧目天罗禁网冲破了一个大d。千万片形如人眼般的鬼火,化为鱼鳞也似的碧萤魔光,四下迸s,飞如星雨。当头血燄吃神雷冲荡,雪崩也似四下飞散,立被冲开一条血衖,有数亩方圆。

  先后天乙木神光所到之处,青霞闪闪,巨木横飞,金光万道。神雷爆炸以后,化为大蓬五色火球,其大如杯,并还生生不已,至少能延七日以上,方始逐渐消灭。再与乙木神光生出感应,会合一起,直似百万天鼓,同时怒shubaojie鸣,威力大得出奇,冲行血海烈燄之中,如入无人之境。所到之处,鬼哭神号,身外血燄魔火,金刀毒叉,宛如狂雪山崩,烈燄飞扬,纷纷四散。魔幡也在无意中被冲破了七八面,消灭了好些魔鬼。这类血河魔幡,幡上魔鬼均是左道妖人的凶魂厉魄,曾用多年苦功,威力至大,不料竟先后被两个无名少女先后破去了一大半。

  晃眼之间,血燄烈火倏地加强,前面刚被青霞冲开,两旁身后又复排山倒海潮涌而来。眼看青霞尽管加强,精光迸s,宛如暴雨,魔光血燄也越来越浓,内中带着一种粘滞之力,令冲行逐渐艰难。加以鸠盘婆连将阵法倒转,一任上官红传声疾呼,相隔仍是甚远。倏地碧影一闪,现出一个鸠形鸽面、奇丑无比的瘦老太婆,下面赤着双脚,瘦硬如铁,却穿着一身金碧辉煌、非僧非道的服装,手持一根鸠杖,鸠口内黑烟缕缕,目s碧光,神态丑怪,无异鬼物。

  鸠盘婆把多少年来轻易不用的魔教中化体分身之法施展出来。这类魔法最是厉害,行法时,必须将本身肢体用魔刀行法切断,作为化身,凶毒无比。一经施为,万一遇见强敌,对方棋高一着,害人不成,便要反害自身。对敌时,看是一条似虚似实的人影,却和本身一样,具有极大威力,凭着行法人的主持,言动施为,多麽神妙的飞剑法宝,也易被其透进。那麽猛烈的神雷和乙木神光,竟会挡她不住,突在上官红身前出现。

  上官红不知此是鸠盘婆元神幻化的虚影,一任全力运用青光神雷打将上去,敌人立在神光火雨之中,仍是含笑而立,若无其事。如非阴魔将陈文玑所赐灵符先行发动,只差这一眨眼的工夫,元神就要被吸了去。那符又极神妙,不似寻常,发时只一片极淡青光微微一闪,便将人全身包没,看去只微微带着一点青色,并无奇处。暗中却具极大威力,无论敌人邪法多麽厉害,离身丈许,便被一种潜力阻住,莫想上身。上官红乙木神光又是青色,所以那麽厉害机警的老魔头,丝毫也未看出。

  鸠盘婆还待前进,无形中忽有一股不可思议的潜力把路挡住,休想再进分毫,不禁大惊。上官红一急之下,手中灵诀往外一指,一朵金花立由头上电一般急飞起。此是九天仙府奇珍异宝,经仙法将宝光隐蔽了一大半,看去彷佛一件寻常法宝。骤然发难,暴长数十百丈,突然爆炸,中杂细如游丝的金色光线,彷佛一个其大无比的烟火花炮,光芒万道,朝着对面魔影当头罩下。鸠盘婆方觉出中杂威力极猛的绝灭光线。因来势神速,相隔又近,心中一惊,连念头都不容转,逃避无及。只一闪,那魔影便被花心的亿万金光神线裹住。四周花片也似的金光急翻过来,再由下往上一合,仍是一朵将开未开,大约三四丈的金色菊花,停空而立。只听一串轻雷微微响过,花朵由合而分,魔影便自消灭。

  上官红还不知道大材小用,

章节目录